百书斋 > 灵器复苏 > 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明天再拯救你们

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明天再拯救你们

  辰老爸很了解自己的儿子,他说要带辰风出来散心,就真的做到。

  一开始辰风本来心情还很压抑,因为太多的事情落在他身上,哪怕他没有表现出来,眼底的那丝警觉和疲倦,还是瞒不过辰老爸的。

  但是辰老爸总是能够用各种办法,说着稀奇古怪的话,不经意间就把辰风的注意力给带走了。

  “不知道是谁小时候被大白鹅追到树上不敢下来!第二天说要像个男子汉一样去打败大白鹅,然后又被追到树上去了。”辰老爸说道。

  “那鹅比我个头都大,而且我才三岁!”

  “空空和妙妙三岁都能手撕鬼子了。”

  “他们从石头里蹦出来的,能一样吗?”

  “那倒也是,不过那天我记得要宰鹅的时候,是谁死活不同意,说没有向它复仇,哭得稀里哗啦的,结果晚上含泪吃了两大碗?”

  “说到这个,至少我炖鹅肉的时候还分得清糖和盐,不像您老人家,一大汤勺的糖就下锅了。”辰风不假思索地回应道。

  “你还真别说,你没发现那天的甜鹅汤别有一番风味?”

  “还真是,要不回家再煮一次?”

  “你承认老爸的厨艺惊为天人了吧?”

  “有个做黑暗料理的老爹,我不被饿死,运气还不错。”

  “一脉相承了,你第一次下厨,那一盘黑炭,你老爸也是含泪咽下的。”

  “哈哈哈!”

  父子俩并排躺在公园的草地上,愉快地大笑着。

  夕阳渐渐地偏向了天际。

  一整天下来,辰风甚至都忘记了这个世界到底变成了什么样,也忘记了九州和执天者的事情。

  永生境,天通境,穿越者……

  这些事情好像都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所有的事情,在与辰老爸的交谈中,都被辰风给抛到脑后去。

  哪怕天塌下来,似乎也和他无关。

  老爸的目的很简单,让辰风卸下那些负担。

  一天。

  只要一天就够了。

  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说。

  就像他所说的,这个世界变成这鬼样子,又不是他儿子造成的。

  凭什么要让他儿子整天愁眉苦脸的?

  辰风望着天空的火烧云,心情难得地舒坦。

  他当然知道老爸是在帮他解闷,本来他也只是打算配合地附和两句,但后面就完全被老爸的乐观给影响了,说话无拘无束,笑起来也没那么多顾忌。

  就好像又回到了小时候,跟着老爸到处转悠。

  几个月前,他还会和空空妙妙一起折腾,看见什么有趣的事情,会和他们一起笑。

  但自从历史被改变后,他很久都没有笑过了。

  这也是他几个月来,第一次感觉回归了当初的自己。

  “今天我就暂时征用了我家儿子,明天我再把我再把儿子还给这个世界。”辰老爸用双手枕着后脑勺,惬意地说道。

  “在世界变得乱七八糟的时候,还能请假一天,这种感觉真奇怪。”辰风忍不住说道。

  “哈!”

  辰老爸悠哉悠哉地坐起来,看见公园里遛弯的人很多,便朝着人群大喊一声:“听到了吗?今天我儿子请假一天!明天我再让我儿子来拯救你们!”

  “神经病。”

  一个遛狗的大婶听到辰老爸的话,忍不住回了一句。

  “哈哈哈哈!”

  父子俩对视了一眼,再次大笑。

  其他路人就像是在看傻子一样,看着这父子俩。

  但两人压根就不去管别人的目光。

  那是属于他们父子俩的快乐,不需要别人理解。

  笑了许久,老爸才说道:“对生活充满希望,一切才会好起来。”

  “收到。”

  辰风伸了个懒腰。

  ——

  回去的路上,是辰风在开车。

  天色已经黑了,路边的灯光安静而祥和。

  辰老爸坐在副驾驶座上睡着了,轻轻地打着鼾。

  辰风本来还想去思考早上在湖泊的事情到底是怎样,但转头看着老爸酣睡的样子,就不去想了。

  以前,都是身边这个男子在保护他。

  以后,他会负责保护这个男子。

  不仅如此,他也会尽自己的力量去保护所有关心自己的人。

  车子继续前进着。

  在快要行驶到自己城市的时候,辰风忽然察觉到一股奇怪的波动。

  而这个时候,辰老爸也猛地惊醒了过来。

  “是我的错觉吗?”辰老爸揉着眼睛,奇怪地问道。

  “老爸,您也感觉到了?”

  “好像谁在求救。”辰老爸点头,又问道:“要去看看吗?也许是什么灵器?我还可以试试手。”

  “算了,天色这么晚了,是灵器也不管了。”辰风摇头。

  现在灵器的存在都被幽老怪公布出来,哪怕有灵器作乱,肯定也是九州人或执天者迫不及待地出手去收服,那是他们在普通人心中建立威信的机会。

  总会有人去收拾的。

  今天是和老爸一起出来的,安静地回家就好。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那股奇怪的波动再次荡漾了出来。

  不仅如此,这一次那股波动好像就是在寻找什么人的帮助,而且异常强烈。

  辰老爸惊异道:“承魁教过我识别灵器,这个好像不是灵器波动吧?”

  “确实不是。”

  辰风也犹豫了。

  这股波动,压根不是灵器,也不是什么神器。

  但辰风也说不清楚它到底是什么。

  然而令他奇怪的是,这股气息非常熟悉,就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样。

  辰老爸看向了窗外,外面黑漆漆的,除了路灯,也只能隐约看见远处一片闪烁着光点的村庄。

  “那个东西正好我们刚刚经过。”

  辰老爸指着被抛在后面的那片麦田对面说道。

  “不去,我需要保护你。”辰风坚持道。

  但那股波动越发地强烈。

  强烈到辰风都无法忽视了。

  然而就在这时,那股气息倏地蹿到了另一个方向,速度快到了极限,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已经跑到他们前面去了。

  这种速度是辰风没有料到的,能够达到这种速度的人,说实话还很少。

  只是前面是他们回去的路,他们的车就沿着公路跑。

  然而就在他们逐渐靠近的时候,那股波动忽然变得急躁起来。

  “回去……你们快离开……危险,不要再往前……”

  那股波动好像很急切地朝他们发出了一个信号,要让他们赶紧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