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抗日之陆战狂花 > 第1649章 被俘
  当飞机落地的那一刹那,大勺和大黄真想高声欢呼,这种落地的感觉真好,但是由于之前常凌风的提醒,他们只能把话憋在喉咙里。

  大黄紧紧地握着机载机枪的握把,子弹已经膛,随时都可以射击。大勺试着打开舱门,但是这飞机的舱门他从来没有摆弄过,无论如何也打不开,急的满头大汗。

  最后,还是常凌风从前面驾驶舱走过来拉开扳手的,舱门打开的那一刹那,夜风卷着一股荒草的味道灌了进来,空气似乎都要凝结一般,冷得人直哆嗦。尤其是三人刚刚在迫降中犹如在鬼门关走了一遭,周身下早就被汗水濡湿了,此刻被冷风一吹,冷气都钻到了骨髓里。

  顷刻间,三人的脸色由一开始的涨红变为乌青,嘴唇也开始发紫。

  常凌风道:“先出去再说,注意警戒!”

  三人猫着腰出了机舱,向四周一看,此处荒无人烟,两道由燃烧着的荒草堆起来的跑道已经被他们远远地甩在了身后,依稀能够看到火光前有人影晃动,正是朝着飞机停靠的方向奔来的。

  因为距离隔得比较远,所以看不清对方是敌是友。常凌风果断地下令转移,三人从飞机的机头方向,沿着荒野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前走,枯黄的野草秸秆踩在脚下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要想一点动静都没有那是不可能的,现在只能是在对方到达飞机之前抓紧时间转移。

  常凌风蓦然回头,看了一眼静静地卧在荒野之中的轰炸机,此刻这个庞然大物就像是一头巨大的怪兽一般,不能将其开到七星镇作为教练机,不能不说这是一种遗憾。他又看了一眼距离越来越近的“追兵”,老实说,若不是这些不明身份的“追兵”采用荒草点火引导降落的话,常凌风他们的迫降将会更加的凶险万分。

  正在三人往荒草丛中钻的时候,前方传来一声低喝:“不许动!”

  常凌风等人蓦地一愣,竟然是个女人的声音,大黄举起手中的王八盒子就指向了声音的方向。

  “都放下枪,不然打死你们!”

  常凌风他们听到虽然是个女人的声音,但是声音中透出了不容置疑的口气。

  很快,一个穿着羊皮袄的人出现在了三人的面前,若不是冷风将那人的头发吹得飘散开来,还真认不出这是个女人。

  竟然不是鬼子兵!常凌风他们三个人的内心都发出这样的感叹,看这样的架势,估计就是土匪了。

  下一刻,又从草丛中钻出了十几个人,都端着长枪,将常凌风三人团团围住。常凌风见这些人服装各异,手里的家伙也是长短不齐,而且大部分都是鸟枪,可以说,这支队伍的武器装备比较差。

  拿着驳壳枪的女人,正是王翠萍,她手腕一晃,早就有民兵过来下常凌风三人的枪。

  大黄和大勺还想挣扎,结果被两个民兵用枪托狠狠地打在了后背,民兵们是真的把他们当成了鬼子,下手都不留情的。

  王翠萍缓缓走前,下打量着常凌风他们三个,说道:“说,你们是干什么的?”

  大黄见对方虽然人多,但是一看就是不入流的土匪,笑着说道:“大姐,别误会,都是自己人、自己人……”

  王翠萍柳眉倒竖:“谁跟你是自己人,谁是你的大姐,你也不看看自己多大了!”

  常凌风的嘴角勾起一抹微笑,果然什么时代的女人都不愿意被人认为年纪大。

  王翠萍见常凌风他们三人用的都是日本军官的制式武器,已然将他们当成了日本人,但是对大黄突然开口说汉语有些纳闷,不过很快他就赋予了大黄新的身份,这是个汉奸。

  此刻,见常凌风的嘴角露出了笑意,心中恼怒不已,刚想训斥几句,就听常凌风说道:“这位……我劝你最好还是让你的人把那些点燃的荒草堆扑灭,否则一会儿引来的恐怕就不是我们这一架飞机了……”

  “你……”王翠萍顿时气结,但是她并没有因此而丧失了冷静,而是扭头看了看那几十堆燃得正旺的草堆。

  此时,副队长大老刘刚好带着警戒的队员们气喘吁吁地过来,王翠萍对他说道:“大老刘,你再辛苦一下,带着大家伙把火灭了。”

  “啥?”大老刘一脑门子的汗,这才刚刚赶过来就被一杆子给支走了,他脾气火爆的很,当即说道:“四周都是荒地,这点火着就着呗,犯的着还让兄弟们再去灭火吗?”

  “让你去你就去,磨蹭个什么?”王翠萍拉下脸。

  常凌风道:“不赶紧把火灭了,一会儿鬼子的飞机就追过来了。”

  大老刘对常凌风怒目而视:“鬼子?你不是鬼子?”

  大黄接话道:“你才是鬼子呢?”

  王翠萍不耐烦地对大老刘道:“赶紧去灭火,这里有我呢,来人,将这三个人绑起来。”

  立即过来六个民兵将常凌风他们三个五花大绑绑起来,常凌风用眼神示意大勺和大黄不要反抗,一切静观其变。

  大老刘走了之后,王翠萍将盒子炮插在了腰间,双手叉腰对常凌风道:“你们说自己不是鬼子,那你们是什么人?”

  大黄总是心急,说道:“当然是中国人了,你们是土匪?”

  “我呸,你才是土匪呢。”王翠萍啐了一口,“实话告诉你们,我们是这太仆寺的民兵,专门打鬼子的,今天你们三个落到我们的手里该着倒霉,嘿嘿……”

  “那咱们就是一家人了。”听到王翠萍说是民兵,常凌风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是落地了,原以为这伙人是土匪,虽然能脱身,但是要费一番的工夫,没想到是自己人。

  哪知道王翠萍根本不买账,开着鬼子的飞机,拿着鬼子的武器,跟我们说是自己人,简直就是糊弄鬼呢。

  “家栋,把这三个家伙先押回去,其他的人跟我看看这铁家伙里有没有什么能用的家伙。”王翠萍道。

  “是,队长!”一个身材瘦小但是十分精干的汉子答道。

  “喂,那啥,里面有两挺机枪你们可以拆走,但是最好不要动其他的东西!”常凌风担心这些民兵不懂得飞机的重要性,把里面的零件拆一个七零八落,那就太可惜了。倒是两挺机载机枪可以拆下来,问题不大。

  “哼,我们怎么做事还要你来教?”王翠萍狠狠地瞪了常凌风一眼,“一旦让我们查出你们三个是鬼子或者是汉奸的话,老娘手里的枪可不是吃素的。”

  她一边说着一边拍着自己别在腰间的驳壳枪。

  常凌风忙道:“那啥,我们是察哈尔军分区的,听说过没有,咱们是自己人……”

  王翠萍这才又重新打量起了常凌风:“你说你是察哈尔军分区的,有什么证据?”

  大黄道:“你们可以给我们军分区发电报证实啊,肯定没有骗你们。”

  王翠萍冷笑一声:“发电报?老娘从来没见过什么发报的,怎么给你证实?”

  大黄顿时语塞,不是所有的抗日队伍都像是七星镇的队伍那样要啥有啥的。

  大勺道:“那你可以派人去七星镇问问,一问便知。”

  “从这里到七星镇少说有六百多里吧,老娘没那工夫!”王翠萍断然拒绝了大勺的提议。

  大勺气呼呼地道:“你……”

  王翠萍反瞪他一眼:“你什么你?再多说一句话,把你的嘴巴堵。”

  说完,竟然不理会常凌风他们三个,带人径直钻进了轰炸机的机舱当中。

  大黄和大勺同时看着常凌风,等着他拿主意。

  常凌风道:“你们放心,误会总是会解开的,起码他们不是土匪,这也是不幸中的万幸。”

  王翠萍带着民兵们果然将两挺机载机枪拆了下来,又来到了常凌风的面前,个抬着机枪的民兵战士笑的都合不拢嘴,其中一个对王翠萍说道:“队长,有了这两个家伙,以后咱们再也不怕王二麻子了。”

  王二麻子全名叫王全友,是太仆寺的保安大队大队长,手下有一百多杆枪,装备比王翠萍他们的要好,因此民兵队没少吃亏。

  王翠萍看着在夜光下发出幽光的机枪,嘴角露出了会心的笑意,说道:“没错,等有了机会,一定让王二麻子尝尝咱们的厉害。”

  “你们想去对付伪军的保安队,也许我们能够帮忙!”常凌风对王翠萍说道。

  眼见王翠萍不信他们的身份,也不肯派人去证实,常凌风只能从别的地方寻找突破口了,眼下王二麻子就是个极好的突破口。

  “就你们?”王翠萍一脸的不相信,“你们身份我还没有证实呢,都给我老实地待着。”

  “要不这样,你留下我的一个兄弟做人质,我和另外一个兄弟跟着你们去偷袭王二麻子,怎么样?”常凌风不甘心就此放弃。

  王翠萍心动了,王二麻子一直是民兵游击队的死敌,若是能够将王二麻子收拾了,那以后民兵的工作就好开展了。

  就在这时,东南方向的天空中传出了一阵闷雷似的轰鸣声,众人不由自主地循声抬头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