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真的不是重生 > 第1416章 有情况
  营业员是个小姑娘,大眼睛忽闪忽闪的透着股子机灵,小嘴巴巴的还挺能说。

  不过说的也有道理,这东西确实需要一定的专业性才能搞懂,也才有用,平常人家里也就是钳子螺丝刀就够了,顶多有些人再需要用一下锉刀和套管。

  这些工具这里也都有卖,只不过不是成套的了。

  “这玩艺儿,不贵?”一个安保员怀疑的问了一句。

  小姑娘就不乐意了,大眼睛白了安保员一眼:“不懂别乱说。工具是要看钢材和工艺的,懂不懂?之江货便宜,能用吗?

  咱们这里的东西你随便使,出问题你找我。就这螺丝刀,不管什么螺丝,你如果用不到一辈子,卷口倒刃啥的都算我的,回来我给你赔十把。

  就咱们这钳子,别说六号线八号线,就算是钢丝钢钉,小号的钢筋都可以咬,完全不用耽心。”

  这些工具实际上是机械厂那边试机的时候顺便生产出来的,都是特种钢材一体成型,材料已经超过一般工具钢了,小姑娘说的也不算夸大。

  俗话说财壮怂人胆。对于销售人员来说,好产品就是最大的底气,说话声音都大,那叫个理直气壮。

  安保员被怼了也没生气,笑嘻嘻的看着人家小姑娘:“好吧,我说错话了。要不,我请你吃饭吧?算是给你赔礼。行吧?”

  咦?张彦明和另外三个安保员互相看了看,有情况啊。

  张彦明往边上挪了挪,把主场让给安保员,这位名叫王淼的同鞋。

  “你?”小姑娘上下打量了王淼几眼:“你请不起。”

  “试试呗,万一就请起了呢?”

  “你自己说的啊。”

  “嗯,我说的。”

  “王姐,有人要请咱们吃饭。”小姑娘扭头喊了一声,纪念品小店不算大,这一嗓子所有人都听清楚了。

  “谁要请吃饭?”一个一看就是已婚的女人问了一声看过来。

  “他。他说要请咱们吃饭,我说不用他非得请。咱们就将就一下给个面子吧?啊?”小姑娘大眼睛冲着王姐眨了眨。

  王姐笑起来,别说,还挺有味道的。

  “谁请客?谁请客?我早就想去吃边上那家烤牛了,管不管饱?”另外一个营业员凑过来。

  “嗯,烤牛,管饱。管饱吧?”小姑娘看向王淼问了一句。

  “行,还有没有别人了?都叫上。”王淼笑着回答。

  “你朋友?”王姐过来一只手搂在小姑娘肩上,打量着王淼问。

  “不是,我不认识他。”

  “不认识?那你让人家请什么客?扯淡。

  这位游客,我们在上班呢,小姑娘就是开玩笑,请客就算了,你们随意看,我们这里的东西货真价实,园里也还有很多好玩好看的地方,就不耽误你们时间了。”

  “我们也没事儿,就是随便转转。你们几点下班?正好我们也真没吃饭,就一起吧,认识了也是缘份。”张彦明看了看时间,给王淼助阵。

  王姐应该是第一次遇上这种事儿,不太会拒绝,有点做难。狠狠的瞪了小姑娘一眼。

  “去吧?他们也不是坏人,再说就在园子里吃。”小姑娘翻着淘气的眼神儿小声和王姐嘀咕。

  “坏人写你脑门上?”

  “姐,是咱们安保的。”小姑娘趴到王姐卫边说了一句。小姑娘机灵着呢,早就识破了几个人的身份。

  虽然跟在张彦明身边的安保员都是便装,但身上也是有标记的,方便自己人识别。王淼配带的是一个纪念章的样式,就别在胸口。

  其他三个戴的都是别在衣领上那种,一般人还真不会注意。

  安保员的身份识别标记有四种,袖口,衣领口,胸章和领带夹,也就是胸针。分三种样式和颜色。

  园里的工作人员都有过相关培训,方便他们能在有什么事情的时候第一时间找到安保员求救或者请求帮助。园里也有便装安保员每天巡逻的。

  “以前没见过你们,新来的呀?”王姐看了看张彦明他们四个,问王淼。

  王淼呲出一口大白牙:“我们不是这边的,是过来办事儿,正好逛到这了。你们几点下班?”

  王姐看了看时间:“也快了,八点钟。你们从哪来?”

  “他们是总部的。”小姑娘开始得瑟:“他那章上有红线,一进来我就看着了。还装。”

  安保总部纹章是红线,省大队是棕线,市中队是蓝线,区县小队还有新兵是原色,没有颜色装饰线条。

  仔细看纹章中间会有一个字母,是地区名称的第一个字母。总部成员的就没有字母。

  “你就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记的牢。”王姐在小姑娘头上拍了一下。

  “晚上还有人来买这些?”张彦明问了一句。

  “也不一定,不过晚上人要少一些。也算是一种宣传吧,必竟开着门就会进人来看。”

  “这种卖出去多少了?”张彦明拍了拍工具箱。有点喜欢。

  “从开业到这会儿一共卖了不到二十套,其中有十七套是外国人买走的。”小姑娘熟练的报出数字:“咱们国内的一般都是买散件。”

  “现在咱们这里名气不够大,来的人也大都是周边的,以后来的人多了肯定会好一些。”王姐解释了一下。

  张彦明摇了摇头。

  名气再大对这东西的促进作用也是微乎其微,除非专业人员,一般人都不会花这个钱。特别是南方,一般人家里连钳子都没有。

  生活习惯就不一样。

  关外人家一般家里都有些工具,甚至能找出全套工具的人家不在少数,这是工业地区的特点。

  张彦明家里就几乎什么工具都有,那是张爸一辈子的积累。钳工嘛,习惯了动手。他那些工友也一样。

  “我买一套吧。”张彦明拍了拍箱子,掏出钱包拿出银行卡递过去。

  “真买呀?”小姑娘问了一句。

  “真买。”张彦明笑着回答。他对这个大咧咧的小姑娘感官很好。

  “员工卡。内部有折扣,一个人只限一次。”

  张彦明下意识的在身上摸了几下,苦笑:“我没有员工卡,算了,就这么刷吧。”

  他和孙红叶都没有卡,主要是也用不着,就没想着准备。

  “用我的。”王淼掏出自己的卡片。

  其实打不打折是小事儿,主要是员工卡上有员工信息,这小子就是故意的。

  枫城内部是全国联网的,应该算是除了银行系统以外,国内这会儿为数不多做到全国联网的公司,在这个年代成本相当不低。

  咱们坐在屋子里,随时可以联通世界,用起来很容易,其实真的很难。

  国内一直在置疑电信,接入速度明明那么快,可是民用一直很慢,升级周期更是慢的让人怀疑。就开始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