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剑徒之路 > 第2063章 斩
  指着恶尸,“天地混沌,阴阳初分,其实第一位斩尸者并不是这样斩尸的!

  按照古法,最古老的古法,所谓斩尸,不是斩灭欲念,而是斩出欲念!

  也就是说,如果我是千万年前的古法修士,现在的你已经得到自由,得到新生了!

  也许会成为一名了不起的仙人,坐待仙班,长生不老!”

  恶尸油然向往,“是啊!而你,最终会化身为规则,秩序,与宇宙,天地长存!

  不过以你的性子,大概是不会这样选择的!因为不能喝酒吃肉吸烟,不能随便欺负人,不能装赑,也不能找女人……

  永恒,却无趣!”

  李绩纠正它,“是不能!而不是不想!

  规则之所以是规则,就是因为制定者的唯一性!虽然可能并不止一个,但最多也是几个之数,再多就会让规则秩序陷入混乱,矛盾!

  所以这样的斩尸,也就只可能存在于修真的太古初期,最先走到这一步的那几个人中!

  再往后的斩尸,便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斩出念尸,而是分出念尸体再斩灭它!

  天道挤压了修士成为规则秩序的空间,修士自然就只能挤压念尸生存的空间,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天经地义,无可厚非!

  所以你也不要怪我分出了你却还要斩灭你,不斩你,我怎么自处?

  人,终究是自私的,放着远大的前程不去走,却反而因为廉价的同情心而放纵你这样毫无前途可言的念尸游离于外,有这样的道理么?”

  恶尸遗憾道:“生不逢时!奈何奈何!如果在远古,像我这样的念尸,是不是也可以位列仙班,俯瞰众生?

  我就在想,最初斩尸的那几个,他们自己化身为规则,那么他们留下的念尸呢?在四圣之天上到底处于一个什么样的位置?大罗金仙?”

  李绩就笑,“你倒是有好心情,现在还关心其他念尸的命运!

  这些仙界最隐密的故事,又岂是我这样的半仙能了解的?别说是我,就是外头那几个人仙也未必知道!

  不过以我猜测,大罗金仙是起码的吧?至于在大罗金仙之上还有什么层次,那就不是我能猜测的了,妄论天机,折寿!”

  恶尸叹息,“彼时的念尸还有自我进化成仙的能力,而现在的我们却完全失去了上进的通道……这是,修真界在退步么?”

  李绩哼道:“不,修真界一直在进步,而不是你说的退步!

  你的问题在于,因为自身的受限制,就质疑修真整体,这是一种来源于自私的短视!

  所谓进步,不是某个个体能达到多高的层次,而是修真在万灵万族中的普及程度!是整体修真能力水平的提高,而不是通过你一个念尸的失落来判断!

  你能代表谁?寥寥无几!

  修真界的实质就是一切为了主流,而不是犄角旮旯的那些极少数!”

  李绩讽刺的痛快,恶尸也一点不让,“就像修真势力中的道门主流?和犄角旮旯的剑修?”

  李绩却不理它,他们两个,谁也别想激怒另一方,

  “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上进之路,太古是一种,无法复制;远古是一种,现在还能有限传播;现在是衰境主流,等再过百万年,会不会有其他方式出现,我们拭目以待!

  所以,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你也勿需自怜自伤,都是归宿,本来也不属于你的东西,何必强求?”

  恶尸反唇相讥,“所以就乖乖的伸头一刀?”

  李绩不为所动,“你也不用在这里拖延时间,企图找到破解能量抽取之迷!

  这法子我足足耗费百年时间,想短时间破解就是痴心妄想!”

  恶尸不屑一顾,“你也不用激我动手,好加快你的抽取!我就很奇怪,为什么你不主动动手,而是在这里脱-裤子放-屁?难道是成就阳神后,变的很那些假道学的道门正宗一样,也开始讲究大义了?”

  李绩笑而不语,两人陷入了沉默。

  在接近这头奇怪的恶尸之前,李绩就神不知鬼不觉的展开了他的泄剑之术,这是他在漫长的旅行中逐渐琢磨出来的法门,就是为了偷偷的阴人。

  阴自己的恶尸,这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就像如果真打起来,恶尸也绝不会因为一身本事都来自于本体就有什么心理障碍,都是成-熟的灵魂,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这个时间拖的越久,斩掉恶尸就会越轻松!

  但恶尸这种任由其施为,逆来顺受的态度又让他心中不安,总感觉会发生点什么,所以又希望它垂死挣扎一下,也是种很矛盾的心态!

  恶尸和他之前遇到的所有其他对手不同,因为极度了解,所以一些没必要的试探就根本不做,因为它明白,单以斗战而论,哪怕它传承了本体的所有能力,也不可能是本体的对手,它知道这个本体的强大,更在于战斗中完全捉摸不定的临场发挥,那不是能够学到的东西,尤其是在它已经离开本体数百年之后。

  “你,很想看到我的垂死挣扎?”一年后,恶尸挑衅道。

  李绩微笑,“你能挣扎到哪去?都是我教給你的东西!这三百来年,你自己也没少动心思探索剑术的改变吧?效果如何?”

  恶尸摇摇头,“不理想!好些东西,不是想改就能改变的,我缺乏经验,更缺乏实战!一些想法,却完全无法把它们具现到剑术中去……”

  李绩淡淡一笑,恶尸之所以一直没动粗,可能就是摄于本体在剑术方面的成就,就算它是本体分出的念尸,同样使用一样的剑术,它的火候和本体三千年的火候也完全不同,在外人看来可能并无二致,但其中差别,它们两个心中自知!

  一年时间,恶尸的能量状态已经下去了两成,这还是李绩一开始怕抽取太快而刻意压制了抽取力度,现在,他开始发力了!

  恶尸同感身受,很惆怅,“这就要开始图穷匕见了么?连多聊几句天的时间都不給?”

  李绩笑道:“别装出一副可怜的模样,你觉的老子是会被同情心左右的人么?

  和你聊什么天?你知道的,都是老子灌输給你的!等于自说自话!有意思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