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总裁神秘妻 > 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渣爹

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渣爹

  “洛儿说什么傻话呢?父亲怎么能要你的本息?父亲只要知道这双面绣是你独创的就好。”

  “父亲,是我,是我在师父的一本古籍中找到的,经过我细心琢磨,反复试验,才有了这手艺。

  赵芷若肯定道。

  王书林不知怎样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了,反正他看到了自己前途光明,大把大把的银子一车车的往他家里拉。

  “洛儿,父亲有一事必须要告诉你,皇后娘娘已经注意到了这双面绣,她对此非常乐衷,并且派人正在寻找这人,没想到竟然是我的女儿,真是太好了,明天父亲就带你进宫见一下皇后娘娘,皇后娘娘说了,要让这人教习宫中的绣娘,让他们也好作出漂亮的衣服。”

  赵芷若一听皇后,那岂不是赵璎珞,这个忘恩负义的女人,杀了自己全家,自己正没机会接近她,没想到机会就来了,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他知道赵璎珞最会表现贤良淑德,所以知道有双面绣这种技艺,她才表现的很是关注。

  王书林见自己的女儿低头不语,他还以为她在为难,于是说道:“你不必担惊害怕,皇后一向仁慈,不会把你怎么样,再说皇上非常仰仗我,他不会为难你的,这是好事你也不必害怕。”

  王书林说完想了想又道:“明日让你妹妹陪你去,她在皇宫出出进进的,对那里十分熟悉,让她和你一起父亲也就放心了。”

  赵芷若此刻早已从愤恨中回过神来,看了王书林一眼恭敬的说道:“女儿一定不辜负父亲的期待,一定为父亲争光,不过女儿这天大的委屈,还请父亲做主。”

  王书林有些疑惑的道:“女儿你有什么委屈尽管说,只要父亲做到的一定给你解决。”

  赵芷若装作一脸难过的道:“父亲,一年多前我被人陷害扔进了悬崖,我想请父亲帮忙查一下,这个凶手是谁?为何和我们赵家有如此大的仇恨,竟然想置女儿于死地,难道他不知道我们王家就我们兄妹三人吗?再者说我还是一个痴儿,他们怎么能下得了如此毒手?还请父亲给孩子主持公道。”

  王书林听女儿这么说,手微微有些颤抖,因为他知道这件事绝对和公主脱不了干系,只是没有证据,话又说回来,即便是有证据他又能做什么呢?这公主刁蛮任性,当初若不是这公主哭闹着要嫁给自己,自己也不可能娶她,谁愿意娶一个母老虎,这公主还自降身份,说自己以后只称是丞相夫人,绝不提自己是公主二字,就这样王书林才妥协的,如今女儿提起来,他心里也有些痛,他明知道凶手是谁,但不能替女儿申冤,毕竟公主无论在财和权上,对他都有很大的助力,他还需要这个女人。

  赵芷若看他神色莫名,就知道这老家伙在想什么,于是说道:“我相信父亲一定能查到真相,为女儿报仇雪恨,父亲有所不知,自从我被推下悬崖就常常会想起那个画面,我以为永远见不到父亲了,如果那时候我真的死了,父亲会不会为我难过,我毕竟是父亲亲生的女儿啊!”

  “洛儿别说了,父亲听说你失踪,可是真的难过了一阵子呢,我派人四处寻找你,却总没有你的下落,唉,是父亲失职,没有保护好你,你放心,只要有父亲这口气在,以后绝对不让人欺负了你。”

  赵芷若就等他这句话呢,她相信王书林为了自己的子嗣着想,也不会看着自己眼睁睁的被公主给害死。

  王书林想起公主捏了捏眉心,突然他好像想起了什么说道:“你可有你师父的下落?”

  赵芷若知道,世人并不知道那山谷底下住着师父,师父行医只对外人说自己是一个居无定所,四处漂泊的人,她不知道这王书林找师父做什么?

  赵芷若试探道:“父亲,这一年多,我和师父四处流浪,我也不知道他现在住在何处。”

  王书林挑了挑眉,有些失望。

  “说起来这事儿和皇后有关,皇后大婚也有两三年了,却一直无孕,皇后对这事儿非常着急,即便是陛下也是急在心中,我听说你是神医的徒弟,既然你的师父居无定所,那你可否给皇后看看?”

  若说刚才他还不敢说让女儿看,可当看到她倒背如流时,她相信女儿果然是有过目不忘的本领,那医术也应该不差,所以他要抓住一切巴结皇室的机会,让自己的位置更稳固。

  赵芷若嘴角滑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心想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没想到赵璎珞看着风风光光,竟然是没有孩子的女人,换做平常人都会接受不了,何论她一个皇后,没有孩子,那就意味着她的地位不保,不知道顾天泽还是否依然爱她。

  所以赵芷若想也没想答道:“父亲,既然你说了,我一定尽力。”

  “洛儿真的吗?太好了,没想到女儿你可真是我的福星啊!今晚我就让人给皇后报个喜讯,明天就让你姐姐带你过去,一定要好好为皇后把把脉,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如果你真能让她怀了孩子,那可是功劳一件,就是我们王家也是会光宗耀祖啊。”

  赵芷若看着他有些手舞足蹈的样子,心中一阵鄙视,说到升官发财还真是高兴的都快跳起来了。

  “父亲放心,我一定会尽力让皇后怀上孩子的。”

  “女儿,你这一天也累坏了吧,赶紧回住处休息吧,至于你那院子,我会尽快让人给你收拾出来的。”

  “有劳父亲了,女儿的确有些累了,父亲明天见。”

  说着她扭着肥胖的身躯出了书房。

  这个王书林也不简单,一进府他就知道自己住在一个小院子里,看来一定是有人给他通风报信了,也许自己在他心里还有用处。

  赵芷若边走边想,当来到自己院门口时,就听到里面的吵闹声。

  “你这个不知尊卑的贱蹄子,你是不是想气死我,来人,再给我打。”

  赵芷若一听眉头一皱,这人不是王丹又是谁,没想到这女人自己刚进了府,她竟然来找茬。

  赵芷若迈步走进院子时,就看到自己四个丫鬟,正在被人施以掌掴之刑。

  她气的三步并作两步走过去,一个连环腿对着那打丫鬟的四个婆子,一一踹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