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魔法塔的星空 > 第七百零二章 里萨公

第七百零二章 里萨公

  在家族的宅邸里,阿迦迎接处理完政务,回到家中的里萨大公爵,他的父亲。

  身为家族核心的两父子平心静气地用完晚餐后,来到小书房中。这里是里萨公处理事务的主要场所,外人不得轻易进入,就连房内的整洁都是由亲信的管家亲自打扫与整理。擅入者,公爵卫队唯有杀无赦。

  阿迦作为里萨家族的继承人,他要进到这间房中也是要父亲的允许,不能擅自闯入,毕竟自己底下也还有几个弟弟与堂兄弟在等着自己犯错。而这一回任务失败,他的父亲带他进到这间书房,就是要给他一个补救的机会。

  “父亲大人。”阿迦垂手恭立在书桌前。

  里萨公给自己倒了一杯早上由仆人们从城外取来的山泉水,也给自己的儿子倒了一杯,并示意他坐下。“把详细情形再跟我说说。”

  “是的。”阿迦再把当日传诏给那名魔法师的事情,详细讲了一遍。并且在陈述中加上了自己观察的想法与意见,这些是之前在宫廷上,没有必要说出口的事情,皇帝也不想听这些,那一位至尊相当执着于自己的判断。

  但在小书房里,里萨公允许自己的儿子加入这些想法,两人会互相讨论,对于错误的判断也会加以纠正,这算是大公爵培养自己继承人的方法。

  与其让对方自己去想,拿着错误百出的结果在他这边碰个满头包,不如以一个辅佐的身分去参与讨论。后一种培养方法的拿捏,可比前一种困难的多。但里萨公自认为自己做得很好,至少自己培养出来的,不是一个唯唯诺诺,做事瞻前顾后的应声虫。

  而在事情的陈述告一段落后,阿迦说道:“父亲,陛下那边真的不愿意继续出动他的力量,去对付那个魔法师?”

  里萨公摇头说:“按照我对他的认识,他不会再动手了。我们那位陛下,可不是见到一点蝇头小利,就无论如何都要捏在手里的个性。”

  “那我们呢?我们花费了那么多心思。总不能让卡维家的人看我们的笑话。”阿迦之所以执着,是因为这件事本就是针对那个魔法师的陷阱,由他的父亲里萨大公爵所策划的一步闲棋。

  皇帝下诏,称不上被利用或出自本意,这位老谋深算的帝王根本没把这件小事当一回事,只是任由老臣施为而已。反正今天欠下的,改天就能连本带利回收,这只能算是君臣之间的小游戏。

  假如那个魔法师应诏,来到皇宫后,自然有办法逼问出他所知的一切,然后就会有各种意外发生,魔法师遗憾横死。这种事情只要运作得好,里萨大公爵甚至不需要出面,也有把握吞下大部分的利益。

  假如不应诏,就更有理由派出帝国明面上的实力,光明正大地将此人列为必诛的对象。哪怕对方是圣城埃斯塔力的知名人物,魔法师们也不会冒着触怒帝国的危险,去维护一个冒犯帝国尊严,被列为死敌之人。

  但这些盘算在十四皇子加入之后,就全都不管用了。假如把那个魔法师召来首都,十四皇子就有很大的机会跟着回来,那简直就是灾难。不来的话,也没有谁有胆量派人去惩处那个魔法师。因为那就像是在提醒着十四皇子,自己的存在感一样,能不惹出大祸才见鬼了。

  魔王子对帝国贵族而言,已经是天灾等级的祸害了,没有人想过要对抗。过去头铁的人都死光了,现在的所有人,包括皇帝在内,想法都是眼不见为净,哪敢让他回来。

  “听说你这次去,是丑态百出。”里萨公不回答自己儿子那没有意义的问题,反而是说起了另一件事。

  心知家族的护卫们,不可能隐瞒替自己隐瞒那时的狼狈模样,阿迦很干脆地低下头,说:“儿子失态了,请父亲责罚。”

  虽然对于家族之人,尤其是自己的继承者在外人面前表现得如此不堪,心情上是相当的不悦。但想到面对的是那一位魔王子,什么怒火都冷却了。

  世人所知,皇帝陛下的第十四子弒亲,是杀害了自己的双胞胎哥哥,所以被皇室剥夺了继承权,驱逐出境。事实上那只是一切的开端。

  没有任何父亲会痛恨自己的孩子,即使他是皇帝,只要不涉及弒君窜位,他也只是个普通父亲。更不用说阿札德做出那件事情时,他也才六岁。在众人心中,都认为应该还有机会教育。

  但最终,十四皇子被驱逐出皇宫时,已知被他杀害的人累计有III(3)名皇妃、V(5)名皇子、II(2)名皇女、大公爵们第一梯队的继承人,计有VII(7)名,大公爵I(1)人,公爵IV(4)人,以下拥有爵位者计有)人,以及……半支亲卫军团,)余人。

  “算了,你能从那一夜幸存,靠得只是运气。有勇气的人都死了。要这样的你直面那位,也太强人所难了。”

  那一个血腥夜,整座皇宫彷佛变成由血肉所造就,入目之处无不鲜红,踏足之处满布残肢。人命就像是最不值钱的东西,不论高贵或低贱,当他们破碎开来,撒满一地后都是一个模样。并非高贵之人,残骸便比较美丽。

  最初并不乏勇敢之人,也没人把一个十五岁的少年放在心上。但始作俑者无人能挡,要是没有亲卫军团前仆后继,用肉身去阻挡他的步伐,会有更多贵族丧命在那一夜。而阿迦,就是在那一夜中侥幸逃命的一人。

  “可恶,那个杂种!”父子俩同时咒骂道。

  众所皆知,格瓦那帝国前身为黑暗时代后,所有智人种组织起来的第一个联盟。即使后来人类独霸,每一任皇帝还是会用联姻的方式,取得人类以外百族的信任。所以在帝国内部,混血是很常见的,仅管也有人坚持着纯正人类血脉。但事实上纯不纯……谁知道。

  皇室与其他智人种族联姻,一大成果就是有时皇室子弟会有返祖现象。也就是出现人类以外的血脉特征,这种人要么早夭,要么熬过了孱弱的幼年期,变得十分强大。要是母系的血脉并非纯正人类,那么诞下这种特别孩子的可能性就更大。

  而阿札德的母亲是一个魅魔,极少数有在迷地形成群体的恶魔。但有人说,恶魔的生态在最初是一样的。只是成长的际遇不同,所以变成不同的恶魔种族。而阿札德的情况,所有人都认为他返祖成不折不扣的恶魔。

  想到当时的惨况,又想到这一次所受的屈辱,阿迦忍不住问道:“父亲,我们现在在有准备的情况下,难道真的奈何不了他嘛。那时不过是被他打了一个措手不及而已。”

  “你知道当时为了抵抗,可是帝国的底蕴尽出。但最终也耗用了八个大魔法师、十七个大剑士的性命为代价,这才让那位皇子知难而退。要说有把握的做法,也唯有诱骗他进入法圣等级的魔法塔,靠着里头千变万化的陷阱去收拾那个人。除此之外,尝试都不要尝试。”里萨公警告着自己的儿子。

  经历过那一夜的人,就算活下来了,还能振作的也没几个。自己这个儿子还能坚持住身为一个大公爵继承人所应有的表现,已经是同辈人里头相当优秀的了。实在无法再强求更多。

  “父亲,那陛下呢?陛下怎么看待他这个儿子的?”阿迦咬牙问道。虽然家族爵位是『里萨大公爵』,但这个位置在皇位继承顺位上可是有排名的,虽然说非常靠后。而他的父亲与那个皇帝的勾心斗角,当然也看在他的眼里。

  但里萨公却是有些失望地说:“假如没有毁了半支亲卫军团,杀了许多大贵族的那一晚,皇帝也不会放弃这个儿子。在那之前,群臣的压力再大,皇帝就像是护犊子的狮子,不容许任何人碰他的孩子。但最后,在那一晚,他也成为了目标。──”

  那个时候,其实大多数年纪较大的大公爵,都回到自己的领地。将帝国首都这个权力核心,交接给下一代去烦恼。反正有那个皇帝在,工具人是自己或是自己的儿子,都没差。但那血迹斑斑的一夜,吓坏太多人了。群臣也在事后激起了前所未见的反应,这才让那位皇帝让步。

  “──才有之后的剥夺爵位、继承权的惩处。但是你也知道,即使下达驱逐的命令之后,那个杂种依旧在皇宫中住了大半年之久。所以你问我,皇帝会怎么看待他的儿子;我也就只能告诉你,再怎样,那也是他儿子。一样容不得他人指手画脚,想都别想。而且……”

  听话似乎有转机,阿迦连忙问道:“而且什么?”

  “你怎么知道,那位的所作所为,不是我们陛下放纵的后果。”

  “这……这怎么可能。”阿迦诧异地说道。

  “不管这把刀受不受控制,以那一位陛下的手段,还是有办法利用起来。从结果来看,所有贵族慑于十四皇子的暴虐,所以不敢过度逼迫皇室,因为没有人猜得到那位殿下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对于皇帝而言,还能有比这样更好的局面了吗。”

  对于父亲的说法,阿迦不敢置信地说:“陛下他,能够做到这种程度?”

  “棋子不受控制的唯一理由,是你下棋的手法不够高明。好好学习吧。把所有失败的经历当成你成长的养分,在能够犯错的时候尽可能找到一条自己的道路。可以想象,未来只会更艰难,不会更简单。”

  里萨公惋惜地打开了一份文件。上面登载的是近几年迷地的几项重大变革,而这些变革的核心,就是那个魔法师,盖布拉许‧崔普伍德。无法掌握这个男人,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他,无法断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