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明流匪 > 第一千零九十九章 攻城

第一千零九十九章 攻城

  听到屠沙的这个说法,谭再旺点了点头。

  这么一大批官银出现在卜石兔这位土默特大汗手中,也只有通过大明队蒙古的市赏才有这个可能,从其他途径,卜石兔就算积攒起这么多的财富,也不可能拥有这么多大明的官银。

  “大队长,咱们这回发财了,这么多银子,想想就美得很。”屠沙咧着嘴大笑道。

  谭再旺横了屠沙一眼,道:“怎么?你还想自己把这些银子私下里分了?”

  “属下不敢。”屠沙神色一怔,急忙低头认错。

  谭再旺说道:“这些银子要带回去交给大人,至于大人如何处置那是大人的事情,谁要是敢私藏,军规条例你们都知道,我就不再重复了,当然,你们也可以试试看自己拿了银子能不能逃掉,一旦逃不掉被抓到的话,是个什么下场你们自己应该很清楚。”

  说着,他冷冷的看向周围其他人一眼。

  这么多银子出现在眼前,就连他自己都有几分心动,更不要说他带来的铁甲骑兵里面还有不少马匪出身的人。

  周围的铁甲骑兵里面确实有一些人看到这些银子生了贪心。

  不过,在谭再旺的一番敲打下,很多人强压下了这份贪心,甚至一些人不再看木箱里的银子,来一个眼不看心为静。

  银子好拿,可也要有命拿才行。

  能活着成为铁甲骑兵营一员的人,都不是傻子,心里全都清楚,这么多银子先不说能不能从草原上带走,就算是带走了,以后也要面对虎字旗接下来的通缉。

  外情局的厉害,虎字旗内部的人都知道,只要是在大明境内,不管逃到哪里,都躲不过虎字旗外情局的沿线,尤其是带着这么多的银子在身边。

  草原上虎字旗外情局的力量可能弱一些,可有这些银子在,留在草原上等于羊入虎口,他们这点人根本守不住,只会便宜草原上的蒙古人。

  当然,他们也可以藏起来? 然后留在草原上继续做马匪。

  可有了这么多银子? 仍然在草原上做马匪,还要受到虎字旗和蒙古人双重通缉? 到时候就算有了银子也没地方花? 还不如在虎字旗做铁甲骑兵,吃的好穿的好,每个月还有饷银拿? 日子过得比马匪舒坦多了。

  谭再旺再次扫视了一圈? 最后说道:“所有木箱都封箱? 带上大车,咱们回板升城与大人回合。”

  有这么多银子在,对他们这些铁甲骑兵来说是个拖累? 而且各部的蒙古大军随时有可能来? 继续留在这里并不安全? 把银子早些送回去才安心。

  “大队长,不追卜石兔了?”屠沙对谭再旺说道? “卜石兔刚离开不久? 属下有把握不被他甩开。”

  谭再旺一摆手? 说道:“咱们带着这么多银子不好继续追击? 而且再往前就是兀鲁特部? 随时都有可能遇到兀鲁特部的甲骑,只要咱们把这些银子带回去就是大功一件。”

  “属下这就安排人来赶车。”谭再旺说道。

  卜石兔留下的这些大车落到了虎字旗的手中,谭再旺带着自己这个大队的铁甲骑兵,赶着这些大车,返回板升城。

  此时,板升城已经被虎字旗大军团团围住。

  几个板升地全都被虎字旗的战兵清理了一遍,对于蒙古人该抓的抓,该关押的关押,住在板升地的汉人却没有受到任何的打扰,和往常一样,只不过身边少了蒙古人出没。

  骑在马背上的龙尊看着眼前的板升城,招来赵武,交代道:“你去告诉陈师长,对他说,若是素囊愿意出城投降,交出板升城,可以保全他的财富和台吉的身份。”

  插一句,【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可以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赵武骑马到前面去找陈寻平传令。

  板升城外面,一门门大炮对准了板升城,后面是一队队手持火铳的战兵,再往是两座已经修建好的大营。

  赵武来到前营,找到陈寻平,把刘恒的命令传达到。

  传达完命令,赵武骑马离开了陈寻平这里的前营,返回刘恒身边。

  这个时候,陈寻平找来自己的参谋秦荣。

  “刚才大人派人送来最新指令,允许板升城内的素囊投降,并保持素囊的财富和台吉的身份,现在我需要你到阵前去劝降,最好能够劝说素囊投降,这样咱们也省得毁掉板升城了。”陈寻平把话对秦荣说了一遍。

  秦荣点了点头,道:“好,我这就去,不过,素囊要是不愿意投降怎么办?”

  “不愿意投降你就回来,我这边开始攻城。”陈寻平说道。

  秦荣点了点头。

  时间不长,秦荣带着几名铁甲骑兵,骑着马来到了板升城的城下。

  为了防备城中的蒙古人会射箭伤到自己,秦荣骑马停在了距离板升城两箭之地外的地方。

  他的出现,引起了板升城内守城的蒙古人注意。

  “台吉,虎字旗大军那边派人过来了。”塞纳班对自己护卫的素囊说道。

  素囊站在城上看了一眼城外那几个虎字旗的骑兵,对塞纳班说道:“能用箭射到他们吗?”

  塞纳班目光计算了一句双方的距离,最后一摇头,道:“太远了,咱们蒙古人最好的射手也没办法把箭矢射那么远。”

  “算了。”素囊略显失望。

  不过,他也知道这么远的距离想要射中城外的人几乎不可能,之所以问这么一下,也只是抱着一丝的希望。

  就在这个时候,城外的秦荣用铁皮喇叭开始喊话劝降。

  听了几句的素囊脸色一沉。

  他身上流淌着黄金家族的血液,绝不可能像汉人低头,哪怕战死也绝不会投降。

  秦荣没有等到板升城内的回应,便继续劝说道。

  “射箭,射箭,给我射死他。”素囊不要愿意再听下去,大声命令身边的甲士用箭去射城外的秦荣。

  城头上的蒙古人用手中的弓箭朝城外的秦荣射去。

  一连好几支箭矢从板升城城头上射出,射向秦荣,不过这些羽箭最后在距离秦荣几十步外得地方掉落到了地上。

  “走,回去。”

  见到板升城内射出箭矢,秦荣冷哼一声,拨转马头,带着身边的几名骑兵返回大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