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扬天 > 第八百零五章 记住你的使命

第八百零五章 记住你的使命

  听完了周怀远的讲叙,周扬这才明白,原来神宫秘境与九幽鬼城之间,存在着一个超级传送古阵。

  这座古阵乃是命族大能布置的,非生死存亡时刻不能开启,而开启的条件也十分苛刻,必须进行复杂的血祭,再以天符辅助才行。

  昔日命族与赫州修界大战,乃是两败俱伤的局面,而命族更是伤到了根本,全面处于劣势。为了种族的存亡,他们被迫与赫州修界签定了生死契约,举族迁入神宫秘境,永世不踏赫州大陆。

  而命族大能者却早就留下了后手,将那座超级传送古阵悄然带入了秘境,传送阵的目的地,便是九幽鬼城。

  “这……难道,九幽鬼城早就是天族和命族的领地?”听到这里,周扬不禁出口问道。

  “当然不是。”周怀远摇头。

  “那……”

  “九幽鬼城不知起于何时,几乎是亘古长存,不属于任何一方。”

  见周扬不解,周怀远继续道:“九幽鬼城虽在赫州,但很早之前,光明大陆便通过秘法,搜寻到了另一个入口,只不过得需要极限传送阵罢了。”

  “原来如此。”周扬恍然。之前,有关命族,以及神宫秘境和九幽鬼城等等,皆被自己视为天大的秘辛,然而经周怀远这一解释,一切都已明了,其实并非多么复杂,也就那么回事。

  “除此之外,光明大陆在赫州还有几个隐秘入口,皆为你们口中的神奇秘境。”

  见周扬再次望了过来,周怀远继续道:“比如赫州南部的墓藏群,以及北部的玉峰山秘洞。”

  “玉峰洞?”周扬吃了一惊。

  “不错。想必在随灵城附近,也出现了大量光明军队吧?”周怀远反问。

  “我明白了,那里的黑暗大军是从玉峰秘洞进入的!”

  “嗯。不过,玉峰秘洞的传送古阵,也是在近期才开启的,颇费了很多功夫,而且每次进入的人数并不会太多。”

  “那……”周扬还有许多问题要问,却被周扬怀挥手打断。

  “以后你都会明白的,而且我知道的也就这么多了。如今你已开启了我族血脉,便是真真正正的天族族人,而且是上位族人。那么现在,你试着解除身上的余毒吧。”

  “你说的是阴符经之毒?”

  “嗯。阴阳符经解毒之法虽已失传,但天族却有最高等的血脉,可解天下任何奇毒。而且,凭此血脉和你的逆天之资,若有合适机缘的话,凝成五行齐全的金丹,应该没有问题。到那时,我便带你回光明圣大陆,只有在光明大陆,你才能飞的更高更远,甚至成为我天族之主,进而一统赫州和光明两地。”

  周怀远对自己的儿子非常自信,他此时背负着双手,傲然向天道:“到了光明圣大陆,用不了多长时间,你便能一飞冲天,俯瞰修界,那些所谓的什么赫州第一高手,什么绝顶天才,都将臣服在你的脚下!”

  周扬听完,并没有周怀远想象之中的激动莫名和心潮澎湃,而是将脸沉了下来。

  周怀远仿佛浑然未觉,继续道:“七宿和烈火那两个老家伙,野心都非常大,不但要图谋一统赫州,甚至还要觊觎我光明圣大陆,真是不自量力,痴心妄想,也不知道称称自己的斤两!”

  周扬阴着脸默然不语。

  “怎么,你还有其他的想法?”周怀远转过头来,挑眉问道。

  与此同时,在离此地数十万里之外,先前将周扬带入坠峰崖的黑袍人,正与两名高手大战,巨大的冲击波,将反重力黑域与坠峰崖交界处打的山石崩裂,天昏地暗。

  与黑袍者交手的两人,赫然也是半神高手,实力异常强绝。然而二打一的局面,他们却没有占据半点上风,足见黑袍人强悍的战力。

  而在更远处,大量的黑衣人与赫州试练者也在混战,死伤无数,场面异常惨烈。

  坠峰崖深处,周扬目光如箭,仿佛对周怀远的话根本没有放在心上,他冷冷的看着这个自己失散多年的父亲,这个对自己,对母亲,都没有尽过多少责任的父亲。

  周扬此时的心情异常复杂,死去多年的父亲突然复活,而且实力暴涨,这本来是一件天大的幸事,然而他却高兴不起来,并且心中的怨念正在急速升腾。

  他既然没死,为什么不回屠燕,为什么不去找自己和母亲,如果他那样做了,母亲也不会郁郁而终,自己也不会成为孤儿,可以说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

  “母亲因你而死,你却一句都没有提到她!”周扬冷冷开口。

  突然,一座巨大的山峰从天而降,直直的撞向这里。

  周怀远眼皮都不抬一下,大手却猛然向上挥去,一股更为磅礴的力量瞬间涌出,与巨峰相撞,发出震天的声响,而后乱石崩飞,尘土漫天,他再一挥手,这些便都消失的无影无踪,半神之威强大如斯。

  此处本来很长时间没有山峰从天而降,但不知怎的,自这座高山落下之后,时间不长,便接二连三的有山峰坠落,不过皆被周怀远一一拍飞。

  “还有,金鼎楼将你掠走,你实力大涨之后,为什么不去报仇?”周扬更加愤怒,厉声质问道。

  周怀远面无表情,挥手击碎了从天而降的一座山峰,继续道:“是他们毁了我的一生,但也是他们成就了如今的我。你记住,万事万物没有绝对,顺天而行,借势乘风,方能得偿所愿。这便是自然之法,便是天道……”

  “哼!你没有资格说教。因为你自私,你无情!你不配!”周扬咆哮。

  “对于她,我只能说声对不起了。”他仍然古井无波,仿佛没有听到这些犀利而又刻薄的话语,但总算正面回应了一句。

  “我不听这些!”他面目狰狞,像一头发怒的狮子。

  “我也不想解释什么。”他似乎对此事并不放在心上,然而这种态度更加激怒了对方。

  他却摆了摆手,又道:“回到正题吧。所谓七宿盖九州,烈火焚天下等等,都是笑话罢了。这片土地不属于他们,光明大陆,也就是你所说的黑暗大陆,也不属于他们,而是我族。我要你将他们一一踩在脚下,永世不得翻身。记住你的使命,记住你的责任。这,也是你的宿命!”

  “狗屁!我自己的命自有我作主,老天不行,你的族人不行。至于你,更不行!”

  “唉,你这是何苦呢……”他叹了口气,终于有了些许情绪波动。

  良久之后,他举头望向星空,目光深邃而悠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