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无上书院 > 第二百三十一章:韩禾丰

第二百三十一章:韩禾丰

  第二百三十一章:韩禾丰

  “沈校长你真的这么认为吗?”

  “秦老师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想,但是我认为我对朋友也就是你们,我没有做过任何亏心的事情,而且我也没必要隐瞒一些事情,只能说……”

  沈天说到这里又一开始的气势磅礴慢慢低沉下去,似乎是觉得自己说的话有些问题?

  底气不足?

  “只能说……我有别的安排。”

  “什么?”

  秦书雪没有听清沈天最后的一句话。

  “没什么。”

  沈天摇了摇头。

  “我要找韩同学有点事,就不打扰秦老师了。”

  ……

  之后也不管秦书雪怎么看自己,沈天直接走回了宿舍。

  至于她说的话,沈天也都抛掷到脑后。

  自己可不认为因为隐瞒什么事情会造成多大的恶果,相反沈天认为隐藏秘密能保护住他们,现在这个情况万一因为他们某个人嘴风不禁,惹出什么祸患……

  以现在无上书院的实力担不起这个风险。

  其实现在的时间比较早,只不过沈天为了避免自己再和秦书雪沟通太多,导致自己又说错什么话,只能找个借口远离。

  “算了……”

  沈天摇头,虽然现在时间比较早,但还是先把韩禾丰叫出来吧。

  这样想着,沈天敲响了孟勇与韩禾丰的宿舍门。

  “谁?”

  韩禾丰的声音。

  呦~回答的这么快,看来早就醒了,这么想来自己小时候,或者说没上高中大学的时候起的都比较早,也不知道是因为点什么。

  “沈校长。”

  沈天回道。

  “等一下!”

  接下来屋里传来一阵骚动声。

  没过一会门被打开了,打开门的正是韩禾丰,而沈天通过门看到孟勇此刻还在睡觉,而且睡的很香。

  “找孟勇吗?我去叫醒他……”

  韩禾丰见沈天看向屋里,以为是要找孟勇,便作势要去叫醒孟勇。

  “不用,我找你。”

  “找我?”

  韩禾丰尽力的摆出一阵茫然的表情。

  “嗯,没错,收拾一下跟我出来。”

  沈天说完,便靠在墙角等着韩禾丰洗漱。

  “不用了,我已经准备好了。”

  但韩禾丰显然没有打算洗漱的打算,而是直接关上了门,来到沈天身旁。

  “那好吧……”

  其实沈天也看出来这小子起来已经很早了,甚至有可能比自己还要早。

  看了看时间……6点整。

  还可以,时间充足。

  “跟我来外面。”

  沈天摆出校长的架子,背着手向外面走去。

  而韩禾丰则是安静地跟在身后……

  等两人走出宿舍的时候,沈天注意到之前坐在门口的秦书雪已经不在了,不知道干些什么去了。

  但是这件事已经不能引起沈天的注意力,接下来必须要跟韩禾丰好好谈谈,毕竟今天有可能就是他最重要的一天。

  两人走在没有绿化过的校园里,只能说是今天的风不是特别大,否则光是走在这地面上就是一种折磨。

  逛了良久……

  “韩同学,我想问你一些事情,但是你可以选择回答或者不回答。”

  韩禾丰没有说话,依旧静静地跟在沈天身后。

  “你身世是什么?”

  “沈校长,您说的是什么意思?”

  韩禾丰反问道。

  其实原本的沈天根本不在乎这几个孩子到底有什么故事,毕竟也跟自己没什么关系,但是对方如此超乎同龄人的性格,还有诡异天赋都在无时无刻提醒着沈天,这人绝对不简单,就连敏香颖也不清楚这孩子具体身世。

  所以根据以上几点,沈天必须要了解这孩子的背景,以及他自己知道的情况,更何况接下来他学习的心法对于无上书院来说非常重要。

  “韩同学,我知道你和同龄人不一样,而且你也明白自己有什么不同,当时我和刘贺老师谈话的时候你也在场吧?”

  昨天有人偷听的时候沈天也早就发现了,因为操控飞剑的缘故,自己的灵敏程度早就不比从前,之前沈天在与刘贺聊天聊到一半的时候就发现教室屋内还有一人存在,只不过为了不引起对方警惕便没有生硬的转移话题。

  之后特意留意了一下果然是韩禾丰。

  “嗯,我在场,但是这不能说明什么问题。”

  韩禾丰也大方承认。

  “咱们绕圈子没有意思,我只想问敏香颖捡到你的时候正巧孟勇他们的村子刚被屠戮完,而你恰好不好的再他们这个村子里,我不相信世界上无缘无故的巧合,你在那里肯定有问题,而且我更怀疑村子被灭,甚至跟你有很大的关系。”

  沈天大胆的说出自己猜测。

  之前自己和敏香颖探讨过,那个村子就在圣灵国与周边国家的国界交界处,一般这种交界处也被成为三不管区域,敏香颖处于什么原因去那里沈天管不着,也不想管。

  等敏香颖来到这个村庄的时候,村庄早就已经被焚毁殆尽,只留下了刚从外面游玩回来的孩子们,而这些孩子们都认识彼此,但唯独韩禾丰他们不认识,而韩禾丰只说自己是从其他村子里过来逃难,并且警告其他村子有强盗来犯。

  但是孩子们之所以能活下来是因为在外面,韩禾丰怎么活下来的?

  这点就非常耐人寻味,只不过敏香颖并没有深究这个问题,毕竟只是个孩子,说谎也是为了保护自己。

  但是沈天可不会这样,眼下自己必须要把韩禾丰当做自己骨干力量来培养,不说充分了解对方,至少也不能一概不知,等到以后闯下什么祸,自己怎么收拾这个烂摊子。

  所以……眼下韩禾丰必须坦白。

  “沈校长,您想多了,我真的只是从外面的村庄跑过来,结果没等说完强盗就来了,至于我为什么没有像大家一样死在强盗的刀刃下,仅仅是因为我躲藏的好。”

  看来这家伙还是打算瞒到底了。

  既然这样,沈天知道来软的是不行了。

  “好吧,既然这样,那我就讲讲我的推测。”

  “首先……我要假定一个前提,你知道自己的能力。”

  “什么能力?”

  韩禾丰问道。

  “这个先不说。”

  沈天没有回答。

  “因为某种原因,你无意间施展了这个能力,而这个能力被某些人……这里姑且就叫坏人吧……”

  沈天信步走着,根本不看韩禾丰此刻的表情,仿佛说着和他无关的故事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