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靖难英雄谱 > 第518章 顺手牵羊

第518章 顺手牵羊

  事情还算顺利,鞑靼战士本就忙了一天,此时又昏天黑地在组装攻城器械,根本无人留意,两个离场解手的小卒回来时已换作他人。

  蓝桥和凌羽飞借着搬运部件的机会接近那些攻城塔和投石机,以内力小心地将各处轮轴部位震开一些细小的裂口,然后若无其事地离开“犯罪现场”。

  这是传自蓝若海的军中经验,像攻城塔投石机一类的重型攻城器械,由于全身由木料打造,负重极大,其用于推行移动的轮轴部分是最脆弱的。他们在轮轴处震出一些小裂口,表面不易察觉,等这些重型器械被推战场时,很快就会出现轮轴断裂的情况。

  到时候这些断了轴的攻城塔和投石机全都会因失去移动力而陷在原地,使鞑靼的攻城部队进退两难,既不能攻击敌方城池,又无法轻易撤回,而一旦攻城失利攻方撤军,守城方还可以轻易缴获这些器械。

  这实是比直接烧毁或损坏攻城器械更高明的一招。

  蓝桥和凌羽飞强忍着笑回到花语夕的身边,花语夕知道二人得手,也松了口气。

  “刚才这帐里又有人来过吗?”蓝桥指着平托娅的小帐道。

  “没有。”花语夕瞪了蓝桥一眼道,“你就这么关心别人,平时也没见怎么关心过我。”

  “那个,问你借样东西。”蓝桥挠了挠头道,“那种让人闻一下就会昏过去的迷药,你有没有?”

  “有是有,你想干嘛?”花语夕警惕地道,“不会是用在她身的吧?”

  “嗯,你借我用用。”蓝桥嘿嘿一笑,同时伸开手掌。

  “不要脸,异域美女就那么香?”花语夕气得别过脸,掏出一个小瓷瓶,愤然塞到蓝桥手里道,“拿着,保证你就算割她耳朵,她都醒不过来。”

  蓝桥知她误会,也不辩解,收下瓷瓶道:“你们先出去吧,到拴马的树林里等我,我马就来。”

  “最好别让鬼力赤回来给你抓到。”花语夕狠狠白他一眼道:“看什么女人不好,非得在此时此地,我真是服了你,以前咋不觉得你这么色的?”

  “行了别说了,谁家奴婢对主人这么凶的?”蓝桥板起脸,再不多话,赶着花语夕和凌羽飞从破洞钻了出去。

  花语夕一路闷闷不乐,直等回到拴马的树林仍一副苦涩沮丧的模样。

  凌羽飞安慰她道:“也许不是你想的那样,怀远他或许另有的目的。”

  “有什么目的?”花语夕刻薄地道,“一个素不相识的女人,鬼力赤随军带的情妇,除了有点狐媚本事,根本谈不什么利用价值。你说说看,他问我借迷药,对付这样一个女人,除了那件事,还能为了什么?”

  凌羽飞苦笑道:“我也猜不出。”

  花语夕低着头,嘴唇咬得几乎出血,一脚把一块石子踢下山坡,恨恨地道:“投怀送抱的你不要,非去搞一个脏女人,真讨厌。”

  她忽又看了看自己的赤足,问凌羽飞道:“你们男人是不是都喜欢看女人脚指甲涂花汁?”

  “别问我。”凌羽飞连连摆手,“我代表不了别人的想法。”

  他们在树林里直等了半个多时辰,才终于看到月色下一道人影飞速朝他们掠来。

  “哼,可真够耐久的。”花语夕看着越来越近的蓝桥,不无嘲弄地自语道,“怎不把那女人也一并带回来。”

  凌羽飞把蓝桥迎进树林,有些不满地道:“怎么那么久才来,还以为你出事了。”

  “无碍。”蓝桥摆了摆手,走到花语夕面前道,“猜我给你带了什么?”

  花语夕没好气地道:“总不能是摸了那女人的首饰跑来送我吧?”

  “你看。”蓝桥手伸到背后,从大氅里摸出那柄玛瑙石鞘的宝剑,得意地道:“虽然不是首饰,但刚才你说喜欢,我就给偷来了。”

  花语夕心中感动,却仍嘴硬道:“少来,若只是放迷药然后摸一把剑,需要用这么久?你定是还干了什么别的事!”

  蓝桥愕然道:“干什么事?”

  “你自己心里清楚。”花语夕跺了跺脚,“你们男人喜欢干的事,我可说不出口。”

  凌羽飞一听花语夕又把自己也骂进去,无奈推了蓝桥一下,问道:“你好好交代,到底干什么去了?我们都急死了你还卖关子。”

  蓝桥被他推得一个踉跄,后背撞一根树干,咳了两声道:“我真没干别的,就是为了偷那把剑来。那平托娅似乎会点西域的邪门武功,我怕一下制服不了她,所以才想说用迷药,难道你们以为我如此是非不分,还趁机寻花问柳不成?”

  月光从树枝间的缝隙照下来,照在蓝桥的脸,衬得他脸色苍白得可怕,还有几滴冷汗也清晰可见。

  花语夕一个激灵,颤声道:“公子受伤了?”

  她立刻又朝凌羽飞吼道:“你干嘛推那么大力?”

  “我没用力啊。”凌羽飞委屈地道。

  “是鬼力赤。”蓝桥直到此时才道明真相,“我迷晕那女人,拿了剑刚想走,正撞见鬼力赤迎面进来。”

  凌羽飞担心地道:“你们打起来了?”

  蓝桥点点头:“还有你提到过的鲜卑人拓跋良,以及吐蕃的青元师。”他顿了顿,向凌花二人缓缓讲起方才在小帐内的惊魂一战。

  当时他拿了宝剑刚要钻出小帐,忽然感到一股令人窒息的强大威压。

  他几乎立刻就意识到,是鬼力赤来了。

  流光剑无声无息地离鞘而出,蓝桥持剑遥指帐帘,心灵立即与流光剑连成一体,无分彼我。

  一瞬间他忘了自己身处险境,忘了北平城,甚至忘了在小树林等他的花语夕和凌羽飞,完全与天地结成一体,人和剑再难分彼此,只剩下不着一物的纯粹灵魂感知着周遭的一切变化。

  身穿宽大长袍的“魔影”鬼力赤比蓝桥还高半个头,仿佛脚不沾地,从被风吹起的帐帘下闪了进来。

  他把小帐内的空间利用到极致,蓦地飞临蓝桥方,双手化出无数精奇玄奥的掌法,惊人的气劲如被浓缩至一点的浩瀚宇宙,往蓝桥凌空攻至。

  蓝桥一声长啸,流光剑破空而起,迎向鬼力赤。

  此时他心中无惧,无悔,甚至还有点兴奋,仿佛对与鬼力赤的对决期待已久。

  这亦是蓝若海的期待。

  若能一举杀死对方,鞑靼军势必不战自溃,北平亦可以因此安枕无忧。

  在鬼力赤仿佛影中之魔的强大压力下,蓝桥只余全力迎击一途,更晓得鬼力赤同样没有留下任何余地,力图在数招内分出胜负,置他于死地。

  面对敢偷入营中扰他情妇的敌人,他必须亲自出手,以维护他在鞑靼军中天神一般的形象。

  若换过是从恶龙屿归来之前的蓝桥,鬼力赤或能得逞,可蓝桥再非以前的蓝桥,他对虚烬十方的理解,以及他自创的望海潮剑法,使他拥有足够反击的力量。

  蓝桥这一招“地流式”没有带起任何风声,真气全蓄藏于剑内,形意神结合得完美无瑕。

  “蓬!”

  劲气交击,发出闷雷爆破般使人胆颤心寒的激响。

  两人在狭小的帐内擦身而过,掌剑在刹那间交换十多记你攻我守、我守你攻的凌厉招数。

  人影乍分。

  蓝桥落地后一个跄踉,立时闪电般旋身,仿佛全由手的流光剑带动,剑锋划出一道优美至无懈可击的弧度,以一招“漩流式”迎向眼前威震塞外的一代宗师。

  鬼力赤现身于剑锋所指处,在小帐半密闭的空间内,全身衣服和长发好似逆风而行,往后狂舞乱拂。

  蓝桥心中暗凛,知道鬼力赤的确是盛名之下无虚士,他的武功若放到中原,也的确有资格和当年的蓝若海一较高下。

  鬼力赤一拳击出,拳头在蓝桥眼前不住扩大,使他感到自己的内心正被这可怕的对手所制。

  蓝桥听到帐外传来窸窣的脚步声,显然在鬼力赤出手的同时,还有其他高手正向这顶小帐靠拢。

  但他若此时逃走,无异于把身后的破绽暴露给鬼力赤,可如任由鬼力赤把自己缠住,又势必会落入重围。

  进退之间稍有不慎,便会把小命送掉。

  蓝桥没有迟疑,剑往后收,真气在经脉内川流而行,倏地立定,不动如山。

  这是一招严守艮位的奔流式,以不变应万变,正是唯一可化解危局的方法。

  鬼力赤“咦”了一声,用蒙古话道:“小子有点本领!”倏地收拳,双臂交叉成斜十字护胸,接着陀螺般旋转起来,忽左忽右。

  小帐内的气流立生变化,一股股龙卷风般的狂暴气浪,从四方八面向蓝桥吹袭。

  在鬼力赤看来,这种程度的攻势足可让任何人为之色变胆寒,殊不知蓝桥的望海潮剑法正是诞生于风暴之中,他对风暴气浪的理解比任何人都更强。

  蓝桥心道一声“来得好”,竟闭双目,全凭肌肤敏锐的触觉感知周遭各道气流的方位,同时身随剑走,一招激流式电射而出,从气浪最薄弱的角度穿过,径直往小帐的帐帘处掠去。

  帐帘在鬼力赤进来时已被掀开,只要钻到帐外,就能获得更宽阔的逃生空间。

  此刻蓝桥距帐帘已只有不到两步。

  “哪里走?”一个贵族打扮的青年人手持长剑出现在帐帘外,看他的衣饰风格,应该就是凌羽飞曾提到过的鲜卑后人,拓跋良。

  蓝桥嘴角扬,狡黠地一笑道:“饶你一条狗命。”

  他仿佛早料到帐帘外会有人,脚尖一点,竟改进为退,舍了近在咫尺的帐帘,反而脑后长眼般向后掠去。

  这一变化就连鬼力赤也感到猝不及防,他所有的后手都是针对蓝桥强闯拓跋良把守的帐帘而设,没想到蓝桥面向帐帘,却箭一般向后飞掠,这匪夷所思的身法变化让鬼力赤慢了半分,没来及用掌劲阻挡蓝桥。

  蓝桥很快退回到远离帐帘的一角,弓起虎背真气迸发,硬是在帐帘撞破一个大洞,然后窜到帐外。

  他同时还震断了小帐极重要的一根支撑杆,使小帐失去平衡,帐幕落下,把鬼力赤连带仍未苏醒的平托娅一起盖住。

  帐外是铺天盖地的火把,数不清的鞑靼战士往出事的地点赶来。

  幸好平托娅的小帐本就偏僻,再走两步就是鞑靼大营的寨墙,蓝桥故技重施撞开寨墙,刚钻了半个身子出去,蓦地就听一声佛号,一道玄之又玄的掌风从身后袭来。

  由于大批的鞑靼战士已然靠近,蓝桥不敢再回头,因为那等若把自己送回到敌人的包围之中。

  他一咬牙硬挨了那一掌,然后加速穿过墙的破洞,离开鞑靼大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