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捡漏 > 4343 大洪水
  骚包接过手刀完成余下工作,从蛇脑袋里取出一个筷子粗打火机长度的小小骨质物交给金锋。

  “你狗日的任务,就是把这头白蟒给老子拖出去。做标本!”

  “还有你,朗朗!”

  “拖不出去,你们两个就一辈子守在这!”

  “要是这两颗蟒蛇蛋孵不出白蟒蛇,老子就把你们蛋割了!”

  朗朗顿时吓得勃然变色。搬山狗倒是浑不介意:“要是孵出来……”

  “孵出来老子就割你的蛋!”

  摸着这头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大白蟒,金锋眼睛头红透。

  骂完两个人,金锋抄水在脸上胡乱抹了几把嚼着参片费力起身杵着杆子一瘸一拐走到大石台前。

  朗朗心里难过不敢吭气,搬山狗却是抿着嘴嘿嘿偷着乐。轻轻撞撞朗朗胳膊小声叫道:“你怕个驴蛋啊。割也是割老子的。”

  朗朗低着头斜着眼瞥着搬山狗,将两个蟒蛇蛋装好绑紧恨声叫道:“我他妈以后再不听你的逼话。”

  “我宁可去守武侯墓都不跟你一伙!”

  看着金锋紧紧夹在胸前的断臂,看着金锋那副残躯,王晓歆心里愧疚得不行又心痛得不行,想要追上金锋给金锋道歉。

  “大统领。让金总清净会吧。”

  这话非常刺耳,王晓歆怒视骚包眼瞳满是滔滔怒火:“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

  骚包洗着手轻声说道:“也就是你有这个运气和福分。换做其他人……”

  王晓歆沉着脸叫道:“换做其他人,他就不救了是吧。”

  “跟着金总的人,跟着我们金家军的人,没有不救的。就算死了,我们也要把他的遗体拖回去。”

  骚包看也不看王晓歆,自顾自的说道。

  “福气福分给了你,你要做的,就两个字……”

  “惜福!”

  听到这话,王晓歆顿时愣住:“你想说什么?”

  骚包偏头和王晓歆对视了一眼抿嘴淡淡一笑:“天机不可泄露!”

  王晓歆没好气叫道:“神棍!”

  长四十米宽二十米深达五十米的地下银海一片森冷的银白。这下面也不知道汇集了多少的水银,叫金锋都看得心惊胆战。

  一千多年前,制作出这些水银来又需要多少的朱砂。

  水银池不是袁天罡创下的先河。祖龙皇帝大墓里就有天量的水银。到现在,这些水银还没有挥发完毕。

  在祖龙皇帝之前,齐桓公的墓里也有一个水银池。

  到现在为止,金锋都没摸明白,这片水银海存在的目的是什么?

  祖龙皇帝墓里的水银是用于建造江河湖海,齐桓公墓里的水银则是用来防盗。

  这里的水银池,又是用来做什么?

  也是用来防盗?还是另有原因?

  这口石椁摆在这里,又是什么目的?

  曾经金锋认为这头白蟒镇是守袁天罡大墓的灵兽后代。是开启袁天罡大墓的关键。就像寻找第三号角时候靠着抹香鲸找到鲸鱼坟场。

  但现在白蟒已死,一切又回到原点。

  想起刚才那一幕幕惊险万状的生死瞬间,金锋依然心有余悸。

  “嗯?”

  “咦!”

  忽然间金锋惊咦出声,发现自己的脚背被浸湿,偏头一看,顿时打了寒颤,立刻尖声大叫:“过去!”

  “走!

  正在拾摞大白蟒的朗朗和张老三猛然扭头,倒吸一口凉气。一人抬着半截杆子拖着大白蟒往对岸跑。

  这时候,一阵阵水声传来。只见着平平坦坦的大水池中的水径自慢抬高浸过石台。

  宽阔的大水墙上方,涓涓如溪水流淌的细水在任何人都没察觉的情况下拉出一幕瀑布水帘。

  眨眼间功夫,那瀑布水帘又变成了洪流。水量猛然暴涨,轰鸣声不绝于耳。

  短短几秒时间,巍峨壮观的洪流砸落在浅浅的水池当中。水池溢满,水流朝着四下漫流而出。

  大水朝着连通水池的水银坑落下,顷刻间就挂出一条高五十米的飞流。

  惊惶不定的王晓歆还没反应过来,搬山狗立刻拽着王晓歆的手飞奔到了对岸。

  天量大水如银河倒灌,水位急速暴涨形成洪流,一浪推一浪,一浪叠一浪,宛若钱塘潮浪席卷而来。

  张老三和朗朗拖着白蟒尸体堪堪跑到一半便自被第一波洪水打翻。张老三脑袋重重砸在水池青砖上,手中的杆子瞬间脱手。

  朗朗气力虽然不弱,但一个人如何能逮住重数百斤的蟒蛇尸体。被洪水一冲,蟒蛇尸体便自拖拽着朗朗直落水银坑。

  不过朗朗也是个狠人,就算如此也要保住白蟒尸体。

  “波!”

  第二波浪头铺卷过来直接将朗朗打到一边,长达七米的白蟒尸体不费吹灰之力就掉下五十米高的深坑。

  这时候对面的人夏侯疾驰和周皓甩了绳套过来,将朗朗和张老三拉到对岸。

  骚包反应虽然迅速,疾往对岸冲但还是慢了半拍。

  刚刚跑到一半的骚包顷刻间被第一浪浪涛打了个踉跄。还没来得及起身又被第二浪打过来,顿时飘出去老远,直直冲向水银坑。

  刚刚才经历了一场生死考验又被再次被牛头马面点名,对岸两帮人无不惊悚变色失声怪叫。

  王不懂的绳套扔过来骚包没接住,第三波的大浪卷起一米多高,带着死亡咆哮铺天盖地砸了过来。

  四十米高三百米长的水幕墙大水砸落,所引发的巨浪和冲击力无以伦比,远胜钱塘大潮。

  郭龙柯肃两个人的绳套用力甩来,却是为时已晚。

  骚包吃了一口水,叫了声道祖,眼睁睁看着浪花翻涌冲来,心里升起一个想法。

  没想到老子会死在这里。

  铺天盖地的浪头水魔带着咆哮秒秒钟就将骚包卷走,直冲水银坑。

  对岸众人惊恐惊怖,嘶吼着骚包。

  搬山狗呆呆看着骚包被洪水包裹落向水银坑,啊的一声大叫不顾一切要冲上跳进水池去救骚包。

  不过一个浪头过来就把搬山狗推开老远。

  瀑布洪水掀起的灭世狂浪源源不断涌出水池,逼迫众人一退再退。

  搬山狗悲嚎出声,眼睁睁看着骚包被浪头卷眨眼就没了影子。

  张老三夏侯疾驰柯肃几个人疯狂冲到水银坑旁,奋力叫着骚包名字。

  忽然间,一幕绝不可能的情景乍现在众人眼中。

  对岸岩壁上,骚包被一根绳索套在腰间,正在一点一点往上攀爬。

  那绳索的另一头,赫然逮在石椁下金锋的手中。

  最关键最危急的时刻,还是金锋出手救了骚包!

  从生到死,又从死到生,骚包连续经历了两个轮回,又从鬼门关里走了出来。

  水瀑漫卷震耳欲聋,滔滔河水形成一道高达五十米的巨大匹练砸落水银海,好似星河倒灌,气势滂沱雄壮绝伦。

  雾气茫茫中,断臂的金锋一步一步后退将骚包拉上大石台。

  上到大石台的骚包已是全身赤果。巨大的洪流将骚包全身衣服扒了个精光。

  虽然狼狈不堪,但骚包却是捡回了一条老命。

  费尽全力拉了骚包上来,金锋同样累到极点。脑袋上豁开的大口子涂满了白药本已止血却又被天量洪水冲掉。伤口再次崩开,鲜血长流。

  金家军寻宝以来,还没像今天这般狼狈过!

  但这还不算最惨。

  随身包裹被洪水冲走,骚包带的符箓、法器和最重要的一枚阳平治都功印也没了。

  骚包心里都快要把搬山狗和王晓歆恨死掉。

  自己都没算到过,自己会在这里有这么一场劫难。骚包身为筑基大修,对福祸预测最为精准,但在这个山洞中,什么预测术全都失效。

  虽然现在是盛夏酷暑季节,但在这山洞里却冷得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