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极灵混沌决 > 第二千六百二十二章:毒疆终曲(六)

第二千六百二十二章:毒疆终曲(六)

  “!”

  沐辰大感新奇。

  墨菲特跟上解释,“别看厉魍这个模样,他在曾经,可是享誉炎龙皇朝的宗师级建筑师。”

  “宗师级?”

  说起来当初在天机阁内,负责守护家族的木族土部便皆是建筑师的职业。

  而这个职业,他从小听闻的频率并不低。

  甚至幼时还偶然见过建筑师建筑宅邸。

  落风城城主府便是由数名建筑师合力完成。

  有人或许觉得,不过是建筑居所,在这个大部分人皆能驾驭元力的世界,岂不是有手就行?

  那么同样的道理,炼丹,铸器,布阵,是否也能手到擒来?

  不要小看任何一个被大众认知,且冠以称谓的领域,因为它代表着大陆的认可,无数阅历经验的积累,以及能人之不能的精妙技术。

  建筑,没有元力的普通人亦能完成;但是想要拥有屹立无数万年不倒,本体便能承受无数圣者级强者生活而不毁的居所,没有相应的铸造能力、阵法布局和矿物融汇天赋,是绝对不可能做到的!一座宗门不似一颗丹药,更不是一柄器具,它是体积巨大,一旦有一点出现瑕疵,便会轰然倾塌,所以单论稀有程度而言,一名建筑宗师绝对超过锻造师和圣鼎师!

  “辰少您既然打算组建应对圣战的势力吗?就必定需要容纳成员的宗门,厉魍可以帮您解决宗门建筑的问题;但有关选址,您有规划了吗?”

  墨菲特的话语刺激着沐辰的心灵。

  建造势力,是他获得圣灵传承时萌发且扎根的想法。

  先前因为实力不足,现在则是时间不够。

  可要说他一点规划都没有,却是不太现实。

  别的不说,就选址这一条,他其实早已有了抉择。

  “当然有。”

  说罢,沐辰启唇传音,一句话灌入墨菲特的耳畔后,引来墨菲特满脸惊愕。

  “您真打算选在那里?可那里……”

  话音未落,墨菲特便见沐辰露出了会心的微笑。

  见状,墨菲特无奈摇头,是啊,和辰少一起这么久,他的抉择要么不做,既然做出,就必然有了完美的解决方法;不过若是真能解决那道最大的难题,那里将会成为全大陆首屈一指的大宗宗址!

  与此同时,厉魍的身影自巨大院落中升起,并向墨菲特打了一个手势。

  “好了,辰少,艾斯大人,我们下去。”

  招呼一声,墨菲特拉着水玲珑率先进入院落。

  沐辰则让渊龙继续悬空,接着紧随其后。

  当众人全都落入地面,沐辰不禁环顾这如同村落般的宅邸,疑惑道,“需要一个谈话地我能理解,但建这么大……”

  墨菲特微微一笑,十分平淡的道,“困神界内还有一万毒疆子弟,其中绝大部分属于东疆三门和南疆疆域,让他们待在其中也不是不行,可外界战事已平,他们却并不知晓,一直处于提心吊胆的状态多少有些可怜;最主要的,总不能让主母一直跟这群人待在一起不是?”

  “???”

  起先听着沐辰还在点头,听着听着突然一愣,“冰儿?”

  “是,主母一直都在南疆子弟中间观看辰少英姿,不过辰少无需担忧,我已动用易容,将主母的天颜遮掩。”

  “易容……”

  说起来自从魔渊出来未见到沐冰凌的身影,他还以为墨菲特知晓此行危险,故意将沐冰凌留在了金环城,没想到墨菲特不仅没留,还为她易容遮颜,后怕肯定是有的,却也明白墨菲特既然敢将她带来,必定有着保全她的后手,只是……紫琳好像也在里面。

  “辰少?放入呐。”墨菲特不忘在一旁作势催促。

  沐辰无奈,只能照做。

  十分钟后,宅邸主宅内,沐辰冰蓝坐于主宅正坐上。

  沐冰凌和紫琳则分别位于沐辰和冰蓝的下手。

  同时,沐冰凌一边,东疆三门的骨阎、裴氏族长、栾氏族长、以及金元武和金翎依次落座,紫琳一边则是众位鬼圣,蓝若绯,郭子杰,青雷。

  沐辰的视线则一直放在沐冰凌身上,眼中含有七分歉意,三分愧疚。

  歉意的是,解放困神界的时候,能够明显看到沐冰凌眼中浓郁的担忧。

  愧疚的是,即便操心如此,她也依旧出声安抚着紫琳,很显然,聪慧敏感如她,已经察觉到了什么,关键是面对自己的目光,她只是微笑摇头,没有半点怪责。

  然而越是如此,沐辰心中的那抹亏欠便越是巨大;常言道伴侣一人便是福分,如今她已同时拥有冰儿,仙儿,墨卿,傲晴,君无,琴舞,紫琳七位,够了,再去滥用自己的情感,无论对谁都将是无法治愈的伤害,自此,一生一世,再无所求。

  墨菲特环顾众人一周,向沐辰递了个眼神,示意他该进入正题了。

  沐辰察觉后暗自叹息一声,重振精神正色道,“诸位毒疆战友都已认识沐某,此次单独召请你们,是有几件事情要与各位商议,原本沐某是想更隆重点,顺便邀请将四方五族拉上一起,奈何时间有限,只能先让你们担任代表,后续再由你们自行传递。”

  骨阎几人自然连连称是,尤其是在见证了沐辰的底蕴和此刻的班底,哪还有半点异议。

  沐辰也是不卖关子,直言道,“大尊之事已成过往,沐某就不再续谈;如今六大尊族已然连根拔起,毒疆危机彻底解除,但随之而来的,是毒疆的失去镇守者和群龙无首的处境,前者还好,毒疆强者并不算少,后者却是需要尽快解决,所以必须先选出一个有能力、有威望,迅速掌管整个毒疆的人作为新的圣宮之主,不知诸位有何想法?”

  “这……”

  骨阎沉眉,裴氏栾氏互看一眼,都将余光投向了骨阎。

  以他们的阅历和认知来看,若说当前有能力满足沐辰所提三个条件的,怕是只有骨阎一人符合。可是这话他们不敢说啊,万一上面的沐大少主有心仪的人选,他们岂不是撞了枪口?

  骨阎沉吟片刻,看向沐辰道,“不如还是由蓝宫主担任,无论如何,她都有着十几年的经验,让她来,应是轻车熟路。”

  蓝若绯连连摆手,“骨阎前辈调笑晚辈了,说是十几年的经验,其实都是按照大尊的指令办事,再说了,圣宮对我而言就像一座关押死囚的牢房,实话说,我很早就像逃离那里,现在终于实现,哪能再将自己关进去呢?”

  “那……”

  骨阎又将视线看向紫琳。

  沐辰轻叹,“骨阎前辈不必如此,不论是若绯还是紫琳,都会随我一同离开。”

  “离开?”骨阎不解。

  沐辰直言道,“对,离开毒疆,前往外界,不仅是她们,往后还有更多毒疆民众与他们一样。”

  栾氏族长茫然错愕,“辰少爷,您这是什么意思?”

  沐辰眺望逐渐恢复淡紫色的朦胧天际,平静道,“我的意思很简单,我要让毒鼎师重新融入大陆格局,让被世人误解了无数万年的毒鼎一脉取回它们应有的人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