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极灵混沌决 > 第二千六百二十三章:毒疆终曲(终)

第二千六百二十三章:毒疆终曲(终)

  “融入大陆格局?”

  此话一出,不止是东疆三门,金氏老祖;就连与沐辰接触甚久的金翎和蓝若绯都怔在了当场。

  让毒师一脉重新融入大陆格局?重新?不是,他们毒师一脉有过融入大陆格局的时候吗?

  “您……认真的吗?”

  骨阎鬓角有汗珠冒出,指关节也因无法抑制的激动捏得发白。

  如果没有见证沐辰的底蕴,她肯定会将沐辰的话语当成血气方刚的豪言畅想一笑而过。

  可是看过他与大尊的交锋之后,这句话的分量便化为了前所未有的希望。

  融入大陆格局,这是毒疆多少代人幻想过又从来不敢奢求的梦想。

  故而即便她相信,即便她期冀,也想再度确认一次,确认自己没有听错。

  “沐某从不给予无法实现的承诺。”

  “可是外界对毒师一脉的敌视……”金氏老祖金元武两手揪着衣襟,满脸无奈。

  他又何尝不是抱有同样的心情,毒疆虽然安宁,是他们毒师一脉出生入死的故里。

  但这里的环境却时刻都在侵害着他们,侵害着他们的子孙后裔。

  哪怕是他这种位列毒疆巅峰的家族,在家族有孕妇的情况下,也必须为其开辟一处尽可能干净的孕期环境,供其十月怀胎,安然生产。然而饶是如此,诞生的孩童亦有近乎六成的夭折几率,并且这个几率还在不随着时间推移不断激增,长此以往,过不了几万年,他们毒疆将再无传承可言。

  这是无解之道,因为毒疆处理毒素的方法只有以毒攻毒,而初生的孩童稚弱的身体如何承受强烈的毒素璀璨,所以能否活下来的,全看能否顶住天生的毒素活到满月,拥有可以第一次以毒攻毒的资格。

  “外界的敌对沐某自有把握处理,实不相瞒,此次回归,沐某会着手创建一个势力,一个为了迎接圣战,统合大陆一切力量的势力;它的规模不会小于任何一个隐世家族,且涵盖的修炼资源绝对丰富;而毒师一脉,将会成为这个势力最为重要的组成部分。”

  “至于积累了无数万年的敌视,沐某无法保证顷刻化解,但可以肯定的告诉你们,只要身处这方势力,你们就有绝对安全的生存的环境;等到圣战爆发,你们的价值便会展现,那个时候,不用沐某去为你们说任何事情,世界便会自然而然的主动融合接纳你们。”

  “圣战?”

  毒疆一众聚焦于沐辰,这是啥?没听过啊!

  沐辰凝眸,沉吟片刻后开始了人生第一次面对外人,传递圣战爆发最真实的起始、过程、结果,以及后续。

  当沐辰将天机阁以一阁之力阻隔了半数异空魔族于虚空的史实呈现到众人面前,包括冰蓝水玲珑在内,全场所有人都面露震惊的凝望着他。

  毒疆一众更是惊骇得无以复加,以一族之力比肩大陆,究竟需要何其惊人的底蕴才能做到?

  “少则八年,多则十年,帝境级别的异空魔王……”骨阎重复着沐辰给出的时间,一种前所未有的压迫感袭入她的胸腔,她又一次刷新了对沐辰的认知,一个于她而言还属于孩子的晚辈,竟然肩负着如此恐怖的重量,她只是听听,都觉得压抑惊慌,头皮发麻。然这件事从他口中道出,却是那般平静,沉着;仿佛在讲一段传说故事,娓娓道来。

  “所以,留给大陆的时间已经不够了。”感慨一声,沐辰重振心绪,郑重道,“而你们毒师一脉,在即将来临的圣战中必定会充当最强的战力,不论是居于后勤,或是居于前线,没有之一。”

  “这是为何?”栾氏族长不明追问。

  沐辰回望他,“方才沐某说过,异空魔族最大的依仗便是它们变异而来的不死之身;这种体质无论面对怎样的直接破坏都会在极短的时间内恢复原状;但是如果某种事物能够持续性,永久性的对其身躯基础,也就是细胞造成摧残,便能极其有效的遏制住不死之身的强大自愈,而这种事物……”

  “是毒。”不待沐辰说完,骨阎凝眸接话。

  沐辰轻轻颌首,“正是毒,且越剧烈的毒,效果越强;即便不能瞬间致死,也能不间断的对其身体造成影响,大大削减它们的作战能力;而这,也是异空魔族自入侵到败北再到躲藏,都不曾进入毒疆范围,让你们对圣战,对它们一无所知的原因。”

  骨阎闻之沉默。

  毒疆一众则都将视线转向骨阎。

  “我明白了。”约莫十息,骨阎打破沉默,起身行礼道,“如果能因此融入大陆格局,我愿意带领东疆三门所有族人加入您的势力。”

  裴氏栾氏族长同时起身行礼,表示与骨阎共进退。

  金元武见状赶忙承接,“金氏一族誓死追寻。”

  “不。”

  不料两者决心才下,沐反倒出言否定。

  “您这是……”金元武茫然不解。

  沐辰却道,“不是你们,而是整个毒疆,所以我的第二个想法,也可以说是提议,骨阎前辈,由你来当新的毒疆之主。”

  “我?”骨阎拿捏不定。

  沐辰却不给她推脱的机会,自顾道,“相信以前辈的资历和能力,有金氏一族的辅佐,最多不出一月,毒疆便会焕发新生,再由你宣告融入大陆架构的事宜,沐某势力的大门永远对你们开启;届时,亘古被驱逐的毒师一脉,将会从你的手中获得解放。”

  !!!

  闻声,骨阎的双目骤然一缩,动摇的心仿佛获得了玄妙的力量,推着她向前跨出了一步。

  “好。”

  再然后,便是一些细枝末节的交接。

  末了,沐辰取出一枚融入灾元的纯元结晶,告诉骨阎使用方法,以及清除毒素的禁忌,便让几人先行离开。

  至此,整个正屋只剩沐冰凌和鬼圣一众。

  “呼——”

  长出一口气,沐辰露出一丝疲惫,叹息道,“如果可以,我并不想用这种具备压迫力的方式催化毒师一脉的革新进程,”

  冰蓝却是温和笑道,“想要作为掌控一方势力、还是隐世级势力的主人,就必须具备这种交涉手段,否则它们反倒不敢将自己的未来交到你的手上,毕竟你本就年轻,若连魄力也没有,如何服众?还好,你的表现十分出色,这些年,你真的成长了很多。”

  从一个需要他人守护的稚嫩幼苗,成长为可以守护他人的参天大树。

  沐辰苦笑,“前辈倒是没变,依旧喜欢打趣人,如果可以……”

  他其实不想成长得如此之快,那样,或许能为自己,为自己所爱的人,留下一些团聚的时间,而不是像现在,哪怕近在咫尺,却连牵个手的机会都没有。

  说到这里,他快速的看了眼沐冰凌和紫琳,再叹道,“算了,毒疆的事自此算是告了一段落,但我却连休息的机会都没有,明天……今天,我就要赶往雷神殿。”

  “雷神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