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异想天开系统 > 第一千九百零六章 我存在的意义

第一千九百零六章 我存在的意义

  “这没有什么可奇怪的,这是一个很正常的现象,如果我是他的话,我也会这样去考虑!

  如果我随随便便相信你所的话,那知道对这件事情的认真态度并不算是很充足,而且在这两件事情之中你所概括的只是指了一个比较片面的方向,要知道类似于这一方面的内容,可并没有像你所的那么简单!

  虽然我一直都在担心这一方面所有可能产生的问题,但却并没有到那种非要解决他不可的地步!

  现如今事情进展到这个程度,基本上也就算是能够接受了,而至于后期会不会出现更大的影响,其实并不能够算是一个关键性的问题,至少对于我来这一方面的事情其实完全是可以接受的,而且在一个整体系列范围内,对于这个结果也算是比较满意了!”

  统领弟弟十分明确的知道这件事情应该是以一个什么样的方式来得到确定,并且他也明白在这过程之中应该通过什么样的方式去进行处理,所以他并不会因为这个问题而感到太多的担忧。

  包括在一个正常的情况之下他所处的每一个判断其实都是有一定的依据和理解的,他不担心这个问题会带来什么改变,甚至他还希望这件事情能够有一个更加充分的解决方式。

  “那你的意思是觉得这件事情没什么问题,我们应该可以这样去处理,包括在整件事情的涵盖过程之内,这一系列内容都是可以接受的?”

  楚风虽然是对这件事情感到有些奇怪,不过他又不出来奇怪的内容究竟是什么,反正整体的过程既建立在一个不确定的因素之下,又能够被人去理解,之后就有些让人难以揣摩,但是从一个整体的角度去概括的话,这件事情其实也没什么问题。

  毕竟本身楚风就知道事情的内幕究竟是什么,所以他不会担忧,顶多也就只是了解到一些内容,然后去对这些内容进行询问而已,除此之外倒也并没有剩下别的。

  “这件事情的讨论,就到此为止吧,没有什么可让人感觉到无法判定的,而且这也并不会带来什么其他的问题,顶多也就只是一个在构思情况之下无法决定的思维呀所以其实完全能够理解,我已经做好了这个决定,并且也了解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哪怕是真的出现了意外其实也没什么!

  因为咱们早就已经知道,这件事情应该通过什么样的方式去进行处理,倘若此时仅仅只是根据这一方面的问题去进行判断的话其实也并不全面,所以我并不担心这一系列问题的出现!

  包括在整体过程之中所出现的那些问题,其实也是完全可以被接受的!”

  统领弟弟已经根据当前所出现的这些情况,作出了一个明确的判断。不知道在这过程之中有可能出现什么样的问题,其实到底,他还并不是很担心这件事情所带来的一些改变。

  顶多也就只是对这些固定的思维有了一些想法而已,而如果不会这些东西,不去做判断的话,其实根本就不会剩下任何东西,甚至就连一点一滴的思考都不需要存在。

  “如果这件事情对事情本身并不会造成什么影响的话,那应该还是能够接受的吧,其实我刚才也一直在考虑这件事情只是并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机会,现在差不多很多应该是到了一个妥当的时候!

  我想表达一下我的看法,只是不知道能不能这么一个机会,毕竟这件事情还是得由你决定的!”

  楚风在这个时候提出这些方面的想法,其实也能够证明他对于整件事情的一个概括,一个合理的角度出发,他对于这一方面的分析基本上都是可以理解的,而且在一些特定的内容面前,类似于这些方面的问题则是更加能够概括!

  “当然没什么问题,你可以随随便便的提出你自己的想法,只要你是想要针对于这件事情去进行解决那我就可以尽可能的给你提供一些建议!

  并且在整个过程之中,我不会对你所提出来的想法进行质疑,因为这本身就没有什么可质疑的!”

  统领弟弟此时所做的表达的确会让人都有些差异,而且类似于这些方面的事情本身就不是特别的正常。

  但是如果真的要建立在一个合适的思维角度去进行思考的话,那么像这种东西好像又不能够全权否定!

  所以类似于这一方面的内容也就只能够鉴定。还是比较顺畅的思维角度之下,然后做一些决定,至于其他的还真没有必要去进行合理的探讨。

  “事情是这样的,我现在一直搞不清楚我究竟是处在一个什么样的位置,如果我只是你所调用的一个部下的话,那肯定不是我所愿意看到的一个结果,可是如果你我并不是这么一个人一件事情似乎都是在你的安排之下完成的,难道这与刚才那种法有什么不同吗?

  所以我的态度就是我必须要找到我真实的自己,去做我自己真正愿意去做的事情!

  毕竟我也是帮了你做了这么大的一个决定做这些事情你总不能够不给我这么一个机会吧,毕竟我所要的并不是很多,仅仅只是这么一个简单的机会而已!”

  楚风的这句话还是有些让人感到诧异的,本来统领弟弟只是觉得楚风有什么样的见解,想要去进行商量。

  可如今他才彻底明白,原来在这整件事情之中,其实他的想法只是想要找到一个自己的地位,而且在当前的情况下,他根本就没有找到任何有关于他地位相关的事情,所以他才会为这件事情而感到苦恼,而如今他似乎一直在坚持这件事情,如果这件事情并不能够得到一个正确的结论的话,这似乎有些让人难以理解。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是觉得自己的存在没有意义,对吧?”

  统领弟弟这个问题问的太过于直接,而且都有些超出事情本身所包含的一层含义了。

  “其实并不是这样,我只是觉得自己需要有一个明确的定位,不然自己糊里糊涂的,什么都不知道,这样的存在,应该对于谁也没有帮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