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决战场 > 第六百三十八章 韩甯

第六百三十八章 韩甯

  姜陵看着这位面容年轻、笑容温和的庭主,并没有多少紧张感,反而觉得很是安心。

  韩甯抬手指向一旁的椅子,示意姜陵坐下,而后说道:“神子乃是神庭共主,是天地间最有智慧之人,你说我像他,自然就是夸赞了。也不瞒你说,我十四岁入神庭,十九岁时修为达到天变上境,那一年,神子带着包括我在内的四个人在这玄武大陆上游历了一年,我的确是深深被神子的气度与风采所折服,将他视作榜样。”

  姜陵刚坐到椅子上,闻言又挺直了腰身,探头问道:“劳烦问一下,您今年贵庚?”

  韩甯轻轻摇头,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而是笑着说道:“遥想当年随着神子周游玄武大陆,这南晋的皇帝还是白皓岳的爷爷呢。”

  “那行吧。”姜陵摸了摸鼻子,心中默默估算了一些,眼前这位看上去只有二十五六岁的小伙子,真实年龄应该在五十岁开外...姜陵开口道:“不过即便如此,您应该也是神庭最年轻的庭主吧?”

  “本来我是最年轻的那位,但十年前灵元大陆新任命了一位庭主,年纪比我还小。当然,这话我们以后有时间再闲聊,想必你这一次时间也是有限,咱们说说正事吧。”韩甯轻点桌子,一个白玉茶杯不知从哪里盘旋飞来,轻盈摇曳,像是一只燕子一般落在了姜陵面前。而且这茶杯里还有着淡黄色的茶水,冒着丝丝热气,半滴未洒。

  “您太客气了。”姜陵急忙称谢,却也没好意思伸手去拿茶杯。

  “强行发动空间法术,你受的反噬不轻,这茶是药茶,你喝下吧,如果...你信得过我的话。”韩甯说完玩味地看了一眼姜陵。

  姜陵无奈笑着摇了摇头,拿起茶杯一饮而尽,道:“多谢庭主的药茶。”

  韩甯笑着摆手道:“说正事说正事,你关心我的年龄,无外乎就是觉得年轻一点的庭主,思想应该不像林珏那般固执迂腐,对吧?”

  “没错,毕竟这一次我需要神庭做出很大的让步,神庭中人有所排斥,像林珏司命这般抵触,我也是可以理解的。”姜陵看向韩甯说道:“希望您也能理解我的想法。”

  韩甯点了点头,道:“我理解,我也愿意帮你,所以我才没有拦着林珏。”

  韩甯说完也没有解释的意思,姜陵独自思索了片刻,才所有领悟,说道:“您是要借林珏的手,来堵住其他人的嘴?”

  “让你说的有点太阴险了,不过大概是这个意思。”韩甯点头道:“有了这样一处‘好戏’,我想神庭上下多少也消了消气,也多了几分对你的认可,接下来可以更好的配合你行动了。”

  “那我要是死了呢?”姜陵问。

  韩甯耸了耸肩,道:“那就死了呗,我能怎么办,神庭内有些人对你的成见那么深,连神子的号令都不能将他们的思想扭转,我一个庭主,能有什么办法?”

  听韩甯说的如此不负责任,姜陵却也只有苦笑的份,虽说其中过程艰险而痛苦,但至少从出发点和结果是上,韩甯的决定并没有任何问题。

  韩甯问道:“虽然我很想问问你是如何施展的空间法术,但咱们还是先说南晋的局势吧,你有什么安排,需要我神庭做什么?”

  姜陵也正色道:“首先,我认为日后南晋当由白皓岳来当皇帝,毕竟白皓川空有野心,只顾他手中皇权,而看不清天下大势,不是当皇帝的料。而白皓岳颇有声望,头脑过人,虽说之前联手叛神者对付过神庭,但只要敲打一番,应当可以保南晋安稳太平。”

  韩甯应道:“那白皓川的确是个自以为是的家伙,让白皓岳当皇帝,我倒是可以接受,当我想林珏也与你说过了,除了白皓岳以外,在他们那个团体里,还有着不容忽视的一家子。”

  “霍家,叛神者后裔。”姜陵也想到了这一点,他说道:“我会再找时间与他们商谈,我相信我可以说服他们做出让步。再者,就算霍家不肯安静,我想当白皓川死后,白皓岳也不会赌上皇位陪霍家对抗神庭。”

  韩甯沉默了片刻,问道:“白皓川一定要死么?”

  姜陵点了点头:“目前来看,他的确该死。”

  “你来动手?”韩甯问道。

  “不用,自会有人动手。”姜陵说道:“接下来,我需要您帮我安排一下,我要和荆家的人会面。”

  “哦,那我知道了。”韩甯闻言倒也没有多少意外,他无奈道:“为了打压叛神者势力,我们扶持白皓川实属没得选,毕竟人家白皓川也占着一个嫡长子正统继位不是么,而现在要杀了他换做支持白皓岳上位,我神庭真的是威严扫地啊。若是不能压制住叛神者势力,以后我神庭再想掌控南晋,可就不容易了。”

  姜陵应道:“我明白,我自然也不会要求神庭一味的退让隐忍,条件还是要谈的。”

  韩甯身子前倾,问道:“具体点呢。”

  “暂时退出这一次战争,表明不再插手白家兄弟的争权,同意白皓岳上位,在神庭不受侵犯,保证南晋四方安稳的情况下,神庭日后也不会主动挑起任何战事。”

  “就是和风隐大陆一样。”韩甯站起了身,点了点头道:“我早有料到南晋可能也会发展到这一步,我愿意答应你。”

  姜陵宽心道:“太好了。”

  “也别高兴太早,南晋有四座神庭,原本最厉害的朱清池前辈已经被你们坑害了,剩下的两位,那也都是比我高两个辈分的老前辈,我还得和他们好好谈谈呢。”韩甯翻了个白眼。

  姜陵焦急道:“我让白皓岳等我一个时辰再出兵。”

  “时间紧急呗。”韩甯犹豫片刻,握拳道::“我现在可以安排你和荆家见面,你先把事情办了再说。”

  “这好么?”

  “你不是有备而来么?”韩甯摆了摆手,示意姜陵无需多言,道:“我让施琳送你过去,荆家自然明白什么意思。”

  “好。”姜陵应了一声,而后停顿片刻,问道:“你要动用空间阵法把我传送下去么?”

  韩甯停下手中动作,开口道:“嗯,当然,如果你能自己发动空间法术下到一楼,我也不拦着你。”

  “别了,我这一次发动空间法术死里逃生,完全是危机之中碰巧成功了一次,你让我现在再施展一遍,我恐怕都做不到。”姜陵苦笑不已。

  姜陵自然不是谦虚或者有所隐瞒,他说的都是实话,当时无路可逃,危机之中他拼了全身的力量,按照自己那点浅薄的理解进行了疯狂的尝试,没想到真的成功了。但你要说他就此掌握了空间法门,那倒是不现实。这就好比某个人在某种状态下突然超常发挥,如有神助,做成了平时状态下完不成的任务,等过了那个劲头,你再让他去重复一遍,他却根本无法完成。

  “那也只是领悟的不够透彻,施展的不够熟练,多加思考和尝试,你总会掌握这门原本只有神圣领域强者才能施展的法门。毕竟无论是巧合还是神来之笔,都说明你已经开始与天地大道相融合,只要能施展一次,就能施展第二次。”韩甯绕有深意地看了一眼姜陵,轻声道:“当然,身怀天地大道,能做到的可不只是空间法术。”

  姜陵追问道:“还有什么?”

  韩甯微微一笑:“自己慢慢摸索,好好体会。”说完他手指一动,阵法发动,姜陵身形从他眼前消失。

  韩甯那张微笑的面容缓缓严肃了下来,他轻叹口气,道:“神子大人,看得出来他的确是值得托付的人,但对于他而言,肩负天下的担子是不是太重了?是不是太早交给他了,他...真的担得住么?”

  韩甯独自想了想,却没有得到答案,他从房间的窗户看着施琳带着姜陵下山,而后便转身坐在了桌上。

  随着一团淡淡的光晕将他环绕,他的声音又变得平和而肃穆,他开口道:“两位庭主,不知道姜陵的计划,你们接受几分呢?依我之见,我愿意全盘接纳姜陵的建议或要求。”

  两秒的停顿,韩甯明显是听到了什么,他回应道:“这当然不过分。”

  “他提到的只有那么几个点而已,他没提到的地方还有很多。”

  “他已经尽他所能的考虑到了很多方面,但他毕竟还是太年轻了,难免会把事情想得简单了。”

  “若是那些家伙肯老实也便罢了,若是他们不肯老实,我们神庭自然不是没有脾气的泥菩萨,做聋做哑不是我们擅长的事情。”

  “我们当然额外要做些安排,但这些安排,不是为了我神庭屹立不倒,不是为了保全我们的地位,而是为了更好的完成神子的号令,更好的维持南晋的太平,更好的...配合姜陵行动。”

  “我希望,你们这一次听从我的安排。”韩甯平静开口,并没有故作冷漠或者威严,但透露出的强势是显而易见的,可不像是在与老前辈相商的语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