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小人物的非凡之路 > 第116章 证书造假

第116章 证书造假

  听见关云天的抱怨,老陈觉得自己失言了,“关总,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关云天没好气地说。

  “刚才怨我没把话说清楚,因为还有几家大企业对我们的项目感兴趣,你们这里不是我亲自联系的嘛,我想把你们排在其他几家企业的前面。”

  “多谢你的好意,你也别为我们考虑了,我们有自己的工作安排和办事节奏,谁愿意排在前面,你就让他们往前去好了,我们不在乎先后。”关云天淡淡地说。

  老陈讨了没趣,赶紧收回刚才的话,“是呀,不用着急,关总,你们什么时候开会讨论了再说吧。”

  这老陈毕竟是京城梁处长的同学,看见他这幅狼狈相,关云天觉得有些不忍,“你放心吧,一旦我处理完手头这些要紧的工作,便马上开会讨论你们的项目,有了结果我会尽快通知你们。”

  “好,多谢关总!”挨几句呛倒无所谓,老陈最害怕把昌达集团的投资意向搞黄了。

  又过了三四天,手头那些紧要工作处理的差不多了,关云天把叶佳怡和财务总监老丁找来商议。

  “南方那家鸿源公司的融资项目,我跟佳怡去实地考察过了,给人的感觉,他们是在做实事,也确实想把事情做大,但缺乏资金,又没有更好的融资渠道,才想起来搞社会融资。考察回来一个多星期了,行与不行,咱们得有个结论,也好跟对方交代。现在把你们两位请来,是想听听你们的建议和见解,这件事能不能做,请你们充分发表意见。”关云天道。

  “在谈论项目融资是否可行之前,我先透露一个情况,昨天我收到一封从大洋彼岸寄来的信,是我一个同学写给我的。前段时间,我写信向他咨询有关保健品的FDA认证问题,他帮我做了一番查阅和调研,为了给我准确无误的结论,这位同学很有责任心,他甚至去了一趟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亲自咨询了有关方面的官员,得到的答复跟他的调研结论完全一致,那就是FDA的监管范围不包括保健品。”说完,叶佳怡把那封信递给关云天。

  “那就是说,FDA不会对保健品进行认证,鸿源公司那个FDA证书是假的?”关云天皱起眉头道。

  “可以这么说,那证书就是假的!”叶佳怡道。

  “想不到他们还真在这上面造假!”

  “关总,这很好理解,他们在这方面造假,不就是拉大旗作虎皮,装腔作势吓唬人嘛。你想想,连咱们都没太在乎这个,一般的消费者又有谁像叶总这样较真?即使有那么个别消费者较真,又有谁具备叶总这样的辨别和证伪能力呢?弄个FDA认证往那儿一摆,甚至把它印在包装上,内容都是英文,消费者不管内容,但看这画面,就觉得产品得到了外国人的肯定,实际上这是在利用消费者的一种心里。”丁祥谦分析道。

  “虽然手段有点狡诈,甚至可以说是欺骗,但目的是为了将来促进产品销售,可以这样理解吗?”关云天看着对面坐着的两位智囊人物。

  “他们那边的人办事,哪像咱们这么实在呀!咱们这些人的性格和行为方式,说好听的叫实在,实际上咱们的思维已经落伍了,有一说一,有二说二,这样的思维在他们看来就是迂腐。前几年我在原单位工作时,没少跟那边的人打交道,对他们的办事方式有所了解,就说这FDA认证吧,只要他们的产品没有质量问题,弄个假证摆在那儿又何妨?谁要追究的话,他可以说那是闹着玩,

  人家又没用那玩意谋取利益。”老丁继续发表见解。

  “既然如此,他们这样的行为,对咱们的投资意向有什么影响呢?”

  现场出现了片刻的沉默,过了几分钟,老丁打破沉寂,“关总,我认为这不是决定投资与否的主要因素,关键还要看你们实地考察的情况。”

  “佳怡,谈谈你的看法吧。”

  “丁总的观点我赞同,对方在FDA证书上造价,那可以看作是善意的谎言,如果他们知道我在注意这件事,也许都不会把那样的照片展示出来。这就算个小插曲吧,它不应该成为咱们是否参与投资的决定性因素。”叶佳怡道。

  “你的观点,还是根据咱们的现场考察做决定?”

  “我觉得应该以亲眼见到的事实为决策依据。”

  “那你对鸿源公司的现状和融资项目有什么样的评价呢?”

  “我对鸿源公司的总体印象不算很好,只能说过得去,至于融资项目本身,我给打七十分。”叶佳怡快人快语。

  “能说说你的依据吗?”

  “保健品这个东西,要说它有多高的技术含量,我不相信,我认为做保健品不会比做食品有更高的技术难度,但是,只要营销环节做得好,保健品的确是个有利可图的行业。鸿源公司两位老总在解释资金缺口时,说前期实验遇到了超出预想的技术障碍,导致开发延期和资金紧张,我认为他们没有说实话,不过将来在产品投放市场前,需要大笔广告费,这倒是事实。”

  “对于投资意向,你有什么建议?”关云天直言道。

  “如果要投,开始最多投两股,也就是一千万,往后看情况再说。”叶佳怡道。

  “嗯,丁总呢?谈谈你的意见。”

  “我的意见跟叶总差不多,毕竟是京城梁处长推荐过来的,不照顾一下面子,将来有事不好说话,可以先少投一点,如果情况真的不错,再追加投资也不迟。”老丁道。

  关云天看了看自己的两位助手,“在这件事情上,看来咱们三个几乎是不谋而合,我的观点也是先少量投入,一方面给老梁一个面子,另外,对鸿源公司的保健品,咱们还需要进一步观察,只要真像他们宣称的那样,项目发展得好,可以再追加投资。先期投入的金额,暂定一千万吧,我把昌达集团的决定通知鸿源公司,丁总你们财务部负责具体经办。”

  叶佳怡和丁祥谦知道,这就是关云天的最终决定,一千万投出去了,这件事的未来走向如何,只能拭目以待。

  就在关云天准备宣布商议到此结束的时候,丁祥谦说话了,“关总,在你们去南方出差期间,财务部先后迎接了银监局组织的贷款企业合规检查和税务部门开展的税收大检查,现在这两项工作都已经结束。”

  “怎么样,昌达集团在这两项检查中有问题吗?”关云天道。

  “基本过关了,否则也不会这多快就结束,但也发现一些问题,只不过不是原则性错误,应该说这两个部门给了昌达集团很大面子,银行那边倒不说了,税务局这边,关总能不能抽个时间跟他们聚聚?对他们给予公司的理解与支持表示感谢。”有些事,老丁这个财务总监的分量是不够的,他觉得董事长关云天亲自出面的效果更好。

  “没问题,我出面陪他们聚聚,你跟他们联系,定了时间告诉我就行。银行那边你也安排个时间,一帮老朋友,好长时间没跟他们相聚了。这

  两场酒局,你们两位一起出席吧。”关云天道。

  两场酒局都跟老丁分管的业务范围有关,他当然义不容辞,但叶佳怡马上推脱,“我就不去了,又不会喝酒,去了也起不到什么作用。”

  “随你吧,不过佳怡你得锻炼呀!你不尝试,怎么知道自己会不会喝酒呢?”关云天意味深长地说,因为上次去南方考察,他已经知道叶佳怡不仅会喝酒,而且有半斤的酒量,只是不愿跟不了解的人一起喝酒。

  就在当天晚上,关云天跟丁祥谦早早来到预定的酒店包房等候,六点整,老丁邀请的客人陆续到来,看上去客人们跟老丁都很熟悉,他们被老丁安排在各自的位置坐下来,“我先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们昌达集团的关云天董事长。”

  老丁接着介绍,“关总,坐在你旁边主宾位置的这位领导,是咱们国税局的齐局长,副宾位置是张副局长,齐局和张局旁边的,是宗副局长和费副局长,我右边这位是国税局办公室贾主任,左边这位是稽查科的文科长。”

  关云天起身离开座位,跟客人们一一握手,“欢迎齐局长,欢迎各位领导的光临!齐局张局,各位领导,按惯例咱们先点菜,再进一步交流,齐局,从你这里开始。”关云天把一本精美菜谱递给老齐。

  “关总,由你代劳吧,你随便安排就是了。”

  “齐局,众口难调,你可千万别为难我呀!你还是请吧。”

  老齐推脱不过,翻开菜谱点了两道菜,关云天又把菜单递给旁边的张副局长等几位客人,最后轮到关云天点菜,他根据客人们已经点过的菜品,又做了些补充,然后告诉服务员,“先给我们上一箱五粮液。”

  “关总,你这是干嘛?哪能喝的了这么多酒!”老齐吃惊地看着关云天。

  “齐局,喝多少算多少,喝不了咱们可以退回去。”

  在等待上菜的功夫,关云天道:“其实我跟张局有过一面之交,不知张局还记得吗?”

  “想起来了,八九年以前,那时我在城北分局办税窗口当主任,你和一名四十多岁的女会计经常去交税。”

  “对,正是我在校园砖厂那段时间,会计带着钱去交税,怕不安全,有段时间每次都是我陪着。”

  办公室主任老贾似乎想起了什么,“关总,你还记得我吗?”

  关云天朝对方看了看,“想不起来了。”

  “那会儿我跟张局在一起,他是主任,我是窗口工作人员,我可记得你呢。”

  老张接了过去,“当时关总只是陪着会计去交税,他又不去窗口办事,跟你没有接触呀!”

  说话间,满桌已经摆满了菜肴,关云天举杯相邀:“齐局长,各位领导,欢迎你们的光临!我代表昌达集团敬大家!”

  众人吃了些菜,关云天再次端起杯子:“尽管昌达集团历来照章纳税,守法经营,但常在河边走,也有湿鞋时,今后还请领导们多去公司指导工作,发现问题,及时纠正,我们将不胜感激!”

  “其实,有丁总这位高级会计师掌管昌达集团财务部,关总完全可以放心,这次税务大检查,你们昌达集团是发现问题最少的企业,这一点令我们印象深刻。”老齐道。

  “多谢齐局夸赞。丁总的业务水平毋容置疑,但俗话说,百密一疏,毕竟成年累月,偶尔的失误在所难免,要是出现那样的情况,还请齐局跟各位领导高抬贵手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