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小人物的非凡之路 > 第145章 管他是谁

第145章 管他是谁

  关云天本来就为人低调,甚至多次婉拒媒体采访和荣誉嘉奖,每次回老家也是刻意轻车简从,避免给村民造成衣锦还乡的印象,即使老父亲六十大寿那次,在关云天看来动静确实大了点,但那也不是他的主意。

  离开老家十余年,跟以前的中小学同学没再见过几次面,不过只要提起来,关云天还能想起村里那两位名叫关成光和杨文瑞的老同学,有几次回老家,听父母说起过这两个人,据说因为他们头脑活泛,两家的日子在村里算是不错的。

  在关杨村这种偏僻落后之地,当年能读到初中毕业的农家子弟也是非常稀少,关成光和杨文瑞尽管没能考上高中,回到村里也算是有知识的村民,他们比一般农民有见识,除了种粮,家里还栽种一些经济作物,这样一来,每年的经济收入就比一般农户要高,虽然算不上富裕,但跟普通村民比较,却是相当不错了。

  第一次听说外地企业要来承包山地丘陵,关成光和杨文瑞根本没往心里去,因为他们不相信有人能往这么偏僻的穷山沟投资,他们觉得只要稍微动动脑子,就知道承包山地丘陵无论干什么,头几年肯定是只亏不挣,哪有那么缺心眼的老板?

  消息传出以后,人们议论纷纷,把事情说得有鼻子有眼,直到村干部带着金寨乡政府的工作人员到各家摸底调查,关成光和杨文瑞才相信这是真事,他们当时也做了报名登记,目的是想看看情况,如果合适,就把自家的山地承包出去,要是觉得无利可图,再撤回决定也不迟,因为乡里的政策说得很清楚,山地承包完全采取自愿的原则。

  再往后,关成光和杨文瑞对山地承包价格和现有林木的作价也基本认可,在他们看来,这么个穷乡僻壤,对方能出到这个价格也算比较公道,所以,他们就在承包协议上签字画押了。

  当乡村两级领导干部带着昌达集团的人进驻关杨村,挨家挨户办理山地承包的交接手续时,他们才知道将要承包这些山地丘陵的单位,是关云天的昌达集团公司。

  此时,关成光和杨文瑞的心态起了变化,如果是别的什么单位来承包经营这些山地,他们没有异议,并会很痛快地办理承包手续。现在面对的是关云天的昌达集团,这两位老同学觉得心里不是滋味。

  其实,关云天以往跟老家村里这两位老同学根本没有冲突,只是这些年未曾见面,时间久远了,双方又处在不同的环境和地位,隔阂就此产生。关成光和杨文瑞也认为跟关云天并没有实质性矛盾,他们只是觉得自己跟关云天曾经是同学,在社会地位和金钱财富方面跟关云天的天壤之别也就认了,如果连自己家里这几亩山地丘陵还要承包给关云天,他们的人生也太悲催了!

  在办理承包交接手续过程中,工作人员到了关成光家,他以自家山地种植的中草药未能作价补偿为由,拒绝办理交接手续,杨文瑞则认为自家山地的现有林木估价偏低,同样拒绝交接。

  面对这样的局面,乡村两级工作人员也是没有办法,袁副经理当然更是束手无策。还好,因为关杨村的工作进度比其他村提前了十来天,乡里领导嘱咐村干部,多去这两户村民家里做做工作,争取在月底办完交接。

  关杨村的村长和支书轮流出面,几乎天天找关成光和杨文瑞谈话,但是收效为零,对方的诉求很明确,只要不解决他们的问题,就收回承包协议,

  就这么僵持了好长一段时间,村里的关村长跟袁副经理商量,“反正关成光跟杨文瑞是关云天的老同学,能否作为特例,就让昌达集团满足他们提出的诉求?”

  “这种事我说了可不算。”袁副经理道。

  “你回去跟关总汇报一下,那么大的昌达集团,不在乎这么点钱,别跟这两个人计较,早点把交接办完,你们也好进行下一步工作。”

  除了关杨村,包括金寨乡等三个乡镇的其他所有村子的山地承包交接手续都办完了,昌达集团派去那些村子办理交接手续的工作人员也已撤回,因为关成光和杨文瑞作梗,关杨村的承包交接迟迟不能收尾。

  在给徐建民汇报工作时,袁副经理道:“徐总,关杨村的村长建议公司满足那两位村民的诉求,他们反正是关总的同学,就算送他们个人情,这件事就好办了。”

  “事情好办了,公司的原则呢?这么大的昌达集团,那么大的项目,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关总老家能跟他攀上关系的村民多了,要是都提出各自的诉求,事情还有法办吗?”

  “你说怎么办?总不能就这么一直僵持下去,那不耽误下一步工作吗?”

  “咱们谁也定不了,这种事得让关总知道。”

  徐建民领着袁副经理来到关云天办公室,“关总,我们有点事要跟你汇报。”

  “两位请坐,山地承包交接手续都办得差不多了吧?”关云天也起身走到茶几旁,跟两位下属坐到一起。

  “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工作已经做完,从各分公司抽调的工作人员已经回到原来的工作岗位。”徐建民道。

  “哟,你的工作精度够高呀!百分比都搞到小数点后一位数了,那百分之零点一又是什么情况呢?”关云天显得很有兴趣。

  “事情是这样的,还是让袁副经理给你说说详细情况吧。”

  听了袁副经理的讲述,关云天若有所思,“哦,是你去关杨村办的交接啊?”

  “我被分到关杨村,起初还挺高兴,谁知碰到这么两户村民,简直油盐不进,说什么都没有用。”

  “情况我知道了,这件事情我来处理,明天你就回分公司上班吧。”关云天向袁副经理吩咐道。

  “关总,要不把这两户甩出去,有他们不多,没他们不少,免得跟他们费口舌磨嘴皮。”徐建民建议道。

  “徐总说的没错,就这两户村民,加在一起也不到十亩山地,把他们甩出去,对咱们的项目没有丝毫影响。但是,事情不能这么做,首先,他们的山地被咱们承包的山地包围着,你不让他进出,咱们不近人情,让他们随便出入,不利于种植现场的管理;另外,我关云天这是回老家给山区做好事,又不是回家祸害乡里,而且是县里请我回去,我倒要看看这两个小子究竟想干什么?”关云天气愤不已。

  “我看他们那意思,就想用无理诉求,拒绝把山地承包出来。”袁副经理道。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可不是他们想干啥就能干啥的,承包协议已经签了很长时间,现在想反悔,早干啥去了?没错,政策规定山地承包采取自愿原则,但那是在承包协议签署之前!现在想用无理诉求跟我胡搅蛮缠,讨价还价,想得太美了!管他是谁,既然他敢出尔反尔,休怪我一分钱面子也不给!”关云天斩钉截铁地说。

  两位下属离开以后,关云天拨通了金寨乡关杨村村委会的电话,“请问关村长在吗?我找他。”

  “你是谁啊?”电话那边是一个粗鲁的声音。

  “我是他兄弟,他在吗?让他接电话。”

  等了一分多钟,电话里传来了声音,“谁找我?”

  “关村长,我是关云天。”

  “哎哟,关总!云天兄弟,你好吗?找我有事?”

  “你跟杨支书说一声,再约上关成光和杨文瑞,咱们几个聚一聚,你们可以来县城,我也可以去村里,只要你们方便就行,订好了给我回电话。”关云天请求道。

  “要不要告诉关成光和杨文瑞,说你要跟他们见面?”因为迟迟不答应办理山地承包交接手续,关村长知道关云天召集这次聚会的目的。

  “先别说我要见他们,如果问起来,就说村里有事跟他们商量。”

  “要是这样的话,那就来金寨乡政府这边吧,这里离关杨村比较近,方便我们四个。”

  “好,你在乡里找一家条件最好的饭店,我请客。”

  “你为金寨乡办了那么多好事,还从来没在村里吃顿饭,这顿饭就让村里请吧。”

  “别跟我争了,村里哪有钱请客?你定好时间地点,告诉我就行了。”

  过了半个多小时,关村长回电话了,“云天兄弟,时间定在明天中午十二点,在金寨乡的‘天龙’酒店。”

  “约好关成光和杨文瑞了吗?”

  “约好了,我说村里有事跟他们商量,他俩就信了。”

  第二天临近中午,关云天让司机提前把他送到金寨乡那条唯一的街道上,很容易就找到了关村长预定的天龙酒店。

  走进大厅,从总台打听到关村长预定的包间,关云天让司机在总台预交了五百元现金,并叮嘱服务员,午饭后由他们结账。

  关云天进入包间等候,十二点左右,关杨村的杨支书和关村长推门进屋,后面跟着两个人,“关总早到了吗?让你久等了。”杨支书跟关云天握手寒暄。

  “没有久等,我也刚到。”

  还在门外的关成光和杨文瑞看见关云天在里面,站住不动了。“你们进来呀!”关村长招呼道。

  “你们开会商量事情,没有我们什么事儿,我们还是回去吧。”说着,俩人转身就要走。

  “回哪儿去?都到门口了还不进来,怎么,怕跟我见面?”关云天大声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