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小人物的非凡之路 > 第161章 万全之策

第161章 万全之策

  有些人面对复杂问题束手无策,即使有心解决,却不知从何下手,有的人面对乱麻一样的问题,通过分析,总能理出头绪,最终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这就是能力不同的具体体现。

  对于关云天解决复杂问题的能力,刘副县长早就见识过,今天召集这个会议,表面上主要针对三个乡镇的六位一二把手,实际上重点在关云天这里,刘副县长确信,以关云天的能力,他一定能想出一个万全之策。

  一开始,关云天想把这个问题推给地方政府,刘副县长也理解昌达集团的苦衷,毕竟这种得罪人的事,还是让上级政府出面协调比较恰当,作为企业,只管投资做项目,不想陷入地方政府利益纷争的漩涡之中。

  关云天本来就是个比较超脱的人,除非万不得已,他尽量不跟各级地方政府打交道,就如这次的厂址选择,昌达集团投资建厂,如果不能兼顾三个乡镇的利益,要是最终弄得出了钱还挨骂的结局,他根本犯不上,所以,他要请刘副县长出面协调,目的不是把困难往外推,而是通过刘副县长,让三个乡镇的领导认识到问题的复杂性,请他们对企业多一份理解。

  面对刘副县长的追问,关云天道:“刘县长,你问问六位乡镇领导,对我刚才的三点建议是否认同?如果认同我的建议,我再回答你的问题,要是他们不认可,往下的解释就没有必要了。”

  没等刘副县长问话,三个乡镇的六位一二把手纷纷表态,全都赞同关云天的三条建议,特别是第三条让他们感动,“没想到关总还为乡镇的政绩考虑,基层工作面临很大压力,到时候还请刘县长在有关部门那里多给我们美言几句。”

  “相互理解吧,咱们的目标是一致的,那就是把这个项目做好,为改变北部山区的经济面貌出力。只要大家认同我的三点建议,至于厂址的选择,我不做任何表态,让昌达集团聘请的技术专家来确定,他们根据建厂需要和实际环境选择厂址,你们觉得怎么样?”关云天道。

  众人面面相觑,心头好像还是疑虑重重。

  关云天看出了他们的心思,“前面我提到了将来工厂用工和税费分配比例,还有招商引资等事宜,可能大家对工厂占地还有疑虑,我们的原则是无论建在哪个乡镇,占地多少亩,我们都以租赁的方式占用土地,每年按政策规定缴纳土地租赁费。”

  “大家对关总这些建议和设想有什么看法?我觉得这已经考虑得非常周全了,厂址选择是专家的事,究竟选在哪个乡镇,那不是咱们在座这些人能决定的,要是没选上,那就得认了。”刘副县长道。

  三个乡镇的领导对关云天的建议和厂区土地租赁形式当然没有异议,他们之所以看上去面无表情,是在心里盘算着怎么能让专家把厂址选在自己那个乡镇。

  其实,乡镇领导们这就有点多余了,专家选址完全是根据项目需要和当地环境来做决定,绝不会掺杂任何人为因素。比如,一个运输不便,动力电能不足的乡镇,任凭你把情况说的天花乱坠,专家也不可能把厂址选定在你那里!

  刘副县长最后总结道:“工厂选址的事就不要考虑太多了,我看最好顺其自然,让专家去选择。趁我们在场,你们三家是不是应该就将来的利益分配等问题,签署个备忘录或协议之类的东西?”

  “刘县长的建议非常好,我也觉得你们应该签署个协议,免得将来扯皮,到时候弄得我们都无所适从。”关云天道。

  “为了各方协作顺利,谅解备忘录和协议都应该签署,但协议应该包括哪些方面呢?”金寨乡的张书记道。

  “关总刚才提到的那几条,说白了就是利益分配方案。”有人回答道。

  在座的都是大大小小的领导,没有协议起草人,刘副县长临时从县府办公室请来一名文秘,把大概意思跟对方说了说,没用二十分钟,一份涉及三方利益分配的协议就起草完毕,传阅修改后在文印室打印出来,三个乡镇的行政负责人在其上签字,这件事情的解决方案就算定下来了。

  ......

  经过对比,叶佳怡决定将省轻工设计院作为深加工项目的技术依托单位,双方签署技术合作协议后,轻工设计院的几名专家前来考察项目场地。

  为了避嫌,关云天决定昌达集团不派任何领导陪同,只让司机拉着几位专家对三个乡镇的场址进行实地考察。

  每到一处,当地政府都使出浑身解数,对专家们好吃好喝好招待,尽最大努力讨好各位专家,千方百计展现当地优势,为的是给专家们留下好印象,让他们把厂址定在本乡镇。

  对于这种情况,关云天早有所料,他估计三个乡镇会在接待考察组的过程中使劲,但他毕竟跟这些专家不熟悉,没法叮嘱什么,当地政府愿意招待,那是他们的事,反正最后的选择权在专家手里,尽管专家们接受了三个乡镇的吃请招待,项目的场址选择却是有原则的。

  考察结束后,通过对建厂条件的反复对比,专家们最终决定,将厂址选在金寨乡,“几位专家,请问你们能否解释一下选址金寨乡的理由?”

  “难道关总对我们的判断有怀疑?”

  “绝对相信你们的科学依据!你们是这方面专家,我是门外汉,无权怀疑你们的判断。但几位专家有所不知,三个乡镇曾极力争取在他们那里建厂,也许你们也看出来了,我一直在尽力回避跟这件事情沾边,因为我老家就在金寨乡。”关云天解释道。

  “哦,怪不得呢,我们还以为关总对这件事不热心,原来你在故意回避。不过请关总放心,我们选择金寨乡,完全出于对建厂综合条件的考量,跟其他因素无关。”

  “即使这样,其他两个乡镇也免不了在背后怀疑,但我已经尽可能消除人为因素,他们非要说什么,我也没有办法。”

  “关总,事先我们并不知道你老家在金寨乡,我们只是根据建厂要求和三个乡镇的具体条件做出选择,跟其他两个乡镇比较,金寨乡的一个最大优势在于运输方便,别的条件都差不多。”专家解释道。

  真是没有想到,三四年前为了出入方便,关云天独自捐资为老家修建的那条乡村公路,现在派上了大用场,正是有了那条公路,让专家们最终决定把厂址选在金寨乡。

  “我就是随便打听一下,有人问起来,我好有个说法。乡镇之间的事跟你们无关,千万别往心里去,按照你们的标准和原则,实际工作中该怎么做就怎么做,不要有任何顾虑。”关云天道。

  厂址选定后,省轻工设计院用了四十五天便拿出了设计图纸,因为当年秋季就有大量核桃需要加工,金寨乡的初级加工厂和开发区的榨油厂都必须抓紧时间开始建设,关云天觉得整个涉农项目的管理工作应该做些调整。

  到第四个年头,漫山遍野的核桃树一半以上已经结果,根据农科所专家的意见,往后的田间管理按照专家们规定的程序进行就可以了,也就是说用不着像头一两年那么精细。

  关云天考虑撤销项目指挥部,让徐建民回归昌达集团机关,继续当集团公司的行政总监。老徐年近六十的人,在基层一待就是三四年,为了这个项目吃了不少苦,当初的核桃苗木,现在已经基本成林了,老徐理应回到机关。

  为了对项目管理进行调整,关云天召集叶佳怡和徐建民开会,“整个涉农项目发展到今天,前面部分算是有了基本的雏形,三四年前栽种的苗木,现在已经长成了漫山遍野的核桃林,接下来的工作重点要转到项目的深加工。现在,我们决定撤销项目指挥部,徐总撤回集团公司,专心做集团的行政总监。”

  “三万多亩林地,将来的田间管理怎么办?”对于回到总部,徐建明当然很愿意,但他放心不下北部山区那一眼望不到尽头,他一天天看着生长起来的核桃林。

  “我跟农科所专家沟通过了,他们说成林后的田间管理相对简单一些,用不着像以前那么精细,把工作交给各村的田间管理组去做就行了。”

  “这样放手我觉得不妥,说句不太尊敬的话,我对以村为单位那些田间管理组并没有那么放心,即使撤销项目指挥部,为了有效监督各田间管理组的工作,我建议在集团总部设置一个办公室,专门负责这方面工作。在这个办公室安排那么两三个人,每年增加十万八万开销,以我这几年在基层的经验,我认为这点钱花得值,它产生的效益要远远多于这点开支。”老徐建议道。

  “你说的也有道理,本身农科所还有一两名专家在这里常住,安排几个人,每年增加点开支倒无所谓,关键得有个带头的吧?谁来领头呢?”关云天眉头紧锁。

  “我有个人选,他很合适做这项工作。”

  “说来听听。”

  “你那位老同学杨文瑞,他保证能把这件事做好。”

  “杨文瑞?我差点把他忘了,你去年把他调到项目指挥部,在你手下工作,看来这一年他得到了不少锻炼?”关云天对这条信息似乎很感兴趣。

  “工作能力提高是一方面,关键是这人品质好,除了工作没有杂念,你可以放心大胆地把他单独放出去。”徐建民道。

  “听你这意思,你应该对他进行过多次考察,否则你不会说这话,难道这位老同学可以被委以重任?”

  “你放心,把田间管理办公室交给他,保证不会让你失望。”老徐打着包票。

  关云天点点头,笑着说:“徐总向我推荐了一个可用之人,首先我得感谢你,不过,恐怕我会让你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