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小人物的非凡之路 > 第180章 舍命陪君子

第180章 舍命陪君子

  两位乡镇领导以为,关云天同意他们的请求,马上就会把钱打到他们的账户,这种想法未免太简单。

  首先需要履行必要的借款手续,另外,关云天认为资金必须专款专用,在县交通局的配套资金到账之前,他不想把三四百万资金转到乡镇的账户,如果被挪作他用,到时候钱借了,路却没有修,作为一个企业负责人,能把他们怎么样?

  关云天的话也让黄镇长困惑,“关总,你不是说已经同意借款了吗?什么时候可以办理借款手续?”

  “你是说借款手续?现在还没到那一步呢。”

  “怎么,这还有条件限制吗?那要等到什么时候?”老黄有点着急的样子。

  “第一,你们要以乡镇的名义,跟我们履行正规的借款手续,还要签署一份还款协议;第二,即使这样,也要等到县交通局的配套资金到位以后,我们的资金才能过去。”关云天道。

  “那是为什么?你怎么把它跟县交通局连在一起?”老黄也是不理解。

  “黄镇长,我说这句话你可别多心,我们借出的资金必须专款专用,如果县交通局的配套资金不到位,时间一长,要是款项被乡镇挪用,修筑乡村公路的计划不就泡汤了吗?”

  “说了半天,关总是不相信我们呀!要不要我们给你出一份保证书?”老黄似乎有点不高兴。

  “我们是企业,你们是政府机关,哪敢让你们出保证书呀!黄镇长这不是揶揄我们吗?实话跟你说吧,交通局的配套资金不到位,光靠我们的借款,每个村的乡村公路是修不起来的,到时候我们的钱借出去了,路却没有修起来,到头来出现烂尾工程,岂不让老百姓笑话?”

  “关总的意思,非要等交通局的资金到位以后,你们才肯放款?”

  “你可以这样理解。我打电话的目的,想让你们抓紧跟交通局联系,让他们的配套资金尽快到位。”

  黄镇长算是彻底领教了关云天的沉稳和周密,他不会为任何人的天花乱坠所迷惑,始终有清醒的头脑和自己的判断,也许黄镇长觉得这个人不好办事,但关云天的这一特点却是县里的刘副县长最为欣赏的。实际上,正是因为清醒的头脑和准确的判断,关云天才能带领昌达集团发展到如今的规模。

  乡镇上的个别领导那种把事情办到哪算哪的工作方式,跟关云天这种有计划、有目标、重落实的工作方式相比,简直是格格不入,但黄镇长没有办法,她不把交通局的配套资金定下来,关云天就不会跟她配合。

  见关云天没有通融余地,黄镇长只好把主要精力放在交通局的配套资金上,还好,经过镇上几位领导的努力,半个月后,交通局的资金就到位了,得到消息后,关云天说话算数,就在当天下午,昌达集团答应的借款也迅速到位。

  入冬前,三个乡镇的“村村通”工程全部完工,每个乡镇都要举行竣工仪式,他们邀请关云天出席仪式剪彩活动,全被关云天推掉了,他的理由很简单,一旦答应一个乡镇,其他两个乡镇的邀请都得答应,不能厚此薄彼,但他没有那么多时间。实际上这都是借口,真实原因是关云天

  对类似活动从来不感兴趣!

  北部山区农业开发项目实施的第六个年头,涉及的三个乡镇,不仅实现了道路“村村通”,而且近三万村民全部完成了脱贫,还给当地开辟了一条黄金旅游线路。

  关云天的昌达集团是这项伟大工程的具体实施者,富源县和华源市的主要媒体要求进行采访报道,均被关云天一一拒绝了,无奈之下,这些媒体找到了县里的宣传部门。

  通过了解,宣传部门知道关云天不喜欢在媒体上抛头露面,便不好直接联系,而是把问题往上反映,得知这个情况后,周县长也是觉得关云天这个人很有意思,很多人为了出名,不惜花钱找媒体宣传,关云天却恰恰相反,主流媒体上门采访,却被他拒绝了,世上竟有这样的人?

  但宣传部门反映的情况也引起了周县长的重视,毕竟接受采访,是配合县里宣传北部山区脱贫致富工程的一项主要内容,县里的政绩,不大肆宣传怎么行?

  于是,周县长跟刘副县长打电话,让他给关云天做工作,无论如何也要接受主流媒体的采访。

  刘副县长的性格跟关云天类似,对关云天也很了解,所以他理解关云天的想法,一个潜心做实业的人,对这些玩意一般都没有多大兴趣。但一把手安排的工作,刘副县长就得去落实,他打通了关云天的移动电话,“关总,我是县里的老刘。”

  “刘县长你好!又有一段时间没跟你见面了,请问有什么吩咐?”关云天对这位专家型官员一向尊重有加。

  “刚才周县长打电话,为了大力宣传北部山区的脱贫致富工程,他的意思还是请你接受媒体的采访报道。”

  “刘县长,你知道我曾多次拒绝媒体的宣传报道,不想在媒体上抛头露面。”

  “这个情况我知道,但这次跟以往不同,不仅是你愿不愿意接受采访的事,还关系到县里对扶贫工作的宣传,所以请你配合一下。你知道我对这些表面上的东西也不看重,但出于某种目的或需要,有时候也得违心地做事。”看来,刘副县长也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

  关云天既不想让刘副县长为难,但也确实不愿接受采访,“刘县长,接受采访非得我出面吗?是否可以找人代我接受采访?保证说的比我好。”

  “你是说让昌达集团的其他人替你接受采访?”

  “我们集团的总经理叶总,是海归MBA,曾经在世界五百强的陶氏化学做过高管,见多识广,能说会道。北部山区农业项目的具体负责人徐总,也是昌达集团的行政总监,以前在国营大企业做了近十年的行政副厂长,见过很多大世面,应对这样的场面轻而易举。我觉得让他们出面接受采访就很好。”关云天道。

  “我知道昌达集团藏龙卧虎,但毕竟你才是企业的最终决策人,你不出面,媒体恐怕不会答应。”刘副县长思索片刻,“要不你们三位共同出面接受采访,你觉得怎么样?”

  关云天不能再推辞了,否则就会让刘副县长非常为难,“刘县长,我是舍命陪君子呀!好吧,让他们两位和我一起出面,媒体有什么问题,最好向他们两位提问。”

  一个星期后,在富源县宣传部门的安排下,昌达集团董事长关云天,总经理叶佳怡和行政总监徐建民,接受了华源市及富源县几家主流媒体的联合采访。

  采访过程中,关云天等三人自始至终强调县委县府在北部山区扶贫工作中的领导作用,这种态度在得到主流媒体肯定的同时,也让媒体记者们意犹未尽,华源日报那位以问题尖锐,语言犀利著称的年轻羙女记者举手提问:“关总,还记得我吗?三年前昌达集团因为被树为全市的环境保护标杆企业,在记者会上咱们见过面。”

  “对不起,这位记者女士,我实在想不起来了。”

  “关总贵人多忘事,这很正常,我是华源日报的时政记者,刚才你和贵公司的另外两位老总,大谈县里在北部山区扶贫开发过程中的领导作用,请问你们昌达集团的作用是什么?”这位女记者果然直来直去,很有个性。

  关云天略一思忖,干脆利落地答道:“昌达集团是北部山区农业开发项目的具体实施单位,我们的作用就是干活。”

  “关总,人们都说农业项目,特别是这种具有扶贫性质的项目很难盈利,请问你们在这个项目上是挣了还是赔了?”这种事关企业隐私的问题都能提的出来,足见这位记者的口碑名不虚传。

  这样的问题很难回答,如果你说项目赔钱,她接着就会问,赔本赚吆喝,你图的是什么?要是说项目赚钱,她又会说你在扶贫项目上挣钱,于心何忍?

  其实记者会刚开始,关云天就认出了这位美女记者,想起三年前那次记者见面会,关云天对她没有太好的印象,今天又见面了,关云天故意装作不认识她。

  面对这种八卦似的提问,关云天反问道:“请问这位记者,你认为昌达集团在项目实施过程中,是应该赚钱还是应该赔钱?”

  对方没想到关云天会反过来将她一军,有点措手不及,涨红着脸道:“关总,我怎么知道昌达集团在项目实施中挣不挣钱?你要是觉得我的问题不好回答,你可以不回答。”

  “记者女士,你的问题没有什么不好回答的,只是涉及到企业隐私,我们不想回答。既然你对这方面事情如此感兴趣,那我可以告诉你,涉农项目确实很难盈利,这也是好多企业不愿涉足的主要原因,但我们经过科学管理,精心组织,项目能够做到微利经营,所获利润足可维持项目持续运转下去。不知我的回答能否令你满意?”

  另一家媒体的记者提问:“我们知道昌达集团是一家从事传统制造业的工业企业,你们当初决定涉足北部山区的扶贫开发,是受家国情怀所驱使吗?关总这样的年轻企业家,能有这样的担当精神,令人钦佩。”

  关云天腼腆地一笑,“谢谢你的抬举,不怕你笑话,我的境界还没那么高,这件事跟家国情怀沾不上边,要说担当精神嘛,也许有一点,但那并不是决定我们涉足这一项目的根本原因。我喜欢实话实说,昌达集团接受北部山区的农业开发项目,初衷还是为了挣钱,我们是做企业经营的,不是慈善机构,追求利润天经地义,但在项目实施过程中,我们并没有把企业盈利放在第一位,这一点,山区村民最有体会。”

  。顶点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