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小人物的非凡之路 > 第484章 你想太多了

第484章 你想太多了

  关云天的这次拜访,本意是对即将退休的魏处长表达关怀之意,怕她退休之后感到空虚,打算聘请她为昌达地产公司顾问,毕竟老魏给昌达集团提供过多次帮助。

  但老魏这人比较热心,对关云天印象极好,一直关心昌达集团各项业务的发展,当她听说昌达集团正在开发废旧蓄电池的回收处理技术时,她认为这项颇具前瞻性的技术,具有非常显著的社会效益,应该得到政策的大力扶持。

  关云天做事历来喜欢设身处地为对方着想,他觉得老魏很快就要退休了,在这个节骨眼上再为一家企业的事奔走呼吁,如果引得旁人在背后说闲话,那就没有必要了。

  魏处长对此不以为然,“快退休了怎么啦?即使我明天退休回家,今天我还是省发改委的计划处长,何况我还有半年才到退休时间呢。只要在位一天,我就有工作的权利,谁也无权在背后说三道四,你们正在开发的废旧蓄电池无害化回收处理技术,有利于环境保护,为新能源汽车行业的可持续发展提供了至关重要的技术保障,社会效益十分显著,对于这样的技术,理应得到政策的有力扶持。”

  “魏处长,有些事情毕竟不归你亲自管辖,你再出面求人,我是怕面子上过不去。”关云天道。

  “嗨,你想太多了!即使我出面求某些部门,也属于工作上的事情,只要符合政策,他们就必须办,毕竟我手里这些行政资源,也是他们需要的。不符合政策的事,我也不会找他们。废旧蓄电池的无害化回收处理技术,绝对符合有关政策,即使现在还没有明确分类,但大的方向完全符合政策规定。”

  “好吧,我尽快把立项报告送来,那就麻烦你了。”

  一个星期后,魏处长收到昌达集团关于“废旧蓄电池无害化回收处理技术”的立项报告,她先在本部门为项目办理了立项手续。一个项目能在省级部门立项,这规格够高,下一步在政策扶持和行业重视程度等方面,将享受到不一般的待遇。

  拿着立项报告和发改委的立项批文,魏处长去了环保、工信、科技和物资回收等四个省级部门,每到一处,她都极力宣传这个项目的重要意义,加上她发改委计划处长的面子,四个部门的相关机构都对这个项目表现出了足够的重视。

  “魏处长,昌达集团这个项目确实不错,但废旧蓄电池的回收处理,上面还没有给出明确的政策,你要我们怎么做?”四个部门的具体办事机构都问到同一个问题。

  “既然你们认为项目很好,企业希望得到政府职能部门的政策支持和资金扶持。开发这项技术难度很大,企业需要投入大量的资金和资源,如果政府职能部门能助企业一臂之力,就能加速技术开发的进程。”老魏解释道。

  “关键是废旧蓄电池回收处理归到哪一类,现在还没有说法,具体操作起来,会有不少麻烦事呀!”

  老魏必须体谅同行的难处,没有具体政策的事,即使看上去非常正确,但办事人员很难把握,“政策方面的事可以等以后再说,资金扶持方面,总不该有什么问题吧?”

  “这个可以,职能部门掌握的资金,就是用来扶持项目的,既然本项目的社会效益这么好,我们理当扶持。魏处长,其实这方面政策的制定和行业分类指导,都是你们发改委的事,你应该在本部门多做工作。”

  (本章未完,请翻页)

  老魏点头称是,“没错,得跟我们的上一级领导汇报。”

  择日,魏处长拿着立项报告找到她的顶头上司,发改委的闫副主任,“领导,请问这份报告你看过吗?”老魏明知故问,因为她是老同志,又快退休了,在上级面前说话随便些,领导们也不会在意。

  老闫接过去看了一眼,“看过,立项时我就看过了,怎么啦?”

  “像这种项目,将来企业真要是做起来,他们怎么盈利?如果没有利润,企业就不会有积极性。”魏处长道。

  “废品回收,可能会有一定的政策性补偿。没有利润,企业没有积极性,他们可以不做呀!”老闫满不在乎地说。

  “这种项目,必须有企业去做,否则对环境造成的危害会越来越大,甚至会阻碍新能源汽车的可持续发展之路。”

  “看你说的这么严重,至于吗?”

  “不是我危言耸听,可以设想一下,多年后,随着电动汽车的不断普及,使用寿命到期的报废蓄电池将会越来越多,到时候这些废旧蓄电池如果得不到妥善处理,全国各地是不是会有堆积如山的废旧蓄电池?这些废品将对当地环境造成严重污染,这跟当初发展新能源汽车的初衷背道而驰呀!”

  老闫点点头,“老大姐,你找我想说明什么问题呢?”

  “咱们发改委不是制定产业政策的部门吗?我的意思,既然新能源汽车是将来的发展方向,政府就必须重视报废蓄电池的回收和无害化处理,但这件事终归要由企业去做,为了鼓励企业做这件事的积极性,政策方面应该为企业提供一定的利润来源。”

  “为企业提供利润来源?你认为应该怎么做?”

  “做起来也不复杂,我认为应该借鉴燃油税的做法,由政府统筹,在蓄电池的销售环节,统一征收一定比例的费用,通过转移支付,让回收处理废旧蓄电池的企业,每处理一套废旧蓄电池,就能得到一定的利润。”老魏这个建议,是前几天受了关云天的启发。

  “嗯,这倒是个办法!将来制定政策时,可以把你的建议作为参考。”

  政策制定不是一朝一夕的事,需要职能部门提出来,由政府邀请有关专家进行充分权衡和论证,必要时还要经过立法机构的表决同意。

  幸好这是几年以后的事,眼下,魏处长只要为昌达集团争取到几个部门的开发扶持资金,就是对企业的又一大贡献。

  其实,以昌达集团的实力,完全可以独自承担开发所需的资金,即使将来的工业化实验,也可以不需要外界的任何支持,但是,魏处长觉得政府各职能部门手握国家给的扶持资金,就是用来支持技术开发的,既然有这方面政策,昌达集团的开发项目又符合条件,为什么不帮他们争取呢?

  果然如魏处长的设想,当年年底,包括发改委、环保、工信、科技和物资回收等五个省级职能部门的扶持资金,全都审批下来了,这些资金不仅可以帮助昌达集团试验中心完成废旧蓄电池无害化处理技术的实验室开发,甚至将来的工业化实验,也不用昌达集团投入太多资金。

  就像童博士开始预料的那样,开发废旧蓄电池的无害化处理技术,要比开发蓄电池的生产技术难得多,昌达集团试验中心的技术开发已经进行了整整半年时间,实

  (本章未完,请翻页)

  验取得的进展却非常有限,以目前的进度衡量,要想在一年之内完成这项技术开发,看来很不现实。

  童博士到叶佳怡办公室汇报实验进展,“通过对半年以来的工作进行总结分析,迄今为止,实验取得的成绩非常有限,这恐怕有些令  人失望。”

  “哦,难度果然很大,这在你当初的预料之中嘛。”叶佳怡表现得很轻松,她不想给童伟造成任何压力。

  “难度不能说很大,但确实比蓄电池的生产技术更难,因为生产技术只需考虑将产品做出来,性能好,成本合理就可以了,其他用不着考虑太多。废旧蓄电池的回收和无害化处理,不仅要考虑如何处理,关键还要无害化,这就是难点所在。比如,迄今我们选择的几种处  理方案,对废旧蓄电池的回收处理都没有问题,但不够环保,这些方案都被否决了。”童伟解释道。

  “是啊,关键要环保,无害化是本项目的目标。”叶佳怡道。

  “可是,在原来预计的时间内,恐怕很难完成任务。”

  “我们无所谓,一年完不成,可以两年,甚至三年四年,你是不是担心在蓄电池项目建成工业生产线以后,你们团队会被调回新材料研究院?”

  “就是这个原因。蓄电池的工业生产装置建成投产后,我们的任务就算完成了,院里肯定要把我们抽回去。再有半年,蓄电池项目就正式投产了,但半年之内这项技术开发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完成。”童伟道。

  “这个嘛----,”叶佳怡想了想,“其实这也没什么,蓄电池项目正式投产以后,你们该回去就回去,但我们试验中心的技术开发不能停止。”

  “可是,我不能留下来参与这里的技术开发呀!”

  “现在通讯和交通这么发达,要不这样吧,平时有什么事,我让试验中心的技术人员用电话或传真跟你沟通,如果需要你亲自到场解决问题,抽节假日和周末的时间,你过来一趟,由我们负责差旅费,你觉得怎么样?”叶佳怡道。

  “这个办法不错,恐怕也只能如此了。”

  “老同学,我向你提个条件,在你们团队抽回新材料研究院之前,你一定要在实验中心现有人员中,为我们培养一名项目负责人,将来跟你进行技术方面的沟通,就由他执行。”

  “那是必然的,包括实验方案,工艺条件的确定和变换,我都必须跟专人交代。从现在起,我会在他们当中挑选这样一名技术人员进行培养。”

  半年时间转眼就到了,昌达集团年产三万套高容量蓄电池生产线正式投产,因为是跟对方合作的项目,关云天同意邀请新材料研究院的几名领导参加投产仪式。

  喧嚣过后,一切归于平静,按原计划,童伟团队的其他人员,跟随出席仪式的新材料研究院领导一同返回单位,童伟晚走一步,理由是有些蓄电池生产方面的技术问题,需要向昌达集团管理人员交代清楚。

  其实,童伟晚走一天的目的,主要是向关云天和叶佳怡汇报废旧蓄电池回收处理技术的开发进展,毕竟以后不经常见面,昌达集团给了他那么高的一笔报酬,临走时,他要给两位领导一个明确的交代。

  关云天试图让临别气氛轻松一些,“童博士,跟我们相处了两三年,现在是不是有点归心似箭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