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小人物的非凡之路 > 第533章 暗示
  财政局的这位陈副局长分管局里的各项拨款,可谓手握实权,他跟老魏的丈夫又是关系很好的朋友,老魏没能马上答应他的要求,令他感到不快,“听大姐这意思,这件事你还决定不了?”

  “陈局,我只是个顾问,再说,他们这里有规定,超过一千万的采购项目,都需要公开招标,这一点请你理解。”老魏其实也很为难,自己是昌达集团聘请的顾问,一方面害怕得罪老陈这样的实权人物,另一方面也不能擅自做主,违背企业的规定。

  “老大姐,这么点事都定不了,将来昌达集团的养老机构如果遇到财政补贴方面的问题......,你知道,有些钱是可给可不给的。”老陈把话说的非常直白。

  “陈局,你那意思我清楚,我又没说你的事不能办,只是我们确实有规定,这也是事实。要不这样吧,我把你的要求向昌达集团的关总汇报一下,看他怎么说。”

  “也好,老大姐,如果能尽快给我答复,那就最好了。”

  老魏听得清楚,这位财神爷催得很急,她不敢怠慢,这边放下电话,她又马上给关云天拨了过去,其实关云天刚从省城回到昌达集团总部。

  “关总,如果你有时间,有件事我想跟你汇报。”

  “哦,魏处长,什么事儿?你说吧。”

  “财政局的陈副局长,你还记得吗?”

  “记得,他怎么啦?”

  “他刚才给我打电话,说昌达集团的养老项目正在采购各种物品,也不知道他从哪里得到的消息。”

  “不用管他从哪里得到的消息,你就说他有什么目的吧。”

  “据说他有个同学开了一家钢木家具厂,他想让咱们的养老项目需要的桌椅橱柜和床具,从他同学那里采购。”

  “哎哟,养老项目需要的桌椅橱柜和床具不少呀!总价值至少在千万以上,咱们有规定,超过一千万的采购项目,必须通过招标决定供货商,这位陈副局长给咱们出了个难题啊!”

  “可不是嘛,我跟他说了昌达集团的采购原则,但这人有点强人所难。”

  “他怎么说?”

  “开始跟我讲了一通养老项目的扶持政策,接着说他在财政局分管各种拨款,这我倒是听老苏说过,最后提出要咱们采购他同学的产品。”

  关云天邹了邹眉头,“看来他是不达目的不肯罢休,采购他同学的产品不是不可以,问题是他同学那家钢木家具厂的产品质量如何?规模有多大?虽然他说的很好,但咱们最好实地考察一番。另外,照顾了这位陈副局长的面子,昌达集团的养老项目究竟能从他那里得到什么回报?”破坏自家规矩,给了对方面子,关云天当然想知道在这种利益交换中,昌达集团能有什么收获。

  “具体什么情况他没有说,但他留下一句话,有些跟政策沾边的钱,可给可不给,全在他的掌握之中,这似乎是一种暗示。”

  关云天想了想,“你告诉那位陈副局长,昌达集团可以答应他的要求,但必须去他同学的工厂现场考察,只要符合条件,采购他们的产品倒也无妨。不过,在价格和付款方式上,要有所讲究。”

  “这样吧,我马上回复老陈,但现场考察和细节商谈,我们都没有经验,最好由你出面。”

  当天下午,老魏把关云天的意思向陈副局长做了回复,答应了他的要求,老陈自然很高兴,至于现场考察之类的小事,他认为属于情理之中,采购一两千万的家具,谁也得去现场看看。

  “老大姐,你们打算哪天去我同学的厂里考察?我好提前让他做些准备。”老陈道。

  “这个嘛----,关总的意思,我们去现场考察,最好陈局你也在场。”

  “我还跟着吗?你们放心吧,他那厂里比较正规,你们直接跟我同学谈就可以了。”

  “考察是一方面,关总还想跟你深入交流,借此机会见个面,不是更好吗?”

  “也好,我就跟着吧,不过平时我可没有时间,那就得双休日了。”

  “没关系,抽你的空,时间你来定。”

  周六上午九点多,关云天跟司机先接老魏,再去接陈副局长,他们一行去位于省城郊区的光明钢木家具厂考察。大约一个小时后,根据老陈的指引,司机王师傅将车拐进了光明家具厂院内。

  老陈事先已经通知了他那位同学,车拐进院内时,见一位中年人出来迎接,当车停稳后,中年人来到车前,跟从车里下来的三人一一握手。

  “进办公室说话,坐下后我再介绍。”看上去,老陈对这里很熟悉。

  “好,两位领导请。”中年人做了个请的手势。

  老陈在前,关云天和老魏跟在后面。这是一间不算很宽敞,但装修精致的办公室,陈设比较考究,毕竟是生产家具的企业,看来老板对这方面很注重。

  老陈以主人的姿态请关云天和老魏在茶几正面的真皮沙发就坐,他自己则在茶几侧面的单人沙发坐了下来。中年老板端来一壶飘着清香,热气腾腾的茶水,往三个杯子里倒。

  “你也过来坐下。”老陈道。

  中年老板拉把椅子坐在关云天对面,老陈说话了:“我介绍一下,这位关总,是昌达集团董事长,她是魏处长,退休前在省发改委当计划处长。两位领导,这就是我的老同学,光明家具公司侯经理。”

  宾主相互握手致意,“欢迎两位领导的光临!”老侯道。

  “侯经理,你把公司情况向两位领导简要介绍一下吧。”在具体事情上,老陈不能越俎代庖。

  侯经理介绍了光明家具公司的建厂时间、厂区面积、员工人数、产品种类、业绩和年产值等情况,然后总结道:“据全省家具协会发布的统计结果,我们公司在全省家具行业的整体实力,排在十名以前。”

  关云天听得非常认真,“侯经理,能不能让我们参观一下你们的生产车间?”

  “当然可以。不过钢制家具或木质家具的喷漆和上漆车间,还有木质家具的打磨车间,因为生产环境不太好,建议你们就不要观看了。”

  在侯经理带领下,一行三人参观了光明家具公司的几处生产现场,关云天的本行就是制造业管理,他对生产现场的管理要求很高,以他的眼光衡量,老侯在管理方面算是勉强及格。

  回到办公室,大家重新坐下来,陈副局长问道:“关总,通过现场查看,你对侯经理他们公司的印象怎么样?”

  “还行。”这样的评价,不褒不贬。

  “我就说了,他们的产品,无论钢制还是木质,都能满足你们的要求。”老陈道。

  “但是,我们的有些用具,有可能是非标的特型产品,你们怎么处理呢?”关云天道。

  “关总,只要你们提出条件,我们可以根据要求进行设计,光明家具公司跟一家家具设计单位是合作伙伴,什么特殊型号的家具都可以制做。”老侯道。

  果真如此的话,关云天就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了,“看来产能和质量都没有什么问题,只是不知道你们的价格和质量保证金怎么确定?”

  “价格嘛,跟市面上一致,因为你们采购数量比较大,可以打九五折,不过对于特制用具,要加价百分之二十,还有预付百分之三十的定金,至于质量保证金,我们还是第一次听说呢。”老侯不愧是商人,真到谈生意的时候,一点也不含糊。

  “我能看看你们正常销售的产品报价吗?”关云天道。

  “当然可以。”老侯回到办公桌前,从抽屉里取出一份报价表,递给关云天。

  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后,关云天道:“你这是零售价吧?要不咋能这么贵?”

  “我们的产品很贵吗?可这就是正常的销售价格呀!”

  关云天把报价表放到茶几上,“侯经理,陈局长把你推荐给我们,目的不言而喻,但你这个价格,我们是无论如何也没法接受的。”

  看着关云天一脸严肃的样子,陈副局长插话道:“时间不早了,要不找地方先吃午饭?”

  “可不是嘛,只顾说话,都十一点过了。关总,魏处长,咱们先吃饭吧?”老侯征求道。

  “随便,先谈也可以。”关云天不置可否,对于这种商谈气氛,他实在没有心思跟对方共进午餐。

  “关总,还是先吃饭吧,你不饿,你也得照顾魏处长呀!”老陈故意说道。

  “我也不饿,最好先谈事情。”老魏急忙说道。

  关云天知道老陈的意思,他当然要顾及老魏的感受,毕竟人家六十多岁的人,谁知道有没有低血糖呢?“好吧,先吃饭。”

  起身离开办公室,老侯说道:“城郊没有什么好饭店,让你们的司机跟着我的车,咱们进城里吃饭。”

  众人上了车,关云天吩咐王师傅:“跟着前面那辆车。”

  到了老侯预定的饭店,已经接近十二点半了,进到包间,陈副局长也不避讳,自告奋勇地坐到主人的位置,老侯自然坐到他对面。“魏处长和关总,你们谁当主宾呢?”老陈问道。

  “魏处长,咱们就别相互推让了,你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