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小人物的非凡之路 > 第535章 最大收获

第535章 最大收获

  小人物的非凡之路第535章最大收获要求供货商提供质量保证金,是大型客户的基本权利,光明家具公司侯经理对此不理解,只能说明他孤陋寡闻。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关云天要求的质保金也许高了些,但他第一次跟老侯打交道,既不了解其为人,又不知道光明公司的产品质量究竟如何,对其难免有些不放心,这也属于人之常情。

  陈副局长帮老同学侯经理揽来了这单生意,他当然不想半途而废,当双方因为质保金出现僵局时,老陈提出个折中意见,为了面子上过得去,关云天同意了老陈的折中方案,“既然陈局都这么说了,我还能怎么样?那就百分之十吧。”

  “好,价格已经确定下来,质保金也定了,两位,这件事可以说铁板钉钉了吧?是不是可以抽时间把合同签了?”老陈这话,显然针对的是关云天。

  不料老侯抢先说道:“我是没问题,就是不知关总怎么想的。”

  对方逼着自己表态,关云天只好说道:“供货合同什么时候签都无所谓,但也要看双方有没有空,毕竟我们采购的用具不仅数量庞大,而且种类繁多,我的意思,在正式签订合同之前,最好先搞个草案,待双方取得一致后,再正式签署。”

  “关总的意见很好,先起草供货协议,双方过目达成一致后,再成为正式合同文本。不过你们双方谁负责起草呢?”老陈道。

  老侯马上表态:“我是既没有时间,对这方面也不太懂,光明家具公司其他人的文化程度还不如我,所以,起草合同的事还是让关总他们代劳吧。”

  “起草合同对我们来说倒不是难事,反正到时候得让侯经理过目,并达成一致才能签订。”关云天道。

  “嗯,这件事终于定下来了!侯经理,咱们俩是不是应该一同敬两位客人?”陈副局长总算放下心来。

  没等老侯说话,关云天道:“陈局,我们双方达成了原则协议,这是件皆大欢喜的事,不如共同举杯。”

  “也好,共同举杯,互敬!”

  放下杯子后,宾主夹了些菜,关云天向陈副局长那边稍微侧了侧身,“我们下一步要做的养老事业,从业务归口方面讲,属于民政部门管辖的范围,前期魏处长从民政局大致做了一些了解,我们知道政府对养老事业的基本政策,陈局,除了民政部门,不知道你们财政部门对养老事业还有些什么政策性扶持?”

  一方面,陈副局长此前有过这方面暗示,关云天当然想借此机会把事情弄清楚;另外,未经招标,把这么大的采购量放在老陈同学的企业,没有一定的利益交换,关云天断然不会这么做。

  老陈意识到这位昌达集团董事长绝非等闲之辈,此前答应了自己的要求,现在反过来索取回报了。这也难怪,人家昌达集团养老项目正常的物资采购,本该面向社会招标,谁让你老陈横插一杠,非要让人家采购光明家具公司的产品?

  老陈其实不知道,关

  云天这个人,在职场商场闯荡二十余年,至今没有跟任何违法违规事件产生一丝瓜葛,源于他从来没有妄想得到自己不该得到的东西,利益交换也有过那么几次,但每一次都是被迫的。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这个道就是用自己的聪明才智、辛勤劳动和敬业精神去创造财富,而不是那种投机取巧、公私交换和违法贪占,关云天认为,不义之财终究会得而复失。

  因为先前的暗示,面对关云天的问题,老陈没法回避,“财政部门对于养老事业,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扶持政策,我们都是政府职能部门,大的方面跟民政部门的政策完全一致,只是一些细节和小的方面,有我们内部的一套措施。”

  “哦......,陈局你能说的稍微详细一点吗?”关云天道。

  “比如说有些资金,可给可不给,给了,跟政策沾边,不算违规;不给,你也挑不出什么毛病,关键是作为基层养老机构,也许根本就不知道有那些资金。”老陈实言相告。

  “真是隔行如隔山!你不说,我们连想都没想过,更别说知道了。陈局,你估计这样的资金一年有多少?”

  “这个不好说,省城近千万人口,随着社会逐渐进入老龄化,养老事业越来越受到政府重视,这方面预算也在逐年增加。”

  “这样的资金分配总得有个依据吧?或者由某位领导说了算?”关云天道。

  “当然不是哪个人随便说了算,分配依据是有的,那就是养老机构的床位。问题是基层养老机构不知道有这笔钱,不往下拨也没人过问。”老陈解释道。

  “每年都有这笔预算,不往下拨,难道......”

  “你放心,没有人敢动这笔钱,虽然没往下拨,但都一分不少地积攒起来了,多年来,这都成了一笔巨款,因为害怕被上级收缴,我们也不敢跟上面汇报,就让它一直趴在财政局的账户上。”老陈坦诚道。

  “陈局,以咱们这样的关系,你觉得昌达集团的养老机构可以得到这笔钱吗?”关云天直言道。

  老陈笑了笑,“我都把这样的秘密告诉你了,你说呢?不过,到时候你们要往财政部门打报告,领导审批后,我才能往下拨款。”

  “记得你曾经说过,你就是局里分管这件事的领导,难道还要其他领导签字同意吗?”

  “我是局里分管这件事的领导不假,但我上面还有局长管着,人家是全局的一把手,拨款之事怎么也得让他知道。不过你放心,这种拨款你把报告往他面前一放,他看都不看就会签字,谁不知道养老机构是穷单位?”老陈极力打消关云天的顾虑。

  “那就好。陈局,你估计我们的养老机构能得到多少财政补贴?”

  “我不是说了嘛,按床位补贴,你根据昌达集团养老机构的床位,就知道能得多少补贴。”

  “昌达集团养老机构一期工程有两万多张床位,全部建成后,预计的床位是十万张,到时候补贴能全部兑现吗?”多年的经验,让关云天对有些事情不免产生怀疑。

  “这规模确实够大,不过养老事业跟别的行业不一样,即使十万张床位的规模,到时候该怎么补还怎么补。你也许担心财政预算能不能到位,依我看你这担心有点多余,即使财政预算出现问题,不是还有此前很多年积累下来的一笔资金吗?那些钱就得这么花才算名正言顺。”话说到这里,老陈跟关云天就有点推心置腹的意思了。

  关云天对最后这句话很感兴趣,陈副局长说的没错,多年积攒下来的财政补助资金,任何人都不敢随便乱动,只能专款专用。

  以前全市养老行业的人不知道有这笔钱,现在关云天知道了,而且在陈副局长的帮助下,昌达集团的养老机构可以得到相应的财政补贴,关云天认为,即使老陈今后调离现在的岗位或年老退休,财政局换成别人分管这件事,有了前面的操作,新的分管领导也不敢断了养老机构的补贴,这也许是昌达集团跟光明家具公司达成这笔交易的最大收获。

  想到这里,关云天的心情变得豁然开朗,他端起酒杯,“陈局,感谢你为我们所做的一切,我敬你!”

  “关总客气了,我跟魏处长家的苏局是老朋友,魏处长是我的老大姐,你又是魏处长和苏局的朋友,在这个圈子里,在不违背原则的前提下,大家相互帮助,合作双赢,不是很好吗?今天跟我这位老同学也认识了,今后还希望你多多关照。”看得出来,老陈跟侯经理的关系确实不一般。

  “好说,一两千万的采购合同都给了侯经理,今后再有需要,我们自然会想到光明家具公司,不过侯经理,价格上你一定要实在,产品质量方面,一定要过硬。”关云天应付道。

  “这两方面都不会有问题,请关总放心。”

  关云天不愿跟老侯继续讨论这些事,他想跟老陈再做些深入交流,“陈局,咱们今天第一次见面,除了我们的养老项目,你也许对昌达集团还不了解,在你方便的时候,请到我们那里指导工作。”

  “昌达集团那么大的企业,指导工作不敢当,但我倒是有兴趣亲眼看看闻名全省的昌达集团,到底是个什么样?不过你们在省城只有个办事处,我也不能去你们的总部呀!”老陈有些动心。

  “有什么不能的?魏处长也多年没去昌达集团总部了,陈局,等你有时间,跟魏处长一道,我派车把你们接过去,看看昌达集团的制造业基地,并在那里待上一两天,让你对我们的企业做个全面了解。”

  老魏接了过去:“是啊,我也多年没去了,据说这些年变化很大,早想去看看你们的新型制造业,也让我开开眼界。”

  “两位领导见多识广,非常欢迎你们去昌达集团指导工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