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小人物的非凡之路 > 第559章 猛然警醒

第559章 猛然警醒

  作为全职太太,周媛媛跟关云天长期以来缺乏深入交流,她对昌达集团的企业构架和公司股权结构等情况几乎一无所知,以至于她一直认为昌达集团完全是自家的产业。

  当初对昌达集团实行股份制改造,关云天将百分之四十九的股权分配给公司的几名高管,这件事他完全自己做主,没有跟周媛媛商量,关云天知道,以周媛媛的性格脾气,她绝不会同意把股权分给外来高管。那样一来,不仅公司的股份制改造进行不下去,昌达集团的现代企业制度无法建立,说不定还会闹出多大的麻烦。与其如此,关云天索性来了个快刀斩乱麻,他干脆不让周媛媛知道这件事。

  分配股权,把一家纯粹的个人企业改造成为具有现代企业制度的股份制企业,是关云天为了激励管理层,为昌达集团长期发展做出的大胆创举,这种看似损失了自己的部分利益,通过激励和创新,使企业得到大力发展的举动,实际上是以退为进。

  后来的事实证明,股份制改造后,昌达集团建立了比较完善的现代企业制度,企业不仅顺利摆脱了传统制造业的困境,还在高端制造业和新经理领域开疆拓土,各方面都做的风生水起。现在的昌达集团,无论企业规模和效益,还是社会影响力,都比当初增加了不知多少倍!

  当晚的交流中,关云天也没跟周媛媛详细解释企业性质,反正以昌达集团的现有规模,即使关云天只占公司全部股权的百分之五十一,归于他名下的资产,也是个庞大的数字,因为周媛媛并不知道昌达集团究竟有多少资产,关云天相信,只要他名下的资产足够庞大,周媛媛就不可能有什么疑问。

  平时无休止的忙绿,让关云天无暇顾及企业的管理层接班问题,通过这次家庭交流,特别是周媛媛跟女儿关琳珊的一番争执,让关云天猛然警醒,原来,昌达集团的财务总监老丁、行政总监老徐和人力资源总监老薛,都已经是超过六十五岁,快奔七十岁的人了!这个年龄即使放到欧美等发达社会,也该退休了。

  开业前的一些准备工作已经完全就绪,昌达集团在省城的养老项目开业在即,关云天历来不喜欢搞表面上的仪式,但有关部门为了社会宣传的需要,邀请了省城的广播电视和平面媒体到现场采访,本单位的老薛和顾问老魏认为,养老项目应该扩大社会影响,他们也赞成搞开业仪式,关云天只好同意,毕竟企业行为不能全凭个人喜好做决定,那些对企业有利的事,尽管决策者不喜欢,也应该受到支持。关云天同时声明,开业仪式可以搞,但他只出席剪彩活动,在仪式上既不讲话,也不陪嘉宾,一概不接受媒体采访。

  “那怎么办?不陪嘉宾可以,但你一不讲话,二不接受采访,这恐怕有些不妥吧?”养老机构常务副总老薛道。

  “没有什么不妥的,你是常务副总,主持日常工作,由你代表单位讲话致辞,接受媒体采访,再合适不过了。”

  养老项目开业仪式上,关云天坚持不讲话,他跟几位嘉宾上台剪彩后,就借机离开了,连午餐招待会都没出席。

  养老项目离不开政府职能部门的支持和关照,这一点关云天比谁都清楚,正式开业后,他抽时间单独宴请几位跟养老行业有关的职能部门领导,一方面加深跟他们的私人感情,争取他们对养老项目的继续支持,另外,有关职能部门对昌达集团养老项目前期工程提供过帮助,关云天借此表达对他们的谢意。

  领导们很欣赏关云天的办事方式,“其实开业仪式的午餐招待会,大家凑在一起乱哄哄的,既没法深入交流,也不好放量喝酒,不如这样更实在。”一位领导赞赏道。

  “领导们对我们的项目给予了很多帮助,今后还希望得到大家的继续关注和支持,在此,我代表昌达集团,对各位领导表示衷心的感谢!”关云天由衷地说。

  “关总客气了,养老项目是省城的民生工程,我们只是做了职能部门应该做的事,你作为企业家,为省城人民做了一件大好事。为什么这样说?因为在我们的亲戚朋友当中,说不定在不久的将来,就有人住进你们的养老机构。”

  “能为省城人民提供养老服务,是昌达集团的荣幸,我们一定竭尽全力把这件事情做好,以实际行动报答省城人民的厚爱!”

  一期工程对外营业后,关云天指示养老事业部常务副总老薛,马上着手进行二期工程的建设。昌达集团在省城的养老项目,计划分四到五期建设,最终将达到十万张床位的规模,现在才完成了一期工程,以后的任务还很艰巨。

  有了一期工程的经验,往后的工作便相对简单一些,各种手续已经齐全,各职能部门的关系早已打通,办起事来就会顺利得多,随着养老事业部的人员配备逐渐到位,工作人员各负其责,关云天的压力就小多了,二期工程建设,除非重大事项,他基本可以完全撒手。

  ......

  省城的养老项目正式运转后,关云天回到昌达集团总部办公,因为公司近期没有什么大事,他恰好想起了昌达集团管理层年龄偏大的问题,关云天认为,是时候将这件事提上工作日程了。

  为此,关云天来到总经理叶佳怡办公室,他想先在小范围讨论这件事。

  听完关云天的想法,叶佳怡莞尔一笑,“你怎么突然想起这件事了?是不是你女儿即将毕业走向社会,对你产生了触动?”

  关云天心想,叶佳怡真是聪明,连这样的事也能猜到,不过也难怪,关云天的女儿关琳珊在昌达集团财务部实习了将近一个月,能猜到这件事的,恐怕不止叶佳怡一个人。

  “以前一直忙,无暇顾及这件事,省城的养老项目一期工程正式营业后,最近有了一些闲暇,确实也有关琳珊即将毕业对我的触动,我猛然觉得,连我都五十来岁了,咱们的丁总监、徐总监和薛总监,不都是超过六十五,奔七十的人了吗?”关云天道。

  “可不是嘛,咱们管理层,年龄最小的沈悦虹,恐怕也有四十五岁了吧?时间过得真快!”叶佳怡感叹道。

  “我想跟你说的是,他们三位超过六十五岁的高管,是不是应该让他们退休了?”

  “既然你提起这件事,我只能说,即使在欧美发达国家,也没有工作到七十岁的,除非是企业法人或CEO。”叶佳怡道。

  “是啊,也许他们早有退休回家养老的想法,只是碍于情面,没好意思说出来。”

  “那倒有可能,不过他们的身体状况应该没问题,否则,估计早就提出来了。毕竟只要身体吃得消,这么高的年薪,还有股权分红,谁也不会嫌钱多。”

  “今天跟你小范围提出这件事,对于三位超龄高管的退休,咱们得想个稳妥的办法,不能因为他们的离去,对昌达集团的工作造成不良影响。”关云天道。

  “看来,你已经有方案了?”在叶佳怡的印象中,关云天一旦提出问题,几乎就有解决问题的办法了。

  “最好先别声张,接下来要做的第一件事,是寻找他们的接班人,然后设置一个过渡期,让物色到的人选分担一部分他们的工作,在平稳过渡后,正式接他们的班,最后让他们光荣退休。”

  “你打算设置多长时间的过渡期?”

  “一年,最多两年。”

  “嗯,一两年足够了。财务总监丁总的接班人好找,让你女儿接替老丁,不是顺理成章吗?珊珊的专业正好是财务管理,又有硕士研究生学历,非常合适。”叶佳怡道。

  “你想简单了,现在的孩子比较浮躁,不像咱们那个时候那么务实。”关云天道。

  “怎么,她想读博,继续深造吗?”

  “不是,这家伙毕业后想去普华永道或毕马威在国内的分支机构闯一闯。”

  “去外资机构闯荡,也倒不错,尤其像毕马威或普华永道这样水平和信誉很高的专业机构,她能在那里学到很多知识。已经定了吗?”叶佳怡道。

  “只是她的一厢情愿,她想去就能去成吗?我看未必。”

  “是啊,这些机构对招聘的员工要求极高,不过像珊珊这种211大学的硕士研究生,应该问题不大,但收入不一定很高,毕竟实践经验不够。”

  “接下来,咱们考虑一下接替三位超龄高管的人选吧,你跟中高层管理人员打交道比较多,根据你的观察,在昌达集团内部,有没有发现这样的人才?”关云天道。

  叶佳怡没有马上回答,她好像在记忆深处搜寻着什么,过了好一阵才摇了摇头,“在我接触的中高层管理人员中,真没发现谁能跟他们三位的能力相当。”

  “不一定要求现在的能力就赶得上他们三位,只要有潜力,能力可以培养嘛。”关云天道。

  叶佳怡想了想,“要是这么说,有位叫袁国刚的管理人员,如果加以培养,我觉得可以接替行政总监老徐的位置,美中不足的是,这个人的文化程度好像不高,其实老徐的学历也只是他们原单位的夜大学毕业。”

  提起袁国刚,关云天还算比较熟悉,这人年轻时曾在部队服役,后来专业到县里一家地方企业工作,企业倒闭后,正赶上昌达集团帘子布项目招聘员工,因为他有在企业工作的经历,袁国刚顺利成为当时帘子布分公司的职工,过了一段时间,他较强的责任心和相对突出的工作能力,引起了关云天的注意,没过多久,便被提拔为帘子布分公司主管劳动纪律和行政事务的副经理。

  昌达地产公司成立后,在县城开发的多个住宅小区需要物业管理,昌达地产公司为此成立了物业分公司,但业主大量拖欠物业费,几乎使物业公司难以为继。当时因为帘子布项目转让出去,袁国刚正无事可做,关云天安排他到物业公司当了副经理,没想到他用自己的一套方法,不仅如数收缴了物业费,还让各小区的物业管理水品达到了新的高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