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帝道无极 > 第九十四章 路越熟,越危险

第九十四章 路越熟,越危险

  林小绿看了周围的景象,不禁有些迷糊:“这不是流云派?是哪里啊?”

  林天霄瞥了一眼催了好多回没有出来的林小绿,冷冷的回了一句:“小伊山。”

  “小伊山?怎么跑这鸟不拉屎的地方了啊?”

  白胖子莲藕难免诧异,之前还在流云派了,怎么几个时辰就是跑这来了。不过看到林天霄那严肃的神情时,立马是改变了态度,因为他想到眼前这个不大聪明的小哥哥是大哥的大哥,当即多了一分谄媚:“大哥哥,找沃何事啊?”

  当然,看到林天霄严肃的样子,林小绿心底还是有种莫名的害怕的。别看他活了很久已经成精的样子,但是目前的心智还小,估计也就是几岁的孩童,要不然能被那也成熟不了多少的林小白忽悠的团团转?

  此时林天霄根本没有时间和他废话,几乎用命令的口气对他说道:“把莲子给我,我有用!”

  林小绿虽然不舍,但还是把头凑了过来:自己取,别欺负人啊,让沃取,沃跟你急哦......

  林天霄当然不会让他取了,他手那么短,够得着吗?

  哎,说好的不欺负人呢?!

  林天霄拿出多只干净的玉瓶,毫不客气地将林小绿头上的莲子一股脑的收了起来,一颗不剩。随后将那只最大的三色莲子握在手中。

  做好这一切,林天霄对着傻愣着的林小绿挥了挥手:“好了,你的任务完成了,可以回去了。”

  “......”林小绿脸都绿了。

  林天霄对于他之前一个招呼都没有打便擅自留在乾戒中还是很不满的,关键是催了好几次都无果:当真是以我我在放屁呢?

  不过此番表现倒是还算可以。

  看着他一步三回头依依不舍地盯着自己手中的莲子欲言又止的样子,便是淡淡说了句:“有屁快放!”

  林小绿看了看林天霄,怯怯地说道:“那个,大哥哥,你手中的那枚莲子可以不可以留给沃。沃可以把它种植在这戒指里面。”

  林天霄火速前进的身形陡然停了下来,惊呼出声:“什么?!”

  林小绿以为林天霄没听清楚,又解释了一遍:“那中间的那枚莲子,沃可以把它种植在这戒指里面。”

  “能活?”

  林小绿受到了质疑,当即不开心了,这简直就是对他的羞辱,立马便是昂首挺胸,短小的手掌握拳,拍在胸脯啪啪作响:“瞧不起人是不是?还没有我林小绿养不活的东西!”

  看着林小绿自信的模样,林天霄也是意外得到了这么一个消息:“还真能种啊”。

  这乾戒还真是奇异,不过他同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你叫啥?”

  林小绿很自豪地说道:“林小绿!”

  林天霄表情怪异,打量着林小绿:“林小绿......”

  林小绿哪能拿捏别人的表情,以为林天霄被惊艳到了,更是得意了:“怎么样,名字是不是很响亮,有没有听到以后被吓得腿脚发软?”

  林天霄确实被惊到了,不过不是惊艳,是惊吓,刚想问“谁给你取的奇

  葩名字?”却是被打算了,此时没有闲工夫和这林小绿瞎几把扯淡了,保命要紧。

  连忙把那颗最大的莲子扔给了林小绿,叮嘱道:“快点进去,此地危险,没跟你开玩笑。”

  林小绿正在臭屁,却是没想到被莲子砸了个包,当即要发怒,看见林天霄的神色连忙攥紧那颗莲子就是跟灵脉小蛇躲进了乾戒之中。

  这家伙最惜命了,刚刚要不是林天霄说此时关系到性命,他真的能出来?

  林天霄这边拿出四个玉瓶放在身上,身体陡然加速前冲。

  三狼独自一人走在路上,手中的匕首跟着身形不停的旋转,眼中满是不屑:“一个九阶玄师巅峰的小子,真的以为自己就是了不起了?二狐那个家伙就是太过小心谨慎了,一个乳臭未干的愣头青,仗着点身形的优势能翻得起什么浪花?休想逃出我的手掌心。”

  随即脸色狰狞:“敢靠近小姐,我要你不得好死!

  她只能是我的。”

  靠,没想到这三狼竟然还有这样的心思,似乎已经把吕小妍当成他的禁脔,不能让别人染指,不过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什么德行!

  敏锐的三狼忽然停住了身形,鼻子嗅了嗅,空气中弥漫着危险的气息,是那小子的气息不错,就在附近不远了。

  鼻子倒是比狗鼻子还灵,想来不应该叫狼,叫三狗得了,最多是个狼狗。

  三狼提高警惕,小心扫了一下四周,显然那小子之前在这短暂停留过,不过并无发现,应该是刚刚离开了。当即一个跨步上前,就在此时一个阵法突然出现。

  于此同时,在他身后的不远处的地方,同样有两个阵法也是出现。

  三狼看着出现的阵法,有些意外,显然这个阵法是那个肖林所布置,没想到他竟然是一名阵法师。不过他毕竟是流云派的弟子,见过的阵法自然不是玄魔派那些弟子可以比的,对于阵法师的身份也只是有些意外而已,当看到阵法的威力之时,更是安心了不少:“手段倒是不错。不过我可不是那菜鸡玄师。雕虫小技,看我如何破你!”

  这个阵法师三重杀阵,是“蛮牛冲撞”,“猛虎下山”和“九刀阵”的结合,被林天霄起了一个新的名字“九牛虎阵”,之前在雁落山脉的时候发挥奇效,斩杀了八名玄师。

  但是三狼毕竟是三阶玄将巅峰的修为,正如他说的,玄师是没有办法比的。

  不过这正是林天霄想要的,在阵法出现的时候,身形快速冲了过来,他根本就没有想这个阵法能将三狼杀死。

  这阵法对玄师境界的弟子效果那个杠杠的,除了那些妖孽的天才,基本上就是见一个杀一个,但是对于玄将,那就有点不够看了。

  他要的就是三狼对这阵法的轻视,当然后面的人也是一样,他需要抓住每一个关键点,每一个细微的动作。因为他对付的不仅是是三狼一个人,也不仅仅是玄将这么简单。

  身体皮肤之上紫色显现出来,显然是紫雷神体的威力,双手之上紫色灵力汇聚,这算的上是他渡过两道雷劫以后的第一次出手。之前一直不敢怎么出手,就是因为怕一个没守住让体内大的灵力暴躁起来从而引发雷劫。

  看着正在对付阵法的三狼,林天

  霄冷声道:“让你尝尝玄将修为《无极》第三重的威力,‘力拔山河’”

  双拳紧握砸向了三狼面前的阵法,而在此时,三狼刚好破阵而出,虽说有戒备,但是还是被一拳轰在了左臂之上,左臂当即飞出,血洒当场。

  “路越熟,越危险!

  这个道理没人教你吗?”

  林天霄的出声就像是死神的到来,宣判了三狼的死刑。

  三狼脸色本来就是阴柔,此时更显惨白,像个鬼一样。

  不过毕竟是三阶玄将巅峰修为,又是常年跟着吕小妍闯南走北,什么伤没受过?

  而且深谙暗地刺杀的手段,狠的狠。

  三狼忍着剧痛,右手之中的匕首带着黄色的光芒,欲要刺进了林天霄的身体。

  显然是打算一换一。

  但是出乎意料的是以往无往不利的利器,此番竟是受到了阻挡。三狼明显感觉到匕首像似刺到了韧性极好的牛筋上一般,只扎进了分毫就是被什么东西卡住了一样,停了下来。

  “不可能!”

  他手中的可是下品灵器啊!

  没想到这个小子竟然身穿一件不错的软甲。这是他唯一的想法,他绝对想不到林天霄根本没有什么内甲,这就是他现在身体的强度。而且还是林天霄故意给他刺的。

  林天霄当然也有些意外,原本是试试身体强度的,却是没想到自己没有任何的抵挡身体强度竟是到了下品灵器都只能划伤的地步。如果全力抵挡的话下品灵器必定是伤不了他了。

  “紫雷神体果然了得,这不过是第一重,经过雷劫以后就是有着这样的效果。”

  他现在倒是很期待另外的三雷劫。

  不过眼下自然是要先这三狼上路,当即又是重重一拳砸了过去,不过这一次是轰在他的心脉上,看着三狼的神情只有默然:“你以为我找上你仅仅是临时起意?

  就你,

  也配用这匕首?!”

  这句话直接就是送他上路。

  一拳把三狼轰飞,只见他血流如注,他眼中出现了满满的不甘:不,不可能。为什么,为什么一个玄师巅峰境界的小子竟是能发出如此恐怖的一击。不,我不相信!

  林天霄根本不理会他,根本就是不打算查看他的情况,转身就欲离去,却是发现一个身影已经向他飞来。

  “这么快!”

  暗道不好,当即不敢犹如,拿出“霸上”火速挡在身后,而就在此时快速飞来的身影已经一拳砸在“霸上”之上。

  “嗡!!!”

  “霸上”被一拳砸的刀身剧烈颤抖,发出嗡嗡的响声。

  这“霸上”自从和吕疏君手中那极品灵器“赤鳞”对砍了一击以后,差点崩溃。好在林天霄及时收了起来,后来才发现这“霸上”竟然能放进乾戒之中,当即毫不犹豫,让灵脉小蛇将其放入了魔池里面,倒是有了意外的收获,威力非凡,似乎更超以前,唯一的缺陷就是少了灵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