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三哥的拳头 > 第六百零八章 顶礼膜拜

第六百零八章 顶礼膜拜

  第六百零八章 顶礼膜拜

  武林中、江湖上排名第一的杀手组织“晓月堂”堂主南宫飞凤,武功卓越,剑法超群,虽说她是一个雍荣华贵、风华绝代的女流之辈,可是,她在武林中、江湖上的地位,却是无人能撼动,武林中、江湖上任何门派提及她,都对她是谈虎色变、噤若寒蝉。

  在武林中、江湖上,不管你是武林中、江湖上的赫赫有名的大门派,还是混迹于市井之中的小帮派,若是门派和帮派中做了什么人神共愤、天怒人怨的事情,有时候一夜之间,你的门派或帮派就会在武林中、江湖上被永久除名,销声匿迹。

  想要让一个在武林中、江湖上已经盘根错节、根深蒂固的大门派和帮派,在一夜之间销声匿迹、永久除名,放眼当今武林和江湖,谁会有这么大的能量?

  在武林中、江湖上,你若是问起这个问题,恐怕没有人会直白的告诉你,但是,武林中、江湖上的人人人都心知肚明,人人都明白,武林中、江湖上除了在武林中、江湖上排名第一的杀手组织“晓月堂”有这个实力,其他的谁能做得到呢?

  “晓月堂”在武林中、江湖上做事的风格比较偏激、血腥、辛辣,甚至独断专行,但是,“晓月堂”从不做伤天害理、天怒人怨的事情,这么多年来,武林中、江湖上的人对“晓月堂”也没有太少积怨和切齿之恨的感觉,他们有些门派既不想招惹这个人人“谈虎色变”“噤若寒蝉”的“晓月堂”,也不想多么去亲近这个武林中、江湖上排名第一的杀手组织“晓月堂”,他们有点只是对“晓月堂”产生一种惹不起、躲得起,敬而远之的想法!

  作为“晓月堂”堂主南宫飞凤,她在武功和剑法这方面一直不敢懈怠和停滞下来,因为偌大的“晓月堂”不能没有她,没有她,“晓月堂”就是一盘散沙!她必须要做到兢兢业业、负重前行,不断的研究和创新来提高自己的武功和剑法,她的武功和剑法已经站在武林中、江湖上的顶端,这么年来,她一直有一种高处不胜寒的感觉!直到那个长得其貌不扬的年轻人出现之后,她才觉得原来自己在武林中、江湖上并不是自己想象当中一个没有“势均力敌”的对手的人!

  这个长得其貌不扬的年轻人,甚至连一个属于自己的名字都没有的人,无论是武功,还是侠义和胸襟,都是她“晓月堂”堂主南宫飞凤值得去敬佩的人。

  “娘亲,曼曼的三哥呢?您刚刚说了,若不是三哥他在千钧一发之际,不顾一切的救下曼曼,曼曼恐怕早就陨落在那个穷凶极恶的布衣侯秦侯爷的掌下了!”南宫曼曼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绯红着脸,娇羞的对着她的娘亲南宫飞凤问道:“娘亲,为什么曼曼看不到三哥,曼曼的三哥在哪里呢?”

  “呵呵,傻丫头,你到现在才想起了他呀!”南宫飞凤伸出手在她的女儿南宫曼曼的鼻尖上轻轻的刮了一下,然后微笑着对着她的女儿南宫曼曼说道:“那个布衣侯秦侯爷本不想和你这个傻丫头计较太多,可是当他知道你是当今皇上和娘亲的唯一女儿之后,他把所有怒气和积怨都撒在你身上了,还有你的那个情郎什么武林盟主‘忠勇侯’侯爷也和他一直对着干,破坏了他所有的计划,他怎能容你活在这个世界上,这个布衣侯秦侯爷已经一心想要你陪着他死,哪知道你运气好,碰见了一个可以不顾性命也要救你的情郎,他在那个布衣侯秦侯爷对你心生歹念、遥空一击之时,他就在那电光石火、千钧一发之际,竭尽全力、毫不设防的攻击布衣侯秦侯爷的必救的地方,那个布衣侯秦侯爷若不是为了回转抵挡你的那个什么武林盟主‘忠勇侯’侯爷的凌空一击,恐怕你早就被他的遥空一掌一击致命啦,打得你是经断骨裂、五脏六腑俱损,恐怕就是大罗金仙下凡也救不活你!”

  “娘亲,那……那三哥有没有受伤?他伤得重不重呢?他的人在哪里?”南宫曼曼在听到了她的娘亲南宫飞凤的话语之后,一激动,想翻身坐起,但是,来自她浑身上下的痛楚,让她只能又乖乖的躺了下来,只听见南宫曼曼带着哭腔声音对着她的娘亲南宫飞凤说道:“娘亲,曼曼要见三哥,没有三哥,曼曼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了!”

  “傻丫头,你一个小姑娘说这些害不害羞啊!一提到你的三哥,瞧把你急得,你的娘亲为了治好你的伤,都快几天几夜没有合眼了,怎么你一醒来之后,都瞧不见你心疼一下你的娘亲啊!”南宫飞凤假装恼怒的板着脸,对着自己的女儿南宫曼曼喝斥着说道:“唉,这真是应了那句古语:女大不中留啊!怪不得小时候,你的外公经常对你的娘亲说什么女生外向,女大不中留什么的,现在,娘亲终于明白其中的道理啦!”

  南宫飞凤一边说,一边用手抚摸着自己的女儿南宫曼曼的头发,忽然,她情不自禁的笑了,笑得是那么的好看,那么的温馨,那么的甜蜜,犹如春风拂面般的令人心情舒畅,南宫曼曼长这么大,还从没有见过她的娘亲“晓月堂”堂主南宫飞凤有如此亲和,如此温馨的笑容,她不竟眼睛一热,眼泪在眼眶中滚落而下。

  “娘亲,你是曼曼在这个世界上最最在乎和心疼的人,曼曼不管长多大,都是您的乖女儿!”南宫曼曼虽说现在是泪流满面,但是,她却是在笑着,因为她忽然感觉到自己的娘亲原来并不是自己小时候的那种记忆,只会每天板着脸,不近人情的那种古板,而是娘亲把对自己的爱,深深的埋藏在她的心底而已,南宫曼曼望着她的娘亲南宫曼曼的双眼,然后伸出手,紧紧地拉着她的娘亲南宫飞凤的手,接着喃喃自语的说道:“但是,在这个世界上,若是没有三哥的陪伴,曼曼活着也没有什么意思,所以说,曼曼在这个世界上,娘亲和他都是曼曼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人!”

  “傻丫头,他为了救你,伤得也不轻,被那个布衣侯秦侯爷一掌击中胸膛,若不是他内功深厚,武功又达到了臻至化境、登峰造极的地步,恐怕他也难以承受布衣侯秦侯爷的绝命一掌!”南宫飞凤故意将这件事情说得轻描淡写、云淡风轻一些,毕竟是自己的骨肉,她不想她的女儿焦急上火,影响她的伤势,只听见“晓月堂”堂主南宫飞凤接着说道:“若是旁人中了布衣侯秦侯爷的一掌,哪怕不死也要落下一个终身残疾不可,可是,可是!”

  “娘亲,可是……可是什么呀?三哥该不会给那个布衣侯秦侯爷打坏了吧?”南宫曼曼一听到她的娘亲南宫飞凤在提及她的情郎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之际,便吞吞吐吐、遮遮掩掩的,心中暗想,难道是三哥被那个布衣侯秦侯爷给打残啦?这个念头在她的脑海里一出现,她不由得悲从心来,眼泪顺着脸颊一直流进她的衣襟里,只听见南宫曼曼颤抖着声音对着她的娘亲“晓月堂”堂主南宫飞凤问道:“娘亲,您就大胆的说吧,三哥不管他是死是活,是伤是残,曼曼都会接受他,曼曼都会照顾她一辈子!”

  南宫曼曼一边说,一边泪流不止,到后来竟然忍不住放声大哭了起来。

  “哎呀,瞧你这孩子,娘亲又没有说什么,你就真的哭起来啦。”南宫飞凤爱惜的帮助自己的女儿南宫曼曼擦去脸颊上滚落而下的泪珠,心疼的一下子将她的女儿南宫曼曼抱在怀里,然后轻轻的拍着她的女儿南宫曼曼的后背,轻声细语的说道:“傻丫头,别哭了,别哭了,他很好,他的伤势比起你来要好多了,你昏迷不醒的这几天,他带着伤,一直坐在你的床榻之前,不肯离去,人都憔悴消瘦成什么样了,娘亲看着他一天天的为你消瘦和憔悴,娘亲也是心生不忍,劝他要保重身体,可是他却一直坐在你的床榻这里不肯离开半步!后来是他的恩师‘白衣大帝’来好言相劝、劝诫于他,他在看到你快要醒转之际,才极不情愿的到隔壁房间里去休息去了!”

  “哦,三哥他只要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南宫曼曼本来哭得十分伤心,在听到了她的娘亲南宫飞凤的叙说之后,心中渐喜,止住了哭泣,将自己的头依靠在她的娘亲南宫飞凤的怀里,撒娇的说道:“娘亲,曼曼真的不能没有他,没有三哥的日子,曼曼是再也撑不下去了,曼曼要去看看三哥去。”

  “傻丫头,不要你去看他,其实他早就在门外等候多时了!”南宫飞凤的脸颊上忽然展露出平时南宫曼曼很难见到的些许笑容,柔声细语的对着自己的女儿南宫曼曼说道:“瞧把你急得,猴急个啥啊?”南宫飞凤这个时候回过头对着她们的卧室的大门口轻轻的笑着说道:“进来吧,你也有伤在身,既然早就来了,为何不早点进来坐下来休息休息,当心你旧伤复发了,如果真的伤着你了,就怕本堂主的这个宝贝女儿要一辈子不理本堂主了!”

  “阿三见过南宫堂主,打扰了南宫堂主的雅兴,实在是不应该,阿三还要请南宫堂主多多包涵!”南宫曼曼躺在软榻之上,睁着她那双美丽动人的大眼睛,紧紧的盯着房间的大门口,当他的娘亲话音刚落,那个她心心念念、朝思暮想的三哥,从房间的大门口走了进来,对着“晓月堂”堂主南宫飞凤双手抱拳,微微的弯下腰躬身说道:“阿三本不该打扰南宫堂主的清净,阿三并无冒犯南宫堂主的意思,但是……但是阿三实在放心不下曼曼的伤势,所以……所以阿三只有冒犯南宫堂主,就是想来……想来……!”

  “三哥,这是曼曼的家,当然也是你的家,你在自己的家里,又何来的冒犯不冒犯呢?娘亲,你说是吧?”南宫曼曼在看到了自己的情郎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一脸的窘态,想笑又不好意思笑出来,急忙打圆场对着她的娘亲“晓月堂”堂主南宫飞凤撒娇的说道:“娘亲,三哥又一次救了您的宝贝女儿,而且还为了您的女儿受了很重的伤,您该不会真的怪罪于他吧?”

  “曼曼,就你小嘴会说,唉,养大了的闺女难道胳臂都是往外拐的吗?”南宫飞凤似笑非笑、假装严肃的对着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说道:“看在你舍命救了本堂主的女儿的份上,这一次本堂主就不和你计较了,既然你能活蹦乱跳的了,那就说明你身上的伤也好得差不多了,你和曼曼也有数日未见,肯定有许多话要说,这里已经够亮堂的了,本堂主就不必要在这里给你们当蜡烛照亮啦!”南宫飞凤一边说,一边站起身来朝着门外走去,忽然她停下来脚步对着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问道:“当今皇上和你的恩师‘白衣大帝’,他们现在身在何处?本堂主还有几个武功上面的问题想要去请教你的恩师‘白衣大帝’呢,本堂主就怕这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传奇人物,今时今日错过,恐怕今后就是本堂主用八抬大轿请他老人家,他都不会给本堂主这个面子的。”

  “南宫飞凤,你这个女娃娃不错,真的不错,你居然没有在背后讲‘老不死’的坏话,你有什么问题要问‘老不死’的,你就来吧!”正当这个“晓月堂”堂主南宫飞凤回过头对着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询问他的恩师“白衣大帝”现在何处之时,有一个苍老洪亮的声音不知道从那里传来说道:“‘老不死’的现在和你这个女娃娃的相好的在后山的‘相思泉’这里饮茶聊天呢,你要来就快点,慢了‘老不死’的可不候着你啦。”

  “‘白衣大帝’不愧是‘白衣大帝’,不愧是武林中、江湖上硕果仅存的传奇人物,后山的‘相思泉’离本堂主的‘相思小筑’少说也有二、三里之遥,本堂主万万没有想到,我们在这座‘相思小筑’里说的话,他老人家竟然能一字不漏的全部听得清清楚楚的,真乃神人也!”这位一向心高气傲、目空一切的“晓月堂”堂主南宫飞凤,居然对这位传奇人物“白衣大帝”敬佩得五体投地、顶礼膜拜,只听见“晓月堂”堂主南宫飞凤对着“相思泉”的方向俏生生的说道:“既然前辈召唤飞凤,晚辈怎敢怠慢,飞凤一定用最快的速度赶到前辈的身边!”

  “三哥,曼曼长这么大,从来看见过娘亲对谁如此恭敬和敬佩过,唯有对你的恩师‘白衣大帝如此!”南宫曼曼望着像流星一般飞身离开“相思小筑”的“晓月堂”堂主南宫飞凤,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对着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说道:“三哥,娘亲难道有什么她自己无法解决的事情,需要向你的恩师讨教呢?”

  那么声名远播、威震江湖的“晓月堂”堂主南宫飞凤,到底有什么问题要请教武林中、江湖上硕果仅存的传奇人物“白衣大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