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青松傲宇 > 惊天碰撞
  庄坚和星丑遥隔万丈,但是却犹如距离一片星海,他们是两颗最为耀眼的明星,他们都是天纵奇才,横扫当下,一时无两。不过,在他们今日之后,必定会有一颗,更加耀眼,而另一颗,则是会光芒黯淡下去。

  星丑也是面露凝重色彩的看向庄坚,后者体内有一股力量,是凌驾于这片天地之上的力量,那是真正的神力,与这片天地的灵力格格不入,而且庄坚似乎也并不能够使用这道力量,先前其破开混元无极阵图也只是构建阵法,引得那一道力量加持于阵法之上而已,并不是直接催动那道力量,否则的话,以其对那道力量的感知,别说破开阵图,就算是灭杀他星丑,都是绰绰有余。

  不过,他星丑同样是拥有着庞大的九星之力,此时的他,已经转劫归来,力量完全复苏,他根本不惧这世间的任何人。

  类似于他们这种,都是天地眷顾之人,身上都是承载着庞大的气运,而作为气运承载者的他们,也算是天地选中之人,为了天地而战斗,一旦他们志得意满,内心生出退却知心,那么气运也就不再眷顾于他们,所以,他们无时无刻不再为了更强一步而斗争。

  庄坚目光之中,亿万星辰闪烁,他的得道之初,便是在于那天罡七星阵图,而星丑的根本,同样是混元无极阵图,这两大星图,都是以亿万星辰为纲,天地宇宙为背景构建而成,此时的二人,对峙于虚空之中,各自身后,都是苍茫宇宙。

  恍惚之间,庄坚识海之中,再度回忆起其晋级圣者之时,神游天外,那两尊先天神祗碰撞的背景。

  与此时同出一辙。

  庄坚屈指一点,顿时,天地宛若棋盘一般,纵横经纬,刻画出无数的维度,每一处时空,都是无所遁形,被其囊括在内。

  天罗棋盘。

  星丑见状,目光同样是亿万星光照射,其身形一动,顿时万千流影,有着一张星图纵横开来,辐射无数星空,星辰闪烁,威能莫测。

  星运图腾。

  玄青和魅影,见到两人展开身法,各自祭出手段之时,也是各自隐入虚空,蓝圣他们也是被玄青收入洞天之中,他们的战斗余波太过恐怖,若是在外界施展的话,恐怕大半个虚空战场都是会牵扯进来。

  不过,他们此时,也是心生火热,如此战斗,对于他们来说,同样是难得一见。

  “万千星辉!”

  星丑面对着那无处不在,其早已身处其中,宛若一颗棋子,甚至于,连其星图都是被囊括进入这棋盘当中。

  庄坚对于星丑的手笔,同样是点点头,其星罗棋盘无所不包,不过这星丑的星运图腾,同样是将天地囊括而进,庄坚同样是化身于其图腾之中的一颗大星。

  此时的二者,比拼的,乃是对于天地规则的运用,以及各自悟道的高深。

  星丑的星运图腾之中,所有的星辰,皆是对着庄坚这颗大星汇聚而至,万千星辉倾洒,企图要磨灭庄坚这颗大星。

  “星罗棋布!”

  而庄坚的棋盘之中,黑白棋子交替,同样是暗藏杀招,不断地攻城略地,要将对方磨灭。

  他们二人闲庭信步,在虚空之上游走,引得一阵阵山呼海啸一般的灵力狂潮,山河破碎,虚空崩塌,时间犹如流水一般消逝,不知不觉间,他们似是已经缠斗了百年。

  轰!

  一声震响,仿佛千年古刹的撞钟之声,将天地的规则重新排布,那徜徉在各自世界之中的两人,终于是回过神来,他们目光交织之间,亿万生灵在其目光之中生灭不休。

  “哈哈哈!”

  庄坚和星丑目光交织,各自有着生灵生灭,其中所涉及到的时间规则,若是有着其他圣者参与其中,恐怕瞬间便是会将寿元消耗殆尽,白骨都不会留下来。

  两人大笑之间,各自身形一颤,直接是犹如两颗星辰碰撞在一起,两道无形的涟漪波荡开来,引发无穷的时空塌陷。

  而此时,隐藏在虚空深处的魅影和玄青,也是各自对视一眼,体内有着浓郁的神性喷薄,不断地加固着他们隐匿身形的虚空。

  “他们两人的战斗,竟然持续了百年光景!”

  玄青和魅影自然是感知到了两人所在的虚空,短短时间内,便是消耗了百年岁月,而且这还不包括二人对法之中所扭曲的规则,这一战,二人显然是打出了悠悠岁月之感。

  而直到刚才,时间规则方才恢复如初,二者碰撞在一起,简直不亚于两座超级大陆的碰撞,破灭了不知道多少重虚空。

  圣者之间的对耗,经常牵扯到时间规则的消耗,好比先前在那青翼神族之时,医皇和凌子画的对碰,那时候凌子画祭出凌楚天赐予他的神性,若不是医皇果决,直接燃烧自己的寿元百年,借助于燃烧寿元所产生的滂沱力量,根本无法和凌子画对碰。

  这也是为何圣者会无止境的追求增加寿元的天材地宝或者异宝奇珍,若是单论晋升之时的那些寿元增幅,可能都不够消耗的。

  而此时的庄坚和星丑,只是最初的碰撞,便是开始各自消耗百年寿命,这代价不可谓小。

  轰隆隆!

  两人此时,周身绽放出的光芒,犹如两颗流星一般,轰然炸裂,碰撞在一起,有着惊天动地之声传递,震荡虚空。

  唰!

  两人对碰百余记,身形瞬间分开,各自面庞之上,皆是有着酣畅淋漓之感。

  “痛快!”

  庄坚目光之中,火热更盛,这星丑,绝对是他到现在为止,最为伯仲的对手,后者的功法、肉身、见识、心性都是远超当代英杰,甚至于,足以压垮老中青少四代,可以和古今那些留下赫赫威名之人相比,甚至于,力量可能会将他们超越。

  星丑此时,对于庄坚,也是颇为意外,他原本以为,就算是对方际遇再丰厚,也无法和完全觉醒力量的九星之力相比,比较之下,那星陨才和詹清,估计同样是在庄坚手中走不过一个回合。

  “祖星杖!造世界!”

  星丑步罡踏斗,一柄星杖出现在其手中,其宛若创世之神,口含天宪,张口便是无限的规则出世,犹如构建一方世界。

  嗡!

  无形的涟漪横扫无数重的时空,每一重都是被星丑的星力所覆盖,其祖星杖之上,一颗宝石散发出璀璨的光辉,仔细看去,竟然真的是由一颗恒星炼化而成,无限的光热被其释放。

  庄坚感受着星丑创造出的世界,也是啧啧称奇,这星丑,已经有了构建一方世界的力量,虽然他的世界还是有些杂乱无章,甚至一些细节方面还差很多,但是比起同等级的半神来,他已经踏出了最为关键的一步。

  不过,其构建的世界,比起自己拥有的似乎还确实是差上一些。

  庄坚手掌一翻,那大罗天界也是出现在其掌心,这大罗天界,此时已经完全是为庄坚所用,其本身乃是神域的一角,和冥仓的一块儿神域性质无二,甚至比起冥仓的神域,还要更加完善一些,毕竟,冥仓的神域,乃是诸神为其量身打造,而这大罗天界,乃是实实在在的一方神域上掉落的。

  “大罗天界,先前你识人不明,误认那塔界尊为主,现在看来,我才是你名正言顺的主人!”

  庄坚对着大罗天界说道。

  这大罗天界,在庄坚从塔界尊体内剥离而出时,并未过多的抵抗,其乃是极富灵性之物,感受到天地气运这种最为微妙的波动,在二人碰撞之时,似乎便已经叛变了塔界尊,若不是塔界尊自身颇有气运,竟然再度感悟,当日也就被庄坚彻底磨灭了。

  “只有和我在一起,你才有机会再度修成神域,其他的,都是虚妄!”

  庄坚手掌一翻,顿时那大罗天界也是开始无穷扩张,天有多高,地有多深,虚空有多辽远,幽冥有多深邃,这大罗天界无所不包,无所不容。

  庄坚和星丑两人,一个身处亿万星辰之间,犹如宇宙的中心,一个身处大罗天界的中央,乃是真正的神域之主,双双对峙之间,有着令得天地崩塌的趋势。

  玄青和魅影,身处虚空之中,他们此时,也是瑟瑟发抖,他们的肉身、神识,都处于一种极度应激的状态,两人所触动的规则,足以将他二人灭杀。

  “宇宙洪荒,天地玄黄!”

  星丑身处宇宙中心,对着庄坚的大罗天界,屈指一点,顿时,亿万星辰化为流星,绚丽的光尾,在宇宙之中形成瑰丽的极光,时间冻结,仿佛要将这片刻永恒。

  庄坚此时,周身同样是散发出亿万琉璃光泽,一股滂沱大力,以大罗天界为根基,轰然响彻,亿万生灵,从大罗天界生出,进化,修成圣阶,对着那浩瀚星空垂落的流星,对碰而去,双双湮灭成尘埃。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那笼罩在天地间的尘埃,终于是消散而去,两人的身形,再度显露在这虚空之中,两人身后,似是都有一条长河垂落,那是二人的气运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