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超品兵王 > 第1060章 大结局!

第1060章 大结局!

  燕京,东区。

  最北端,一处高矮无人的杨树角落,那是一处并不起眼的酒馆,还保留着民国年间的风格,老板不叫老板,称之为掌柜,服务生不是服务生,称之为店小二。

  这个奇葩一样,却是传誉燕京几十上百年的百年老店,叫做——归王塚,一个有些阴森森的名字,就像是王者的埋葬之地一样,故此,一般心高气傲的世家公子哥,除非必要,很少在这个地方饮酒吃喝戏耍,毕竟谁都不愿意承认自己是一个失败者,更何况是在燕京皇城,这种阿谀我诈的地方。

  今天的归王塚酒家却是被人包了下来,清晨客人很少,只有两位。

  掌柜的在柜台上算着账本的数目,唯一的一个青涩小童店小二则是趴在柜台上有气无力的打着盹儿,快到年关了,北方的气候非常寒冽,这么早天气喝酒的人不多,在不远处的那两个青中年许的客人,一个身着价值不菲的华府,另外一个周身是血却能谈笑风生,气宇非凡,他知道那个世界离他很远,所以都不敢打搅,唯一能够做的就是装傻充愣,不闻不问。

  这也是做这家特殊酒家店小二最大的妙处。

  掌柜算好一笔账目,抬起头来看向坐落在冯亭阁楼下的两个酒客,眼眸中闪烁一丝不解的敬畏,叹了口气,谁也不知道他在叹什么,摇了摇头,谁也不知道他想丢却一些什么。

  亭阁上,衣冠楚楚的虞顶看着眼前好吃的清酒动也没动,定定的凝视着那道他从小到大,直到现在做梦都想打败的男人,沉默半晌才问道:“败了?”

  太子不答,自顾自地斟上小半杯清醇佳酿却也度数极高的烧刀子酒,豪饮了一口,缓缓抬起头来,凝视着和归王塚酒家完全二致,与冷清截然相反川流不息的车水马龙,淡淡说道:“说到底,人终究就是人,始终不是神。”

  “所谓的神,只不过是一个可悲的化身,一个什么都不可以肆意妄为去做的禁锢真龙。”

  “《诗?魏风?伐檀》曰:彼君子兮,不素餐兮!”

  “《孟子?滕公上》曰:无君子莫治野人,无野人莫养君子。”

  “《淮南子?说林训》说:“农夫劳而君子养焉。”

  “明朝,王铎子啊《太子少保兵部尚节寰袁公(袁可立)神道碑》中也有说:时神庙方静摄,章奏不报,极言君子小人之辩,总揆噎之。”

  又饮了一口酒,太子的神色中浮现中不曾掩饰的落寞,说道:“虞顶,就像你说的那样,其实我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可怜的人。”

  “其实,就像你那样,可以负气离开无双殿,摇身一变成为燕京人人知晓的翩翩公子燕京第一少,像创始帝那个家伙一样,想杀谁就杀谁,想哭笑想嬉闹都可以肆意妄为,但我却不行。”

  “现在也不行?”虞顶问。

  “不行。”

  神色一变,虞顶周身的力气仿佛被抽离完一般,失神再问:“终究,连宁隐那个家伙也无法将你击败么?他可是这个世纪最强命格的男人啊!”

  “嘿……”

  太子嘴角微咧,胃里却是翻江倒海——

  “……”

  另外一处。

  东城区,最南端。

  江湖庄园。

  也不知道是惊人的巧合还是冥冥中这一切早就有了注定,周身伤痕累累,步履蹒跚的宁隐终究是后继无力轰然栽倒在地上。

  此时此刻,无论是太子独孤不破还是宁隐到底孰胜孰负谁也不知道,二人身上的伤势,单单是看皮外伤就极度严重,摧坏的肌肤面积最少也达到百分之七十以上,就这等伤势报个伤残完全没问题,谁还估计得了那么多。

  当即,早就等候,将宁隐严密保护起来的创始府浩浩荡荡一行顶尖核心成员,便是强行闯入了江湖庄园当中安顿下来。

  同样是酒,同样是度数高的纯酿白酒,宁隐喝的却是同样珍藏了数十年的老白干。

  酒庄视野最为开阔的顶层,放眼远眺,约莫能够看见小半个燕京皇城,摇曳着手中的老白干,宁隐眯着眼眸道:“衡水老白干自古享有盛名呐!”

  苏雨彤斟酒,女帝却是充耳不闻,直奔主题道:“别给奴家说你这是想要陶冶情操,说吧,到底还是赢了还是输了,奴家都能接受。”

  “哈哈哈……”

  宁隐豪放大笑三声,体内却是一阵血气上涌,几乎是在同一时间,两个身处同一个区,却是南辕北辙的青年至尊——

  宁隐:“噗!”

  太子:“噗!”

  鲜血狂喷,一个隐没了女帝的声音,一个隐没了虞顶的声音,淤血腥浓,染红了视线下的整个世界……

  “……”

  半个月后。

  创始帝宁隐和太子独孤不破于战神殿顶上至尊之战,孰胜孰负,到现在依旧是众说纷纭,有的人说一路下来战无不胜,屡屡创造奇迹的宁隐胜了,也有人一生都在独孤求败的太子胜了,依旧在继续维持着不败神话,但奈何两大迈入中年的至尊缄默不提,变相的有着遏制红门的势头,谁也不知道那一战的最终结果到底如何。

  新春佳节来临,大年三十,随着宁隐的伤势恢复的七七八八,整个创始府一片张灯结彩,迎来自创始府最前身死神雇佣兵团成立以来,最大的一次联欢活动,全府上上下下,哪怕是外围成员也享受到这种福音,轰轰烈烈,互相庆祝。

  大年初一,宁隐携家眷一众,在创始府绝对核心层的陪同下,返回二仙岩村。

  在那断龙脉坟头之前,可以清晰见得,一棵青松已是在茁壮成长,一头白鹤乘风远来,在瓢泼的大雪中却是丝毫不曾畏惧严寒,出一道道鹤鸣之声。

  青松坟头,断鹤鸣;萧萧班马,日东升!

  这是一个好天气。

  宁隐定定伫足,含笑说道:“丫头,去给爷爷的坟头上抹一土新沙。告诉他,这是你从燕京皇城,天子脚下带回来的。”

  “嗯!”

  ****点了点头,笑颜如花:“弹头哥哥,我还会告诉爷爷,你征服了燕京,政府了整个龙国,晴儿还保护过创始府,他老人家的孙女儿,长大啦!”

  “……”

  当****将从燕京皇城,最为尊贵之地带出的一抹黄土,重新对垒到老潘头已是长出青松,那头在皑皑白雪中出鹤鸣,不惧严寒风雪的白鹤所伫足的坟头之上的时候,宁隐的三大弟子凤皇、火凰、帝,以及女帝的两大弟子裂天兕和智妖林睿渊默默无声的出现。

  “什么事?”

  宁隐低声问道。

  凤皇作为五大弟子中的大哥,站出身来,在宁隐耳边低语:“师父,她们来了!”

  轰!

  纵然是经历了这么多,当宁隐听到那六个字眼的时候,心中依旧震动,脑海轰鸣。

  平复着心中纷乱的情绪,宁隐咬牙道:“知道了!”

  “沙沙沙!”

  深没的积雪山地上,很快便是传出一阵阵有条不紊的脚步声,声音惊动了青松坟前的所有人,包括****的目光都是投向声音出的地方。

  在山峰尽头,银装素裹压枝的山路上,在创始府精锐战力保护下的中央,总共只有四个人,两大,两小!

  那两个大人是少有的独具风韵的美妇,其中一个气质有些冷漠,但又不是苏琅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酷,而是一种高贵的气质升华,这是一个有大底蕴的世家所具备的最显著的特征。

  多年以后,她的那头标准短早已消失不见,一头披肩长却是高高盘起,每走一步都是铿锵有力。人就是这样,无论时间怎么流逝,身份怎么改变,或者在从事着什么,骨子里已经有了的一些东西始终无法改变,她就像是一朵带刺的玫瑰,让人想要去触及却又怕扎手。

  那身寒冬黑色风衣在风雪中飞扬,出“簌簌簌”的声音,格外耀眼。

  黑衣女人的旁边,并肩而走的同样是一个极品少妇,她的身材高挑,****圆润丰满,走起路来都是一颤一抖的吸引着男人的眼球,而那短裙之下的过冬黑色丝袜就更加耀眼了,她妩媚而不妖娆,风韵风流的同时,却又彰显着让人耐以寻味的内涵,总会在不经意之间散出一种独特的魅力。

  在这两个倾城角色女人的手中,牵着两个在雪地里步履蹒跚的孩子。

  浅平头的男孩看样子要大一些,虎头虎脑,那双眼眸特别大,炯炯有神的散着一种灵睿的目光,一身小军衣非常再合身不过;而那个留着马尾辫子的小女孩,穿着一身洋娃娃般的衣服,两只刺绣的大兔子耳朵一耸一搭的在她眼前晃动着阻碍了视线,她的小嘴儿微嘟,小小年纪做出的生气的样子,倒是让人有些哭笑不得。

  更为让人眼前一亮的是,这两个小孩子的心性远比年龄所呈现出来的稚嫩要成熟的多的多,哪怕是在风雪中滑倒了,摔倒了,跌倒了,都不会有丝毫怨念,也不会像其他孩子那样大哭大闹,自个儿又站起来,拍一拍身上的积雪,然后倔强的继续前行,绝不服输。

  在两个孩子磕磕碰碰的过程当中,四人走到了近前。

  没有去看宁隐等人,两个娇艳如花的美貌少妇对视了一眼,终于率先打破了平静。

  “风儿!”

  “拂曦!”

  “跪下,给潘爷爷磕头!”

  “哦!”

  两个懵懂无知的孩子很听话也很懂事,并没有去询问到底为什么要磕头,在青松坟头跪下,“嘭、嘭、嘭”的连续磕了三个响头后,这才站起身子来。

  眼眸滴溜溜的直打转,但孩子终究是孩子,叫风儿的男孩和叫拂曦的女孩,环顾了一圈,现这群黑色西装的攒动人影中,居然有自己熟悉的人,眼前一亮,顿时屁颠屁颠的扬着小手跑了过去:“仙妃姐姐、龙龙哥、伯侯哥、伯睿哥!”

  宁仙妃年纪虽幼,却是有了一些女帝身上的沉稳气息,伫足原地含笑点头,怎么都好看。

  龙龙作为大哥,却也一本正经地说道:“嘘!爸爸和妈妈他们要说话,你们两个小家伙不要吵,不然的话不给你们糖糖吃。”

  “哦!”

  风儿挠了挠后脑勺,小拂曦却是嘟着嘴儿说:“龙龙哥,我和风哥哥都是没有爸爸的啦,就算有爸爸那也是你们的呀,我们才没有爸爸打我们屁屁呢!”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童言无忌的话音,在所有大人耳中听来,却像是一根刺猛地扎进心里,让人喘不过来气。

  “坏人,去呀!”

  苏雨彤在后面用手捅了捅宁隐的腰,看着那两个天真无邪,到现在还茫然无知的孩子,说道:“自古英雄配美人,美人自然也要配英雄。渺姐和飞羽姐的心思,我哪里能够不明白?只可惜,现代终究是现代,若是在古代的话,三妻四妾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更何况,仙妃、龙龙、伯侯和伯睿身上流淌着老宁家的血液,风儿和拂曦的身上同样流淌着老宁家的血液,却是连姓都没有,这样的命运对于他们来说,并不公平。看看这两个孩子,多可爱呀!相认吧,然后咱们一起回家,到时候老宁家可就有11个人了,也算得上是一个小家族。到时候其乐融融,开枝散叶,多好。”

  “难道,你担心没有钱养他们吗?以如今王者集团的底蕴,即便是坐吃山空,这辈子我们一家人也吃不完。”

  “雨彤,你都知道了?”宁隐蛋疼。

  女帝咯咯直笑:“纸是包不住火的,这是两个大人和两个小孩,四条性命的事情,你以为可以隐瞒一辈子吗?”

  宁隐就不跟女帝瞎掰,这事情要不是她瞎搞,怎么会成如今这个样子?

  他转头看向傅渺和上官飞羽,什么话都不再说:“走,跟爷回家。”

  “起开。”

  二女也不知道哪里来的气力,却是一把打掉了宁隐的手,四目对视,异口同声问道:“我们以什么名义跟你回家?”

  “情人?”

  “小三?”

  “还是仅仅只是孩子******身份?”

  “……”宁隐白眼一番:“什么叫他玛德身份?就算你们心里头有怨气,也不用这么拐着弯就像把我骂个狗血淋头吧?至于到底什么身份,你们说了算,爱咋地咋地,老子打下这么大一片江山,打心眼里就不是用来守的,而是用来瞎搞的,就算捅它几个大窟窿我也没意见。”

  “真的?”

  “不但是蒸的,还是煮的!”

  “就一句话,跟不跟爷回家?”

  “回就回,还怕你吃了我们不成?”

  “那孩子叫什么?”

  “宁风!”

  “宁拂曦!”

  “这就对了嘛。来,跟爷一起唱——”

  我喜欢一回家就有暖洋洋的灯光在等待!

  我喜欢一起床就看到大家微笑的脸庞!

  我喜欢一出门就为了家人和自己的理想打拼!

  我喜欢一家人心朝着同一个方向眺望,哦!

  我喜欢快乐时马上就想要和你一起分享!

  我喜欢受伤时就想起你们温暖的怀抱,

  我喜欢生气时就想到你们永远包容多么伟大,

  我喜欢旅行时为你把美好记忆带回家,

  因为我们是一家人,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

  “滚蛋,谁和你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了了?”

  青松坟头,白鹤高鸣,欢声笑语,拜祭完老潘头,一行人准备返回南溪市。

  “等一等!”

  却在这个时候,一道倾国倾城的萝莉面孔出现,她的手里还拧着一代糖糖圈,嘴里嚼咬着导致言辞有些含糊不清,另外一只手却是捂着一大肚子,身法度却是丝毫不慢,眨眼之间居然就到了宁隐等人身前。

  “乐祺?!”

  众人惊呼,宁隐更是死死的盯着那妮子的“大肚子”问道:“乐祺,才三个月没见,你这肚子怎么长这么大了?”

  黄乐祺一脸幽怨的看向宁隐道:“你个死没良心的,人家被你搞大了肚子,这种时候你却说这种风凉话?呜呜呜,傅渺姐姐和上官姐姐给你生了孩子,你就要带回家。人家虽然还没给你生过孩子,可是也已经怀上了,指不定什么时候也会生一个,你偏偏不带我一块儿回去?我…我一头撞死算了。”

  “乐祺,别!”

  苏雨彤一把拽住了宁隐的手,这一次连她都无法容忍宁隐的过分了:“坏人,你要给你们一个合理的解释!”

  宁隐环视了一圈,现不但是傅渺和上官飞羽,就连女帝都是目不转睛的盯着他,一副要说法的样子,哪里不知道几女打骨子里已经认同了“事实”,心中拨凉拨凉的:“难道,整整十多年过去,你们还不了解我到底是什么人?”

  “就是因为太了解了,所以你铁定做的出来这种事嘛。”女帝皮笑肉不笑的说道,芊芊手指已是捏的咔嚓作响。

  “咯咯咯!”

  见得这一幕,黄乐祺心中别提多高兴了,这么多年来,她从极品小萝莉成长到极品大萝莉,用尽各种方法勾引宁隐都未遂,却没想到这个方法居然奏效,激动的情难自禁,不由自主的拍起了自己的手掌。

  “哗啦!”

  只可惜,乐极必然生悲,她的双手一撒开,“大肚子”立马焉了,从那套孕妇装里滚落出一个狗熊小抱枕,外加三件棉衣。

  一时间,所有人目瞪口呆。

  宁隐一恍神后,愤怒当场:“黄乐祺,你这演技也太好了一点吧?扮什么不好,格老子的居然扮孕妇,差点害的我被几个娘们儿人道毁灭?”

  黄乐祺楚楚可怜,弱弱道:“人家又不想和大宁宁为敌,除了出此下策铁定要开战。大宁宁呀,我看你还是勉为其难的把我收了吧?大不了咱们凑和凑合,这日子一闭一睁,也就过去了,啊哈!”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