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萌草成仙:神尊,求宠 > 番外:我就是你娘子!

番外:我就是你娘子!

  天庭经过整顿,也已经渐渐地步入正轨,檀钰也卸去了战神的职位,其实在在近来的几千年里,他早就没有理会过天界的战事,更何况新官上任三把火,沈越这个天地怎么不亲征。

  自从你敢日将孩子从冥界带回来以后,檀钰就变得极其的沉默。有些错虽然已经被原谅,但是错了就是错了,那些留下的伤害是永远无法愈合的。

  草草因着赤忱的缘故也已经有足够的灵力去用那口诀了,所以她现在是想抱孩子就抱孩子。所以经常地带着孩子在天庭溜达。所以也无暇估计檀钰。

  要不然说儿子天生就是对头,所以檀钰越来越觉得他当初就不应该对他那么好,当初对他那么好,现在竟然和自己抢媳妇。真是没良心。活了几十万年的战神在生气,丝毫不管自家儿子只是一个不满半年的小家伙。

  或许是周围的气压太过沉闷了,也或许是檀钰的,幽怨太重了一直和檀钰对着干的大宝,竟然在没有檀钰的施压下,出奇的安静。只是静静地趴在门前晒着太阳。

  因着檀钰与赤忱的关系,每年草草都会带着孩子去冥界到那个禁地去,她想要儿子知道一些事,记住一些人。

  当毁没有回到冥界,因为他不想打破眼前的平静,在褚樾哪里,他要照顾都儿,他答应再陪对儿一千年,那时候都儿也应当差不多能独当一面了,他就回到亲生父母的身边。

  虽然不在一起,但是不论是褚樾和柳雪寒,还是阳姬和黑无常,他都会时长的去探望他们的。不可否认褚樾真的很会教养孩子,当毁这么通情达理却也让人格外的心疼。

  阴姬和萧涯予也都定居在了冥界,虽然南海龙王之位已经有他的那些兄弟接任,但是他们的关系也并不是多好,毕竟他们都是真正的龙,而他不过是一条鱼罢了。

  鲛人很像鱼,但是他们有和那些鱼妖不同,因为他们虽然有着鱼尾,但是他们的鱼尾上的却有双鳍,虽然平时不显现,但是他们的背后却是有双翼的。透明的陪着他们鱼尾的色彩。鲛人泣珠却也是他们的区别。

  传言他们的祖先也是龙,只是龙生九子子子不同,他们就成了现在在的这个样子罢了。但是他们却也不输于龙族。鲛人天生有着极美的容颜,无论男女皆是雌雄莫辩。所以曾一度有很多人界的修道恶人,大肆捕捉鲛人以供玩乐。

  当然那些高贵的龙族更是没有放弃使用自己的特权。即便是身为南海鲛主的母亲也没有幸免于难。所以才有他的出生,在某方面他还是挺痛恨自己的。

  所以在被丢弃在在岸上,虽然那时候他因为搁浅已经奄奄一息了,但是他也没有什么恐惧,准确的说生与死,在那个时候他就已经选择了死亡。只是他没想到他会遇到那个男人,那个改变了他的一生的男人。

  想起自己当初的疯狂,萧涯予就有些羞愧,现在倒是有些不理解当时的自己了,看着躺在自己怀里的女人,萧涯予轻轻的将她放到了床上,虽然已经铺的很柔软了,但是毕竟是在海底,他们是不能离了水了,所以所有的东西都还是有些潮湿的,若不是冥界也阴暗潮湿,怕是阴姬大概早就已经受不了了。

  似是想到了什么,萧涯予走到了衣柜前面,看着柜子的把手,试了几次,终于鼓足勇气打开了们,果不其然,衣柜里慢慢的都是暴露的女装,真正的男装根本就没有几件。

  “你准备那么多漂亮的衣服做什么?”不知道什么时候阴姬已经站到了他的旁边,看着衣柜里的衣服,其实她的心里早就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只是看着满脸通红,因为被抓到现形萧涯予,而拘谨的萧涯予。阴姬很是善解人意的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

  ‘这些尺寸配我还是有些大,我没有那么高。说着捏了捏萧涯予的胳膊有些认真地说道。“看着你就单薄,虽然很有力气,但是你这身体着实太过秀气。本来就长得太好看,把我都比下去了,但是这身子也当好好的练上一练。”

  “没用!”萧涯予一边说着一边将柜门关上,虽然那些女装自成婚以后让他就没有再穿过了,每次回来也都是匆匆的离开了,所以便将这些衣物给忘记了,看来还是赶紧的处理了为好。

  “为什么没用?”阴姬有些诧异的问道。慢慢地萧涯予已经接纳了她,他的心里有了她,便处处顺着她,现在已经是典型的夫为妻纲了。所以她丝毫没有怀疑他实在偷懒狡辩。

  “我们鲛人的体质就是这样,你莫要看我的身体单薄,但是确是很强健的。”

  听了萧涯予的话,彼时阴姬不知道自己是该庆幸自己捡了这么一个宝贝,还是在给自己找不自信。找了一个夫君竟比自己还要柔美。

  “你把孩子给我带回来!”草草蹦到石桌上,手里拿着一根鸡毛掸子,不停地挥舞着。显然一副气急了的模样。

  “他都已经几千岁了,应当出去锻炼锻炼!”檀钰不以为然的说道。

  “你还有脸说!几千岁!几千岁!他还不过是凡间五六岁孩子的情况,这么小你就将他丢出去?啊!”

  “可是年龄在哪里不是真的吗!早说了,现在仙魔共和,我让那共知树偷偷带着他到魔界历练历练又有什么不对?将孩子永远的保护在自己的羽翼之下,那么他将永远的长不大!”

  话是这么说,但是檀钰坚决不会承认,他是吃孩子的醋了。现在他是体会到了当初草草不能抱孩子的时候,自己霸占这孩子时她的心情了。只那时候也不过一个月,这孩子占着他媳妇可是占了整整几千年。早送走早安静。

  “我不管!檀钰我给你说,从今天起桥归桥路归路,你我两不相关。”说着跑到屋子里,打包了一个小包袱,便要夺门而去。

  “蓝熏收拾一下,我们去凡间。”说完看也不看便向屋内走去。

  此时已经走到门口的草草听到了檀钰的话,赶忙将伸出去的哪只脚给收了回来。去凡间?现在天界和魔界都已经下了重令,不允许随意去凡间。所以她很无聊,大大小小的书也已经看了不知道多少遍,现在只能靠摆弄孩子来打发时间了。所以她才会和檀钰闹。

  走进屋里,草草便看到檀钰静静的坐在屋子里喝茶,蓝熏进进出出的忙里忙外。嫣然是要出远门的样子。

  草草寻了张凳子,做了下来,将头探向檀钰问道。“你要去凡间?”

  “嗯!”檀钰搭理都懒得搭理她,只是从鼻子里不咸不淡的嗯了一声。

  面对檀钰这半死不活的样子,草草也懒得搭理她,没有什么比出去玩,更能打动她。只见草草笑嘻嘻的说道。“带上我呗!”

  “不行!你又不是我什么人?”显然檀钰说的是那句两不相关。

  “我……”草草刚说了一个字就被檀钰不耐烦的打断。

  “婢女我有蓝熏。……”顿了一下又补充道。“宠物我有大宝就够了。”看着檀钰一副哪凉快上哪呆着去吧的表情,草草暗中攥了攥拳头,压压切齿的说道。“你就不怕我去天帝那告状?”

  “告状?呵!我可是临渊善战,天帝都要给我三分薄面,我想去哪?还不是就去哪?”檀钰俨然一副不在乎无所谓的表情。

  “神尊!你之前说我和你什么?”草草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我和你有没有什么关系!”

  “怎么没有关系?来,夫君我是你娘子,来,亲一个!”檀钰从来都知道她是一个厚脸皮的,只是没想到还能再厚出一个新极限。

  ------题外话------

  历经还几个月终于结束了,本来想了好多的内容,后来因为太高估自己了,又加上自己文笔太差,反响不太好,便将主线的一些内容以及很多附现给省了去。虽然这一本不太好,但是下一本我会好好努力的,先存稿在琢磨修改。希望会有成长。谢谢收藏、订阅的亲们!谢谢打赏的亲亲。谢谢支持!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