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BOSS难养 > 第148章
  霸王的动作一顿,抬头诧异的看着她,歪着脑袋,似乎在思考着余小乐话中的意思是真是假。

  而余小乐,见到霸王停住之后,也不多做留恋,转身走了出去。

  但是霸王看到后,停下的脚步又动了起来,飞快的跑在余小乐的身后,像是将余小乐刚刚说的话给扔到了脑后,真的假的无所谓了,只要它

  还能呆在它所认定的那个人的身边就好。

  而余小乐,当然走了几步就感觉到了霸王的动作,再一次的止住,而她现在的额头上则出现了一层细细的汗,明明外边是那么大的太阳,而

  她的背后却传来一阵又一阵的冷意。

  深吸了一口气,余小乐并没有转头,而是冷冷的说道:“你这个扫把星,你以为我还会让你跟着我吗?”

  即便是此刻的余小乐并没有转头,霸王都似乎感受到她说这句话后满脸的嘲讽之意。

  脚下的步伐停了下来,四肢小短腿就这么的站在地上,仰头,看着背对她的人,原本湿漉漉的大眼睛瞬间遮上了一层迷雾,而后似乎察觉到

  了什么,又迅速的低下了头去。

  似乎,真的就如同余小乐说的这般,它跟在余小乐的身边,从来没有带给她的好,只有无穷的麻烦。

  人类的世界太过贪婪,而它在某个程度上来说,是贪婪的根源。

  说完这句话的余小乐再次走出去的时候,霸王并没有跟上去,而是独自留在那里,可怜兮兮的垂着脑袋,像是被遗弃的孩子,这样的场景,

  连带着心中有些莫名的毒谷老人都看不下去,嘟囔着道:“你这小丫头,它跟着你是你的福气,你以为它能随随便便的跟着旁人的?真不知好歹

  !活该让你疼上这么多天。”恶神恶气的说完之后,他的目光转向了一旁的霸王,笑眯眯的道:“她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既然都不要你了,还关

  心她做什么,还是跟着老夫,保管你每天吃香的喝辣的。”毒谷老人看着霸王在余小乐走出去之后依旧黏在她身上的目光,强忍住心中的愤愤不

  平,诱惑道。

  这家伙,余小乐不知道它的价值,他可知道。

  而且最重要的是忠心,只要能让它认同,那么便是一生。

  霸王看着余小乐走出去,入了人群,最后随着群流消失不见之后,这才收回了黏在余小乐身边的视线。

  不知道怎么回事,它心里面很是不安。

  它要去找那个人,或许那个人可以让这个不安给消除下去。

  至于毒谷老人的话,霸王内心呵呵一笑,满是不屑,就凭他,竟然还有这个资格说这句话!直接右耳朵出,四肢一蹬,时间没有了踪影。

  靠着灵敏的鼻子,霸王很快的便在一里开外的某个树林里找到了独自隐藏在这里的简少白。

  来这里隐藏的简少白是因为今天下午,会来一趟镖,护送的是一个人,而这个人,在天山上的地位不低,而且掌握着紫莲的催熟秘法,这样

  重要的人竟然会出来并且由人护送,想必天山那边必然出现了什么事情,不过这个他不在乎,他在乎的是他手中的秘法,本来他是准备过一段时

  间,将卞城这里的事情处理好之后,便赶往天山的,结果天降好运,有人便送上门来。

  不管,他这次过来是为了什么事情,又是作为哪方代表以及合作的事情,他都不在乎,只要这个人,乖乖的交出他所需要的东西就可以了。

  尽管他独自一人,尽管这个是由江湖第一的中原镖局来护送,只要是他简少白想要的东西,就必须拿到。

  对于他自己,这点自信还是有的。

  可是就在他远远的就看到来的一行护送的镖局的人的时候,他所隐藏的地方气流忽然间流转起来。

  简少白虽然惊诧,但是很快的做出了反应,两指夹了一枚树叶,便朝着气流来源的地方扔了出去。

  柔软的树叶在经过简少白浑厚的内力冲击之后,就像一枚锋利的刀片,毫不留情的走在它将要去的那个轨迹之上。

  原本疾驰的霸王毕竟也是身经百战的主,对于危险的感知更为的敏锐,对方是完全带着杀意的,小巧而疾驰的身体在半空中硬生生的刹住,

  转而偏移了一个角度,硬是生生的将这个致命的树叶给闪了过去,但是简少白既然出手,也不会让敌人轻松的躲了过去,霸王身体一侧还是空掉

  了一道毛发,从脖子到屁股,长长的一道。肉肉的皮肤失去了毛发的遮挡,暴露在空气中,寒意冷不丁的侵袭到霸王的身体里。

  不过霸王可没有心情去看它自己的情况了,而是尖锐的一叫。

  它担心再不出声,简少白就要对它下死手了。

  它可不想冤死在这里。

  听到熟悉的叫声,集中在手中的气劲散了过去,简少白转头,看着霸王三两下的来到了他的身边。

  这家伙,平时和那个女人黏的那么紧,此刻怎么来这里了?

  难道…

  待霸王彻底来到他的面前,刚停下来就感受到周边刺骨的冷意,抬头,见到一脸阴寒的简少白看着它,一字一字的说道:“余小乐出事了?

  ”

  霸王下意识的点了下小脑袋,毕竟余小乐临走的时候那隐忍的表情和开口说出的话,都令霸王无比的伤心。

  余小乐竟然不要它了。

  竟然不要它了。

  简少白周身的温度猛的一僵,眼看着镖局护送队朝着他们越来越近。

  闭了闭眼,将心中的暴怒压了下去,恢复了平日里的冷静。

  “她目前有没有生命危险?”

  霸王摇了摇头。

  但是又想起她此刻所遭受的痛,这可是原本应该加注在它的身上的,但是,可是,这个应该也算是生命危险吧。

  霸王又想点头的,却听到简少白下面的一句话。

  “她人现在是否在卞城?”

  霸王离开的时候,闻着余小乐的气味确实是在卞城的,于是点了点头。

  还是点了两下。

  它是想说,另外两下是接着上一个问题的,可是却发现,简少白并没有注意到这个问题,心中着急,爪子扒拉着简少白的衣角,口中吱吱直

  叫唤。

  但是看到简少白没有反应的反应,它心中真的急。

  怪就怪他听不懂自己的话,还是自家的主人好,自己无论想表达什么,余小乐都能听的懂。

  它和余小乐才是天生契合的一对。

  简少白松了一口气,只要余小乐没有危险,人还留在卞城,那么就没有什么事情。

  看霸王两眼着急的样子简少白心领神会。

  应该是受到了什么欺负。

  有胆子欺负他的人,那么也应该有觉悟等他回去收拾。

  想到这里的简少白无比理性的偏离了霸王所要表达的意思,并在下一秒一掌闪飞扯着他衣服的霸王,在霸王怒目而视中淡淡扔了一句话:“

  别吵。”

  是的,不要吵,他现在要干正事。

  被扔到地上的霸王磨着爪子,想要去招呼某个人,耳朵下意识的动了动,头转了过去,看到了远处的一行人。

  霸王将伸出的爪子默默的收了回去,不动了,心中愤愤的想着,等他做好了这件事情之后一定要简少白好看。

  随后它自己则隐匿在一旁,并不打算出手,嗯不打算出爪,反而将眼睛闭上了去,打了一个盹。

  毕竟它自己跑了这么远,也是很累的。

  等到霸王鼻子传来淡淡的血腥味之后,这才耸了耸鼻子醒了过来,眨巴着眼睛看着身边的人。

  简少白它还是认识的,可是站在他身边的那个女人是谁?!

  霸王的精神一下子亢奋了起来。

  对着眼前的女人满是打量。

  嗯,额头上有个小红痘痘,没有它家的主人五官精致,皮肤白皙,三个字,丑爆了!

  霸王绝对不承认所谓的红痘痘是天生在额间的朱砂痣。

  嗯,衣服脏乱,还带着它讨厌的血腥味。

  选择性的忘记是站在她身边的简少白家伙干的!

  嗯,眼睛里带着慌乱与恐惧,没有它家主人眸子里满是阴险,天生就是弱者被人欺负的。

  将之前发生大的事情全部抛在脑后。

  上下打量个遍之后,霸王得出一个结论。

  简少白红杏出墙了!

  出墙的还是这个扶不上墙的烂泥巴。

  这么长的时间,将她家主人的事情抛在脑后,就为了这样一个女人,它…它为余小乐叫屈。

  主人呢,你快来,有人要出墙咯!

  而且出墙的还是泥巴。

  想到这里,霸王一怔,考虑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它家主人不在也不是一个事情啊,而且…

  它这次来是为了让简少白回去好好修理一下那个老头,让它欺负主人。

  看着简少白看着他旁边的人满意的眼神,霸王越看越生气,直接扭头就走。

  它过来指望这个家伙出气…

  还是想想怎么讨好主人来的更为实际!

  毕竟余小乐在走的时候,明明白白的告诉它,不要它了。

  越想,霸王越觉得委屈。

  那段日子相处的时光历历在目,怎么说不要就不要了呢。

  它嗅了嗅鼻子,准备循着气味去找余小乐,结果,懵逼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