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名门千金:重生枭妻至上 > 新篇 豪门暖婚之霸妻独爱七十一

新篇 豪门暖婚之霸妻独爱七十一

  男子轻飘飘的一句话彻底点燃了苏母的愤怒,她猛然转过身,声音都比以往大了许多,“我知道他在哪!”

  男子把玩着手中的枪,无声地传递着一个讯息:我的时间有限,再找不到人小心你的小命。

  豪门没有一个是等闲之辈,显然苏母也不是,年轻的时候为了防止丈夫出轨,她也是下尽了功夫,在手机里下定位,也是必不可少的。

  苏母根据手机上的定位系统,顺利地找到了苏父。

  当她看见苏父的车里还钻出一个妩媚的女人的时候,脸色青得可怕。

  贱人!也配抢她的人!

  苏母咬牙切齿,伸手就要去抓那个女人的脸。

  女人很有眼见地躲在苏父身后,挑衅着朝苏母一笑。

  “够了!”

  苏父一声呵斥,苏母的脾气立马就上了来,怒气冲冲地质问道:“这个贱人是谁?”

  听见贱人两个字,苏父眉头一皱,“好了!现在苏家早已不复存在,现在,我干什么已经和你没关系了!”

  苏母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这个只会对自己唯唯诺诺的男人,“没关系?你也不看看我什么身份,也配冲我吼?”

  苏父的脸随之也是一青。

  苏母当着自己他人的面说出这样一番话来,无疑是在侮辱他。

  原本入累本就十分丢人了,他一下红了眼,怒着就要骂出口。

  “达令~不要吵了嘛~”

  一声娇滴滴的声音恰好地打断了苏父想要说的话,低头一见身边的女人紧贴着他的模样,马上没了兴致,和女人坐进车子。

  苏母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丈夫和小情人走了,心中的不甘可想而知。

  “好了,给你的时间到了。”

  身后站着的男子早已不耐烦了,“既然你那么好心放你丈夫走了,那他的账只好算在你身上咯。”

  苏母还沉浸在刚刚的气愤中,眼看着男子又要对自己下手,她近乎于发疯地大叫道:“你为什么老缠着我不去抓那两个奸夫淫妇啊!”

  男子冷呵一声,“他不归我管。眼下你得罪了我们小姐,只有两个选择,一去吃几年牢饭长长记性,然后还债。二直接用你的命还债,你选哪个?”

  苏母心里一怵,“你们的小姐,是谁?”

  苏母被推进了车内,“进去!”

  苏母见情况危机,只得说出了丈夫可能会在的地方,公司。

  车子如同离铉的箭般向前,很快停在了目的地。

  “下去!”

  苏母又被男子一把推下车,她踉跄了两步,“继续走!”

  如今耸入天际的大楼却是空无一人,苏母猛然一惊,脚步突然加快。

  走进熟悉的楼层,心里默念道:“不会的,不会的…”

  但现实就是那间奢华宽敞的办公室内,连个人影都没有。

  苏母顾不得身后还有人拿枪指着她的脑袋,慌张地摸出手机,再一次拨通那个号码,可依旧没人接。

  原本长而精美的指甲此刻已经被她蹂躏德不成样了,她此时已经没了理智,她丝毫无法接受对自己百依百顺的丈夫会抛下昂贵的债务给她,却独自逃走了!她怎么也没想到!

  “你不知道他在哪里的话就由你来还债吧,不过这债务有点多也不知道能不能给你留个全尸…”

  男子轻飘飘的一句话彻底点燃了苏母的愤怒,她猛然转过身,声音都比以往大了许多,“我知道他在哪!”

  男子把玩着手中的枪,无声地传递着一个讯息:我的时间有限,再找不到人小心你的小命。

  豪门没有一个是等闲之辈,显然苏母也不是,年轻的时候为了防止丈夫出轨,她也是下尽了功夫,在手机里下定位,也是必不可少的。

  苏母根据手机上的定位系统,顺利地找到了苏父。

  当她看见苏父的车里还钻出一个妩媚的女人的时候,脸色青得可怕。

  贱人!也配抢她的人!

  苏母咬牙切齿,伸手就要去抓那个女人的脸。

  女人很有眼见地躲在苏父身后,挑衅着朝苏母一笑。

  “够了!”

  苏父一声呵斥,苏母的脾气立马就上了来,怒气冲冲地质问道:“这个贱人是谁?”

  听见贱人两个字,苏父眉头一皱,“好了!现在苏家早已不复存在,现在,我干什么已经和你没关系了!”

  苏母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这个只会对自己唯唯诺诺的男人,“没关系?你也不看看我什么身份,也配冲我吼?”

  苏父的脸随之也是一青。

  苏母当着自己他人的面说出这样一番话来,无疑是在侮辱他。

  原本入累本就十分丢人了,他一下红了眼,怒着就要骂出口。

  “达令~不要吵了嘛~”

  一声娇滴滴的声音恰好地打断了苏父想要说的话,低头一见身边的女人紧贴着他的模样,马上没了兴致,和女人坐进车子。

  苏母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丈夫和小情人走了,心中的不甘可想而知。

  “好了,给你的时间到了。”

  身后站着的男子早已不耐烦了,“既然你那么好心放你丈夫走了,那他的账只好算在你身上咯。”

  苏母还沉浸在刚刚的气愤中,眼看着男子又要对自己下手,她近乎于发疯地大叫道:“你为什么老缠着我不去抓那两个奸夫淫妇啊!”

  男子冷呵一声,“他不归我管。眼下你得罪了我们小姐,只有两个选择,一去吃几年牢饭长长记性,然后还债。二直接用你的命还债,你选哪个?”

  苏母心里一怵,“你们的小姐,是谁?”

  “小姐的大名你还不配知道。怎么,想好选哪个了吗?”

  苏母咬牙。秦家仗势欺人,她的苏家此刻也落入他家,她如今还落入敌手,一切都是那么的不如意!这些不顺心的事让她濒临崩溃。

  死死着抓着头发,才挤出那几个字:“别杀我,我不想死…”

  男子见她害怕的模样,不屑地冷哼一声,“那你的意思是想进监狱是吧?”

  进监狱这种地下卑贱的处境,无疑让身处高位的苏母感到耻辱,她紧闭着嘴不说话。

  男子也懒得和她废话了,“既然如此,走吧。”

  当苏母带上手铐被带进女子监狱的时候,她无时不后悔此刻的决定。早知进监狱会生不如死,她倒不如一枪死了痛快。这是后话。

  而车内逃走的男女此刻正享受着车子奔驰的快感,性感的女人则倒在男子的怀中,娇滴滴地问道:“苏总,我们去哪呀~”

  男子开着车还不忘与女人调情,刮了一下她的鼻子,说道:“你想去哪?我带你去。”

  “那人家问你哦,你觉得去死好呢还是等死好?”

  男子起先还没反应过来,还以为是她开了玩笑,想回答才发现她问得是一个诡异的问题。

  而身旁贴着她的女人不知何时摸出了一把枪,抵在了他的头部。

  他吓得不敢动,车子便失去控制,撞在了路边一棵树桩上。

  车子随之停了下来。

  苏父由于受到惊吓和撞击,依旧昏了过去。

  女人悄然一笑,任务顺利完成!这次她可没有搞砸。

  得咧,直接扔监狱里去。

  苏家本就因为私藏毒品以及囚禁幼童被判入狱,但是为了防止苏家逃走,秦家只好亲自送他们进去了。

  路上自然不让他们好受,得罪小姐,自然不会有好下场。

  两人完成任务后立刻前去复命。

  他们的身份还不能见小姐,只能向王涛汇报情况。

  “爸!”刚进门,女人就兴冲冲地叫道。

  王涛表情严肃,看见她一身不符合年纪的装扮,眉头一皱,“你这是什么打扮?还不快洗掉!”

  女人笑嘻嘻地进了卫生间。

  身边的男子无奈,他怎么就和这样一个女人一起做任务?

  他弯下身,恭敬地对王涛汇报道:“下一步有何指示?”

  “先不动。”

  “是。”

  厕所的门打开,一个披着头发长相清纯的姑娘走了出来,难以想象,她就是之前那个性感妖娆的女人。

  简直判若两人。

  她兴奋地问道:“爸,我今天的表现怎么样?”

  王涛没说话。

  对于自己这个女儿,他也是拿她没办法。

  韩小佳像是想到什么,说道:“俗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那小姐这把火应该是烧在苏家了吧?”

  搭档斜睨了她一眼,“你帮了苏家,也算得罪小姐了。”

  韩小佳举掌就要打他。

  “好了,今天是小姐内部审察之日,你们安分点。”

  两人自觉地站在王涛身后,跟着他往前走。

  秦家的所有高层的人都依次来到了一间会议厅里,井然有序地落座。

  开始打量着坐在中央的冷漪涟。

  看她不过二十出头,不谙世事的样子,老一辈的人眼底不自觉地露出鄙夷之色。

  年纪轻轻的一个小女娃,能挑起秦家这个大梁子?

  开什么玩笑。

  而后王涛走进来,坐在冷漪涟的右侧,那些人才开始正襟危坐。

  “人都到齐了吗?”

  “还差两个。”韩小佳汇报道。

  眼神则紧紧地盯着眼前的人,她没看错,那就是血罂!

  血罂就是小姐?!

  突然得知这样的消息,她回不过神来。

  王涛看时间,到点了,开口问道:“小姐你看…”

  “开始吧。”

  王涛听命开始讲话,会议厅的门突然打开,几个身材魁梧的男人走了进来。

  王涛一顿,倒没说什么,继续讲他的。

  冷漪涟却做了个停的手势,客气地请刚进来的几位出去。

  “你们以后不用来开会了。”

  几人表情一遍,凶神恶煞地提高了音量:“你说什么!”

  冷漪涟平静地又重发了一遍。

  “你他妈是谁!还敢来命令老子!”

  冷漪涟被一个男子用一只手臂提起,小脸上神情淡淡地回道:“松手。”

  王涛见几人如此胆大妄为,“你们几人不尊重小姐的话,也就没有必要在秦家待下去了。”

  几人丝毫没把冷漪涟放在眼里,“涛爷,您这是在说笑吗,秦家早已是您的,您何必找一个傀儡呢?”

  “傀儡?”冷漪涟黑眸望向他,“我看起来很没弱吗?”

  男子轻蔑地回视着她,“我一只胳膊就可以将你拉起来,你说你弱不弱?”

  王涛见男子明显在自寻死路,而小姐明显也对他没了留下的想法,他便想出手轰这几人出去。

  而冷漪涟的动作迅速,众人只听见“咔嚓”一声,那个男子的脖子一下就被人拧断了。

  在座的人惊得一颤。

  那身手,那手法,快得让人来不及反应。

  以至于那个男子还没出手,脖子就被拧断了。

  “咚。”魁梧的身躯倒在地上,后方的人惊得不敢动。

  他们没少杀人,但是却是第一次见如此干脆的就把人杀死的身手。

  这样的速度,没个几十年,没办法练成。

  而眼前杀人的女子不过二十来岁,她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所有的人都呆呆地望着拍拍手坐回位子的冷漪涟,只是坐下这么一个动作,浑身上下的气势就自然而然地显现出来,上位者的威严尽显。

  那气势浑然天成,是刻意模仿不出来的,令人忍不住为之臣服。

  天子的霸气,在她身上也不过如此。

  “以前不懂规矩,现在我就来立个规矩,”冷漪涟一字一句,说得不容逆许,“迟到的,就不用来了。”

  “对我还有意见的就现在提出来,我不希望再看到这类事。”

  台下鸦雀无声。

  “既然没有,那就在你们面前的纸上签字吧,往后,我就是你们的领导人了,秦家的兴旺也在你们手上!”

  “刷刷”坐在下方的人都在纸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散会。

  王涛跟在冷漪涟身后走出会议厅,跟在王涛后面的则是韩小佳和她的搭档。

  王涛汇报好情况,就退下了。

  那理说韩小佳也要跟着退下,但她却站在冷漪涟的办公桌前不走。

  冷漪涟抬眸,“有事?”

  她对于韩小佳潜伏在魏施身边的事也不过问,她倒相信王涛,他的女儿,目的自然是为了秦家好。

  韩小佳突然郑重地跪下,恭敬道:“小姐,我能在你手下做事吗?”

  冷漪涟黑眸一凝,“这是你的意思?”

  韩小佳低头,“是。”

  冷漪涟沉默了片刻之后,应许了,“可以。”

  韩小佳倒没想到小姐会直接答应,感激地起身言谢。

  现在接手秦家,她将要忙着秦家的事,才想起来自己与男人已经好久没有通电话,也没有见面了。

  这些天没雨,气温也降了下来,风吹来,透着一股凉意。

  冷漪涟凝视着手机中他的号码,心里不禁暗想着,这些天也没接到他的电话,他是不是,忘了她了?

  然而,此刻,闻憬述也心有灵犀地打开手机,望着手机中并没有未接电话,失望地侧目望向烟茫茫的窗外。

  窗外是望不断的朦胧。

  他叹了口气,正打算继续翻看文件,手中的电话却恰在此时振动起来。

  他一喜,却故作镇定地不按。

  冷漪涟秀眉皱起,就在她要挂掉的时候,电话通了。

  她没吭声。对方也不说话。

  冷漪涟无奈,说道:“你不说话我就挂了。”

  “别,”闻憬述不自觉地开口,却发现自己被女人耍了。

  “小傻瓜你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你都不想我吗?”闻憬述有些生气地问,那语气,颇有点怨妇的口吻。

  冷漪涟听得忍不住笑出声,“我想啊,你为什么不给我打?”

  “我…”闻憬述一噎,“我原先都说了让你打的,当然是你打…”

  冷漪涟悄然勾起一丝笑,“我想你了,你想我了吗?”

  “想啊,我好久都没有和你亲亲了,好难受。”

  闻憬述很自然地开始撒起娇来。

  这话听得冷漪涟心头一软,她确实好久都没有和他亲热了。

  “你来找我好不好?”

  收到美人邀请,闻憬述当然迫不及待地就驱车来到秦家。

  就看见她只一件薄衬衣,远远一看,更显得她娇小而瘦弱。

  他立刻将车停下,前去搂住她。

  冷漪涟抬眸,见是他,就将头埋在他的胸膛上,双手环上他健壮的腰身。

  这是久别重逢的温暖。

  天依然沉郁,湿润的空气中飘扬的雨丝沾湿了肩头

  闻憬述即刻说道:“进去吧。”

  揽过她的肩,与她并肩走着。

  “小姐,”

  黑衣人一看见冷漪涟,便将伞移至她的头顶,便看见了站在一旁的闻憬述,“姑爷。”

  闻憬述“嗯”了声,表面上神情淡淡,然而心里还是对这声姑爷挺受用的,表明她的小傻瓜还是挺惦记她的。

  “乖,给我说说,最近有什么事不能解决的吗?”

  冷漪涟的私人房间里,闻憬述抱着她让她靠在他的怀里,大掌摩挲着她的发丝,等着她回答。

  冷漪涟黑眸微怔,外公的事情,她…

  双眸一暗,闻憬述自然看出了她的变化,“外公的事情,你已经尽力了,剩下的就看外公了。”

  冷漪涟低垂着眸,她总是认为,如果她能够早点回去,那外公是不是…

  黑眸出现了片刻的恍惚,脸突然被人一揉,她侧过脸,才回过神。

  “别想了,外公年纪到了,生死是天命。再说说还有什么别的事。”

  两人正沉浸在久别重逢的温情里,门突然敲动了两声,顾不得等冷漪涟说进来,韩小佳就匆忙地走进了进来,汇报了一个不好的消息,“小姐,秦爷情况危及,他说想见您,您快去看看吧!”

  冷漪涟霍然一惊,发射性地站了起来,外公…

  脚步有些凌乱地往外跑去。

  闻憬述黑眸一深,紧跟着。

  两人赶到秦爷所在的房间,越靠近房门,冷漪涟的脚步越是沉重。

  跑着跑着,就变成了走。走着走着,就停下来了。

  直到走到了那沧桑的老人前,望着他即将阖上的眼眸,一明一暗,似风中的火烛。她脚步一软,跪了下来。

  “外孙…漪涟…”老人喃喃自语,眼神飘忽不定,似看见了她,朝她和蔼一笑。

  “外公,我在。”冷漪涟鼻子有些酸,眼神也有些朦胧了。

  她伸手一抹,是眼泪。

  望着眼前如同浮尘般仿佛会在下一秒离她而去,她心中就像堵住了,喘不过气。

  老人却对她笑着,布满皱纹的手伸向她,她也会意地握住。

  最后,老人的手垂了下来,她呼吸一置,想大叫却发不出声音。

  最终,母亲,外公,都离她而去,她是不是真的…会带来厄运,如他们多说的,不祥之人?

  她紧紧地握拳,在门外看了许久的闻憬述叹了口气,进门抱住了她,“不要自责了,这不是你的错,生死由天注定的。”

  怀中的女人眼眶憋得泛红,哑着声开口问道:“那你也会离我而去吗?”

  闻憬述抱得更紧了,“是生,是死,我都是你的人。怎么样,满意这个答案吗?”

  “你别离开我,不然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冷漪涟反身搂住他,第一次在他的面前说出如此脆弱的话。

  自秦爷去世,秦家全权由冷漪涟负责,凭着雷厉风行的手段,稳坐秦家家主的位置。

  听闻的人不屑一顾,年纪轻轻,能登上秦家宝座,这背后,指不定有什么肮脏的交易呢!

  王涛也不过是找来了一个秦家的私生子作傀儡罢了,真正的掌管者,还是王涛。

  而被议论的人,也不急于震慑四方,扩展秦家的势力,自然是越低调越好。

  闻憬述在闻家住了几天便回去了,出门前,冷漪涟不忘叮嘱道:“到了给我打个电话。”

  看着男人的车渐行渐远,直到看不见,她才返回房间。

  开始全神贯注地处理公事。

  时间如流水般流逝,冷漪涟起身时,已经是两小时后了。

  他应该到了,怎么没打电话?

  她想着男人总是说让她打给他的,那她就该主动点,想着,就拨通了电话。

  没有人接。

  她秀眉一皱,有什么事吗?

  韩小佳已是她手下的人,敲门进来汇报了一个让冷漪涟心底一惊的消息:“小姐,姑爷…”

  冷漪涟听见他的名字,刹那间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姑爷他…”韩小佳都不忍心,小姐失了秦爷,若是连姑爷…

  冷漪涟见她欲言又止,“说!”

  韩小佳闭了闭眼,一口气说了出来,“姑爷路上遭遇袭击,现在下落不明。”

  冷漪涟瞳孔一缩,手机也重重地砸落在地。

  随即,她小脸紧绷,黑眸冷冽,“查出来是谁指使的吗?”

  韩小佳低头,回道:“魏施所为。”

  魏施,两人都不陌生。

  黑眸冷若冰霜,沁着透人心骨的寒,“我去端了他的老窝,你坐镇秦家。”

  听见小姐要亲自去,韩小佳本要说让她去,但想到魏施,她只得作罢。

  冷漪涟一路飙车驶向魏施总部,这么久没找她麻烦了她还以为他精神正常了,看来只是消停会而已。

  她冷笑一声,轻车熟路地攀上魏施的窗前。

  浴室里窸窸窣窣的水声证明有人在。

  片刻,水声停,魏施只围了个宽松的浴袍走了出来。

  头发上还挂着水珠。

  他早已预见冷漪涟会一人来找他,然而,再一次看见她,他依旧心潮澎湃。

  “小罂,漪涟,好久没见,你就不想我吗?”

  魏施魅惑性的笑容对冷漪涟丝毫不起作用,她开门见山地问道:“闻憬述呢?”

  看她如此关心那男人的下落,魏施原本笑容满面的脸微微有些扭曲,显然是动怒了,却被他压了下去。

  他正打算继续和颜悦色地套近乎,冷漪涟却丝毫不领情,“他到底在哪!”

  被她这句话一刺激,他抑制不住地钳住她的肩膀,力道大得似乎要将她的肩膀捏碎,音调陡然提高,“闻憬述!闻憬述!他究竟有什么好让你心心念着?他现在早死了,被我炸死的!杀我妹妹,他就别想活着!”

  冷漪涟顾不得肩上的疼痛,一把掐住他的脖子,眼底逬射出的杀意让人心惊,一字一句道:“你说什么?”

  冷漪涟钳着他的脖子的手一点一点收紧,魏施的脸色也随着她的动作变得涨红。

  “你…要是…不想…知道…他的下落…你…尽管…动手。”

  冷漪涟动作未停,直到魏施感觉眼前发黑了,她才松了手。

  魏施重获空气,剧烈地咳嗽着。

  “说!”

  魏施过了许久才缓过来,果真是狠,一不留神,自己的小命就要交代在她手里了。

  “给我生个孩子,就让他安全回去,这比交易怎么样?”

  冷漪涟的黑眸如同刀锋一般锋利又饱经寒气,冷笑一声,“妄想!”

  魏施见她不领情,“看来你对他的感情也不过如此,那他也只能为我妹妹偿命了。”

  冷漪涟深不可测的黑眸极冷,“魏施,既然你软硬不吃,我也不见意再将这里炸为废墟!”

  魏施倒是无所谓地说道:“正好这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了,你尽管炸。”

  冷漪涟握拳,骨指泛着清白,毁天灭地的杀意尽显。

  下属很快带来了消息:“小姐,发现了姑爷的车,车被炸毁,但未发现姑爷。”

  这么说,他还在对不对?

  “他有何三长两短,我要你偿命。”

  她眼眸如同染血道。

  转身跳出魏施的窗台,借助钢绳,稳稳地落在地上。

  魏施望着她不顾一切地模样,他就这么好值得你惦记吗?想着,脸又开始扭曲了起来。

  冷漪涟抱着他还在的心理,一路上,她不断地自我暗示,他说过他会陪她一生的,脚步急促,眼眶泛红。

  一路飚车向目的地,四周都是秦家的人。

  不远处停着一辆被炸毁的轿车,是他的。

  手下的人清理过了,并没有找到人。

  “找!”

  一声令下,领命的黑衣人开始四处搜寻闻憬述。

  冷漪涟望着如同废墟一般的车子,不敢去想如果他没及时跳车的后果。

  正当冷漪涟发神时,后脑被人重重一击,她赫然一惊,却已经陷入了黑暗。

  魏施望着躺在床上的女人,对手下说道:“下去吧。”

  他贪婪地盯着面前安静的女人,确保她身上的锁链足够牢固了,才起身离开。

  冷漪涟昏迷了近一个下午,才逐渐清醒。

  黑眸一冷,这是哪?

  扫射四周,空荡荡的一个房间而已,她想动,却发觉自己的手上脚上都铐上了铁链。

  她一动,就会发出沉重的响声。

  房间的隔层一下被人打开,魏施出现在她面前。

  冷漪涟冷笑,“这是什么意思?”

  魏施又恢复了他魅惑的笑容,“等你什么时候答应和我生孩子了,就放了你。”

  冷漪涟只觉得可笑,“魏施,玩囚禁的话我不奉陪,你要是这么闲你早就有孩子了。”

  魏施摇头,“这可不是囚禁,我的房间就在你隔壁,先让你熟悉熟悉同居生活。”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