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城的夜色虽然已黑但街上还是十分的热闹,路边的商店都装饰了许多漂亮而华丽的彩灯,硕大的玻璃上也写满了圣诞快乐,店里也传出圣诞快乐的歌曲,街上有许多男女手牵着手也有些结队走的女孩子打闹着……

  “今天是圣诞你猜我给你带什么来了?”

  “你说啊是什么呀?”

  “嫁给我吧,小鱼!”

  “哇,好感动啊!”

  “……”

  林舒浅低着头听着耳边的这些话语好奇地看了看那正在街边求婚的小情侣,被求婚的女孩子脸上洋溢着满满地幸福,林舒浅看着那女孩幸福的样子叹了口气又低下头一个人悠悠地穿梭在人群里往城外的别墅区走着,“唉,因为自己身份特殊没什么朋友,好不容易有男朋友却最后还是自己一个人过圣诞节。”

  林舒浅远离了街上的热闹与喧嚣,走进寂静的别墅区里,回到了属于自己的家,虽然只是她一个人的家……

  “喵。”

  一只白色的猫咪见林舒浅回来,撒娇似得跑到林舒浅脚下蹭了蹭她,林舒浅脱下羽绒服随手扔到沙发上,抱起猫咪挠着猫咪的脖子大口呼出一口气。

  呼,还是家里舒服,外面冷死了,还要因为自己的身份而时刻警惕着……还有那让人见了会有些羡慕的东西……

  ‘嗒’的一声房间里一切都黑了。

  林舒浅靠在沙发上摸着自己怀里突然不安分的白猫,脸上充满了不悦地对窗外道,“圣诞也不给休假?”林舒浅看着眼前这黑乎乎的一切放下了怀中闹腾的白猫又道,“想谈什么?”

  并没有人回应,林舒浅轻笑出声,“想谈事不出声怎么谈?”

  “我不是来谈事。”

  “不谈事是为了圣诞节而来找我说说话聊聊天的吗?喻——厉。”

  风微微带起帘布,躲在窗帘后的男子身形一顿,压低了声音对林舒浅道,“舒浅,戚笙的任务今晚就会对你动手!”

  林舒浅站起身拍了拍坐的褶皱的衣服从茶几的果盘上拿过一粒糖打开塞到了嘴里看着喻厉好笑地说道,“今天是圣诞节不是愚人节吧?你在说什么笑话吗?”

  喻厉猛的走上前站在林舒浅面前有些怒意的道,“我是认真的和你说!”

  林舒浅看着面前这个比自己高一个头的男人,“可他是我自己选的我怎么会不信他?”

  “嗖——”两颗子弹朝林舒浅飞速地打去,喻厉听到动静一把推开林舒浅躲了过去。

  林舒浅看着窗外皱起眉头,喻厉说的还会是真的不成?他对我怎么会下得了手,林舒浅翻滚起身从身侧摸出手枪往子弹打出的方向开枪打去。

  一个脸上刀疤狰狞地中年男子悬挂着从二楼阳台上面掉了下来,林舒浅叹口气,就这点本事还能来杀人呢?唔,不过不是戚笙就好。

  “喻厉你看我就说不会是戚笙。”

  喻厉眉头任然不松懈地看着那倒下的男子。

  “喻厉说吧你来到底是来做什么的,还是说你看我一个人太孤独是来陪我过圣诞节的?”林舒浅靠在沙发上抱着对喻厉问道

  “叮咚——”

  喻厉还没开口门外响起了门铃声,林舒浅挑眉看了看喻厉示意他坐下说话,自己去开门看是谁来了。

  打开门,男子身着黑色西装,手中抱着一束以昙花做成的花束,花束上有一个很小的盒子,想必那就是求婚用的戒指吧,男子单膝跪在林舒浅前面柔声对林舒浅请求道,“浅浅愿意做我的新娘吗?”

  林舒浅愣愣地看着这意外的一切,喻厉何必挑拨她和戚笙呢,还说不是愚人节,自己在外面对别人的羡慕如今自己也有了。

  林舒浅很开心地勾起嘴角接过花束对门外的男子点了点头,“我当然愿意。”男子对林舒浅暖暖一笑为林舒浅理了理额前的碎发,看到屋里的喻厉说道,“今天浅浅还有其他客人啊,那也好,喻厉刚好能为我见证这一刻。”

  喻厉木楞地点点头,他明明听到的不是这个动手……现在这再说什么舒浅也不会信他了。

  戚笙眼神突然一冷,在戚笙四周瞬间变到了冰点,戚笙从手袖里抖出手的枪对准林舒浅便打去,三颗子弹以惊人的速度射向林舒浅,林舒浅看着气息完全变了的戚笙一惊,翻过沙发躲开两颗子弹,最后一颗子弹直直地打在了林舒浅心脏的位置,林舒浅拿起自己顺手捡的水果刀,咬牙看着戚笙便扔了过去,眉头一皱不皱,“你还真能下得了手!”

  戚笙不再像刚才一样如春风一般温柔,语气很是冰冷,

  “让你死在我手里总比死在其他人手里好。”

  林舒浅慢慢闭上眼睛,泪水从眼角缓缓地滚落在脸颊两旁,脑中不断涌出戚笙昔日那柔情的誓言,

  “浅浅以后不用再怕了,有我陪你。”

  “浅浅我爱你。”

  “是,你就是我的宝贝我爱不够的宝贝。”

  “就算你死我也会陪你。”

  “……”

  好一个死在你手里比死在别人手里好,原本对爱情充满的梦幻泡沫在这一刻就这样被你亲手销毁的干干净净,呵,真是对我的讽刺,圣诞节别人等到的是真情和甜蜜的爱意,而我用十年的真心换来的却是刺穿我心脏的子弹,这一切都是假的,戚笙我恨你入骨……

  ※※※

  房间内

  喻厉看着躺在地上的林舒浅,眼里含着怒意冲戚笙吼道,“戚笙你就真的要她死吗,你疯了!”

  “这是任务。”

  “呵,任务?你对她捧着都怕化,一个任务就舍得亲手让她死?!”

  戚笙不顾自己手上那被刀划开的伤口抱起躺在地上的林舒浅眼里又恢复了以往的柔情,“别怪我,这是我身不由己的任务……”

  喻厉看着自己面前的这个冷血无情对自己心爱的人都能下杀手的人冷嘲道:“戚笙你会后悔的,就因为你的任务!”

  房间内一片寂静,戚笙不理会喻厉说些什么,轻轻放下林舒浅,自顾自的走进房间顺着房间墙壁轻轻抚摸着,仿佛在抚摸心爱易碎的东西,走到墙柜前,抬手拿下了上放着的糖,慢慢剥开糖果的包装含在嘴里,有些发愣地站着。

  喻厉冷冷一笑,闪身从身上拿出手枪就往戚笙瞄准开枪。

  “砰——”

  看着跪倒在地上戚笙,喻厉发疯似的大笑起来,“戚笙你没想到吧哈哈哈,浅浅死你也得死!”

  喻厉看着戚笙还没倒下,又对戚笙开了一枪嘴角露出嗜血的微笑,“任务?我的任务这才算完成呢,虽然赔了浅浅换你一个戚笙,算是你给浅浅陪葬了,浅浅喜欢你就到地下去陪她吧!”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2016 xiaoshuo2016.c o m 全新改版,更新更2快更稳3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