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嫡女重生:妖孽世子腹黑妻 > 第八十章 看诊遭阻(PK求收)

第八十章 看诊遭阻(PK求收)

  萧祁天将宿欢榆带到前厅偏房内。

  宿欢榆站定了身子喘了口气,抬步就往容殊走去,可宿欢榆正要靠近容殊时,只见悬殷一步上去拦住了宿欢榆。

  宿欢榆只得缓身与悬说了声,“劳烦阁下让一让。”

  悬殷不动身子,脸上无任何表情,只是看向宿欢榆的眼眸透着些许杀气。

  萧祁天见状急得跳脚,不顾悬殷那要杀人的眼神伸手很是用力的将他拉到了一旁。

  悬殷被拉开,宿欢榆很自然的走到容殊面前,欲要为他把脉。

  悬殷摆开了萧祁天,转身就要对宿欢愉出手,宿欢愉不知从何处抽出了一跟银针抵在容殊脖子上,“阁下若想容世子早些去,大可出手伤我。”

  林舒浅挑眉看着宿欢榆拿银针威胁悬殷的样子只觉有些好笑,一向行事于理的欢榆也有不讲理直接动手的时候。

  悬殷见银针贴着容殊的脖子,则是杀气爆涨,死盯宿欢榆不动。

  萧祁天一时间只觉头疼,张开手中折扇就挡在了悬殷的眼前,“他是你们府里的大夫又不会害他,你就好好与我在这站着!”

  容殊仿佛不知自己有危险一般,眼神落在那嘴角微翘着的小女子身上就不见有转动,而身旁争执不休的三人他也毫不在意。

  折腾一番,悬殷被萧祁天拦的不再阻挡宿欢榆为容殊看诊。

  宿欢榆收起银针,站在桌旁与容殊道来声请,待容殊坐下后他才开始为他诊脉。

  宿欢榆手搭上容殊脉搏瞬间,身子一僵,只开口道,“容世子身子本是虚弱,近日里有些劳累过度,这体内旧疾怕是有复发之势。”

  听宿欢榆说完,容殊只是淡然的收回手,并没说什么。

  宿欢榆所说,林舒浅自然是知道的,脸上也没多少表情,倒是萧祁天有些着急的看着宿欢榆,“快为容殊开药,他若发起病来,我可是要被扒层皮的!”

  容殊瞥了一眼萧祁天,转眸又看向了林舒浅。

  林舒浅则是低着头看着地上看的有些出神,也不知她在想什么。

  这时迁弦带着顾太医匆忙地来到了偏房内。

  顾硕远进屋一见萧祁天就朝他躬身行了礼,后又同容殊行了个礼。

  顾硕远看着带他前来的迁弦有些为难,“老臣不敢给容世子诊脉……老臣医术不精只怕会出差错,这……”

  听到顾硕远说自己医术不精,林舒浅心中暗暗的朝他翻了记白眼。

  萧祁天见顾硕远紧张的样子,只道,“让你去给床上的女子瞧病,不是给容世子瞧,顾太医别慌。”

  顾硕远一听不是让他瞧容殊,这才松下口气放松了些。

  顾硕远走近女子为女子把起脉,不多时摸在自己的胡须道,“这女子风寒入体,脉象微弱,如今身子发热,臣开服药给她服下,若是烧退不下那臣也……无能为力了。”

  东儿趴在床前听到顾硕远这么说,本不再哭的他又哭了起来。

  顾硕远瞧着这哭的伤心的孩子抹了把汗,赶紧退身站到了门口。

  霜青带着林舒浅吩咐她买的东西走进屋放下道,“小姐,您要的药和酒。”

  “人参给东儿的娘含上,其余的给容世子补身子。”林舒浅声音很小地对霜青吩咐道。

  霜青拿出两片人参给女子含住后就将其余的人参递给了迁弦。

  顾硕远听到林舒浅让婢女那样做倒是生出了一抹诧异,可诧异一过他只觉心头起了丝不好的感觉。

  宿欢榆为容殊诊完脉也就退身站在了一旁。

  女子含上人参后,林舒浅扫了眼屋内站着的人一群人,清声开口道,“我要为东儿的娘亲擦拭身子,劳几位出去。”

  萧祁天头个红着脸就走出了屋内,后容殊皱眉看了眼林舒浅才缓步走了屋内。

  屋中还剩宿欢榆,林舒浅很是快速的从怀中拿出了装有润心丹的小瓷瓶塞到了宿欢榆手中,声音很轻地道,“保他。”

  宿欢榆捏紧了瓷瓶,有些不解,“舒浅为何不自己救他?”

  林舒浅不语,转身回到酒罐旁将酒盖揭了开。

  宿欢榆凝眉看着不说话的林舒浅,叹了口气便出了屋内。

  走出屋宿欢榆看着耳朵发红的萧祁天好言道,“公子日后不要再去那地方寻死了,下次欢榆可不会再如今日这般恰巧的出现拦着你。”

  萧祁天被宿欢榆说的愣着脑袋眨了眨眼睛,他真不是去寻死的……

  萧祁天只觉自己再与宿欢榆解释也是多余,便有些气恼的转身离开了国公府。

  顾硕远见萧祁天离开,也同他一起离开了国公府。

  容殊看着关上的屋内,道了声迁弦留下,便抬步走往研竹阁。

  宿欢榆拿着瓷瓶跟随着容殊也一同离开了。

  屋内,林舒浅褪下了女子的上衣,把沾了酒的抹布递给霜青,“擦拭腋下就好。”

  霜青听懂林舒浅所说,接过抹布便为女子擦拭了起来。

  林舒浅解下斗篷为哭累了趴在床边睡着的东儿盖上后,拿起了霜青买来的风寒药包很是小心的打开了房门走了出去。

  守在屋外的迁弦见林舒浅出来,开口问道,“林小姐可是有什么事?”

  林舒浅眨眼看着躬身与她说话的迁弦道,“煎药。”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2016 xiaoshuo2016.c o m 全新改版,更新更2快更稳3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