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嫡女重生:妖孽世子腹黑妻 > 第九十一章 离开回城

第九十一章 离开回城

  一晚过去,天还不亮,林舒浅就起了身在居灶房为轶银双煎药。

  林舒浅这动作将霜叶吓到了,她许久未见小主这样早起了,如今见了倒觉得有些稀罕。

  林舒浅煎好药还是入昨日一样让霜叶送去,自己则走往后院的那片空地。

  林舒浅脚尖勾起地上的树枝,手握树枝便轻挑挽出一个剑花,晨风本就微凉,林舒浅手腕带着树枝扫过的每一寸地方都要比风吹还寒下几分。

  树枝掠起的地方犹如有剑光一般璀璨夺目,林舒浅衣袂飘逸,身形敏捷,树枝将地上的落叶扫起又随着树枝指地而轻缓落下,只是落下的树叶都已分成两半。

  一套剑法未完,林舒浅手中的树枝就已断做几节。

  林舒浅挑眉看着手中最后一节树枝有些扫兴。

  “啪——啪——”

  不知何处传来拍手的声音,林舒浅往那传出声音的地方看去。

  拍手的人正是轶辰,轶辰往常冷着的脸上这时却是带着丝微笑,“林浅的剑法还如当年一样厉害。”

  林舒浅只是笑着迎道,“轶辰过奖。”

  轶辰将腰间佩剑递到林舒浅身前,“出手过招。”

  林舒浅挡住递朝自己的剑开口道,“不来不来,打不动。”

  轶辰眉头皱起,欲要对林舒浅动手,林舒浅见势只得接过了轶辰手中的剑。

  只是接剑一瞬,林舒浅早已缓身掠过轶辰往其他地方跑了去。

  轶辰冷着脸就朝林舒浅跑的方向走去。

  林舒浅本觉得跑了就没事了,不想这人今日还追了上来,林舒浅不多想便直往轶银双住的屋子跑去。

  林舒浅推开主屋的门拉起还在睡梦中的轶银双就往桌前坐去。

  轶辰随后赶来,瞧着屋中正与自己祖父喝着早茶的林舒浅,冷声道,“林浅出手。”

  林舒浅点起杯中茶水就朝轶辰的脸弹去,“轶辰梦魇了就好好睡着,莫要跑起来吓人。”

  轶辰挥手打开了水滴,“你在躲什么?”

  林舒浅又点起水滴朝轶辰弹去,“别挡着,洗洗脸清醒清醒。”

  轶辰失了耐心,“为何不出手?”

  林舒浅叹气举着自己那包着纱布的手看着轶辰,“这不是伤着了不方便拿剑嘛。”

  轶辰看着林舒浅的手眸光一动,“是我没注意。”

  林舒浅摆手,转过头继续与轶银双喝着茶。

  轶银双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看着两个小子说话吹了吹胡须子。

  这副景也是多年未见了,两个混小子当年可是在这轶音铃打的不死不休,如何伤着都要动手,如今倒是收敛了。

  轶银双低眸瞧了眼林舒浅那包着纱布的手,“轶辰去拿药和纱布来,林浅这小子手上的旧纱布该换了。”

  轶辰点头就去取药和纱布,拿来时只是将东西递给林舒浅让她自己动手包扎。

  林舒浅解了自己的纱布便涂了番药换上了新的纱布。

  轶银双瞧着林舒浅手上的伤似烫伤,没好气地道,“你这小子就是粗心,好好的手非要伤那么一下。”

  林舒浅看着自己伤了的地方挑眉,“一时着急伤着的也不能算粗心吧。”

  轶银双也不说话,转身回了床榻上躺着,“出去出去,我昨夜酒还未醒就被你小子拽起来,如今头疼的很。”

  林舒浅起身对轶银双躬身一拱手,便离开了屋子。

  轶辰看着林舒浅离开,随后也关上了屋门离开了主屋。

  林舒浅回到自己住的屋子,瞧见霜叶在屋中松下口气,她还担心这丫头会在这地方迷路,是她多想了,“好好睡会儿,今晚便动身回去。”

  霜叶应了是也就歇下了。

  林舒浅不爬房梁,出屋上了屋外的树上抱手睡着。

  轶辰抱着薄被站在树下皱眉看向树上躺着的林舒浅。

  随后纵身跳到树上轻轻走到林舒浅身旁为她盖上薄被,缓身坐在她身旁。

  “那屋中的老鼠我早帮你看过了,你却还是害怕……”

  话声轻且带着一丝懊恼。

  林舒浅闭着眼还未睡着,听到轶辰这话时只觉心中很暖,就如春日里的太阳一样暖。

  轶辰靠在树上同身旁的人一样静静闭着眼。

  睡过申时,林舒浅睡醒伸了个懒腰看了看身旁那坐着的人已不见,纵身跳下树走进屋中。

  屋中也已无霜叶身影,林舒浅叹气朝主屋走去,霜叶果然在主屋外站着。

  轶银双与轶辰坐在桌旁,桌上也备好了饭菜,林舒浅拉着霜叶便一同往桌旁坐了下来。

  轶银双看着林舒浅问道,“用过饭就走?”

  林舒浅也不掩藏,点了点头。

  轶银双只道快吃就不再说话了。

  林舒浅拿起筷倒是不客气,林舒浅看着身旁的丫头只吃白饭,抬筷为她捻了菜,“与双爷爷吃饭不怕的,你尽管吃自己的就好。”

  霜叶点头,才缓缓捻起了菜来。

  轶辰看着林舒浅为婢女捻菜,瞧了瞧自己碗里的白饭,眸中有几分低落。

  饭后,林舒浅同轶银双道别,轶辰则送林舒浅出了轶音铃庄内,到庄外林舒浅与霜叶上了马。

  轶辰以往冰冷的声音却有几分柔缓,“路上小心。”

  林舒浅只道了声,“你与双爷爷保重。”便打马离开了。

  这一路林舒浅也是与来时一般未歇息半分,一直到第二日天色泛白才停下脚休息了一番。

  接近午时林舒浅与霜叶来到城外遥山亭外。

  林舒浅见城外此时有许些兵马列队,萧裘正身着一袭红衣站在城外,而他对面则站着位一袭军装身上流露着几分寒冽的男子,男子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峻,黝黑深邃的眼眸却是如深水般的平淡。

  而这人身旁则站着一位同他一样穿着军装的男子,男子身高七尺麦色皮肤,容貌随不如他,但俊脸中却是透着几分沉稳和正直。

  林舒浅看着萧裘迎着兵马进城,一时有些头疼,她这是赶上大军回城了。

  林舒浅打马下了遥山亭慢慢来到城外不远处,林舒浅下马牵着马匹站在一旁观望着萧裘和那军装男子。

  不知从何处飘落出了一张绣有一只很是可爱的小牛的手帕。

  林舒浅看着落在面前的手帕挑眉往军队后方望去。

  在军队后有一辆梨花木所做看起来很是精致贵气的马车。

  一个女子掀开了车帘看向林舒浅,见她脚下有她飘出的手帕,女子凑头向马车两旁看了看,见没人她跳下马车小跑到了林舒浅面前同她双手交在胸前躬身行了个礼,然后捡起了地上的手帕又跑回了马车中。

  林舒浅眨眼看着这女子俏皮的动作有些好笑。

  女子在车中又撩起了车帘,女子见林舒浅在看她,伸出手朝林舒浅招了招手。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2016 xiaoshuo2016.c o m 全新改版,更新更2快更稳3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