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嫡女重生:妖孽世子腹黑妻 > 第九十七章 被扔别人家的孩子

第九十七章 被扔别人家的孩子

  药圃中,宿欢榆一人在里面正给药草浇水。

  宿欢榆见林舒浅走进来,语气温和带着几分关心,“昨日伤的那般重,今日就能起来走动了?”

  林舒浅眨眼,“昨日与饶怨天出手时我护住了心脉,只是内力损耗的厉害了些,走路虽不同往常轻松,但还不至于走不动。”

  宿欢榆打量着林舒浅缓缓叹气,“舒浅昨日那般,我从来未见过,着实是吓着我了。”

  林舒浅回想起昨日,垂下眸有些气闷地道,“我也从未见过自己那副样子。”

  宿欢榆看着林舒浅没事,一颗悬着的心也算是放下了。

  回想昨天,林舒浅不由地蹙眉,她此时就好似被困于这墨竹林一样,心中的疑惑没人解,自己也查不了。

  她现在若是去问隐商出墨竹林,那个隐卫是容殊的人,怎么会答应带她出去?

  林舒浅转头看向宿欢榆,“欢榆可知出墨竹林的路?”

  宿欢榆好似知道林舒浅要做什么一样,只是无奈他也不知那出去的路,“不知。”

  林舒浅头疼,欢榆也出不了墨竹林,那还能如何出去……

  林舒浅同宿欢榆作辞便回了主屋。

  林舒浅进屋直往书案前坐下,唤了霜青进屋研磨,抬手便执笔画起了她见时的墨竹林。

  一个时辰过去,书案前凌乱的铺满了一堆画有九宫格和些阵法与破解阵法的纸张。

  林舒浅按着眉心坐在书案前盯着面前这些总是有残缺地阵法,低着头朝霜青问道,“霜青,你说墨竹林该如何出去?”

  霜青还未开口,只见容殊一袭白衫站在门前对屋内霜青摇了摇头。

  霜青对容殊福了身就退身出了屋内。

  林舒浅还在琢磨着墨竹林中的阵法,并未察觉房中的霜青已退身出屋。

  容殊缓步走进屋中,弯身拾起了地上散落的纸张看了看,容殊站在林舒浅身旁,眸中露出一抹无奈,缓缓伸出了白玉的手指朝林舒浅面前纸上的右斜上方点了点。

  林舒浅看着手指所点之处眨眼,又见手指在纸上九格七处点了点,最后听到一声叹息,容殊淡淡启口道,“林小姐想出去与隐商说就是,何必费这般心思琢磨解阵。”

  林舒浅听到熟悉的声音也不转头,只是小声嘟囔道,“要不是以为隐商不带我出去,我何必坐在这琢磨这般劳神的东西。”

  容殊看着林舒浅这张与衣服不搭的脸缓声道,“林小姐将你脸上的药粉卸了,容殊现在便带你出墨竹林。”

  林舒浅挑眉,她虽觉得这药粉糊着不舒服,可也不碍事,为何要卸了?

  容殊见林舒浅不解的样子,淡淡开口道,“我说过药粉伤人,少用。”

  林舒浅抬手摸了摸脸,反正只要能出去让她卸了脸上的这些药粉又如何,“劳容世子让人打些水来。”

  容殊出屋亲自为林舒浅抬了盆水,林舒浅从腰上拿出了一包极小的药粉朝水里撒了些才弯下身子往脸上泼水将脸清洗了干净。

  容殊从旁递出手帕给林舒浅擦了脸。

  面前那本是俊俏的公子瞬间变成了如画中走出的倾城美人。

  容殊不知从何处拿出了面纱递给林舒浅,林舒浅接过面纱戴了起来看向容殊问道,“这样容世子能带我出去了?”

  容殊不点头只是抬眸看着林舒浅温声道,“你今日月事可还疼?”

  林舒浅面纱下的脸一红,抬步就走出屋内,背对着容殊声音很小的道了声不疼。

  容殊看着脸红走出屋的林舒浅,缓步走到她身旁道了声,“走吧。”

  林舒浅一掐自己,让自己的脸努力褪热。

  林舒浅随容殊往墨竹林走时路过院中偏房,不由地偏头往屋中瞧了一眼,见宿欢榆正看向了她,林舒浅很是自然地对宿欢榆莞然一笑。

  宿欢榆颔首对她回以浅笑。

  容殊看林舒浅站在偏房前停下脚朝屋中笑的样子,眉间一蹙淡淡开口道,“林小姐不想出去了?”

  林舒浅听到容殊声音并没答话,只是步走过去跟上了容殊。

  待林舒浅走出墨竹林的一刻,她就好像被囚好久被解放一般长长地呼出口气,转头对容殊谢道,“多谢容世子。”

  容殊不应声,只是直接带着林舒浅往大堂走去。

  只见大堂内她的娘亲正与容老国公在喝着茶。

  林舒浅本还奇怪今日的容殊会这么好心带她出墨竹林,原来带她出来就是为了给她的娘亲看看?那她想寻芊音的心思岂不是……

  容璞见容殊带人过来,看着这与前几日不同的姑娘眼中露出一抹惊讶,“这是十多年前那个来国公府赔礼道歉的林家姑娘?”

  凝歌芸笑呵呵地应道,“是她!”话落凝歌芸朝林舒浅招了招手,“舒儿还不见过容老国公。”

  林舒浅缓步走了过去同容老国公福身道,“舒浅见过容老国公。”

  容璞摸着胡须看着林舒浅连连点头,“景然昨日抱着进去的就是林家姑娘是吧?”

  林舒浅眉梢微动,缓声答道,“是的。”

  容璞心疼的望着林舒浅,“可还有哪里不舒服,不舒服就说出来让景然给你看看,他若不将你照顾好我可饶不了他。”

  林舒浅听着这话僵住了身子,有些担心的看了一眼正看着她的凝歌芸。

  林舒浅还未答声,只听容殊缓声答道,“林小姐身子无大碍,只是气血亏虚,景然已为林小姐备了药膳调养,祖父大可放心。”

  容璞点头,只道了声那就好,凝歌芸一向对容殊也是放心的,也不多言。

  临近夕食,容璞本想留凝歌芸在府中用饭,凝歌芸婉拒说府中还有事。

  容璞也不好多留,只吩咐了下人送她回府。

  凝歌芸走时与林舒浅交待了一番在国公府好好养伤,乖乖听国公的话也就离开了。

  林舒浅望着离开的凝歌芸只觉自己就像被扔在别人家的孩子一样,眼巴巴地望着自己娘亲来了又走了。

  凝歌芸走后,林舒浅就一直闷闷不乐的坐在国公府前院池塘边朝水中扔着石子。

  不想国公府高墙处冒出了个人影,“姑娘!姑娘!”

  这人声音叫的极小又极用力地在朝林舒浅喊着。

  林舒浅转头看向墙头在唤她的地方,只见萧祁天正趴在墙头有些着急的看着林舒浅。

  林舒浅挑眉望了一眼萧祁天也不理会他,起身就要走开。

  只见萧祁天贼头贼脑地翻墙爬进了国公府内。

  此时隐商正在寻林舒浅回研竹阁用晚膳,萧祁天见隐商过来,忙窜身过去拉着林舒浅跑到了花丛中躲着。

  林舒浅朝萧祁天翻了个白眼,就要起身应隐商这就回去。

  萧祁天却捂住了她的嘴,“别别别,姑娘别叫啊,这城中传言容殊昨日抱了个美人回来,我就是好奇进来看看的。”

  林舒浅拍开萧祁天的手,看着萧祁天问道,“我不叫有什么好处么?”

  萧祁天为难,抽出折扇将其展开很是小心地遮着两人的脸低声道,“我告诉你国公府何处的墙能翻,如何?”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2016 xiaoshuo2016.c o m 全新改版,更新更2快更稳3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