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嫡女重生:妖孽世子腹黑妻 > 第一百零九章 初二宫宴

第一百零九章 初二宫宴

  悬殷站在小书房外见自家主子过来,恭声道,“公子,宫中来人传话,皇上召您进宫赴宴,老国公已进宫去了。”

  容殊坐在桌案前垂眸看着桌案上那些还未动过笔墨的信纸微微蹙眉只是淡淡‘嗯’了一声。

  快近午时,林舒浅才从床榻上睡起来。

  霜青瞧林舒浅起身便将洗漱的水抬进了屋里。

  林舒浅听到霜青进来,起身走下床站在水前望着水里映出的自己,手伸进水里一搅,水里的影子就被搅没了。

  林舒浅泼了些水在脸上清洗了一番,然后接过了霜青递给她手帕往脸上扑了扑。

  霜青将水撤下,不时抬着午膳又进了屋中。

  容殊缓步走进屋里将屋门关了上,然后缓身在她身旁坐了下来。

  林舒浅抬手自己舀了粥,又不自然的为容殊舀了一碗粥,然后慢慢喝了起自己的粥来。

  容殊同往常一样为林舒浅捻菜,林舒浅被喂了个饱,而容殊自己则吃的很少。

  容殊瞧林舒浅不再动筷脸上露出浅笑温声问道,“可饱了?”

  林舒浅点了点头。

  容殊唤了悬殷,将一叠信纸递给了林舒浅。

  信纸上有饶怨天所在之处,有着昌家古今来往所有事情,往后翻还有她想查清的墨梅殇与饶怨天的关系……

  林舒浅看着手上的信纸愣了一瞬,抬眼看向容殊。

  容殊只是与林舒浅对视一眼轻叹道,“在研竹阁你安心养伤就是,这些劳心的事我会处理。”

  林舒浅挑眉看着容殊,“我的事容殊你知道多少?”

  容殊起身为林舒浅又披上了斗篷,缓声应道,“能知道的都知道了。”说完容殊拉着林舒浅就走出屋内往小书房走去。

  走进小书房,容殊温声与林舒浅道,“今日天不见晴,只能委屈你在这屋中看书打发时间了。”

  林舒浅轻轻哼着嘀咕了一句,然后松开了容殊的手抬步走到了放着书的书柜前。

  这屋里放着的书有许些是她看过的,有些却是市井小说,还有少有的才子佳人小说,林舒浅眼睛一亮,随手拿下了一个本那才子佳人小说便坐下看了起来。

  容殊看着林舒浅席地而坐的样子微蹙眉头,唤了隐商拿了小毯子进来为林舒浅垫着才离开了屋内往宫里去赴宴。

  过了近半个时辰容殊便到了宫门外。

  一个小太监见容殊前来,忙躬身上去为他引路走往赴宴的大殿。

  国公府内隐商留于府中照顾林舒浅,同容殊来赴宴的自然是伤势已好的迁弦。

  ※※※

  大殿内

  大殿之中满是朝臣无一人带女眷前来,萧裘同宣魏太子凤落七坐于右边高台,顺下则是萧钦,萧祁天和四皇子萧均。

  高台左边坐着凝任与容璞,还有护国侯姚崔殳和他那孽子姚浩卓。

  萧祁天见容殊走进大殿,脸上很是发恨,眼神十分幽怨地盯着他。

  容殊对于萧祁天的眼神并未理会,只身缓步走进大殿内,掩袖轻咳一声,躬身朝北正中微微行礼道,“臣遇事晚来,还请皇上恕罪。”

  萧禹阮见容殊前来,唤了身旁公公抬了杯酒给容殊,声音低沉地道,“容世子晚来罚酒一杯,朕便就不计较你身子孱弱晚来。”

  迁弦接过酒杯恭敬地递给容殊。

  容殊接杯微微颔首,杯掩袖下轻轻仰手便酒饮下。

  容璞面上随是随意带笑,可见容殊饮酒眸低多出了几分紧张。

  一杯酒饮下,萧禹阮大笑,一双带着几分锋利的眼眸突然变得亲和,也就让那赠酒的小太监带容殊归座。

  容殊举止文雅淡然,朝中唯他一身月牙白衣,犹如仙人一般,连此刻大殿内一袭红衣的太子萧裘都输他三分。

  只是容殊对面则坐着昨日前访尚书府的那位黑袍公子。

  此人正是宣魏太子凤落七,凤落七一双黝黑的眼眸落在容殊身上,嘴角轻扬。

  开宴半宿,大臣与萧禹阮祝酒,顺着朝中那些小官吏则开始与朝中有些地位的高官举杯讨个好脸。

  而国公府这边高台则无人敢上去与上面几位举杯祝酒。

  只见萧祁天一瘸一拐地提着酒壶走到容殊三尺之距倒酒于他,抬杯就将酒饮下,“容世子前些日子对我关照有加,我谢容世子一杯!”

  容殊淡然抬杯与他饮下了杯中酒只道不谢。

  故而沈琛也走了过来与容殊对杯,“前几日沈琛因公事在身将杂事推于容世子,还望容世子多包涵。”

  容殊抬眸淡淡一扫沈琛,“国公府过于清静,多个人多几分热闹,无碍。”

  姚崔殳在旁听的心里憋气,垮着个脸推了他身旁一直在喝酒的姚浩卓,低声道,“孽子,还不去与容世子道谢!”

  姚浩卓咂巴了下嘴,有些怕的看了眼谈吐淡然的容殊,拿着酒壶小心地挪了过去。

  姚浩卓站定身子朝着容殊见行了个大礼。

  这一礼行的险些没将姚崔殳气的一口气闷过去。

  姚崔殳脸色从红转到乌青,两眼瞪大地看着自己那孽子。

  容殊见姚浩卓这般行礼于他,缓然放下手中的杯子启口道,“容殊不过是教了小侯爷两日常学,小侯爷不必这样行礼于我。”

  姚浩卓抖着手倒了杯酒朝容殊一推杯子,“多谢容世子……教导之恩”

  萧祁天站在一旁看着姚浩卓手抖腿抖的样子嗤笑一声,抬手又为容殊倒酒要与他再喝。

  容殊与姚浩卓微微颔首,便同萧祁天再饮了一杯。

  萧祁天欲想灌醉容殊,连着与他喝下一壶不够还在唤人加酒。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2016 xiaoshuo2016.c o m 全新改版,更新更2快更稳3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