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嫡女重生:妖孽世子腹黑妻 > 第一百二十八章 自知是谁的人

第一百二十八章 自知是谁的人

  玉簪滴血,林舒浅垂眸看着玉簪,蹙眉将玉簪上的血甩下。

  剩下的两人见林舒浅刚才那般出手极快,两人未选择直接再攻林舒浅面门。

  一人站在正面还是小心地观察着林舒浅,另一人则挪步站在了林舒浅没有握簪子的那边。

  隐商听到身后有剑落地的声音,担心地回头看了眼林舒浅是否有受伤。

  他见地上躺着的两人,此时对林舒浅倒生出了一抹敬佩,且又回过头对与自己面前的四个杀手。

  林舒浅挪步侧身很是轻蔑地瞧了眼变了位置打量着自己的两人。

  两人看着林舒浅不动他们便也不动,只是其中一人却拿出几支柳叶镖射向林舒浅。

  林舒浅见一支柳叶镖要刺向隐商右臂,弯身躲过剑与镖,偏身踢起脚下那柄坠地的剑以剑柄将射向隐商的镖打落。

  两人未得手,一人缠身于林舒浅,而另一人则朝着隐商闪身刺去。

  林舒浅偏头看了眼不与自己动手朝隐商过去的杀手,反身飘身同那人闪去。

  ——只见那指朝隐商的剑尖擦破了林舒浅右肩指朝隐商后背,剑与人相距不过一个指节。

  只是剑未触到人,这杀手就林舒浅破喉将其毙命了。

  隐商解决完面前的三人,察觉身后有人朝自己刺来,回身看了过去。

  只见林舒浅被划伤了肩膀,而蒙面的杀手已倒在了地上。

  林舒浅摸了摸肩上的剑伤,“拿人,留活口。”

  隐商颔首,窜身拿人,只是这人转身就要往巷外飞身逃去。

  隐商执剑将他去路拦住,出手狠厉地将他打倒在了地上,被隐商卸下了双臂。

  这人欲想咬破毒囊自了性命,林舒浅出手挟住了他的下颚,声音柔却带着几分了冷气,“你若想咬下毒囊自尽,我也能将你医成活死人让你慢慢开口说话。”

  蒙面人看着林舒浅并不开口说话,那身着麻衣的人在林舒浅与隐商动手打斗时就已消失的不见了身影。

  林舒浅将其下颚卸下,缓缓松开手抬眸看着此时极幽静的巷子,低声朝隐商问道,“国公府哪处能翻墙进去?”

  隐商眨眼,“翻墙那不是五……咳,林小姐可放心走大门进去。”

  林舒浅摇头只道,“你不说,那就选国公府偏僻的一处翻。”

  说完,林舒浅将斗篷帽戴上,从背巷绕回了国公府的后墙墙角边。

  “翻墙。”

  林舒浅看了眼高墙吐出两个字后便开始翻墙进国公府。

  隐商咽了口吐沫星子,只得背着人也同林舒浅……翻墙?进了府内。

  府中隐卫见有人翻墙本要出手阻拦,只是看清是林舒浅与隐商后,微微一愣,又回了暗处。

  宿欢榆在研竹阁内收着草药,见林舒浅右肩印了血,蹙眉上前问道,“舒浅,容世子呢?”

  林舒浅看着疾步走过来的开口就问容殊的宿欢榆眨眼问道,“欢榆不该先问我伤的如何么?”

  宿欢榆缓缓点头,启口道,“舒浅伤的如何?”

  “我无事,容殊自然也是无事”林舒浅指着身后那个被隐商带回来的人道,“欢榆帮我为他将毒囊取了。”

  那人听到林舒浅的话,很是恨她的看着她。

  林舒浅蹲下身将他脸上蒙着的黑布拉下,轻笑,“你们佩剑是险些是让我以为你们是锏裂的人,可你们的身手和那柳叶镖却是让我有些失望。”

  这人下巴被卸下无非说话,只是瞪着林舒浅。

  林舒浅起身缓步走向主屋,“宫里养蚱蜢若却人调教,我不介意你们将人送来于我,让我亲自调教。”

  宿欢榆看着地被押在地上跪着的人,只是出手往他身后一拍,转身从屋中拿出了一双类似筷子却又比筷子还要细还要长的一对长签。

  长签宿欢榆抬起他的脸,捏开了其人的嘴,签字入口将那枚藏于后牙的一颗药囊捻了出来。

  取完药囊,隐商便将人带了下去。

  林舒浅回了屋内速度极快地将斗篷脱下,衣服也一并脱了然后把那上好的金疮药往肩上一通乱抖,拿起布就往肩上裹了好几道。

  收拾好伤口,确定不会再印出血,林舒浅才换了身衣服,抱着斗篷和衣服走出屋。

  林舒浅看了眼研墨竹林还没人回了,朝偏房将宿欢榆唤了出来。

  林舒浅看着宿欢榆声音极小的道,“这里哪处能洗衣服?”

  宿欢榆看了眼林舒浅手中抱着的斗篷朝墨竹林外指了指,“国公府正屋后有处井,那便是洗衣服的地方。”

  ※※※

  尚书府

  尚书府外此时被刑部尚书赵言柯带着一众官兵将尚书府包的很是严密。

  陈管家见此景忙报于了在府中正缝着衣服的凝歌芸。

  凝歌芸听了有些不解,放下了手中的衣服整理了一番着装皱着眉走出来尚书府。

  赵言柯见凝歌芸出来,开口道,“我等领命,前来拿捉林小姐进宫!”

  凝歌芸不知何时要拿她的女儿进宫,开口道,“我女舒浅犯了何事,竟让赵大人带人亲自来提人?”

  赵言柯看着凝歌芸,严声道,“林小姐蓄谋害嘉乐公子昏迷不醒,企图搅乱两国和亲!”

  凝歌芸皱眉看着赵言柯,很是不悦地开口道,“我女舒浅怎会犯这般事,她受伤自在国公府养伤,后又遭落湖,如今怕是还在国公府养着,蓄谋害人之事怎会是她能做的出的?!”

  赵言柯不与凝歌芸解释什么,带着官兵便转向了国公府。

  凝歌芸瞧着走了的赵言柯,眸中起了一丝不安,近日都未见到自己女儿,她真是担心的紧。

  林舒浅出了墨竹林来到正屋后打了些水将沾了血的斗篷沾水用力搓着。

  只是斗篷上的血渍再怎么搓也没法搓掉,林舒浅起身朝自己印象里的居灶房走去。

  林舒浅站在居灶房外不见里面有人便进去直接动手取了些盐出来。

  回到正屋后,林舒浅往斗篷上抹了些盐,沾水继续搓着斗篷,慢慢的那摊染了血渍的地方也只剩下些印子,林舒浅才缓缓吐了口气。

  只是面前的衣服却是让她发愁,这衣服上溅了血的地方可不止一点,这要如何去洗……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2016 xiaoshuo2016.c o m 全新改版,更新更2快更稳3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