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嫡女重生:妖孽世子腹黑妻 > 第一百五十三章

第一百五十三章

  裴岑看着顾婠歌对自己赔礼,便也与她颔首道,“姑娘不必这般与裴某赔不是,姑娘已说是心急,裴某怎好得怪于姑娘。”

  顾婠歌脸似被羞红的低着头忙开口道,“我……”

  未等顾婠歌把后话说完,裴岑已对她微微躬身作辞,然后离开了这屋朝院外走去。

  院外此时才开始有人被扶着往屋里去。

  进来的人不是冒着汗面色苍白喊热就是脸两颊发红不停在颤抖喊冷。

  裴岑挪步走到那喊冷的人身旁把了把脉,故而又到了那喊热的人身旁为那人把脉。

  只是两人脉象是疫病无疑,裴岑与扶这两人的人颔首作谢便去往其他屋去查看。

  来到另一间屋中,此屋腥呕味比刚才进的那屋还要重上几分,里面喂药的人也是戴有着面罩。

  裴岑进屋后来到一位似刚呕完的人身旁拿出了手帕垫着拉开了此人的衣服看了看。

  随后,裴岑皱着眉又看了看远处的几人。

  这些人身上都未出疹块也没有发热或觉冷的症状,这倒让裴岑觉得有些奇怪。

  裴岑抚上此人的脉搏没多时便起身出了屋走往那熬药的地方走了过去。

  站在药壶前,裴岑打开药壶盖用手扇着冒出的热气闻了闻,故而将这药壶盖上,裴岑又挪往了旁边的药壶闻了闻。

  只是这时正往这院赶过来的胡太医和顾硕远见裴岑在看药,上前与他打了声招呼。

  裴岑看了看两位太医与他们行了个。

  顾硕远看着裴岑又看了眼熬着的药,拱手与裴岑问道,“这……药可是有问题?”

  瞧着顾硕远担忧药有问题的样子,裴岑只道,“药并没问题,裴某只是恰见就过来看看。”

  顾硕远点了点头然后与裴岑客气了几句便与他拱手作辞走进了这些气味刺鼻的屋中。

  屋内顾婠歌看到自己祖父与裴岑说话态度有敬他之意,才回想起刚才这人自称过裴某……裴字一姓……那他岂不就是祖父所说的国公府的那位裴公子……

  顾婠歌本想出去迎自己祖父,迈出去的脚却是缩了回去,然后转身进到了屋中里面蹲着身继续给人喂药。

  顾硕远见到屋中看了看这屋里躺着的人中,那名已颤抖了两日的未停的人好似不见了一般。

  顾硕远走往屋子里面来到顾婠歌面前启口问道,“小婠,那颤抖不停之人被带出去了?”

  听到自己祖父问话,顾婠歌起身看向了那躺平的人开口道,“祖父,刚才裴公子为那人施了针,那人此时已是睡着了。”

  顾硕远摸了摸胡子,点头道,“裴公子年纪尚轻医术就已如此了得,祖父行医都已是数年也不及他几分,实在是觉惭愧啊。”

  顾婠歌手上的动作停着,只是朝屋外那要走出院子的人看了看。

  说罢,顾硕远这才开始为屋中的人依依诊脉,一时也是忙碌了起来。

  裴岑出了院子就往西苑李世所在的地方走了过去。

  坐在桌案前的李世见裴岑回来才是松下了一口气来。

  裴岑坐往李世身旁的桌案便拿出了脉枕来,“里面的那院子风景倒是奇特,屋子也是分的很是清楚,您可要去看看?”

  李世没好气地白了眼裴岑,“我可没你那么大功夫去那别的地方瞎逛。”

  听到被说是瞎逛,裴岑撇了撇嘴,“我去做正事哪是去瞎逛。”

  李世瞧了眼裴岑笑了笑便继续为不断上前的来人诊脉。

  裴岑打开药箱看了看药箱中昨夜容殊交给他的瓷瓶,眼眸暗了暗。

  随着人越来越多,李世药箱中的药也是渐渐变得越来越少。

  而后面取方子抓药的人一时倒是忙的歇不下了脚。

  裴岑转头看了眼李世,见他正抬袖擦着脸上忙出的汗,启口道,“您歇歇吧。”

  李世扫了眼自己的药箱,摇了摇头,“药也快没了,再坚持会儿就是了。”

  裴岑知李世做事倒是讲就一鼓作气,也就不再出口劝他休息。

  而那边安世堂的一位大夫却是累倒在了桌上。

  一个小太监忙出身招了人将这大夫带进了屋中隔着的后屋去。

  安世堂另一位大夫则想起身去看,却还是捏着拳忍下了,坐回了桌案前。

  一个时辰后,时辰已是从隅中到了正午。

  外面日头高照的有些晒人,但仍旧是阻止不了往这宅院进来瞧病的人。

  裴岑抬眼看了眼外面,瞥眼瞧了眼屋里站着身的小太监。

  只见这太监走到了屋外掐着脖子喊道,“已是诊了近半日,屋内的大夫也需歇息,还请各位一个时辰后再来。”

  屋外有的人是明白大夫也该休息,而有几个则是喊着病不能拖现在就要见大夫求医。

  小太监说完便看了眼屋外两旁,对两旁的侍卫招了招手。

  一时,屋外便有侍卫守着,那几个急着求医的人看到侍卫守着一时也不敢多话,只是叹气地站在屋外等着。

  然后小太监转身则是进了屋内躬着身很是恭敬地与屋内的几人道,“沈大人已为大夫们将午膳备在屋后的院中,几位大夫请。”

  李世起身时只觉身板是僵直的有些弯不下去,他收脉枕的动作有些艰难。

  裴岑收了自己的东西,挪步到了李世那边为他收他的药箱。

  东西收好后,裴岑便为李世提着他的药箱,启口道,“您诊了半日未歇,身子可有哪处不适?”

  李世扫了眼屋内那些站着的人,瞧向裴岑苦笑了几声,“有啊,浑身都不适,唉,我这把老骨头是熬不动了。”

  屋内站着的人看着李世捶背的样子,相互看了眼后,有一人便往屋外走了出去。

  裴岑与李世相看一眼微微颔首,便一起走往屋后走了去。

  来到屋后,见沈琛站在院内的一处亭中似在等他们。

  裴岑看了眼安世堂的大夫,走近他与他微微拱手,然后启口问道,“昨日安世堂已来义诊,怎今日您还在义诊的宅院?”

  只听这许大夫叹了口气,“这事一言难尽。”

  裴岑便也不再问什么,也就回到了李世身旁。

  来到亭中,三人与沈琛行了礼,沈琛便请他们三位坐下了身。

  沈琛瞧着面前的三人只开口道,“三位大夫义诊辛苦,午膳已备好,几位慢用。”

  说完,沈琛便与三人拱手然后就离开了此处。

  许大夫见沈琛离开,才缓缓开口道,“昨日我安世堂前来义诊,本觉是件好事,可没想到这到了这里便就回不去了。”

  李世瞧着许大夫启口问道,“许远你这怎么好生生的会回不去呢?”

  许大夫喝下了杯茶,接着道,“不瞒李老您,这四皇子昨日放下话,他已传信给了我们家中留宿于此,让我们安心将得疫病之人治好,何时治好何时放我们回去。”

  裴岑不语,只是看着桌上的菜收了收衣袖抬筷便悠悠的捻菜吃了起来。

  许大夫在旁低着头哀声接着又道道,“疫病之事我实在不知如何治才会好,我与同医馆的大夫琢磨过药方,可都未见有起色,这该从何医起……”

  李世只是看了眼裴岑,随后拍了拍许大夫,“病总会有个医法,来,先吃饱我们再说这疫病如何治。”

  许大夫点了点头,也随李世一同吃起了饭。

  待三人吃饱落筷后,裴岑才开口道,“可否请许大夫将您所用的药方给在下看看?”

  许大夫点头往这院中的一间屋子走了过去。

  不时,许大夫才拿着一张方子走到亭子里将药方交于裴岑。

  裴岑颔首接过药方,扫眼看着药方上写的药材道,“许大夫所写药方确是医治疫病所用,敢问这副药方用了几日?”

  说完,裴岑便把药方还给了许大夫。

  李世瞧了眼裴岑倒在旁喝茶不说什么。

  许大夫踌躇了一下,开口回道,“两日不到。”

  话落,裴岑则是有几分轻笑地道,“不过两日,起色一说许大夫恐是有些心急了。”

  许大夫看着自己手中的药方,话中有几分苦涩地点头道,“城中还有我那怀着孩子的妻子,我实在放不下心,确是我心急了……”

  话说完,早先屋里的一个伙计跑到了亭中与裴岑和李世行了个礼,然后凑在许大夫耳旁说了几句。

  许大夫听完伙计说的起身便与裴岑和李世则作辞道,同自己前来的大夫醒了,他去看看。

  李世闻言只是回了声,醒了就好,快去就是。

  许大夫应了声朝两人拱手后便离开了亭子。

  用完午膳不过只是过去半个时辰,还有半个时辰可让人休息。

  守着亭外的太监见亭中的人用好午膳,过来道,“院中靠东边儿的屋子是为两位备的,两位可进去歇息。”

  裴岑颔首,便拿着两个药箱与李世往那东边的屋子走了过去。

  进到屋中,李世坐在床榻上身子松了几分,见他捶着背像是累极了一般。

  裴岑则把屋门关上,然后坐在桌旁启口道,“听许大夫那样说,今日您恐怕是出不了这宅院了。”

  李世看着裴岑这副好像看戏的样子没好气地道,“指不定你也出不了这宅院!”

  说着裴岑从药箱中拿出了那支容殊交于他的瓷瓶。

  李世看到这瓷瓶,开口问道,“又是你小子的什么好药?”

  好药二字倒是可以说是对这瓶药很好的说法。

  裴岑拔开了瓷瓶上的塞子递给了坐在床榻上的李世,“您闻闻可别将这药吃了。”

  李世狐疑地接过瓷瓶凑近嗅了嗅。

  瓶子里的东西气味倒不难闻,反而是有些清香的让人喜欢。

  可瓶中所用的药材李世只能闻出几种,不过这几种就足已让人惊讶。

  李世把瓷瓶推给裴岑,朝他摆手让他离远点地道,“你小子弃医从毒了?”

  “我若从毒那可就不是疫病这般了。”裴岑将瓷瓶盖了上,好好收起。

  只见李世走下床榻,脸上有几分严肃地低声与裴岑问道,“瓷瓶中的毒可有解法?”

  裴岑咳了一声,拍了拍衣服道,“昨日拿到我没心细看,今日这是第一次仔细看。”

  李世闻言只是朝着裴岑就是翻了一记大白眼。

  后而两人休息够也就回了先前那为百姓诊脉的屋子。

  只是许大夫倒未见出现在屋中。

  许大夫不在,李世与裴岑更是有的忙的。

  宅院中一间很是干净的屋内,萧均坐在里面脸上似有几分怒意。

  只见沈琛走进了屋中躬身道,“微臣参见四殿下。”

  萧均起身摆了摆手,开口问道,“安世堂那位昏倒的大夫如何了?”

  沈琛起身回道,“回四殿下,人醒了,只是那位大夫身子似有些不适。”

  闻言萧均皱起了眉头,瞧向沈琛问道,“他可是也染上了疫病?”

  沈琛不语,萧均瞧了眼屋外,“让顾硕远带几个太医一同过去西苑那边为来人诊脉。”

  沈琛应了声是便退身离开了屋内。

  屋内萧均看着桌上的水只是脸上显出了几分浮躁,他抬手喝下一杯水冲屋外挥了挥手。

  屋外的太监见状便躬身将屋门关了起来。

  西苑屋内,裴岑与李世两人忙过一炷香后,顾硕远才匆匆忙忙地赶到了这间屋里。

  顾硕远见李世与裴岑,便与两人打了个招呼便坐往了许大夫先前坐的桌案前为人瞧病。

  故而有几位太医也是同进到了屋中吩咐人抬了桌案,也开始瞧起了病。

  一时裴岑和李世才显得轻松了许些。

  城门外,一位个子娇小的少女站在城外一处正远远地看着排着长长队伍的城门口。

  这女子长得极为小巧玲珑,脸小而精致,一双桃花眼极有灵气。

  这女子个子虽是很是小巧,但她这副妙曼的身材却是很是令人羡慕。

  女子虽美,可她身上穿着衣裳让她的美显得有了几分拖沓。

  只见女子拨了拨额前的碎发便缓步走到了城门口,然后窜身到了排着长队进城的百姓中。

  一位男子见不知何人插进了自己前面有些不满的正要开口训这女子。

  这女子却是转身朝着男子勾唇妩媚地笑着问道,“公子,奴家能站在你前面么?”

  男子看的晃了眼,一消怒气连连点头,“姑娘请。”

  女子眼中露出了抹狡黠也就福身与此人道了声多谢。

  待到她进城时,守卫上前打量了她一番。

  这女子看着凑近自己的男子有几分嫌恶的往后退了退。

  打量完,守卫朝着她摆了摆手开口道,“走吧!”

  进到城中,女子拉了拉自己衣裳的下摆嘟囔道,“唔,我不过出城寻样东西才三日,怎的就查的这般严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2016 xiaoshuo2016.c o m 全新改版,更新更2快更稳3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