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嫡女重生:妖孽世子腹黑妻 > 第一百六十一章

第一百六十一章

  霜絮低着头放下了手中的筷子,故而见她起身将包袱拿到了自己身旁。

  放下包袱后,霜絮直朝林舒浅跪了下去,然后放声哭道,“小姐……奴婢乡中的柴胡与乡外县里的柴胡都被京中一位权势很高的公子买尽了,外祖母在奴婢回乡时,病发突然未得及时医治……去了,呜呜。”

  话说完,只见霜絮将身旁破旧不堪的包袱打了开。

  包袱里放着的东西不是别样,正是那装有霜絮外祖母骨灰的罐子。

  霜絮紧紧地抱着罐子哭的很是悲切,声音最后也只剩下了哽咽。

  霜絮哭够,哭声渐渐熄小,只见霜絮跪在地上的身子在发着抖,她还时不时的会回头往身后

  看。

  看着霜絮这样的哭,林舒浅不觉的蹙了蹙眉头。

  只是霜絮回头时的小动作却是被林舒浅看到了。

  林舒浅低眸望着霜絮怀里的罐子,故而走到霜絮身旁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

  只是林舒浅的手落在霜絮后背时,霜絮身子却是颤了一下,她那双哭红的眼睛紧紧望着地上却是不敢往别处看。

  林舒浅看着霜絮不出声,安抚着她开口问道,“霜絮可知将药买走的那位公子是谁?”

  霜絮抬头看向林舒浅摇了摇头,只是哽咽地道,“奴婢只听相邻说那是位在繁夏很是得民心的公子……他穿着白衣。”

  得民心首想的定会是国公府温玉公子容世子,后而想的便是太子,再者是沈琛。

  而这白衣,京中恐只有容殊一人了。

  林舒浅伸手想将霜絮扶起。

  可霜絮见林舒浅动作是要扶她,霜絮忙抱着瓷罐起身有些胆怯的往后退了一步。

  林舒浅看着霜絮的动作,只是将手收了回来。

  看到林舒浅收手,霜絮更是有些心慌地忙道,“奴……奴婢脏……不敢小姐扶奴婢。”

  林舒浅对霜絮未作责怪,只是与她缓声道,“从外回来想必霜絮定是累的,去休息吧。”

  霜絮似松口气,点了点头便与林舒浅福了身退身出屋。

  只是在霜絮要出屋时,林舒浅开口喊住了霜絮,“霜絮所回的乡下是何处?”

  霜絮听到问话,便回过身低着头与林舒浅回道,“是石明镇。”

  林舒浅点了点头便不再说什么,霜絮见林舒浅不再问话也就退身出了屋内。

  看着霜絮出屋回了偏房,林舒浅才将屋门关上然后走到桌旁坐下。

  看着桌上的账本,林舒浅只是勾了勾唇。

  ※※※

  国公府

  国公府门前停着一辆马车。

  自昨日林舒浅离开后,柳蓁玥今日就以拜访容老国公为由来了国公府。

  此时国公府大堂内一人也无。

  柳蓁玥带着个丫鬟提着两个食盒来到大堂。

  老李从外进到大堂内与柳蓁玥躬身行了个礼。

  后而才见容璞抚着胡须走进大堂。

  柳蓁玥看到容老国公便低下眼眸动作很是端雅与他福身道,“柳蓁玥见过容老国公。”

  这声音很是清甜温柔,谁人听了都会觉悦耳。

  容璞坐下后,与柳蓁玥摆了下衣袖,“来便是客,柳家姑娘坐下说话。”

  柳蓁玥脸颊微红颔首应道,“蓁玥多谢容老国公。”

  谢完后柳蓁玥看了眼身旁的椅子这才缓身坐下。

  一旁的丫鬟则躬身准备退往大堂外去为柳蓁玥备茶。

  柳蓁玥看了眼身旁的婢女,这婢女懂意的将手中食盒递到了柳蓁玥手中。

  柳蓁玥起身拿着食盒走到容璞面前开口道,“蓁玥听闻老国公喜好点心特意做了些带了来送予老国公尝尝。”

  容璞瞧着柳蓁玥手中的食盒只道了声,“柳家姑娘有心了。”

  说着,柳蓁玥抬手就将手中的食盒打开放到了茶案上。

  故而,柳蓁玥又接过了婢女手中的另一个食盒,从中取了一壶不知声什么的茶水出来,拿了只茶杯倒上了一杯。

  倒出的茶水有股淡淡的花香,容璞看着眼前这杯从未见过的茶水只觉有几分新颖,“这是?”

  柳蓁玥将茶水递于容璞,然后启口道,“这是蓁玥用茉莉泡出的清茶,蓁玥觉着这茶配着点心不错便也带来给老国公尝尝。”

  容璞接过柳蓁玥递来的茶水,低眸看着杯中的水,微微抿了一口。

  茶水入口是有股淡淡的茉莉香气,让人感觉极为舒服很是喜欢。

  柳蓁玥看着容璞脸上似是有几分高兴,从食盒边拿出了块手帕垫着拿了块破酥做的糕递给了容璞。

  容璞看了眼柳蓁玥,接过她手中的糕启口道,“柳家姑娘可是心灵手巧,若谁家小子娶了你那可是好福气。”

  听到容璞说出这样的话,柳蓁玥脸上露出了微红,还不忘朝外看上那么一眼。

  听她带着几分害羞地回笑道,“容老国公谬赞蓁玥了。”

  丫鬟将茶盏抬上放好便与容璞行了礼退身离开。

  过了近半个时辰,大堂还不见有人进来。

  柳蓁玥与容璞聊着花茶如何泡再到家父家兄已是聊了许久。

  可这样聊着,她还是等不到那个人的出现,柳蓁玥脸上带笑,眉间却是微微攒着的。

  只听外面有人走朝着大堂走了过来。

  听到大堂外的脚步声,柳蓁玥松开了眉间,似有几分欣喜。

  柳蓁玥捏着衣袖带着几分期待地转头看向大堂外去看那来人可是自己想等的人。

  见到来人并非是她等的人,柳蓁玥脸上不由地露出了失望。

  李管家带着沈琛来到大堂,后而李管家进到大堂躬身与容璞禀道,“国公,沈大人似有急事儿来寻您。”

  容璞看了眼大堂外的站着未进来的沈琛,就要启口让老李带沈琛去偏厅稍坐。

  只是还没等容璞开口,柳蓁玥看着外面站着的人已启口道,“容老国公有事儿蓁玥不便再扰您,蓁玥想请老国公允准蓁玥看望容小姐。”

  容璞摸了摸胡须瞧着眼前极懂事的柳蓁玥,和声与他道,“小萤也是常常念着柳家姑娘,这可正好劳柳家姑娘去看小萤了。”

  柳蓁玥点头,应了声,‘自己与萤妹妹自小便是玩在一起的,是应该的。’

  说完话,柳蓁玥便与容璞福身然后带着身旁的婢女走出了大堂内。

  走出大堂内见到沈琛,柳蓁玥很是端雅地与沈琛福身行了个礼。

  沈琛则与她颔首回了礼,然后便随着老李走进了大堂。

  离开了了大堂,柳蓁玥带着婢女便直接走往了容萤所在的西边小院。

  这国公府的路,她来的次数这一只手可是数不过来的,这路她走久了自然也就熟悉了。

  大堂内沈琛躬身与容璞躬身行礼,“沈琛这时就来打扰容老国公,还请国公见谅。”

  容璞摆手请沈琛坐下,与他开口道,“沈大人日日有公务在身,今日这般前来定是有事寻我,我怎会怪于你。”

  沈琛颔首,看着容璞启口道,“沈某今日前来确是有事寻国公。”

  沈琛会来国公府,容璞自是知有事才会寻来。

  容璞开口便道,“沈大人请说。”

  听到容璞这样与他直说,沈琛也就不再说客套话,直言道,“近日城中生出疫病,患民也是渐渐生多,药材到今日已是起了缺势。”

  容璞听着沈琛说只是点头倒并未开口说什么。

  而这沈琛今日来这趟想如何他自是有几分猜得到的。

  沈琛抬眸看了看容璞便又接着开口道,“沈某听闻国公府常为容世子备许些药草,今日沈某前来便是斗胆想请容老国公供几味药材于沈某救染疫病之民。”

  说完这话,沈琛抬头看着容璞,脸上不见有什么表情,只是他此时还是躬着身的。

  容璞摸了摸胡须启口问道,“染疫之人自是医,沈大人要哪几味药草?”

  沈琛的话已是说明,摆明国公府为容殊治病定是药草充裕。

  再者这给药是对百姓,他身份摆于国公府,国公府世代供于朝廷,他又如何能说出个不字。

  容璞招了老李只道让老李带沈琛去往府内药房取药就是。

  听到容璞答应给药,沈琛拱手作谢后才随着老李往药房走去取药。

  而今日的研竹阁内是一人也不在这院中。

  主屋门关着且偏房也是关着门的。

  偏房内的人天未亮裴岑就已出了府,此时宿欢榆与萧祁天也不见在屋内。

  只见萧祁天一人站在墨竹林前,两眼直直望着墨竹林,一手拿着这事敲着手似在打量着墨竹林。

  萧祁天站在墨竹林前已是过了近盏茶时间还不见他挪过一步。

  待药圃内宿欢榆再往里走时,萧祁天这才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朝药圃看了看。

  他看到宿欢榆此时是背对于药圃外,便缓步走到了偏房往主屋后看了看。

  小书房前本守着的苘季这时也不见有身影。

  萧祁天摸着折扇低眸想了想故而见他展开了折扇靠在偏房屋外,然后一直往药圃和很是主屋瞟着。

  见主屋没有动静,再看宿欢榆在药圃中忙于理药草,只见萧祁天打开折扇身形极快地就往墨竹林窜了进去。

  故而萧祁天出了墨竹林,只见他未作半分停留的直接飞身出了国公府朝着城西的方向飞去。

  研竹阁中,宿欢榆在萧祁天出墨竹林时,他就已是看到了萧祁天的动作。

  ※※※

  徐府

  徐府偏院内只见徐纤纤穿着件很是雅致的白色蝶裙。

  她脸上涂了脂粉,那小嘴上有上抹了口脂,发髻也是梳的很是漂亮。

  故而只见徐纤纤一手拿着副画,另一只手牵着个人走到偏院院门停下。

  徐纤纤朝身后,看了看然后她一人很是小心地凑头出院朝两边看了看。

  这番动作搞得好似怕有人发现她一般。

  看着院外没人,徐纤纤才朝身后的人点了点头。

  徐纤纤身后跟着的人不就是今日在放着特意梳妆过一番的凝玉嫣么。

  只见凝玉嫣脸红扑扑地看着徐纤纤,朝她很是小声地道,“纤纤你这样与我前去能行么?”

  徐纤纤听到凝玉嫣的话却是回过头看着她嘟了嘟嘴道,“你与我相识十年如同姐妹一般,你遇上好事儿还不愿带我么?”

  看着徐纤纤似生气的样子,凝玉嫣忙摇手道,“怎么会……只是,我怕他……”

  徐纤纤哼了一声,不再听听凝玉嫣说话就直拉着她小心地往后院那处不住人的院子走了过去。

  霜叶在进府时就被唤徐府不知是管家还是什么人唤到前厅有茶和点心伺候着让她在此等候。

  且这屋外还守着那唤她过来的人,这让她觉跟丢凝玉嫣一时只觉很是心急。

  小姐今日吩咐她来便是让她看着凝玉嫣,这下将人跟丢了,她回去还如何与小姐交待。

  霜叶在屋内不敢走动,只是站在屋内一直朝外看着。

  徐纤纤拉着凝玉嫣来到荒废的院子。

  这院前立着块勿进的牌子,牌子也不是很完整显得很是旧起,而上面的字有说似有好些年的样子,已是有些模糊不清。

  徐纤纤看着这牌子朝凝玉嫣问道,“玉嫣你确定那人是让你来徐府这荒废了的后院?”

  凝玉嫣看着这很是破旧,院头杂草横生且还闭着门的院子点了点头。

  徐纤纤看到凝玉嫣点头,也就硬了硬胆子抬手就将院门推了开。

  推开院门一瞬,只见眼前瞬间漫天飞起门上覆着的灰。

  这灰飞的像雾一样迷人眼且还让人看不清里这门里是番什么景象。

  这样的灰倒是让徐纤纤生了几分疑心,为何凝玉嫣会说有人在这儿等她。

  故而徐纤纤一手掩着口鼻,一手挥开着飞起的灰,试图将灰挥散开。

  站在徐纤纤身后的凝玉嫣也是掩着口鼻在轻咳着。

  灰慢慢散开落下,徐纤纤又再次拉上来凝玉嫣的手。

  只是徐纤纤这次拉着凝玉嫣的手的力道却是比刚才要重上了几分。

  徐纤纤拉着她朝着院子走了几步,看着这院里那瘆人的屋子,徐纤纤忍不住的打了个颤。

  凝玉嫣在徐纤纤身后躲着朝里面看了看。

  可这屋里不走近却是看不清里面是什么样子。

  只见凝玉嫣松开了徐纤纤的手下往这屋子走近。

  可在凝玉嫣抬脚要走近屋子时,徐纤纤却伸手拉住了凝玉嫣然后开口问道,“你确定那人是让你来徐府这废弃的院子么……玉嫣?”

  凝玉嫣被徐纤纤拉的一顿身子,只是她确定地道,“那位公子是与我说在这处等他……也许这时还有些早,那位公子还未到……”

  听着凝玉嫣这样说,徐纤纤只是咽了下吐沫星子,咬了咬牙道,“玉嫣你可别骗我啊……我这可是第一次偷偷带人进来这院子呢!”

  徐纤纤眼里透着害怕可更多的却是不愿就这样轻易放弃见凝玉嫣口中所说的那似有几分财气的公子的机会。

  小说2016 xiaoshuo2016.c o m 全新改版,更新更2快更稳3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