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嫡女重生:妖孽世子腹黑妻 > 第一百六十四章

第一百六十四章

  红娘拿到将银票看直接收进了袖中与陈管家谢道,“诶呦,真是多谢林小姐打赏多谢这位管家了。”

  陈管家只是看着红娘与她点了个头就转身回了府中。

  待陈管家走后,红娘忙把收起来的银票拿出来挫开数了数。

  望着手里这九张银票,红娘朝着左右看了看,很是小心地将银票收好才离开了尚书府。

  这时陈管家脸上露出的不知是喜还是忧,只见他脸上是笑着,这眉头却是纵着的。

  林舒浅在院子里将昙花浇完,才看到回了的陈管家。

  陈管家站在暖玹阁院中看着林舒浅,“小姐,红娘已送出府了,您可还有吩咐要老奴去做的?”

  看到回来的陈管家,林舒浅将手中的信拿给陈管家道,“劳陈管家待玉嫣表妹回来后将信交于她。”

  陈管家接过林舒浅手上的信恭敬地应了声是就出了暖玹阁。

  陈管家走后,林舒浅转身便回了屋内。

  只是在转身回屋时林舒浅不经意地瞥了一眼偏房。

  偏房里站在门前的人没看到林舒浅瞧到她。

  屋里霜絮轻轻打开屋门往林舒浅回的屋看了看,见屋门关起,她才悄悄走往院门看了看那陈管家。

  故而霜絮听到暖玹阁门响,她忙慌的又跑进了偏房然后将偏房屋门关起。

  屋内林舒浅将门打开,从里拿了本书和一件斗篷便放在了榕树下。

  林舒浅抬头望着榕树叹了口气便缓身在树旁坐下翻起了书。

  躲进偏房里的霜絮被吓得按着胸口憋着气不敢喘出一口。

  她听屋外没有声响才转身往门上的一个小口子往外看了看。

  瞧着树下在看着书的林舒浅, 霜絮这忙着呼了口气然后脚有些软的往自己的床铺走了去。

  霜絮低着头看着自己床铺旁的罐子身子有些微微发抖。

  她喘着气挪向罐子,手有些颤的将这罐子直接就推到了一旁的墙角。

  将罐子推远,霜絮红着眼就跑到了床上直接拉起被子就将自己蒙了个严实,然后不再见有什么动静。

  徐府内,徐纤纤与凝玉嫣在萧祁天离开荒院后也离开了那院子。

  两人带着那只白毛兔子回到徐纤纤闺阁院中就一直在逗着这小兔。

  而此时霜叶也才回了凝玉嫣身边。

  徐纤纤在凝玉嫣身旁挠着兔子的耳朵与凝玉嫣问道,“明日便是上元节,玉嫣要穿什么衣裳啊?”

  此时凝玉嫣似是望着兔子望出了神。

  她的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摸着兔子,徐纤纤与她说话也只是应着‘嗯’。

  徐纤纤说着上元节越说越是兴奋,她也没注意凝玉嫣应了什么。

  院外一位身着褐裳的妇人带着两个丫鬟来到了小院。

  两个丫鬟手里分别抱着衣服首饰还有几盘吃食。

  徐纤纤看到妇人进来,脸上的笑慢慢收了起来。

  只见徐纤纤起身抱着兔子未喊凝玉嫣就直接回了房中。

  凝玉嫣摸空了兔子,回过神转头看向已回了房的徐纤纤,很是不知发生了什么。

  她转头看了眼霜叶,又看向了那有人走近的院门。

  院门前的妇人面色有些发白似有病在身。

  她看着院中坐着玩兔子的二人脸上柔柔地笑着,眸中目光也是极温和的。

  只是她才进院中就看到徐纤纤不再笑就直回房中,这让她在凝玉嫣面前露出了几分难堪。

  凝玉嫣看着妇人,起身与她福身道,“玉嫣见过徐夫人。”

  听到凝玉嫣的行礼,徐夫人走近凝玉嫣将她扶起,“玉嫣不必这般与我行礼,快起来。”

  凝玉嫣颔首便起了身。

  徐夫人瞧着屋里不愿见她的徐纤纤,露出了几分忧伤。

  故而徐夫人掩下了忧伤,抬手摸了摸眼睛便拉着凝玉嫣进了屋中。

  徐夫人才迈了一步到屋中,就见徐纤纤很是不悦地朝她问道,“母亲怎不照顾大哥,跑我这一个外人院里来了?”

  徐纤纤的话将徐夫人说的皱起了眉头,只见她眼圈红着咳了几声。

  随后只见徐纤纤起身想将徐夫人推出屋子。

  凝玉嫣见徐纤纤起身似要动手,忙伸手拉住了徐纤纤,“纤纤刚才不是与我说明日灯会么,明日日正过后我来寻纤纤可以么?”

  听到凝玉嫣说起灯会,徐夫人唤了身旁的丫鬟将手中衣服放在了桌上。

  在徐夫人身旁的丫鬟拿出了手帕为她擦了擦额头上的虚汗。

  徐夫人看着徐纤纤起身很怕她会在凝玉嫣面前再做出让人诧异的举动。

  徐夫人忙开口道,“这些是为纤纤备好的新衣服和首饰,明日灯会纤纤刚好能用到。”

  只是徐夫人声音本就轻柔,此时还带有了几分虚弱。

  将话说完,徐夫人便让丫鬟把吃食也放在了桌上然后带着两个丫鬟便出了屋内。

  凝玉嫣看着身旁生着气的徐纤纤拉着她坐下为她倒了杯水,“徐夫人对纤纤可是用心,纤纤还是……”

  徐纤纤将水喝完,开口就打断了凝玉嫣未说完的话,“玉嫣你不明白的!”

  凝玉嫣瞧着徐纤纤紧握着水杯不再说话,只是将话转向来明日的上元节。

  听到上元节,徐纤纤脸色这才有回转,“玉嫣明日隅中就来寻我吧,午膳你也可能在府中用的,明日灯会的首饰衣服我想明日玉嫣与我一起挑选。”

  凝玉嫣瞧着缓下来的徐纤纤,偏头看了看霜叶,想了一番才应了下明日隅中就会过来。

  徐夫人出了屋内,回身看向屋里的徐纤纤。

  她看着她离开后又笑起来的徐纤纤叹了口气,“纤纤她还是不肯原谅我……”

  在旁扶着徐夫人的丫鬟只是开口道,“小姐日后会明白夫人的。”

  徐夫人望着屋里只是点了点头然后才转身离开这院子。

  城外此时裴岑与宿欢榆已来到了义诊的宅院。

  裴岑今日和宿欢榆没有去西苑为来人诊脉开药。

  两人来到院中就已被四皇子萧均请去了院中后屋。

  萧均今日还特地为两人备了薄礼。

  只是今日来这义诊宅院的人不是李世。

  萧均只是担心地问了裴岑,李大夫昨日可是太累,然后说了些体恤话也就未说什么。

  说完这些,萧均看了眼于酥免。

  只见于酥免从后拿出了两只小箱子放在了桌上。

  桌上两只箱子一样大,只是这箱子里的东西却是没人知道是什么。

  裴岑与宿欢榆看着桌上的现在并未说什么。

  于酥免抬眼看了看自己主子,便将箱子打了开。

  箱中入眼一片金光灿灿,这箱子里装着的正是黄金。

  裴岑拱手道,“身为医者为百姓解病痛之苦自是应该,四皇子客气了。”

  听到裴岑这样说,萧均站起身忙扶裴岑的礼,“裴大夫才是客气,医者本为人,还要为人,哪有应该之说,这份酬金本就是今日请二位而备的。”

  宿欢榆在旁只是看着箱子并未说话。

  裴岑瞧了眼宿欢榆,开口接着道,“这份酬金太重,我与师弟恐难承这份酬金。”

  只见萧均抬手,“裴大夫谦虚了,这份酬金裴大夫与……这位大夫定要收下!”

  说着萧均将箱子盖上拿起就递给了宿欢榆。

  宿欢榆不接萧均手中箱子,只是退身躬身于他。

  这一步退开将裴岑瞧的是一愣,裴岑抬手就朝宿欢榆身后一推让他接住萧均递来的箱子。

  萧均看着宿欢榆退步又接上箱子,故以为宿欢榆刚才的举动是作谢也就未说什么。

  而后,裴岑也接下了萧均递来的箱子。

  萧均看人接下箱子,脸上扬着笑便与二人道,“疫病一事劳二位费心,二位若有事尽管吩咐于酥免就是。”

  说完这话,于酥免便朝裴岑与宿欢榆躬身行了个礼。

  而后,裴岑与宿欢榆拿着箱子对萧均行了礼也就离开了这后屋。

  自知昨日裴岑为闹事女子治病一事,也知昨日裴岑为人施针一事,萧均就知裴岑是有番本事。

  今日这箱子送下,疫病一事他也就大可不必再操什么心了。

  萧均看着离开的裴岑与宿欢榆,一改刚才谦善的样子,反露出了抹狂傲且有几分势在必得的笑意。

  两人出了后屋看就直往后院那住有疫病之人的院子走了去。

  院中此时一人没有,而院里放在炉子上的药壶还在冒着热烟似在熬药。

  裴岑进到院中就将那烧着药的药壶全腾了空,然后重新倒水将水烧开。

  而宿欢榆则是被裴岑使唤的去西苑拿药材。

  不时宿欢榆带着五六包药材进到院中,将药材用那已烧开的水冲了一道。

  裴岑在旁则是再烧水准备煎药。

  等着水烧开时,裴岑走到了拿来的小箱子旁看了看箱子。

  两只箱子的开口处都有一个极小的凹口,凹口里印着个不是很明显的宿字。

  裴岑蹲下身抱起了箱子仔细看了看。

  待看清箱子上的宿字时,裴岑啧了一声。

  宿欢榆将药洗净晾在一旁也就将药壶灌水再次烧上。

  做好事后,宿欢榆才来到屋前看着屋里。

  裴岑见宿欢榆过来,启口与他问道,“师弟来头可不小。”

  听着裴岑唤自己师弟,宿欢榆只是微微叹了口气,“师兄来头也不比在下小多少。”

  裴岑放下箱子,便抬步走到了一旁的另一间屋子。

  进屋这迎面而来的便是那呕腥味。

  这味道浓的让裴岑皱起了眉。

  宿欢榆闻到味道只是转身就走向了院外。

  看到宿欢榆转身要走,裴岑拉住他挑眉问道,“师弟这就跑了?”

  宿欢榆看着皱着眉的裴岑摇头,只是缓声与他道,“师兄多想了,欢榆不过是想出去寻人找只香炉。”

  闻言裴岑瞧了瞧宿欢榆的药箱,就朝外的于酥免走过去,“劳公公为在下寻两只香炉过来。”

  于酥免站在院外听到裴岑要香炉便应了声就往院外去寻香炉来。

  院中今日这时也还是无人进来。

  裴岑看着院外那些进进出出的人一拍衣袖便走回了屋前。

  随后只见顾婠歌抬着一碟似香料的东西来到了后院前。

  她往后院两边小心地看了看,她见没人才往后院里走了进去。

  顾婠歌见屋前站着的裴岑,抿着唇就走近了那冒出热气的药。

  顾婠歌看着药壶里已烧开的水,想将手中的香料倒进去。

  只是在顾婠歌倒香料时,裴岑却是走往顾婠歌道,“那只药壶不能用,姑娘用它旁边那只。”

  听到裴岑的话,顾婠歌倒香料的手一顿。

  只是这一顿,顾婠歌转头看向裴岑有些不解,只是这转头,顾婠歌未注意是将手往下一低把手擦到了药壶口上。

  药壶烧着烫的顾婠歌手一缩,将手里抬着的香料洒了一地。

  裴岑看着顾婠歌被烫了手,只是缓身走过去帮她将香料捡起。

  捡完地上香料,裴岑打开了一边的另一只药壶,“姑娘用这只药壶煮香料就好。”

  顾婠歌点头,只是吹了吹被烫红的手。

  于酥免将香炉拿来,他见顾婠歌在这院中,忙进院里与顾婠歌道,“顾姑娘怎的今日还来这后院……殿下今日可是吩咐过的,您还是快些离开后院吧。”

  顾婠歌与于酥免点了点头,她看着还未烧好的香料开口道,“婠歌知道,只是……”

  于酥免看着顾婠歌不走还想再劝。

  裴岑瞧着顾婠歌面上似有难为,开口与于酥免道,“在下这边熬药还需人手,顾姑娘留下正好,于公公不必让顾姑娘离开。”

  说完裴岑接过于酥免手中的香炉。

  “这……”于酥免看向裴岑颔首便与顾婠歌躬身行了个礼就退身。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