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嫡女重生:妖孽世子腹黑妻 > 第一百七十四章

第一百七十四章

  苗曲灼望了眼上来又下去的人本是松下口气,可又见上来人时,她却是嫌恶的‘嘁’了一声。

  而站在旁的柳蓁玥则是看着灯谜很是投入地想如何解。

  台下还未做出揭灯谜动作的林舒浅还在悠闲地敲着笔,时不时的咂嘴。

  而此时与林舒浅一样未做动作的萧祁天则是揭下灯谜却是不见他落笔,他就好像在等什么一样。

  望着萧祁天怎么都不见动笔,凝玉嫣是有几分着急的捏紧了手里的手帕。

  过了一会儿还不见萧祁天动笔,凝玉嫣等不住的便是开口朝他问道,“子还可想到如何解了?”

  只见萧祁天从看林舒浅回过神道了句,‘想到了’便在纸上落下了一个字,然后就不见动笔了。

  待沈琛上到高台时,苗曲灼看着柳蓁玥就道,“解不出就尽早滚下去,免得站在这儿丢人!”

  柳蓁玥听到苗曲灼的话,握笔的手紧了一下。

  她抬眸看了眼苗曲灼,故而转眸看了眼台下的白衣公子。

  容萤站在下面看着柳蓁玥站住不动为她捏着汗,喃喃地念道,“柳姐姐一定可以的,一定!”

  高台上柳蓁玥抬手将耳旁落下的青丝往耳后捋了捋便落笔写下第五则谜案挪步走向第六则灯谜。

  容殊在台下只静静的看着林舒浅,他的脸上不见有一丝的紧张。

  沈琛踏上高台时,苗曲灼已是挪向了第八则灯谜。

  而看着又上来人的柳蓁玥望着面前的灯谜有些犹豫下不下去。

  人群里是一直传着问她这才女为何灯谜都解不出灯谜的话,还有着为她圆话,‘也许才能各有其所,柳小姐是诗书饱读的才女,对灯谜也许是有些不解’。

  柳蓁玥看着面前的灯谜已是觉得力不从心,很想走下高台去。

  可她听着台下的话与看着台下人,这让她很是放不下面子走下去。

  待燃着的香到最后一刻落下香灰时。

  林舒浅这才揭下灯上的灯谜抬笔写下,‘雨泥地老天荒’六字,将谜案交于了燃香人。

  看着手里的字,林舒浅挑眉瞧了眼容殊,只见台下容殊也是正看着她。

  林舒浅递完谜案上高台后,萧祁天也是匆促的交出了谜案紧随着林舒浅上去。

  台下本为林舒浅和五皇子称可惜的人见他二人递上灯谜上高台是松了口气。

  而萧祁天随林舒浅上去的这幕却是让凝玉嫣看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台上沈琛解灯谜动作很快,短短时间已到第八则,柳蓁玥却还是停留不动。

  苗曲灼站在第十则谜案前脸色已开始渐渐发白,只见她面上很是难受的抓着自己胸口的衣服。

  她体内的毒这时已是发作,可她不能放弃只离她只差一步的百毒丸。

  随后林舒浅与萧祁天走上高台上,柳蓁玥看着来人那一对细长的柳眉是皱了起来。

  台下人群中有人看着林舒浅和萧祁天这时才上去,只是道,“前面那个小姑娘就要将灯谜猜完了,这后面上去的两位恐怕是没多少机会了吧?”

  有人说应和着,“是啊,那姑娘上去好半天才解到第十,后面上去的还是趁早放弃得了。”

  见林舒浅与萧祁天上来后,苗曲灼转头便走到了柳蓁玥面前压着声与她道,“解不开就滚!”

  柳蓁玥瞧了这样看了着自己的苗曲灼,害怕的身子颤了一下硬着胆反道,“姑娘你这般想劝我下去作何,你同样解不开为何你不下去!”

  苗曲灼本就着急夺得百毒丸,她是被柳蓁玥的话彻底激的没了耐心。

  苗曲灼抬手便想抢了柳蓁玥手中写下谜案的纸。

  苗曲灼这样的举动是让台下的人群纷纷是指着她骂声连连。

  两人这样的拉扯的动静是将站在灯谜前作思的沈琛扰到了。

  沈琛的转头看向了她们两人,见苗曲灼正在抢夺柳蓁玥手中的纸,便是上前开口道,“百毒丸人人都想得,姑娘这样的举动恐是不光彩吧。”

  苗曲灼嘴角扬着冷笑,她突然放开了柳蓁玥手中的纸,又将沈琛的纸夺了过去,然后看了沈琛一眼便回到了第十则灯谜。

  柳蓁玥被苗曲灼突然的放手,放的往后一退摔到了台子上。

  在旁的沈琛走到柳蓁玥面前蹲下身问道,“柳姑娘可有伤到?”

  柳蓁玥看着走了的苗曲灼眼眶微红,她听到沈琛的问话后只是看向了自己的脚。

  见柳蓁玥不说话,沈琛便也是看向了柳蓁玥露出的脚。

  在下面的容萤看到便是匆匆冲了上去站在柳蓁玥身旁就朝苗曲灼怒道,“你凭什么夺人的谜案!”

  苗曲灼仿若未闻,还是继续看着第十则灯谜。

  柳蓁玥眼珠一转,由此也是找到了下高台的机会。

  只听柳蓁玥声音带着几分哭意,“萤妹妹扶我下去吧,我脚似是伤着了。”

  容萤似还想上去与苗曲灼讲理,只是柳蓁玥拉住她,她只好作罢。

  容萤很是小心的将柳蓁玥扶起来,“小萤送柳姐姐回去,这灯会我们不玩了!”

  话说完容萤瞅向了那站在一边正要过来的敲锣人,然后将柳蓁玥小心点扶下了高台。

  这人看到这样本是想阻止,可他刚过来就见那姑娘已走了回去。

  只听沈琛启口朝敲锣的人问道,“夺天灯,出手抢谜案不算失规?”

  敲锣人看着沈琛,背上冒汗的道,“这……”

  未等这人说出话,苗曲灼已是转头开口道,“夺天灯本着夺,夺谜案自也是夺,怎就算失规?”

  苗曲灼看着敲锣人的眼神很是瘆人,好似他说错话就会被杀死一般。

  敲锣人低着头忙道,“姑娘言之有理……夺,对夺天灯在夺……不……不算失规。”

  说完话,敲锣人又很是害怕的看了眼沈琛,故而又看向了苗曲灼。

  沈琛看着低着头的敲锣人只道了声,“好。”

  然后就走往了取纸的地方。

  正拿好纸的走到灯谜前的林舒浅看着走回来的沈琛挑了下眉。

  故而便见沈琛拿了纸又迅速地写起了灯谜的谜案。

  林舒浅这次解谜倒是不像刚才那样墨迹,她速度同沈琛相似。

  而跟在后面的萧祁天随着他们到第九则时是停了下来。

  苗曲灼看着解谜很是迅速的林舒浅与沈琛便是沉下了脸。

  只听沈琛在旁声音很轻地道了声,“夺天灯在夺,姑娘小心。”

  林舒浅看了眼苗曲灼便走到了一旁去试自己对第十则灯谜的猜想可对。

  被扶下去的柳蓁玥缓缓松了口气。

  她踏上马车时,看到高台上已站在第十则灯谜前的林舒浅,眼中露出的尽是不甘。

  故而只见柳蓁玥呆呆的望着容殊咬了咬嘴唇。

  容萤见柳蓁玥不动,担心地开口道,“柳姐姐快上车吧,小萤送柳姐姐回去上药,柳姐姐的脚都红了。”

  闻声,柳蓁玥回神,点了点头便挪进了马车里。

  高台上只见苗曲灼写不出最后的谜案,却是猛的朝着林舒浅手中的谜案伸了手。

  林舒浅见苗曲灼动作便是抬手躲过了,故而她持着手中的笔蘸了墨就朝苗曲灼脸上添了一笔。

  苗曲灼觉脸上一湿,她抬手往脸上一抹,看着手上的墨,苗曲灼提笔便蘸墨往林舒浅甩了去。

  墨汁被甩出,林舒浅倒侧身躲了开,而沈琛是抬袖挡住墨汁将袖子染了些墨点。

  两人这般动手就好似孩子打架一样。

  林舒浅执笔也是蘸墨朝苗曲灼甩去,只是她甩的不是人而是苗曲灼大意露出的谜案。

  甩完后,林舒浅滚了滚笔边便落笔在纸上继续写着谜案。

  沈琛在旁也是趁着此时抓紧时机写谜案。

  站在第九则灯谜的萧祁天看着林舒浅动手很是随意的样子,眼睛便是一亮。

  只见萧祁天不再管灯谜一事,便是出手妨碍苗曲灼再动手于林舒浅。

  苗曲灼看着突然插进来碍事的萧祁天,心下一急便是从腰间拿出了一支竹筒。

  林舒浅见状只道,“按住她的竹筒。”

  听到林舒浅的话,萧祁天看了眼林舒浅便出手压住了苗曲灼拿竹筒的手。

  不一会儿林舒浅吹了吹手中的纸,“我写完了。”

  苗曲灼眼睛里尽是红血丝,她这副样子似是恨极了林舒浅。

  在林舒浅身旁的沈琛也道,“在下也写完了。”

  萧祁天看着林舒浅,转头看向远处畏手畏脚的敲锣人,“还不快滚过来看他们谁写的谜案对?!”

  敲锣人听到便是跑过来看了眼苗曲灼,拿着两人的谜案又移到了远处才看了起来。

  此时高台下的人不知为何,突然散了些朝着不远处的灯桥跑了过去。

  只听高台下有人喊道,“灯桥有人落水了,快去看啊!”

  这声音一出,高台下的人便纷纷都走朝了灯桥。

  林舒浅顺着这些人跑的地方望去。

  在远处的灯桥上正有一群人围着桥中央往下看。

  而在在灯桥下则是有个姑娘在水里扑腾。

  桥边站着两个少年,其中有个少年脱了外裳就朝着水里跳了进去。

  林舒浅眯眼瞧着水里的人,心猛的一跳。

  这时敲锣人看完了两人的谜案,声音有些抖的道,“二位所写都对,这还请二位继……”

  还没等敲锣打鼓把话说完,林舒浅已开口朝沈琛道,“我自认输,百毒丸给沈大人就是。”

  说完,林舒浅身形很是轻盈的便跳下了高台落在容殊身旁,“容殊,砌云在灯桥像是遇事儿了。”

  说完,林舒浅就急着要往灯桥跑去。

  容殊看着林舒浅揽住了她的腰,“抱紧。”

  话落,只见容殊身形似烟一样的便是消失是了原地。

  高台上沈琛看着那样匆忙跳下高台的林舒浅眸光微微动了一下。

  敲锣人看着已下了高台消失不见的姑娘,便只好将装着百毒丸的小盒子递给了沈琛。

  而站在一旁的苗曲灼被萧祁天挟住手不能动手去抢。

  待沈琛拿到药丸后,只是看了眼敲锣人也就走下了高台去往灯桥。

  两人走后,萧祁天看着林舒浅不见了,忙松开了苗曲灼飘身落下随着林舒浅不见的方向追了去。

  随着萧祁天松手,高台上的苗曲灼整个人瘫坐在地上。

  她两眼瞪着林舒浅落身的地方,捏着竹筒的手也是嘞出了红痕,那小巧的脸是变得很是狰狞。

  只见那没有牌匾宅院的管家带着两个丫鬟就跑到了高台前唤两个丫鬟将她扶下来回马车中。

  苗曲灼冷冷的看着敲锣人,只与管家道,“将他给我杀了!”

  管家闻言便是看向了高台上的人,抬手唤了侍卫将这人带走。

  只听敲锣人惊慌的叫出了声,而声音又忽然消失的变成了呜咽。

  高台的热闹一时也消失是变为了一片了冷清。

  容殊带着林舒浅穿于人群,这些人却是如看不到他们一般。

  待来到灯桥时,只见林砌云正拖着一位姑娘往岸边游着。

  林舒浅看着林砌云便挪步走往了他要上岸的地方。

  林砌云游往的地方有棵柳树,树下正站着她刚才看到的另一个少年。

  这少年手中抱着林砌云的外裳,他面上露着着急正在树下不断的左右来回踱着步。

  林砌云带着姑娘快游近岸边时,抱着衣服的少年已扔下了衣服,够着身子往水里去拉那昏迷了的姑娘上岸。

  只是他这一伸手是将自己险些给带进了水里。

  未听到少年落水的声音,只见隐商正拉着这少年的衣带不让他落水。

  在旁的林舒浅低眸看了眼腰间的手,没好气地道,“我去拉那位姑娘,不是拉这位小公子。”

  容殊看着水里的人淡淡道,“隐商救人。”

  听到容殊让隐商去救那姑娘时,林舒浅拍开了容殊的手,“我去拉那位姑娘上来,让隐商拉砌云上来。”

  说着林舒浅便蹲下身去拉林砌云带上来的姑娘。

  隐商把差点落水的少年带到了一边坐着,才将林砌云带上岸。

  将女子救上来后,林舒浅用一旁林砌云的外裳为姑娘盖住身子,扫了眼周围道,“这不是沈小姐么,怎么落水不见她的丫鬟在身边?”

  吴侨望着戴着面纱的林舒浅愣愣的摇了摇头,“我们看到沈小姐落水时也是未见沈小姐的丫鬟。”

  说着林舒浅便是拍了拍呛了水不见醒的沈初檀。

  这拍并未见沈初檀有反应,林舒浅掐了掐沈初檀的人中,“砌云可有事儿?”

  随林舒浅掐沈初檀人中,只见沈初檀出了一口水,随即咳了两声才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被隐商拉上来的林砌云拧了拧身上湿着的衣服,他听到姐姐的声音便是应道,“砌云无事。”

  只是随着林舒浅的声音林砌云转过头看向了林舒浅。

  当看到林舒浅今日面容未变时,林砌云愣的喊了声,“姐姐?”

  听到林砌云唤这女子姐姐,吴侨此时是比林砌云更惊讶的张了张口。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2016xiaoshuo2016.c o m全新 改版,更2新更3快更稳3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