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嫡女重生:妖孽世子腹黑妻 > 第一百八十七章

第一百八十七章

  望着书案上的砚台,林舒浅抬起一旁的清水就朝那砚台里直接倒了好些进去,随后她卷好衣袖拿起墨锭就往砚台里画圈研墨。

  只是这墨她研的就跟搅颜料似得,水淹过墨锭一小截,看着就是在拿墨锭搅和水。

  瞧着这样糟蹋着书案上墨锭与砚台的林舒浅,少年轻咳了几声。

  林舒浅没在意少年的咳嗽声,手上那研墨的动作一直在继续着。

  少年实在看不下林舒浅那样糟蹋东西,抬起书便挡在面前把主意放回书上。

  林舒浅看着自己的研的墨很是满意,她放下墨锭伸手就将桌上放着的纸拉出一张擦了擦手。

  她想起自己怀里还有钥匙未还,小心点拉着衣服从怀里取出钥匙跳下凳子走往少年。

  林舒浅捏着的钥匙递向少年,“还给你。”

  少年扫了眼林舒浅手上的钥匙,将书合上放平接向林舒浅递来的钥匙。

  林舒浅望着少年嫌弃自己捏脏的钥匙,‘嘁’了一声便把钥匙放在书上,然后转身就想离开屋内。

  她将墨研好了,钥匙也还了,这里没她什么事儿,她离开也很是正常的。

  林舒浅脚才迈出屋还没走一步,就见妙抱着许些大包小包的药材走进了小院。

  妙真手中的一堆东西随着他走动摇摇晃晃的,进院走上一半路有些药材受不住摇晃便落在了地上。

  这东西落地,妙真没停下去捡,只是走朝屋门前与林舒浅开口道,“劳林小施主帮老衲捡捡那落下的药材。”

  说着,妙真这微微躬身的动作使得他手上药包又掉了下去。

  巧不巧的药包还正好砸在了林舒浅的小脑袋上。

  林舒浅瞅了眼长发覆眼的妙真,捡起地上的药包放进屋又走向院里把那几个落下的药也一同拾进屋放着。

  妙真进屋后就将拿来的药材全铺了开,然后在书案前蘸墨写下了张药方就走往桌前抓药。

  妙真将药方放于一旁晾着,抬手便开始取药,和在一起放入一张草纸上。

  包好一份,妙真就把药递朝站在旁的林舒浅,“唉,老衲手上药还未分完,现下发不出身熬药,只能再劳林小施主帮忙帮到底了。”

  望着手里被塞上的药包,林舒浅已是有些不耐烦,她望着床榻上已睡下的少年便是来气。

  “哪里有药炉?”林舒浅抱着药包朝妙真问道。

  没听到少年应声,妙真转头看了眼床榻上的人,小声道,“容小世子屋后应会有药炉,林小施主可去看看。”

  林舒浅抱着怀里的药便走往了屋后。

  早先她才离院寻妙真时,这院里看着还有好些人的,这会儿自家主子病了倒不见有人来伺候!

  望着屋后这连火星都没有都药炉,林舒浅丢下手里的药包,又折回了屋里去取火折子。

  有了火折子生火就方便了许些,林舒浅在药炉旁找了些能烧着的枯草,吹燃火折子将草点上扔进药炉。

  将火生起后,林舒浅抬着药罐从药炉旁边的大水缸舀出些水倒进药罐然后倒进药草就直接放在药炉上烧着。

  屋中,妙真将药分好后,走往床榻在床榻边放了一支瓷瓶,“此药用时需多食清水,未食清水不可用此药。”

  说完,妙真看着少年合十手与他行了个礼,“杏仁乃大忌,容小世子还请谨记。”

  少年侧着身看着妙真道了声,“多谢大师。”

  妙真也不做多留,瞧了眼窗外便退身出屋悄然地离开了小院。

  坐在药炉边地林舒浅,烘着火一个劲的搓手,她就是再冷也不愿进那屋里。

  做完一样事,顺着的还有的是事儿给她做。

  那妙真和尚这样使唤她,不就是为的他的那壶温好的花雕。

  她好不容易上那桃花林,冷的不行,明摆着有酒不喝她又不是傻子!

  药罐里的药熬着熬着便是散出了一股难闻的药味。

  林舒浅站起身就直接跑离了药炉想进屋让妙真那和尚自己看着药。

  可她这站在屋外往屋里瞧,屋里的桌子上整齐地放着分好的药,而屋中已是不见妙真那老和尚的身影。

  林舒浅已是在心里将妙真那和尚的全家给问候了一遍。

  扫眼看到床榻上放着个暖炉,林舒浅眼睛一亮。

  望着那床榻上睡着的人,林舒浅轻轻抬脚走进屋里,很是小心的往屋里那放在床榻上的暖炉走了过去。

  她盯着闭着眼的少年走来到床榻边很是迅速的就将暖炉给拿下了床榻。

  看着未醒的少年,林舒浅满意的抱着暖炉转身便朝屋外走出。

  只是她回头看少年可醒时,看到少年没盖被子,只是那样躺着,她抱走了人家的暖炉,那他是不是会冷啊?

  林舒浅望着少年一皱眉,又折身走回床榻,伸手扯了床榻上的被子为少年盖上才出屋外坐着。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2016xiaoshuo2016.c o m全新 改版,更2新更3快更稳3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