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嫡女重生:妖孽世子腹黑妻 > 第一百八十九章(修)

第一百八十九章(修)

  纸燃起时,她的心只是紧缩了那么一瞬,为何这样她不知,她也不想知。

  看着燃尽的纸,少年抬手轻拍了几下手,抬杯泼向那还有燃头的火星,“了下林小姐一桩心事,不知林小姐可高兴了?”

  听着少年贸然说出的话,林舒浅转身将只装有梧桐花枝的木盒递给他,“高兴,盒子还你。”

  将木盒还给少年后,林舒浅便与少年微躬了下身行礼,便退身出了屋直奔自己的屋子跑了去。

  少年轻抚着手中木盒,脸上未因婚书被烧露出难过。

  他看着退身出屋的少女,笑着轻叹了一声,随后见少年从袖中小心的拿出了一张被白纸包着看着有些旧气的纸放了木盒里。

  少年将木盒的锁彻底锁上,起身缓步走朝屋外。

  在林舒浅离开小院后,屋外便有隐卫落身跪在屋前。

  少年将手中木盒交给隐卫,“将此物交于祖父。”

  隐卫恭敬地接过盒子应了声“是”,随后才退身离开小院。

  少年回身进到屋里为香炉加上药末燃上,才蹲下身拿出手帕清理那地上烧剩下的纸灰。

  将纸灰包起后,少年走往书柜从书柜上拿下一只木盒将纸灰带着手帕一同放进了盒子里关上又放回书柜上。

  收拾了地上的纸灰,少年走到屋中打好的水前净了下手才回到床榻继续看床榻上放着的那本医书。

  林舒浅回到屋后,关起门就往床榻上扑了过去。

  烧了婚书她是开心极的,可高兴归高兴,她心里却是怎么都觉得有些不舒服。

  林舒浅踢了脚上鞋,便翻过身拉着被子将眼睛闭了上。

  这不闭眼还好,闭上眼脑子里浮现的竟是那少年说的话和少年温润儒雅的模样。

  林舒浅蒙过被子,睁开眼望着被子里的漆黑就不见再闭眼,这一夜她只觉熬的漫长。

  一夜到亮,林舒浅始终是没合上眼睛睡上一会儿。

  她满脑子都是绕满了少年与她说的那句,‘几番近我,明有心动’与那少年最后问与她的‘了下心事,可高兴’。

  望着屋外泛白的天色,林舒浅推开被子有气无力的爬下床榻,抬头望了眼西墙,使上力气朝西面院墙爬上去翻下。

  她坐在石阶缓了一会儿,才往山门方向走过去,准备绕路进寺中的万经殿去找妙真那臭和尚算账。

  昨日若不是臭和尚留她熬药,后面哪还会有那些破事儿,烧个婚书都搞得她心里有些没底气,像是真的对那少年动心了一样。

  一夜未睡,林舒浅只觉脑袋胀的厉害。

  她揉着头有些恍惚的走进扶山寺山门,看了看寺中,分辨了一番才朝万经殿方向走过去。

  来到万经殿,看着上了锁的殿门,林舒浅未管那门上的锁抬手便敲了敲殿门。

  殿内妙真听到敲门声抄经的手抖了一下,他那已是抄了好些的经文纸上被这一抖,抖得拉出了一笔。

  妙真看着眼前这被自己毁了的经文,轻轻放下笔将面前的经文抽开折起,抬起经书便将其压在下面。

  故而妙真又再铺上了一张白纸,默默念了声‘阿弥陀佛’便拿起笔继续抄起经书。

  林舒浅挑了下殿门上的锁,转身走了几步,脚步放轻地便朝旁的窗户走了过去。

  昨夜妙真可是抱起过她,今日定是会来这万经殿抄经书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2016xiaoshuo2016.c o m全新 改版,更2新更3快更稳3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