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嫡女重生:妖孽世子腹黑妻 > 第一百九十七章

第一百九十七章

  林舒浅拉着被子闭着眼未睡,她听着屋外院门的声音和搬动人的声音,只觉那些声音噪的她睡不着。

  往常夜里来杀她的黑衣人今日白日里就急着朝她动手,想必指使黑衣人的幕后人已是开始急了。

  而那幕后人在急什么,如若按她所猜,那幕后人是急她对他的威胁越来越大?

  又或是澄观和尚说的她病已是有好转,不日就可下山,而她离开扶山寺会让幕后人下手困难,所以那幕后人才会想尽早除她,便白日里也对她动手。

  白衣道人看了少年的脸,偏身将门让了开。

  少年抬步走进屋中便走朝床榻,翻身背朝白衣道人拉了被子盖上,闭眼就作睡着的模样。

  见少年睡下,白衣道人紧紧盯着少年似是有些不信少年会就这样睡着。

  白衣道人瞧了少年近半盏茶时间。

  那床榻上便慢慢传出了浅浅的呼吸声。

  道人听着少年的呼吸声,看少年不动这才信了他真的睡着。

  只见道人两手朝后一背,带上屋门飘身就往隔壁小院飞了过去。

  随后道人落于小院屋顶躺下,揭开了片房瓦,朝里看着。

  屋中,林舒浅已从将那送药的僧人递于她的信给打了开。

  只是这信叠的极小展开的有些不容易,若是不小心那定是会将信给撕坏。

  林舒浅小手拆信很是容易,好像这信就是专门为她而这样叠的。

  将皱着的信铺开在桌上,林舒浅轻轻抚平信纸的褶皱,才仔细看起信上的字。

  这信上的字是出于他的爹爹林荫之手,在那落名处也是有个荫字。

  将信看完信后,林舒浅走朝屋中屏风后,将信落朝水中拿起揉做一团又撕了个烂碎。

  信纸成纸浆,林舒浅这才满意的把纸浆拿到窗户旁铺开糊在窗棂上。

  毁了信后,林舒浅这才回到床榻上继续睡她的回笼觉。

  白衣道人瞧着林舒浅这样处理信的动作只觉有趣的很。

  常人一般会想点上蜡烛将信烧了就好,可女娃娃却是不一样,她竟是用水将信销毁,且还糊那不起眼的窗棂上。

  白衣道人见林舒浅睡觉,不自主的打了个呵欠,轻轻将房瓦盖上,起身便往扶山寺望扶亭的方向飞了上去。

  林舒浅抱着被子,埋脸着被中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气。

  想着信上写的,她心里有几分高兴但又多了几分小心防备。

  爹爹信上写三日后来她回府,她高兴是为自己可以离开扶山寺这鬼地方而高兴,但她在这三日倒更是要小心一些那心急想取她性命的黑衣人。

  林舒浅转头看了眼屋门,又对着墙闭上眼睛。

  爹爹既然将信送来告诉了她,三日后爹爹接她回府。

  那澄观和尚那边应是也知道她何时离寺,而在今明后三日,那和尚应是会找她与她再细说爹爹接她回府的事。

  想着,林舒浅又转头看了眼屋门,见屋门还是没有人。

  林舒浅抱着被子的手紧了紧,便悠悠地又睡了过去。

  少年在屋中听屋外人离开便缓缓坐起身揉了揉额头。

  屋中此时安静至极,少年从旁拿过软枕靠着,拾起医书便又再看了起来。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23

  小说2016 xiaoshuo2016.c o m 全 新 改版,更2新 更3快更 稳3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