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嫡女重生:妖孽世子腹黑妻 > 第二百零七章
  随后凝歌芸将手里的折子递给了林荫,在他身旁轻轻推了推他,“父亲已出去了,你可是也该出去看看?”

  林荫拿着凝歌芸递来的折子,“容老国公留在屋中喝茶,我自然是要留……”

  看着林荫不愿去看,想找话留在前厅,凝歌芸瞪着林荫压低了声音唤了林荫的名字,“林荫!”

  林荫身子一颤忙,转头看着自己生气的妻子忙拿着折子起身与容老国公道了声,“国公喜府上茶水请慢用,我且失陪一下。”

  说完林荫便抬步走出了前厅。

  看到自己的爹爹出去,林舒浅与容殊跟在其身后也随林荫一同走朝府外。

  前厅内人走了好些,此时也是有的清静,裴岑站在旁还在想事,他回神听屋中没了声音,抬头看了眼刚才几人坐着的地方。

  只是这看一眼,却是让他看到容老国公正瞧着自己,好像是有话要与他说。

  裴岑忙找了个借口与容璞拱手作辞,然后带着宿欢榆就退身离开了前厅内。

  前厅内只留下了凝歌芸一人陪着容璞。

  凝歌芸起身将桌上早先林舒浅拿进来的食盒打了开。

  随而凝歌芸用手帕垫着点心碟子将点心递到了容璞手旁的案上,“让国公见笑了,这些是早先为国公与小殊备的绿豆糕,还请国公尝尝。”

  容璞抚着胡须颔首,抬手捻起一块绿豆糕便咬上了一口。

  这绿豆糕入口冰凉,可这味道却是不同寻常的绿豆糕一样。

  容璞觉新奇地看着手中咬开的绿豆糕,“这里边儿的馅儿倒是有些特别。”

  听容璞这样说,凝歌芸看了眼碟中少了的地方,“国公拿的哪块儿是特地为小殊备的,您喜欢的甜的是这点了绿豆的。”

  容璞看着碟里分为两种的绿豆糕点头道,“这些年景然给歌芸丫头添麻烦了。”

  说出这话时,容璞眼眸沉下,他露出的不是愤怒而是带着沧桑的哀伤。

  凝歌芸默默摇头为容璞添上新茶,“当年国公待我亲和对我极好,您离府这些年换我待小殊这般也是应该的。”

  论起当年,两人都未提那个人半字,容璞也没再说往事,只是缓缓地叹了声气。

  林舒浅与容殊出前厅后,这府中的下人,人人见林舒浅一时都道起了,‘恭喜小姐。’

  林舒浅望着走在前不理会他俩的爹爹,低声与容殊道,“爹爹待你倒是特别。”

  容殊摸着下颚点头应声道,“林叔叔舍女嫁我,自然待我是要有些特别的。”

  林舒浅白了眼容殊就不再与他说话。

  临近府门,可见府外停满了马车,马车前则是站着迁弦与苘季。

  看他们的样子好像是正在与凝任与玄清真人躬身回着话。

  才走到府门,就见林砌云拿着书卷与抱着一身衣服的吴侨两人正说笑着一同走进府中。

  林砌云见爹爹还有容殊和林姐姐一同出府来,便收起了说笑与林荫行礼道,“爹爹,容世子,姐姐。”

  在林砌云身旁的吴桥看着面前要出府去的三人,躬身与林荫容殊行礼,“见过林大人,容世子。”

  随后吴侨抬眸小心的看了眼林舒浅,才与林舒浅颔首行了个礼。

  如今走出府来,林荫那沉着的脸自然也就收了起来。

  林荫瞧林砌云今日这么早就回来,启口问道,“今日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林砌云应道,“沈老先生今日有事在身,给了我与吴兄两册书卷也就让我们回了。”

  林荫点头也就让林砌云带吴侨到府中休息。

  吴侨眼睛看着林舒浅就不见转,林砌云唤了几声也不见他动。

  林砌云无奈只能从吴侨后面拍了拍他的背,“吴兄请。”

  林砌云拍的这下将吴侨拍的一惊,他转头看向林砌云,“劳……劳砌云兄带路了。”

  林荫出府后就直接将手中的折子交给了陈管家,“找些人来将东西抬进屋中。”

  话交代完,林荫便走到府门前的马车前看着这马车后接着一辆又一辆的马。

  瞧着收礼却还是不理会他们的林荫,林舒浅吐了口气,“爹爹能这样闷气这么久真是稀奇的紧。”

  容殊未接林舒浅的话,只是一直看着林舒浅的戴着面纱的脸,“真想此时就将你娶回国公府藏起来。”

  裴岑和宿欢榆在后面跟着两人见两人又是凑耳朵说话腻歪的紧,他一摆袖抬步就越过两人走朝马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