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传送双生 > 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夜风微凉

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夜风微凉

  对于这些问题,玻璃幕墙后的简仁有着与灰岩一样浓厚的好奇心。

  只是,与灰岩寻找盟友的想法不同,对待视频的提供者,简仁有着无可比拟的恨意。

  这股恨意的来源,不仅仅是因为对方向卫所提供了那份视频。甚至告发她杀害了白小满,也不是简仁痛恨对方的最大理由。

  真正让简仁愤恨且恐惧的是,根据律师的描述,那段举报视频上的内容完全属实。其上所展现的白小满基粒被销毁的过程,与现实中曾经她所做过的一切完全相同,一模一样。

  这也就意味着,即便那段视频又问题,即便那段视频最终无法作为指控她的证据。但制作那段视频的人,却是肯定知晓,那一天在那个人工传送点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只有对方知道当时的一切,才有可能伪造出与当时情形如出一辙的举报视频。

  简仁深吸了一口气。她知道,在那扇黝黑的玻璃之后,一定有卫所的人正在观察她。所以,她一定要保持镇定。在这样的时候,更不能露出任何的破绽。

  只是,那个人究竟是谁?

  简仁甚至怀疑,当时那人就躲在现场。或者说,对方手中握着当时现场的真实监控。否则世间哪有如此巧合之事?

  如果此时卫所系统中的那段视频真的是伪造的,谁又能一点不差的猜出当时的全部细节。

  只有一个可能,对方知道真相。

  将手指插入自己的头发,简仁闭上了眼。

  她不明白,既然对方手中有真正的监控,又为何要用一条假的视频来举报?关于卫所收到视频的真伪,简仁已经可以做出判断。

  既然只是请她来配合调查,也没有对她进行任何强制措施,再加上律师的猜测,这些已经足够说明,卫所手中的视频肯定是伪造的。

  她也在卫所工作过,简仁很清楚,如果视频是真实的,绝不可能只是配合调查这样简单。

  搓了搓自己有些发油的脸。简仁想到了更多。

  她开始猜测对方的身份,开始推测对方如此做究竟是为何。但无论她怎么想,也无法想明白一个最根本的问题。

  对方为何要在可以治她死地的情况下,却选择了放她一马?

  斩草不除根吗?

  这样做有什么意义?

  卫所问询室里的桌面上贴着仿真的木纹饰面,简仁有些呆滞的目光已经盯着那廉价且粗糙的做工许久。

  与此同时,一墙之隔外再次隐入黯淡阴影中的灰岩,也在同她思考着相同的问题。这一刻,无论是杀人者,还是复仇的人,他们都在默默询问。

  那人是谁?

  他究竟想要做些什么?

  同样的,灰岩与简仁这两位已经纠缠在一起的命运同行者,谁也都没有料到,这一刻,那段视频的主人已经在前往卫所的路上。

  山间的夜里总是有些凉。徐徐的小风有意无意的吹着,带来夜里植物好闻的气息。若是遇上心有诗意之人,这点凉意也就成了情趣。

  只是,对于此时走在长廊上的秦秘书来说,是绝没有那份欣赏这夜景的雅兴。

  就在刚刚,宋会长终于从山间别院的小书房里走了出来。而他要去的地方,正是此时牵扯着联盟许许多多高层精英的博都兰镇卫所。

  会长终于要去见简仁了。

  想到即将到来的会面,秦秘书也有着小小的激动。他知道,无论是对于会长,还是基金会,这一次与简小姐的面对面,都将是一场具有决定性意义的相见。

  走在通往传送仪所在小厅的户外长廊之上,徐徐的风时不时从秦秘书脸上拂过。却是丝毫没有减轻他心头的火热。

  可这份火热也并不全是对于基金会即将迎来新发展的期盼与欢心。与这雀跃心思相匹配的,是同等分量的担心与疑虑。

  此刻,跟随送宋会长已久的秦秘书心中,依然有着许多的不解。

  “会长,不是说要等大.选尘埃落定后,才开始行动吗?您为什么…”话一出口,秦秘书又有些后悔。会长的决定又岂是他一个小小秘书可以质疑的。

  一旁杵着拐杖缓缓往前走的会长,听到秦秘书之说了一半的话却只是淡淡一笑。

  “为什么要提前开始行动吗?”宋会长的声音不大,却像是从一团水草中拧出来的一般,又浊又黏。仿佛声道上附着了不知多少年的滑腻老痰。这是一种老人特有的腐朽味道。

  在秦秘书面前,宋会长总是不吝啬展现自己老迈的这一面。此时,缓步走在这空旷的长廊之上,宋会长微微佝偻着身子,紧了紧衣领,这才用那并不清晰的声音继续缓声说道:

  “你知道的,不久前,法老已经知晓,简仁便是当年的那位使者,她曾经造访过外星文明。未来简仁在法老心目中的分量就不用我多说了。”

  秦秘书默默点头。

  “之所以要将威胁小简的计划提前,也有这方面的原因。小简不是一个认命的人。她绝对不会没有任何反抗,便直接任由我们摆布。

  即便我们手里的东西有着足够的分量。我相信,她也会想办法与我们好好拉扯一番。

  如果还按照之前的计划,等到大.选后再与她接触。法老的态度很可能成为她拒绝合作的最大底气。

  我相信,一旦她成功当.选。法老肯定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对她进行招揽。而一旦小简知晓了法老对她的器重程度,将再难受制于我们的威胁。”

  小心扶着宋会长,秦秘书若有所思的说到。“所以,您才要在大.选之前,用伪造视频将简小姐送入卫所接受调查。”

  “没错。送她进卫所,算是我们待会儿谈判的前奏。好叫她知道,我们手头的东西并不虚假。既省去了解释的时间,又能让她在卫所里好好清醒一下。

  毕竟小简最近也太红了些。我怕她忘记了,她自己其实只是一个在孤儿院里长大的没人要的小孩儿。

  作为孤女,就应该有孤女的自觉。

  最起码的感恩与敬畏,永远是必不可少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