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重生之辣媳当家 > 第1499章 那年那事

第1499章 那年那事

  多亏了村里人的帮忙,订婚宴顺利过去,亲朋好友也陆陆续续回去,霍中凯和顾嘉叶要忙着工作,得先走,他们的儿子霍于飞继续留在这里跟兄弟们一起玩耍。

  沈柠回后溪村帮养父养母收拾打包,为他们送行,江挽月和小茹也陪着去帮忙,刚到了后溪村沈振松阮爱香的家,沈柠发现家里气氛不对,而且赵金发和赵银发兄弟也都在,几人表情严肃,沈柠一来,又都沉默不语。

  沈柠隐隐感觉到了问题,看向沈栋确认答案,沈栋连连叹息,不知道该怎么说,还是妻子乐佩华拉着沈柠出去细细说明情况。

  而在这里,小茹再次见到了沈玉留下的女儿——赵金玉,今年也有十五六岁了,但因为身材瘦削,个头也不高,不怎么敢正眼看人,畏畏缩缩的,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小很多。

  这不是当年沈玉被迫和傻大刘生下的女儿,那个孩子早就因为疾病在四五岁的时候夭折了。

  这个女孩子是沈玉摔傻了之后和赵家兄弟混乱生下的,一开始沈振松和阮爱香把孩子交给了赵家兄弟养,这其实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沈玉疯了,他们得照顾,实在腾不出空来照顾孩子,加之赵家那两个老光棍强烈要求亲自抚养孩子,只能把孩子给他们。

  赵家兄弟养孩子也算是用心,虽然说是女娃,到底能给他们养老送终,只是小孩子因为先天的原因,体质差,隔三差五的生病,赵家兄弟就频繁来找沈振松给孩子看病,后来阮爱香可怜自己的外孙女,就经常把孩子接到身边照顾。

  但这个孩子的生长环境是不好的,谁都知道沈玉当年干出的那些破情,更知道她是怎么来的,所以讥讽和嘲笑是伴随这个孩子长大,以至于赵金玉从小就自卑不爱说话,大了之后直接和外公外婆住一块儿,不想和赵家兄弟住一起。

  沈柠对沈玉有很复杂的情绪,但不会迁怒到无辜的孩子身上,隔三差五,她也会寄钱给养父养母,希望多给赵金玉添些营养和衣物。

  只是这孩子的身体底子差,体弱多病的,和沈玉前头生的那个孩子差不多,但赵金玉幸运一些,一直靠沈振松用中药养着身子,才能长这么大。

  小茹订婚的时候,沈柠是有意喊赵金玉去吃喜酒的,只是赵金玉依旧选择没去,估计也是怕那些闲言碎语,不过酒宴结束时,沈柠把一些好饭好菜打包了让沈栋带给赵金玉吃。

  赵金玉长这么大,小茹见过她的次数屈指可数,主要还是当初赵金玉出生的时候,她已经和父母去了省城,虽说寒暑假时有回来,但因为沈玉疯疯癫癫的,长辈们就不建议大安小茹去沈振松阮爱香那里,以免被误伤,所以小茹和赵金玉是很陌生的。

  赵金玉待在角落,偶尔偷偷看几眼小茹,小茹落落大方,气质出众,穿着时尚又漂亮,相较之下,赵金玉就显得黯淡无光,毫无生气,于是把头垂得极低,最后干脆回了房间。

  虽说这次沈栋来,是想把父母接去京市养老,但阮爱香是不放心赵金玉的,沈玉现在没了,她只能把念想放在赵金玉身上,说什么都要把赵金玉带去京市一起生活,要不然她就不去。

  可是赵氏兄弟担心赵金玉这么一走就再也不回来了,铁了心反对他们把赵金玉带走。

  好不容易有这个独苗苗给他们养老送终,他们哪里肯放手?

  乐佩华在院子里和沈柠说明了情况,同时也表示,“沈栋要照顾父母,我是理解的,百善孝为先嘛,只是姐姐,也请你理解,我和沈栋的能力真的有限,照顾父母已经是捉襟见肘了,如果再添一个外甥女,对我们的生活质量影响太大了。”

  乐佩华看得出来,赵金玉性格不讨喜,又内向又自卑,平时沉默寡言,只喜欢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听说在学校的成绩也不好,很担心赵金玉影响了她的儿子。

  沈柠很理解乐佩华,能让乐佩华和沈栋一起照顾乡下的父母已经是难得,如果再添一个外甥女,怕谁都会有意见,而沈柠这边,就更不好插手赵金玉的事情。

  谁都知道当年她和沈玉的关系不好,这要是没把人家闺女照顾好,反倒落了人口舌,说她故意虐待赵金玉。

  但是让沈振松夫妇留下赵金玉在这里,那也是不可能的,沈栋更不可能做出这样狠心的事情,一时之间,沈柠也有些左右犯难。

  小茹敲门推开了赵金玉的房间,赵金玉立刻不自然地从椅子上站起来,手足无措极了。

  小茹脸带笑容,温声温气道:“金玉,你想和舅舅一起去京市吗?”

  赵金玉留了一头齐耳短发,短袖格子衬衫和素色的长裤,穿着很朴素,模样长得清秀,但因为过分瘦削,显得很没精神,她始终低着头,双手绞在一起,好半天都没有回答。

  小茹也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就默默转身出去了,突然赵金玉说:“我想和外公外婆一起,我想离开这里。”

  小茹诧异地回过头,看着赵金玉局促不安的面容上闪着坚定,小茹心中已经明了,“好,我帮你转达。”

  这个环境对赵金玉并不友善,或许换个环境能让她过得愉快一点。

  小茹把赵金玉的想法偷偷跟沈柠沈栋说了一下,沈柠一时无言,沈栋再次陷入沉默当中。

  老实说,沈栋对亲姐姐沈玉是厌恶的。

  沈玉的种种荒唐让他们父子俩倍感煎熬和痛心,所以他在沈玉疯了后也没有想过带沈玉去治疗。

  因为他深知,沈玉哪怕治疗痊愈后估计比疯了的时候还要疯狂,到时候不知道会给沈柠一家带去什么麻烦,索性就放任着在乡下生活,每天浑浑噩噩,对沈玉来说未尝不是好事,至少不知悲喜,没有爱恨。

  现在沈玉没了,却留下了带着刻骨耻辱的赵金玉,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沈栋,沈玉过去的事情,所以沈栋对赵金玉的情感也是非常的复杂。

  同时沈栋清楚,如果再把外甥女赵金玉带去京市,妻子恐怕会不高兴,但又觉得不应该丢下外甥女不管。

  这些都让沈栋很挣扎。

  赵家兄弟对于沈栋带走赵金玉,同样反对激烈。

  赵金发对沈振松说:“你们老两口辛苦了大半辈子,现在儿子出息了,要带你们去京市过好日子,你们去你们的好了,带着金玉那丫头做什么?”

  赵银发说:“就是,你们放心,我们会照顾好金玉的,她也到了许人家的时候,县里有人来说媒,条件是真不错,以前给县领导开过车,后来在工厂里当管事的,老有钱了……”

  阮爱香反对道:“金玉年纪还小,我不许她这么早结婚!”

  赵金发说:“闺女大了不都是要嫁人的嘛!”

  沈振松犹豫再三,对沈栋说:“小栋啊,你和你媳妇儿回城里去吧,我们等给金玉找了好人家,再去京市找你们。”

  沈振松也是不想给儿子添麻烦,拖家带口的,儿子压力大,儿媳也会不高兴,真是犯不着。

  “爹……”沈栋心里堵得慌,他长年在京市工作,一年都不见得能回来一次,爹娘老了,有个头疼脑热的,他却什么都不知道,做儿子的真是很难受。

  沈振松:“好了,别再说了,你娘现在把心思放在金玉身上,没你们想的那么难受,真的,你们别再为我们操心了。”

  沈柠还想说什么,被江挽月拉了出去。

  到了外面,沈柠不解道:“怎么了?”

  “你就别蹚浑水了,吃力不讨好,没必要。”江挽月作为旁观者,看得透彻。

  赵家兄弟摆明是想利用赵金玉得一份丰厚的彩礼钱,同时能把女儿牢牢控制在县里,等以后老了病了,还能指望闺女养老送终,如果现在强硬把赵金玉带走,不知道会闹出多大的麻烦。

  恰恰是现在,沈振松夫妇愿意为了赵金玉留下来,其实也是不错的结果。

  事已至此,沈柠就和江挽月带着小茹先回去了。

  路上,江挽月见沈柠有些心事重重,便说:“赵金玉很快就大了,到时候要么读书,要么嫁人,左右不过就这两年,不用太操心的。”

  沈柠:“我只是可怜那孩子,成长挺不容易的。”

  小茹也说:“而且我看金玉挺想离开这里的。”

  江挽月:“这好办啊,现在又不是封建社会,想离开能有多难,以后她完全可以进城工作。”

  紧接着她又对沈柠说:“那孩子虽然可怜,但是你不能把她留在身边,说到底你和她妈是有恩怨的,谁知道那孩子成长过程里听了什么风言风语,人心是最难把控的事情。”

  沈柠点了点头,她明白这个道理。

  小茹看见戚尧从远处走来,还有她爸爸以及大安温瑶和几个弟弟们。

  罗铮迎面问道:“媳妇儿,小栋他们打算什么时候走?我到时候开车送他们。”

  沈柠:“发生了一些事,暂时没定呢!我回去再跟你说。”

  罗铮点头。

  小熙跑来说:“妈,我们想去山上玩,竹林说山里有毛桃可以摘。”

  小琛和霍于飞都表示要去山里玩。

  赵竹林那小子从小在村里长大,到处野惯了,不像小熙小琛和霍于飞,从小在城里长大,即使小熙偶尔和父母回来,对农村了解并没有赵竹林深刻,几个少年对大自然充满了好奇和探索欲呢!

  大安也想带温瑶去山里走走,温瑶自然是跃跃欲试。

  小茹挽着戚尧的手臂问他意见,他笑着说没意见,“你们刚才在你外公外婆家有碰到什么事吗?”

  小茹低声跟他说了一下经过,戚尧蹙了蹙眉,他很反感沈玉的名字,只有他知道当初沈玉是怎么变痴傻的。

  那时候,沈玉在大安小茹身后摸出一把匕首,伺机行凶,刚好他路过发现,就狠狠将那个女人踹进了菜地里,之后那个女人怎么了,他不关心。

  他握紧了小茹的手,冲着女孩儿微微一笑,“岳父大人让我们回城就领证,要不要?”

  小茹靠在他肩头,笑着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