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边缘人物她重生了 > 第一亲五百五十三章 认怂

第一亲五百五十三章 认怂

  于是众多修士冷静了,也安静了,再没有哪个热血上头说是要出去和那化神魔修拼上一拼。

  只有妙法仙门的弟子的脸上依旧难看,不过更多的是松了一口气,死了好,在这样的情况下,死了才是一种解脱,他解脱了,宗门也解脱了。

  半空之中,苏玖和魏昱依然和唯刃打的水深火热。

  苏玖其实是发现了那个跑出来的修士,不过在她看清那个人的脸的时候,就没有再管了。

  与虎谋皮就该想到自己要面对的后果。

  苏玖这边还在打着,那群原本跟在唯刃身后的魔修弟子则奔着苏玖所设置的阵法去了。

  因为唯刃给他们的任务就是,不管用什么方式破了那阵法。

  他要这些修士通通都埋骨于此,一个不留!

  黑色的锁链越发的多,攻击的节奏也越发的密集,不过苏玖猜测,这大概也是对方的极限了。

  苏玖的身影如同蝴蝶一般,不停的跳跃穿梭于条条锁链之间,魏昱和苏玖不同,他的动作少了轻盈,多了几分如利刃般的攻击性,像是一只不停躲避危险的豹子,躲避的同时也在寻找反击的机会。

  二人和唯刃周旋这么久,当然不止是一味的在躲避,他们更是在寻找唯刃的弱点和突破点。

  当然,唯刃也不是什么蠢货,他也在随着苏玖二人的躲避,不停的改变着他自己的攻击方式。

  苏玖注意到,原本在一旁看热闹的魔修冲着阵法过去了……

  一群魔修弟子在来到阵法旁边之后,二话不说便攻击起了阵法,但那毕竟是出自于苏玖之手的高阶阵法,别说他们只是一群小喽啰,便是唯刃斯里深也不见得能在短时间内强攻破解。

  魔修小喽啰们修为低下,在攻击了一段时间之后,发现那魔气的攻击不止对阵法的防护罩没有半分影响,反而他们因为阵法反噬,有不少人都受了伤。

  小喽啰中的头领,似乎早已预料到了这种情况,他叫停了还在攻击的兄弟,对着阵法内的修士叫嚣了起来。

  阵法外的魔修朝笑道修是胆小鬼,是没有种的懦夫。

  阵内之人也不甘示弱,反骂回去,说他们是傀儡一般的臭虫,就会污染九州大陆的土地。

  一时间,这场骂架看起来竟十分的热闹。

  魔修想要激怒道修,将他们引出阵法,但道修又不是傻子,经历过刚才那件事,他们又怎么可能再次上当。

  于是双方就这样互喷了起来,或者是道修的文化底蕴更为深厚,到了最后那几百个魔修愣是没喷过几十个魔修。

  道修也用‘知识就是力量’给魔修好好的上了一课,实力告诉了他们文化的重要性。

  最后魔修被气的原地跳脚,却也无可奈何,甚至有心灵脆弱的更是大哭了一场,这场面一时间可谓十分混乱。

  被喷的失了智的魔修,不顾阵法反噬之力,愣是和那阵法杠了起来,那满脸的愤恨,似乎写明了自己的决心,不将道修从阵法中拖出来暴打一顿绝不罢休!

  看着一边攻击阵法,一边喷血的魔修,便是向来不受外物影响的宁帆看了都忍不住抽动了一下唇角。

  其他道修慢慢的也不骂了,甚至看着这些魔修的目光中还逐渐的带上了同情的色彩。

  “啧,这修魔修的脑子都不好了。”有人忍不住同情的低声叹息了一声。

  一些比较理智没有攻击阵法的魔修在听到这句话后,终于有些回过味来了,他们降下了火气,再看自己这边还在不停攻击阵法的同伴,脸色黑了红,红了黑,似乎有些难以忍受。

  部分魔修赶紧拦下来还在犯傻的同伴,将他们带离阵法附近。

  另一部分还在上头的魔修则是宁死不从,明明是一魔修,愣是憋出了‘士可杀不可辱’的味道。

  已经有魔修小伙伴放弃了这群二比,因为连他们自己也觉得这部分是没得救的。

  小头子身后的几个魔修,看了看阵法内的情况,不知道又想到了什么坏主意,围在一起商量了起来。

  殊不知,唯刃在上方,看到了他们这边的情况的时候,差点就被气吐了血。大概也是因为这一晃神的缘故,让苏玖和魏昱也有了可趁之机,愣是在他的身上留下了一道又长又深的伤口。

  唯刃似乎有些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选了这样一群人带到人前来丢人现眼。

  不过,他很快就顾不得那些还没从中二中走出来的魔修了。

  因为苏玖和魏昱攻击的节奏突然又变了。

  二人的身手不再是以轻缓躲避和试探为主调,他们改变了出手方式开始以攻击为主。

  苏玖卸掉了之前的小心谨慎,解除了原本环绕在她周身,拥有防御效果的灵气。可以说除了几张防御类型的符篆,苏玖没再对自己施加任何防御类的术法,她将所有的灵气凝聚于四肢,手为攻击,脚为速度。

  将她的整个人打造的都如同出了鞘的利剑,锋芒外露,耀眼无比。

  唯刃自然也感觉到了苏玖那骤然改变的气势。

  看到现在的苏玖,他也不知道该紧张还是该高兴。

  因为苏玖卸掉了防御,无疑她比之方才要脆弱许多,也不再是无懈可击的状态,但同样,他也感觉到了来自于苏玖的威胁,他感觉他的身体的每一个脉络似乎都叫嚣着危险。

  这边有苏玖,另一边还有虎视眈眈的魏昱。

  他打算速战速决了,先解决掉距离他比较近的苏玖,毕竟现在的苏玖一身的破绽,怎么看,都是她比较好欺负的样子。

  而且苏玖刚刚化神,想来实力也是在魏昱之下才是……

  做好了决定的唯刃,猛然将大部分锁链收了回来,再释放出去的时候,攻击的对象便成了苏玖一人。

  这一切都不过发生在一瞬间,此时魏昱距离苏玖十分的遥远,要想飞过去帮忙显然已经来不及了……

  于是目前的情况,便成了苏玖和一大团黑色的锁链对冲。

  黑色的锁链来势汹汹,将它周围的景色都沉浸于一片黑暗的世界。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天光乍现,众人只见那原本并不算明亮的霜寒紫极剑在剑刃触碰到黑色锁链的一瞬间,骤然迸发出及其绚烂的光彩,光芒以金蓝双色为主,将黑色的锁链牢牢的架在霜寒紫极剑的前方,使得那黑色锁链再难以前进半分。

  只不过这一切并不是结束,而是一场拉力战的开始。

  唯刃面色阴沉,不停的蓄魔气于锁链之中,而苏玖则将自身的灵气灌溉于霜寒紫极剑之下。

  这是一场耐力之战。

  按理说,苏玖一个刚刚到了化神期的修士本该不是唯刃的对手,但偏偏一个时辰过去了,苏玖愣是没有半分吃力的模样。

  倒是唯刃看起来隐隐有些不对劲。

  一个时辰之前,苏玖在刚和唯刃杠上的时候,魏昱本来想要跑来帮忙,最后还是苏玖突然神识传音制止了他。

  他不明白苏玖为什么这样做,但想来也是有她自己的原因的。

  魏昱总觉得苏玖似乎在做什么试验……

  只是尽管苏玖不让他出手,魏昱还是早早的做了准备,防止意外的发生。一旦苏玖出了什么问题,他也能及时将人救下并应对接下来的情况。

  不过现在看来,魏昱觉得自己的想法似乎有些多余了,苏玖似乎并不需要帮忙,相反,需要帮忙的可能反而还是唯刃。

  魏昱觉得苏玖大概还能坚持一段时间,于是他将目光撇向了正准备搞事情的魔修弟子们。

  至于这些魔修弟子们大概也是察觉到了魏昱的虎视眈眈,也不再说话,而是将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

  他们忍不住看了一眼还在和苏玖对线的唯刃又看了一眼面前的魏昱。

  那小头子直接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了一张白布,冲着魏昱讨好的摇了摇,又狗腿的笑了笑。

  场面一度十分的不忍直视,便连和他身出同宗的几个弟子都偏过了头。

  有道修弟子忍不住笑道“我还从来没见过认怂认的这么快的。”

  化神期的修士当前,大部分魔修弟子即便心里有所不满,也不敢继续烙脸子。

  胆子稍微大一点的,顶多说一句“识时务者为俊杰。”

  可谓,怂的理直气壮。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选择狗命,部份因为攻击苏玖的防御阵被反击的一脸血的中二魔修们就不怂,他们选择硬刚。

  其中一人十分豪迈的用大袖子抹了一把鼻血,使得一张黑不溜秋的脸变成了深浅不一的黑。

  “哈!道修!怎么终于有个有种的不躲在防御罩里面当缩头乌龟了么?”

  不远处的一众魔修齐刷刷后退一步,贴符的贴符,布阵的布阵。

  这智障就没发现人家根本就不是从阵法中走出来的么?

  有个和这胆大魔修关系还算不错的魔宗弟子,忍不住拉扯了一下他的衣袖。

  他不耐烦的看了一眼好友,一扯衣袖,当下便将衣袖抽了回来,那力道大的,使得好友猝不及防,险些跌了个跟头。

  好友脸色都青了,却见那二货还直愣愣的瞪着他,仿佛他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一般。

  “你干什么!愿意扯衣袖就去扯别人的去。”

  好友没忍住,众目睽睽之下直接翻了个白眼,心道,我真是管你去死啊!

  那魔修浑然不觉,依旧一脸挑衅的看着魏昱。

  魔修同伴们的表情已经麻了,寻思着,他难道就没有发现,这位正是之前攻击他们头的二人之一么?

  众魔修纷纷捂脸,却又指缝微开,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那魔修提着斧头冲了过去。

  然后下一瞬,人就没了。倒也算得上全程无痛死亡。

  而在这一过程中,这些小渣渣们甚至还没看清魏昱的剑,这一切就结束了。

  众多魔修胆颤心惊,似乎不死心,于是又看了一眼半空中还在和苏玖对线的唯刃……

  行吧,他们大概是不会有强力外援了……

  “前……前辈,求求你放我们一条生路吧!”等不到救援便只能想办法自救了……

  小头头直接下跪,看的众多名门正派是目瞪口呆,刚才不是还想和他们一决生死呢吗?这就跪了?还真是为了性命,跪的柔顺丝滑呢。

  有了第一个‘珠玉’在前,其他的也都顺势跪了下来,哭诉五花八门,那是各有千秋。

  甚至连什么上有老下有小都出来了。

  卦修多多少少都会看些面相,有人就说了,就你那天煞孤星的面相还上有老下有小?

  当然,为了保命,在这种时候,他们自然不会选择继续和这些宗门弟子抬杠,顶多只能当作没听见直接忽视,至于以后,若是能活下去,那就来日方长,若是活不下去……

  都活不下去了,谁特么还乐意和杠精抬杠。有毒?

  魏昱不是什么滥杀无辜之人,虽然这群魔修称不上多无辜,但是魏昱也没有一气之下将所有人都宰了。

  不过近半数还是成为了他的剑下亡魂。

  这半数的身上多数都有着极为浓郁的血气,说明他们残害过无辜之人。

  至于剩下的部份虽然算不得多干净,但也还算他能容忍的范围之内。

  魏昱没有放这些人走,而是对他们问道“为什么要入魔。”

  众多魔修似乎不明白魏昱为什么会突然问这样一个问题,在面面相觑过一番之后,才有人弱弱的开口道“我……我没有灵根,但我又渴望长生,便走了魔修这条路,但,但我其实没杀过什么人。”

  魏昱淡淡的看了那人一眼,又朝着宁帆的方向看了一眼,宁帆对着他微微点了一下头,魏昱心里便有了数。

  他没有继续问方才那人,而是又问起了下一个。

  第二个说话的男人似乎有些紧张,说话也是磕磕巴巴,他说,他家族历代都是魔修,所以他也自然而然的的成了魔修。

  宁帆没有反应。魏昱直接将剑抵在了他的喉咙前“说谎?”

  男人瞳孔一缩,有迷茫之色一闪而逝,似乎不明白,魏昱是怎么看出来的。

  “我……我是道修转的魔修,但这能怪我吗!我真的……真的实在是混不下去了啊,做道修太难了,修为低微,得到的东西都会被抢走,一次两次也就罢了,但长年累月处于这样的成长环境中,我根本受不了!

  我不是圣人,我实在是无法继续生存在那样的环境中,我不奢求你们能理解我,我只求你们能够放我一命,我没怎么害过人,真的!我修道也好修魔也好,所求之事都只有长生!”

  宁帆点了头,魏昱收回了剑“那你方才为什么要说谎。”

  “我怕……我怕我活不下去……”边说着还边看了不远处的那堆散乱的尸块一眼。

  他太明白,道修对于叛徒的容忍度,他虽然没有损害到谁的利益,但是从某个角度来说,他确实也算得上是叛徒……

  本来都以为自己死定了的人,突然发现周围气压不像方才那样低了“既然无心害人,为什么又要跟着唯刃来杀道修?”

  男子有些抓狂“这是我们这种没有话语权的小喽啰能决定的事情么?”

  “那谁能决定?”

  男子看了一眼天上的唯刃,又看了一眼几个已死亡的魔修,目光的暗示十分的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