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边缘人物她重生了 > 第一千五百五十五章 银月星海

第一千五百五十五章 银月星海

  波光鳞里的海平面,安静而又祥和,晴朗的天空下有阳光洒落于海面,为海面镀上了一层神秘的金辉。

  时不时有鱼自海面一跃而出,阳光照的那鳞片亦是熠熠生辉。

  这一片广阔无垠的海域有一个极美的名字,银月星海。传说,当每个月圆之夜都能出现这片大海最美的样子。

  居住于这片大海附近的村民们,更是将这片海当作了他们的信仰。

  除此之外,银月星海还慢慢的衍生了各种话本,有关于爱情的,有关于探险的,总之五花八门多不胜数,当然,多起来了的还有关于银月星海的传说。

  夏珏和风祁已经五年没有回沧澜宗了,他们用五年的时间走遍了整个沧境界大大小小所有的海域,多数都是看一眼就走,少数有问题的,才会选择停留一段时间……

  如今,他们抵达的银月星海大概便属于有问题的星海之一。

  风祁将他们的船舶停靠于海岸,众人从船上一跃而下,踩在土地上,甚至还有些许不真实的感觉。

  有弟子忍不住感叹“真的是好久没有回到陆地上了。我现在一下船,感觉脚都有些飘。”

  真实情况其实倒也不像这人说的那般夸张,一般平均两三个月,他们的船只还是会停靠一次的,毕竟他们寻找夏珏想要找的海域的同时,也需要从海边居民那里调查一些有必要没必要的信息。然后一行人在通过一些信息来分析种种可能和情况。

  风祁看了一眼那弟子,笑道“行了,知足吧,虽然让你们在海面飘荡,可也没让你们吹着海风,晒着太阳,这船只上面的种种阵法可是将你们护的足够周全了。”

  有人又道“话说,为了维持那些阵法消耗,灵石也用了不少吧。”

  风祁点头“怎么说也是复合大阵,你说呢。”

  “哎,也不知道那画面中的海域,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找到……”

  旁边有执法堂弟子摊开地图,上面是沧境界大概全貌,他在地图上的某处比量了两下,才道“目前从地图来看,所剩下的海域俨然已经不多了,而这片银月星海又是其中最大的一片海域,如果连银月星海都不是的话……”那便只能说明,堂主拿到的图有问题。

  当然,常年跟在夏珏身边的人,早就知道夏珏的秉性,最后一句话那人没说,但其他人倒也都理解了。

  “总之,不管如何,距离这趟海面行程,都即将结束了。”而他们也不用再像是没头苍蝇一般,到处乱转了。

  其实不少执法堂弟子,都无法理解这次长达了五年的任务。不过趋于对夏珏的信任,倒也没人出声反对,夏珏又不是神,偶尔做错了抉择,倒也没什么奇怪的,只希望这次事件能让堂主吃到教训……

  至于夏珏,当然不会知道这些人的小心思,因为就算知道了,他也不会给任何多余的目光。

  此时,夏珏正带领众人往村中走去。

  才走了一小段路,他们就碰到了几个聚在一起做活的农妇。

  这些农妇都十分的年轻,并没有因为岁月的洗礼在他们的脸上留下太多的痕迹。她们穿着简单,衣服多是以灰色棕色为主调,上面也没说什么花纹,十分的朴实无华。

  他们不像修真者那般,将自己完全包裹在衣物之中,为了做活便利,会将衣袖裤腿撸到一半,只不过因为长期做活的缘故,会显得腰身有些下塌。

  此时,几个农妇之间正用他们特有的语言进行着交谈。

  或许是说到了什么开心的事情,三个农妇都扬起了脸上的笑容。

  这个时候一个农妇若有所感的抬了一下头,这一抬头,便再没有低下去,连旁边妇人说话,都好似没听到一般,显得十分的呆滞。

  另外两个农妇当然也察觉到了同伴的不妥,不由得顺着她的目光看去。

  一队俊秀的年轻人缓步朝着她们的方向走来,几个农妇不约而同的停下了手里的活计,有些呆愣的看着眼前几个神仙般的男子。

  夏珏目不斜视,直接从这些农妇的身边错身而过,而他身后的执法堂弟子们,在风祁目光的暗示下,则留下来了两个人,在此打探消息。

  很快,留下来打探消息的执法堂弟子便发现了,这个村落的村民对于外来者似乎并不排斥,而且从他们的眼神和说话态度中,也能分析出,他们对于外来者的到来十分的习以为常。

  说起来,这里的村民这般的不怕生还是因为银月星海带来的效应。

  夏珏一行人不是他们见到的第一批修士,当然也不会是最后一批。

  双方似乎交谈到了某一奇怪的点,其中一执法堂弟子怪异的看了一眼对方“你知道我们是来干什么的?”

  一农妇将一缕碎发别在耳后,随即笑道“能是干什么的,不也是为了银月星海而来?”

  另外一农妇也笑道“说起来,你们这些外来人谁又不是为了银月星海而来,不过你们也算是赶了个巧,明天晚上就是满月之夜,到时候你们就能看到真正的银月星海了。”

  “不过去海底寻宝什么的,我劝你们还是算了吧,那里几乎有趣无回,别宝物没寻到,再将自己的性命给搭进去了。”

  听到这里,被留下的两名执法堂弟子不约而同的给了彼此一个对视。

  其中一人问道“寻宝?”

  这回轮到农妇惊讶了“你们不知道?”

  两个执法堂弟子黑线,他们虽然知道的东西确实比这世间之人多了一点,但也不代表他们就是无所不知的存在。

  其中一个执法堂弟子道“不知能否再说的详细一些?”

  几个妇人有些怪异的看了他们两眼,又用她们独有的家乡话交谈了两句。

  她们的家乡话口音似乎有些偏重,如果不是见这些妇人的身上并没有恶意,两位执法堂小弟子简直以为她们在骂人。

  “你们不是因为看了话本才来的?”

  “话本?”二人眼中有迷茫之色一闪而过,似乎想不明白怎么又和话本有了关系。

  “我们的银月星海最初是以景色闻名于世,后来不知道是哪个外来者,想利用此来赚钱,便编造了很多的神话传说,记录于话本之中散落于各大城池。

  那人故意将书籍做旧,看起来就像是一本本古籍,又以高价流传于世。

  也是从那以后,我们的村落多了很多像你们这样的外来者,据某个外来者所说,古籍中记载过这样一条传说。每当银月星海的月圆之夜,海底便会出现通往另一个空间的入口,那个空间堆满了宝藏。

  所以来的人,十有八九都是冲着那海底的异空间宝藏而来。”

  “你们知道的倒是详细,就这样告诉我们,不怕我们出去后将这些事儿说给别人听么?”从方才执法堂解散开始,风祁便一直在四处乱看,听到这边的谈话,不由得也踱步回了这里。”

  村妇摆手笑道“嗐,其实凡是来这个村落的外来者我们多少都会提醒一下,毕竟我们也不希望这样漂亮的海域总是频繁的出人命。如果你们说出去,反而是帮了我们。”

  另一村妇又道“但可惜的是,外来者很少有人会相信我们说的话,大部分人当面都会答应的好好的,然后转身便入了银月星海。

  我们只是普通人,根本无力阻止。”

  风祁点了点头,“我能问一下,你们是怎么知道编写话本的就一定是外来者而不是你们本村的人么?”

  其实风祁这句话已经有些得罪人的倾向了,有两个村妇在听了风祁的问话后,脸色当下就变了,看向风祁三人也带着几分不善。

  不过之前搭话的村妇,还算好脾气“我们村的人大字都不识几个,根本没那个本事编写话本,要是这么厉害谁还会蜗居于这样一个小村落。”

  风祁眼底透过一抹深思,不过脸上依然挂着还算礼貌的笑容“抱歉,我方才的问话可能不太合适,这厢赔礼了。”

  看着风祁躬身,村妇们脸色好了不少,毕竟风祁有着一副好皮相,便是犯点错,也是很容易被女人所原谅。

  何况他还有一双极为有诱惑力的眼睛,便是心里存了许多不满,被那眼睛一看也能消除心里的怒意。

  这个时候皮相的重要性便体现出来了。

  那村妇无所谓的摇了摇头“不过像你们这种不是被话本吸引来的,确实是极为稀少的存在。”

  ‘话本’两个字可谓是反复不停的出现于这些村妇的口中,风祁目光轻闪,脸上的笑容带着几分痞气“总听到你们提起这个话本,不知道能不能请几位姑娘简单的说说这话本里都讲了什么?”

  多大的女人都喜欢被称之为姑娘,便是这些村妇也不例外,何况叫姑娘的这位,还是个这样年轻漂亮的男子,当下便有村妇红了脸。

  接下来的一下午时间,风祁带着两个执法堂的弟子,几乎挖空了所有村妇知道的东西。

  ……

  转眼间,便入了夜,夜间的海面一如既往的安静,似乎和白天并没有什么区别。

  新月如勾悬挂于天际,月光温柔泛着淡淡的金色。

  风祁想到白天从村妇那里听到的事情,不由得抬头看了一眼夜空“谁能想到今天的月亮还是弯月,明天就会是满月,这本根不合常理。”

  “当然,更不和常理的是,这月亮还会变色!啧,这简直是匪夷所思。”

  说到这里风祁看向夏珏“你那里有什么有用的消息么?”

  海风拂面,轻轻吹动着夏珏的发丝,发丝飘荡融入夜色之中,偶有月光照拂,那缕反射出来的金色也不过转瞬即逝。夏珏覆手而立,眸色沉沉的看着宽广的海面,这一瞬,竟如同遗世而独立的仙人。

  “村落有问题,但是问题不大。”夏珏并没有说今天到底都遇到了什么,又发生了什么,只说出了自己得到的结果。

  风祁听到夏珏这般说,正色了不少“有问题?”

  夏珏点头“最大的问题,就是这些村民知道的太多了。”

  风祁一怔,显然没考虑过这个问题,听到夏珏这般说,他不由得摸了摸下巴,不得不说,这些村民确实知道的有些多。

  试想,一群没有接受过正统教育连字都不识的人,如何看得懂话本上的内容?就算有人讲给他们听了,那么这人又是为什么会无故讲给一群普通人的听?

  反应过来的风祁,抬头看了夏珏一眼“你是说他们在撒谎?”

  夏珏摇头“未必撒谎,不过应该多少有些许隐瞒。”

  “而且……我怀疑,那话本中的故事,未必都是假的。”

  不知道为什么,风祁想到了关于宝藏的故事“你是说海底存在通往异域的入口?”

  夏珏没有直接回答他的话,而是直视他的眼睛道“你还记得我们路过无明海的时候,在明日城某茶馆听过的一个消息么?”

  风祁一噎,心里不住的吐槽,又来了又来了又来了!茶馆内络绎不绝的客人那么多,他们所提供的所有消息,估计也只有夏珏这个变态,能将旁支末节的所有消息都往他那个没有限制的大脑里装。

  但他就是一个凡夫俗子,又哪里能明白这位神仙说的到底是哪个消息。

  夏珏平淡的移开了目光,只是风祁还是看清了潜藏于其中的鄙夷……

  好在夏珏没有继续为难他的记忆,而是直接到“茶馆内有个人说过这样一句话。‘近五十年来,虽然海上依然十分危险,但是都没有再出现过翻船事故,也没有再出现那个据说能吞船的庞然巨物。’

  对此,你有什么想法么?”

  风祁靠在一块巨石上“吞天没再出现过无明海?”

  要说执法堂对于吞天的认知,还是几十年前苏玖提供的消息,否则他们可能到现在也不知道吞天是一种怎样的存在。

  “是啊,吞天没再出现过无明海,所以吞天去哪里了呢?“

  吞天,一种内涵乾坤,和神兽其名,却又本不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特殊物种,所以夏珏从来不曾怀疑过它的能力。比如,跨海域。

  风祁到底还是那个不算了解夏珏,却又是最了解夏珏的身边人。

  他不可思议的看了夏珏一眼“你怀疑这个传说和吞天有关系?”

  夏珏没有给出肯定的答案,只是道“或许明天晚上就知道了。”

  风祁想了想,又道“那些村民呢?不会成为我们的阻碍么?”

  夏珏摇头“虽然有点问题,但本质上确实是好意,也确实不希望我们去寻宝,他们不会做对我们不利的事情。”

  “你倒是信任他们。”听夏珏这般说,风祁整个人都放松了不少,毕竟谁也不想成天活在阴谋诡计之中。

  夏珏笑了笑没话,他信任的当然不是那些村民,而是自己的判断。

  风祁像是突然又想到了什么一般笑道“说起来,还有一件事我觉得很有意思。”

  夏珏微微侧头。

  “听说,明天银月星海辉煌灿烂,而后日必有狂风暴雨,整片天空不见月亮不见星星,将完全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这样的情况每个月一次,几十年来从未有过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