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船撞桥头它也沉 > 第九百零四章
  不得不说茗薇这脑子还是十分好用的,就算是不敢相信,可也是猜到了啊,不过就是不愿意承认和相信罢了,毕竟安然在木桶里什么样子,她可是看的个清清楚楚的,安然自制的内衣能有多少的布料?大家都那么淡定的样子,这已经十分明显的告诉茗薇这里没有那么多规矩,也没有那么多的男女之防了,偏生她不愿意去相信罢了。

  安顿好茗薇之后,翠花一刻也没有耽搁直接就去了前院了,前院的姑娘们还在做着炸药呢,翠花到了之后就发现了了和明玉两个人有些失魂落魄的样子,无奈的坐在了她们的身边,刚想要开口说话安慰一下的时候,嫣然就抢先开了口。“翠花,茗薇可是安顿好了?”

  翠花点了点头,不是很情愿的回了句。“嗯,安顿好了。”

  这个丫头怎么回事?刚刚吃饭的时候就发现这翠花对茗薇有很深的敌意,这多少有些说不过去了,毕竟翠花对十三爷是没有任何的男女之情的,嫣然好奇便问了句。“翠花,你究竟是哪里瞧不上她?”

  翠花一愣,手上的动作都顿了一下,抬头有些尴尬的问了句。“你看出来了?”

  “我又不是瞎子。”嫣然翻了翻眼睛,随后又继续说。“莫非在我们来之前她跟你摆架子了?”

  明玉和了了听的那叫一个认真啊,看的嫣然都有些替她们难过了,这神女有梦襄王无情怕也是帮不上忙的。

  “还真不是因为这个。”翠花摇了摇头,大大方方说出了原因。“我不过就是觉得,她太在意十三爷了,十三爷对小姐那么好,她难免会生出醋意的,若是这份醋意被人利用的话,会是我们最致命的东西了,所以我不喜欢她,也不喜欢她看小姐的眼神,人家十三爷和我家小姐清清白白的,完完全全的就是兄妹之情,怎么到了她眼里就变成了别的?难道就不觉得龌龊吗?”

  嫣然做恍然大悟状,是真的没有想到翠花会考虑到这么远,观察的这么仔细,自己回想了一下好像翠花说的确实是不假的,所以就宽慰了几句。“哈,就这事啊,我还以为多大的事呢,这些啊,她总归是能够看清楚的,十三爷看安然的眼神哪里有爱慕了?你看看人家宋公子但凡是看向安然的,都是深情款款的,这一比较下来,茗薇自然就会明白的。”

  “呵呵。”翠花冷笑了一下。“但愿吧,但愿她能想明白,这女人啊,一牵扯到情情爱爱的,好像就没了脑子一样,十分的可怕哪里有几个人如小姐一般头脑清明啊。”

  这说话就说话,怎么时时刻刻的还要夸奖安然?嫣然笑着点了点头。“是是是,你说的都对,不过你这也是的,只要跟安然有关系的,你好似都看的十分的仔细,十分的透彻。”

  翠花傲娇的挺了挺脖子,自豪的点了点头。“那是自然的。”

  明玉和了了直接被翠花的样子逗笑了,翠花刚刚的话说的全都是对的,也不知道她们两个人吃起醋来,面孔是不是同样的难看,所以二人对视了一眼,想看物语。

  这一镜头被嫣然捕捉了个正着,笑着开始打趣起来。“明玉和了了啊,你们两个就放心好了,我看这个茗薇根本就没有扎进十三爷的心里,所以也不算是你们的情敌了,同志仍需努力呀。”

  了了和明玉直接红了脸,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她们可没有嫣然那一副巧嘴,况且人家说的是实话,自己又没有什么好辩驳的,所以只能红着脸不吭声了。

  翠花望了过去,笑嘻嘻的挪动了一下身子,用肩膀撞了一下身边的明玉,小声的说了句。“你宽心啊,我看十三爷不仅不喜欢她,反而还有些讨厌她呢,她茗薇一个大小姐,哪里有你们二人陪着十三爷吃苦的情谊深厚呢?所以啊,十三爷还是更看中你们的。”

  插一句,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一旁的了了听的十分清楚,厚着脸皮对着翠花开始诉苦。“翠花姐姐,你莫要再说了,十三爷对我们怕也只是有疼爱妹妹之情了,就算不是妹妹最多也就是感谢我们二人陪伴他吃苦的情谊了,若要是说别的,那是一丝丝也没有的,虽然十三爷没有跟我们明说,可是我还是能够感觉到的,我们两个对十三爷的爱慕之情,对十三爷来说只能是增加负担罢了,好在安然没有逼着十三爷收了我们两个,不然到时候我们才是真的伤心和难过,无论十三爷同意与否,我们都会难过的,没有两情相悦一切都没有什么趣的。”

  明玉跟着点头,十分惆怅的附和。“是啊,感情这个东西不是求来的,所以啊,我们两个想的也是很开的,只要能在十三爷身边伺候着就好了啊,至于其他的就算了吧,何必去强求呢,搞得大家都很疲惫,完全没必要啊。”

  这还真是够豁达了,翠花直接竖起了拇指。“行,我佩服你们两个了,有小姐的风采,这就对了嘛,再喜欢一个人,也不能丢了自己,你们都不知道刚刚我送茗薇回房间之后,她看都没看房间就问了十三爷是不是住在这里。”

  “那你是如何回答的?”嫣然手上的动作没停,小声的问了过去。

  翠花看了嫣然一眼,这个嫣然终于有笑容了,想来是安然好多了,所以她才轻松许多了吧,这安府里的人啊,心都是热的,都是善的。“我还能怎么说,我实话实说了呗,我就直接告诉他,十三爷跟小姐住在一个房间,说完了之后才又补充的说宋公子也住在一起的,当时茗薇的脸色啊,就不是很好看了,不过我也没继续说什么。”

  嫣然瞪大了眼睛,指了指翠花。“呦,你这是学坏了,是吗?”

  翠花翻了翻眼睛,直接拂开嫣然的手指。“我这怎么就能是学坏了呢?我说的不是实话吗?难不成我撒谎宽了她的心才是老实的吗?别闹了,她一个吏部尚书的小姐既然来了这安府里,就要遵守安府里的规矩,她迟早是要习惯的,我不过就是简单粗暴加粗糙的直接给了她当头一棒而已,我还没做什么呢。若是我做什么了,怕她更是承受不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