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奥灵猎人 > 第八百一十三章 穷追猛打

第八百一十三章 穷追猛打

  至此,追杀韦蒙的最后一名小丑,终于也和其他两名小丑一样,向韦蒙完全展示出了自己的术式特性与遗物效果。

  哥摩多勒的本命奥灵术,乃是以体内的汗液作为施法媒介,给予它们犹如岩浆一般融化万物的温度,又或者是给予它们近似于导弹一样炸毁万物的特性。

  这个术式的本质与其主人天生火爆的性格正好互相对应。

  只要哥摩多勒动了杀心,那么取之不竭的体内汗液便是会如他所愿在体外凝聚浓缩,再是被哥摩多勒以焚烧或者轰炸的进攻手段对准目标释放而出。

  简单粗暴的术式效果往往都会带来极端强大的硬性效果,而哥摩多勒的这道本领亦是如此。

  极端强大的炽热杀伤力与极其宽敞的进攻范围,让他能够轻而易举地依靠火力来夷平一片山地,整个人就像是一台体内塞满了微型导弹的人肉军事武器。

  至于哥摩多勒所持有的迷宫遗物,便是他佩戴于腰间的那条古朴腰带,其名为悔棋腰带,乃是一件五阶时间型迷宫遗物。

  这件迷宫遗物只具备着一道特殊效果,就如同韦蒙现在亲眼目睹的那样,正是“赋予契约者能够让自己的肉体状态迎来小幅度时间倒流”的能力。

  顾名思义,这是一件让契约者在做出错误行动之后有机会进行“悔棋”举动的保命型器具。

  它每一次的回溯时间最多为五秒钟,五秒之后,无论契约者的肉体变成什么样子,只要遗物能力成功发动,那么契约者的肉体都会完全回归于五秒之前的空间位置与生理状态。

  除此之外,这道遗物技能既能够被哥摩多勒主动激活,也能够由哥摩多勒被动激活,至于被动激活的条件正是“哥摩多勒发生脑死亡”这项事实,所以韦蒙才会看见被自己一斧子劈烂大脑的哥摩多勒瞬间就满血复活的诡异状况。

  当然,如此一道违背常理的时间系能力,自然也会存在对应的劣势。

  一是它无法连续进行时间回溯,每轮能力的发动都得等上长达十秒的间隔周期。

  二是它无法对契约者的精神进行回调,也就是说契约者的大脑将会记住先前遭遇到的所有伤口痛楚,同样也无法免疫任何精神上所受到的创伤。

  不过,尽管存在着以上两道缺点,但是对于顶尖杀手之间的生死对决来说,一次悔棋的机会就完全足以颠覆整个胜负的局势,更何况这个机会还每隔十秒就会自行获得补充。

  所以有了悔棋腰带时刻提供的第二条命,哥摩多勒的生存能力与战斗容错率无疑得到了极大的提升。

  再与他那套凶残绝伦的汗液火力术式搭配在一起,就算哥摩多勒的性格再怎么喜怒无常,再怎么暴躁易怒,自然也完全有资格一步登入欢愉剧院的顶尖层次,继而受到丁摩洛的赏识器重,最终与吕雉还有斐鲁撒混在了一起

  时间回到现在。

  通过悔棋腰带自主发动的时间倒流,原先被韦蒙切成左右下三块碎尸的哥摩多勒,就这么在电光石火之间重置到了五秒以前的肉体状态与空间位置。

  “啊,痛,真他吗的痛啊”

  哥摩多勒摸了摸原先被韦蒙一斧头劈开的脑门,眉目痉挛,眼珠涨红,显然清楚记住了那股遍布四肢百骸的剧烈痛楚。

  “哧!”

  与此同时,即便韦蒙的内心充斥着万般震惊,他的身体也还是在此刻猛然行动了起来,一边朝着悬崖的底部疾速退去,一边掏出勃朗宁轻机枪对准哥摩多勒便是一通乱弹猛扫。

  “你这只老鼠畜生”

  哥摩多勒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被韦蒙逼出保命的底牌,因此脸庞在痛苦狰狞之余亦是涌出了一片脑羞成怒的涨红色彩。

  “老子一定要剥掉你那身该死的鼠皮啊啊啊啊啊!”

  哥摩多勒歇斯底里的一声怒吼,将左右双掌并拢于一块,随后一股规模庞大的熔岩汗液便是被他以双手掌心处暴射而出。

  哗啦啦!

  那就像是一头由熔岩化成的流体巨兽,向下俯冲,震天咆哮,不仅将韦蒙扫来的机枪子弹全数融化,将韦蒙的身影连同下方的空气与山谷一并吞没而去,最后又来上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大自爆,瞬间就将四面八方百米以内的一切环境事物给彻底地炸碎消融。

  轰隆隆!

  哥摩多勒低头俯视着自己一手造就的壮观火光,喘着粗气,一言不发。

  “”

  待到炽热的火光与崩塌的山石迅速平息,哥摩多勒便是俯身冲进了韦蒙消失的雪山谷底。

  吕雉和斐鲁撒从悬崖边缘追了过来,两人迎着黑烟飞过百米深度,随即来到了一片黑烟弥漫的焦黑地表。

  而哥摩多勒的人影则是屹立在其中的一座碎坑当中。

  他的手里如今正抓着一件漆黑的事物,那是韦蒙原先穿在身上的猎人风衣,如今已是被烧烂了大半,而剩余的部分则是沾染上了些许鲜红的血迹。

  吕雉和斐鲁撒转头张望周围的焦黑土地,并未发现任何形似于韦蒙的身影,于是一同降落在了哥摩多勒的身边。

  “你让那个猎人跑了?”

  斐鲁撒语气惊讶地质问道,他没有想到哥摩多勒的力量都施展到了这种地步,结果却还是没有夺去那个操控老鼠之人的行动力。

  “哼!这只老鼠并没有你们想得那么简单”

  哥摩多勒没好气地做出回应。

  “他的手里有一件能够切割空间的遗物武器,倘若不是老子有着保命手段的话,刚才就已经直接栽倒在他的手里了”

  斐鲁撒听罢,表情略微惊讶起来。

  “哦?切割空间?这么看来,那个猎人小哥真的很狡猾呢,明明有着这么厉害的宝贝却还一直藏着掖着,我就奇怪他刚才怎么一直没有使出其它的反击伎俩,原来是在耐心盘算着要打我们一个出其不意啊”

  哥摩多勒随手将烧焦染血风衣丢到地上,转头瞥了一眼一条延续至山谷侧方的零散血迹,随后表情充满不屑地冷笑发话道:

  “呵,只可惜,技高一筹的始终是老子这边。”

  “现在虽然给他暂时跑掉了,但是这小子的伤势必定轻不到哪里去,逃不了多远。”

  “再加上我已经知道了他的遗物能力,所以这只老鼠已经没什么威胁了,之后的追杀环节就通通交给我,你们两个就在后边好好呆着看热闹吧!”

  吕雉闻言,表情冷漠地冷声拒绝。

  “不行,你想得也太理所当然了,这个猎人既然敢冒险进入这个魔方内部,肯定有着他自己的底牌和作用。”

  “在我看来,他的本命奥灵术多半是用来进行侦查,又或者是负责和队友进行联络的,所以威力才会那么弱小。”

  “这样的存在对于我们来说正是最大的威胁,一旦让他将其余猎人集结在一起对我方展开围剿,那么我们这边就彻底危险了,所以现在根本就不是你娱乐的场合,我们必须全力以赴尽早干掉对方才行!”

  哥摩多勒转念一想,发现眼下的局面确实也像是这么回事,于是倒也没有和吕雉继续纠缠下去,而是神情狂妄地点头接受道:

  “哼,既然如此,那就随你们的便吧,不过,我话先说在前面,这只老鼠的人头,最后一定得让老子拿下才行!”

  话音落下,哥摩多勒旋即就沿着韦蒙血迹所延伸的方向全速飞去,而吕雉和斐鲁撒则是毫无迟疑地紧紧跟随于他的身后

  可笑的玩具!

  哥摩多勒的眼神对韦蒙的武器充满了不屑与轻蔑,强壮的手臂往身体侧面迅速一抹。

  于是熔岩般的汗液再度呼啸而出,不仅将韦蒙射出的霰弹弹丸瞬间融化,更是将韦蒙所在的右翼鼠浪轰然炸散。

  首发最新。